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战略分析季刊 > 时政评论 > 文章
   中国为了一个朝鲜,丧尽了在东亚的传统优势地位,为东亚新的平衡而不得不和相关国家长期博弈勾兑,由主动变被动,根本无法主导东亚新的国际秩序。   朝鲜自2006年进行第一次核试验以来,在11年时间里已进行了六次,现在可以确认的是,朝鲜已经完全具备核实战能力和远程投放能力,美国部分地区、中国大部分地区和日韩全境均在朝鲜核弹的打击范围之内。一个世界上最极端最邪恶的政权拥有核武器,这是人类有史以来所面临的最严...
阅读全文
        习近平的恣意妄为将会把中共带上不归路,也会使历经沧桑的中华民族再次走进腥风血雨。     中共十九大闭幕了,习近平思想写进了党章,习近平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绝对权力。与江泽民的十五大和胡锦涛的十七大不同,十九大标志着中共将告别近四十年的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进入一个新的时代,那就是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时代。但历史的潮流和人民期盼的却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新时代,即民主宪政时代。习近平新时代失败的命...
阅读全文
编者按:过去几个月中,流亡美国的商人郭文贵先生对中国高官的爆料,引起巨大反响和争议。这里刊发的滕彪博士的文章,从民间道义资源的角度对“郭粉”作为一种文化现象,提出了不同的、或许有争议的看法,体现了争议一方一些人的立场。考虑到问题的敏感性,在此重申,《中国战略分析》是一个自由发表不同意见的平台,它所刊发的任何文章,并不代表本刊编辑人员作为一个集体的立场。   2017年中文网络最重大的事件,无疑应该...
阅读全文
  (一) 在刚刚过去的中美元首的会晤中,习近平说“有一千条理由把中美关係搞好,没有一条理由把中美关係搞坏。”这是在中美关係走向的关键时刻,中国作出的重大战略抉择。 就在中美高峰会谈前一周,今年4月1号《开放网》发表了中国国防大学辛子陵先生文章《习近平主张联美走欧盟道路》。文章引述习在对中国历史教训的总结时说:“反美战略根本上就是一个错误。”“我们党内有不少同志总认为搞好跟美国的关係,是对美国的屈从...
阅读全文
  2017年7月3日至4日,习近平对莫斯科进行国事访问,与俄联邦总统普京会晤并分别签署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进一步深化全面战略协作伙伴关系的联合声明》以及《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俄罗斯联邦关于当前世界形势和重大国际问题的联合声明》。这两个重要声明向世人宣示了中俄盟友关系的进一步巩固和提升。我们甚至可以说,它们的签署,标志着中俄邪恶轴心的最终形成。 这个邪恶轴心并非传统意义上的霸权联盟,只是以...
阅读全文
  (本文系作者为即将出版的专著《中国:溃而不崩》撰写的序言) 从《中国的陷阱》到《中国:溃而不崩》这本书的出版,其间中国经历了极其重要的20年,本人的生命轨迹也被硬生生地截成两段。这20年当中,西方社会对中国的态度也发生了巨大变化:先是欢迎“中国与国际接轨”并“和平崛起”,继而惊觉中国已经成为新的“独裁者俱乐部”领导者,中国存在种种巨大的社会危机,于是开始担心中国崩溃。 本书的分析是:中国不会真正崛...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25日 时政评论 ⁄ 共 9699字
题记:中国将再一次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她想拥有几个世纪前曾享受过的尊重,但是她不知道怎样去获得,怎样才能配得上这份尊重。   毫无疑问,现在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为重要的经济体之一。《经济学人》杂志上最近有一篇文章,名为《中国的未来》。说到未来,人们首先想到的会是占卜打卦。当然,能刊登在《经济学人》上的文章,是不至于以原始图腾符号为逻辑依据的。 文章编辑阿拉斯泰尔·伊恩·约翰斯顿(Alastair Iai...
阅读全文
题记:为什么今日在中国,经济繁荣不再是“常态”,而经济困难反而成了“新常态”? 早在20年前我发表过一篇“繁荣从何而来?----中国经济现状和趋势的分析”[1],分析港台资企业给大陆送去的的繁荣;那时发达国家的外资基本上未进入中国,港台资企业这份难得的“礼物”能维持多久的繁荣,是当时值得关注的问题。从那时到现在,中国又维持了差不多20年的经济繁荣。中国的经济繁荣究竟能持续多久,这个话题现在再度引起人们关注。本文的...
阅读全文
中国中产阶级谜题 黎安友 著 陈万龙 译   本文为哥伦比亚大学教授黎安友(Andrew J. Nathan)2015年10月在“塞缪尔∙李普塞特世界民主讲座”(Seymour Martin Lipset Lecture on Democracy in the World)上演讲的讲稿。李普塞特是现代化理论的主要奠基人。他从社会经济结构的角度探讨民主的发生与存在条件。黎安友教授演讲的英文版发表于《民主杂志》(Journal of Democracy) 2016年4月号,总第27期。中译文首发于《中国战略...
阅读全文
通向革命:中国新中产阶级的两种运动 吴强 行动,而非态度,才是理解中国中产阶级之谜的关键。那些质疑中产阶级主体性的虚无主义者往往混淆了两种行动:社会运动和反对运动。     川普的胜利让许多人大跌眼镜,也让学界和民调业者尴尬不已,他们在选后纷纷开始检讨过往的陈旧理念和方法。在中国,川普胜选引发的震荡同样深远,不仅有类似对美国观察需要重新校准的问题,在社交媒体上,以美国大选为参照,人们开始思考和定位朋...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