现在位置: 首页 > 未分类 > 文章
刘书庆:对具备正义品性的体制不能颠覆,只能完善 ——国内泛自由派挺川应当止于的界限及其他        我认为迄今为止川普的维权仍然还是在宪政框架内,但确实快走到了宪政所能允许的极限。         川普当然可以继续维权,但不应当学1933年的希特勒频频诉诸于民意,以“正邪之战”来煽动支持者上街。因为总统普选本身就是最全面最真实的民意展示。当然川普会说因为选举存在系统性舞弊行为,所以选票并不能代表真实民意。但是选举是...
阅读全文

Wopus问答

2020年11月26日 最新文章, 未分类, 首页 ⁄ 共 3873字
新冷战的核心   黎安友(Andrew James Nathan)   尽管美国总统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对这一问题漠不关心,但人权问题在中美之间日益加剧的对抗中已经占据了核心地位。随着囚禁穆斯林维吾尔族人、对香港实施新的安全法以及扩大其独裁式监视,中国公然侵犯人权的行为比1972年尼克松总统访问北京以来的任何时候都更激化中美矛盾。那次外交突破后的漫长中美蜜月期现在已经彻底结束了。四十多年来,美国的政策制定者们并不...
阅读全文
美国的刑事司法体系是否存在系统性的种族歧视?
阅读全文
  子皮:川粉解析(美国危机和华川粉) (上)美国危机 先说明一下,“川粉”和“”挺川“不完全是一回事。” 挺川“可以是出于自身利益的决策:例如美国富豪挺川是为了 “大减税”;共和党政客挺川是为了保住政治饭碗;至于外国极权挺川 —— 例如俄罗斯和沙特 ——是为了作恶不受约束。 而川粉呢?“川粉”的定义是:无条件挺川、无底线挺川,无理性挺川。生命不息、挺川不止 —— 哪怕川普正在拿走你的工作、医保、社保;哪怕川普正在把...
阅读全文
2020年07月04日 最新文章, 未分类, 首页 ⁄ 共 6929字
杨帆回忆录(7) 我和刘源     我和刘元元(许多小学同学上中学以后都改了名字,刘元元改名刘源,杨更改为杨帆,张小宝改为张帆,宋宝红上大学以后改为宋川),幼儿园一个班两年(1956---1958);小学一个班六年(1958---1964),北京四中一个班四年(1964---1968),加起来12年。 北京第二实验小学幼儿园有两个班,1958年合并为小学汉语拼音实验班。高干子女甚多,最知名的是刘少奇的儿子刘元元,薄一波的儿子薄熙成...
阅读全文
重构宪政框架内的中国政党制度 -----中国宪政改革可行性研究报告(分报告3) 张博树 政党制度是宪政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今中国的党专制体制,顽固坚持共产党一党专权,用虚假的“多党合作、政治协商”掩饰一党垄断公权力之实,同时扼杀民间自由力量的成长,这个体制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 现代政党的基本功能和政党悖论 我国古代有所谓“君子群而不党”的说法,“党”在这里是个贬义词,反映了前现代君权、皇权制度背景下对官僚...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31日 未分类 ⁄ 共 42720字
疫情政治研讨 编者按 2020年5月24日,纽约思想者俱乐部、中国战略分析智库、胡赵基金会主办了“新冠疫情政治”ZOOM研讨会,来自美东地区的中国学者和来自中国大陆的学者一共20多人参加了讨论。学者们围绕着疫情的中美责任、天灾还是人祸,中美政治内部的变化等问题进行了激烈争论。本刊发表研讨会的两位主讲人胡平先生和张博树教授的文章,以飨读者。 新冠肺炎浩劫 ——一场本来完全可以避免的大灾难 胡 平 (文章首发议报) 小引 新...
阅读全文
2020年05月31日 未分类 ⁄ 共 200字
目 录 (2020年第2期) 04 本刊公告 疫情政治研究 05 新冠肺炎:一场本来完全可以避免的大灾难 胡 平 36 疫情分析与选择性漠视 张博树 特稿 40 告别极端政治,回归宪政中道 笑 蜀 55 “宪政中道”的理论突破和操作睿智 郭飞雄 宪政研究 60 “百年国耻”的背后:中国近代史再梳理(下) 张博树 比较研究 80 比较宪政视野下西方国家人事...
阅读全文
港人治港:自由城邦共和国还是特别行政区? ——关于香港“中间道路”的双向建议 李伟东 香港的民众抗争以特首宣布撤回引渡条例为标志,完成了第一阶段目标。四个月以来,香港的危局持续升高~对港民、特区政府和北京来说都是危局中的博弈,香港市民提出的五大诉求在第一阶段实际争取到了三个半:条例撤回、取消暴乱定性(特区政府早就不说暴乱了,并否定北京指责的恐怖主义)、特首下台(林郑女士已表...
阅读全文
  本次研讨会的三个单元13个主题中,有若干主题我曾经做过一些个人评析,写于拙作《强人洪森治下的柬埔寨:专制的回归与“中国模式”的复制》、《人民宪章》、《十论民运》等文章和短评结集中。我对于已经提及过的,而且暂时没有新的想法、创新性观点的,就只将我的部分主要论点摘录于本文,不再重新评述。而对此前我没有充分提及的问题,我会在本文中谈谈我的个人意见。     当然,由于每个课题都很大,如果完整阐述必须有...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