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战略分析季刊 > 时政评论 > 文章
  编者按  本文和下文的观点可能会引发争议,我们发表它不代表编辑部赞同其看法,关于中国是处在崛起还是衰退中,以及民主转型应该采取的方式和方法,站在不同角度有不同看法和评价。这里既涉及研究方法问题,也涉及价值立场。但尽可能中立客观地讲述和评价中国当下现状,是我们倡导的目标,也是中国民主转型需要做的功课。我们希望就这一话题引来不同观点的交流与交锋。   自从邓小平执政中国以来所采取“改革开放”...
阅读全文

Wopus问答

  看到两位先生的激烈争论,觉得他们都从不同的角度点到了现阶段有关中国政局的现状。我想随着他们的思路补充几点看法。   什么是中国模式?   对中国的改革开放,当时邓小平做的就是一件事,把模式改了,事实上就是政治体制没变,经济制度上把原来计划经济变成市场经济。然后第二点,他把两个权利都扩充,第一是人权,以前你不能自由迁徙,不能自由择业,不能自由创新,这些都放松了,实际上这种权利是人权...
阅读全文
2019年08月14日 时政评论 ⁄ 共 3883字
  《塔西佗历史》中有这样一句话:“一旦皇帝成了人们憎恨的对象,他做的好事和坏事就同样会引起人们对他的厌恶。” 香港反修例运动持续效应已形成“塔西佗陷阱”。港府和中央政府做得任何事都难以弥补抗争者的怨愤鸿沟,而可预期的中央政府对香港的立场与诉求者天壤之别,僵持局面难以化解。      亲政府阵营的悲观数字显示,连接中国内地的高铁乘客稀少,明显有别于运动之前的每天平均6-8万人次;旅游业萧条,游客大量减少...
阅读全文
  强国崛起是习时代的中国新话题。坊间流行的说法是:“毛泽东让中国站起来了,邓小平让中国富起来了,习近平让中国强起来了。”过去邓所主张的“韬光养晦”方针似乎已经被新一代领导人所抛弃,取而代之的是重新取得国际意义上的话语权,谋求一个更平等甚至更中心的国际地位。近日,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例行记者会上回应关于西方国家领导人并没有都出席第二届“一带一路”国际合作高峰论坛时表示:“他们不一定总是国际舞台的主角...
阅读全文
  在历史上经历了多次被中共忽悠以后,这次美中贸易谈判美方认真关注到协议的执行机制,因为如果得不到有效执行再好的协议也等于零。应该建立什么样的执行机制呢?美方似乎没有清晰的方案。笔者认为,不管什么样的执行机制,对中国来讲,独立于中共党和政府的司法体制也就是司法独立是必不可少的,它应当是执行机制的组成部分。      一、司法独立是市场经济体制的标准配置。世界贸易组织WTO是由市场经济体制国家组成的贸...
阅读全文
    经常对时局作判断是我们的基本功课。对时局有正确的判断,才能有正确的行动选择。我以为在朋友圈内对中国时局有三个误判,简述我的认识,求教诸友。   第一个误判:现中共上层内斗严重,习地位不稳。   有些人习惯捕风捉影,热衷“阴谋论” 和小道消息政治传闻,用价值判断代替事实判断,凭这些去判断与预测时局。如有人讲现中共上层“明枪暗箭,刀光剑影”, 随时可能出大事;有人讲习初中水平无文化,“德...
阅读全文
  自貿易戰正式開打以來,2018年的國際政治互動著實變成了中美地緣政治的“舞台劇”,劇情跌宕起伏又虛實交加。很多知名的國際關係學者、評論人士甚至預言“新冷戰”的到來(Kaplan, 2018;張博樹,2018)。無論是分析人士、政要、還是普通的觀察者,他們對中美貿易衝突的主要聚焦點都落在兩國的實力比較上——經濟活力和政治韌性。美中兩國的實力固然是未來貿易談判和貿易衝突走勢的最終底牌,這個底牌如何發揮作用卻深深受到兩...
阅读全文
  概要:中共取得政权以前和取得政权以后,所奉行的民族政策是完全相反的。取得政权以前,它支持民族分裂主义,取得政权之后,它反对民族分裂主义,实质上是反对合法的民族自决。1940年代,新疆局部地区曾建立东突厥斯坦共和国,这个所谓的国家是中共和苏联支持下建立的。现在中共在新疆地区面临日益严峻的民族分裂局面,其当年的政策正是今日的祸源。   最近5年来,中国共产党在新疆的民族政策出现了新的特点。从精...
阅读全文
  从1978年12月18日的中国共产党十一届三中全会算起,今天是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周年纪念日。在这四十年里,中国已从一个贫穷落后的国家发展成为一个经济大国。尽管有种种不足甚至这些不足会严重阻碍未来发展,但我们仍然庆幸中国的国门已开,人民的生活有了显著改进。“纪念胡耀邦赵紫阳基金会”在此感谢那些为中国改革开放起到推动作用和做出贡献的人们,也特别怀念为中国改革开放做出巨大贡献和奠基工作的前任中共总书记胡...
阅读全文
    习近平的认知局限与对内对外强势亮剑,使他在第二个任期陷入深重困局。困局如何化解,困局是不是会恶化成危局?习近平的第二任期,基本可以看到结局。   习近平的困局是中共政制的必然产物,他上台伊始成立诸多领导小组,实为突破原有的行政限制,另立“小组”是为了摆脱原有政治势力为其布下的权力配置,但领导小组无法与党政原有体系匹配,他只能在江泽民仍然在世之时,悍然夺取政治“核心”大位,并通过大规...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