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蒙藏疆 > 文章
                                      诺大的中国为何没有维吾尔族人的立锥之地?      尊敬的王伟中书记:           您好!我是一名新疆维吾尔族的女孩。前不久,深圳一家知名企业聘请我负责公司整体的项目推广工作,担任营销总监一职。于是我辞去了原新疆央企的工作,来到了我心向往之的改革开放之地深圳。来深圳这段时间,我的工作很顺利,但有一件事让我久久不能释怀,那就是住房问题。几乎每个房东都愿意将房子...
阅读全文
  今天(6月25日)上午,西藏人民至高无上的领袖达赖喇嘛尊者从达兰萨拉居所内,透过网络视频参与在悉尼举办的研讨会“慈悲及其因缘”,回答了数个观众提问。研讨会全程由达赖喇嘛官网直播。   慈悲与痛苦的关联   尊者谈及基于外在物质的感官层面享受,如音乐、美食与性,这些都无法消除人们内心层面的痛苦。物质条件再怎么优渥,内心还是会受到各种情绪所影响。这也是为什么人们今天应该更加注重内在价值的原因...
阅读全文
  问:《杀劫》写作时,你有没有采访到照片中的当事人?   答:有。比如女藏医赤白。她的父亲是拉萨著名的世家医师,并创办了传授医学在内的学馆,是过去西藏非宗教性的学校里规模最大、教育最好的私塾。2003年,66岁的她接受了我的采访。她指着照片说,当时她刚生女儿才几天,红卫兵和积极分子冲到她家,把她和她父亲、哥哥赶出家门游街批斗。她说,那些人连一点怜悯心都没有,她被逼弯腰接受批判时,血流了一地。...
阅读全文
  问:采访与拍摄《杀劫》的过程中,你有没有受到官方的阻扰?   答:我是从1999年底至2006年做西藏文革的调查、采访和写作的。开头几年我还在体制内,加上比较谨慎,所以没有受到过阻扰。2003年,我因为写的一本散文集被文联开除了,书也被禁,之后我来到北京,继续做这两本书,也还顺利。2008年全藏区发生抗议,我转向非虚构的记录,写了很多基于西藏现实的文章和书,成了当局讨厌的人。这之后,回西藏也越来越多...
阅读全文
    1999年,藏人作家唯色读到从海外传到拉萨的一本书《天葬:西藏的命运》,于是把她随解放军入藏的父亲遗留的一批底片寄给了从未谋面的该书作者王力雄。王力雄看过后认为太过珍贵,写信给唯色说:“让这些照片见证历史不是我这个外族人的职责,而是应该由你自己承担。”在王力雄的帮助下,唯色开始恢复这些“西藏记忆”,带着照片在拉萨穿街走巷,寻找、采访照片中的人。2006年,《杀劫》由台湾大块文化出版,同时出版...
阅读全文
  伴随近几十年东突厥斯坦民族矛盾的日趋激化,以及维吾尔人问题的国际化;一些本已尘埃落定的有关维吾尔人身份、历史的问题,又被一些人翻出来做文章。这其中,最近不断被人翻来覆去毫无事实根据的咀嚼的问题是:现代维吾尔人是否是古维吾尔人的后代?   一些以中文和英文为主要使用工具的中国学者,包括一些维吾尔人,也都被这一疑问带进了中国御用学者们尽心设计的、对维吾尔民族复兴运动企图釜底抽薪的、虚构民...
阅读全文
夏明:聲援“中間道路”聲明的緣由 我有幸被“中間道路人民運動”(印度)和“藏人青年支持中間道路”(美國明尼蘇達州)兩個組織邀請,參加2018年五月26-31日在印度達蘭薩拉舉行的首屆“中間道路政策國際討論會”。在即將與會之際,我想到今年流亡藏人社區已經開始紀念流亡六十週年。作為一個海外華人和達賴喇嘛尊者的追隨者,我覺得,如果我們部分海外華人能夠簽署一份聲援信,我能帶到大會,將是對藏人,尤其是年輕藏人的極大鼓勵。...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