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转型研究 > 转型路径 > 文章
  庚子事变是中国近代史上的重要节点。一方面,八国联军的入侵和《辛丑条约》的签订,令中华民族陷入极贫极弱的境地,国际地位跌至谷底。另一方面,在“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背景下,“新”与“旧”的争夺几度翻云覆雨,戊戌变法后,清廷极端守旧的势力因打击维新派而极具膨胀,权势达到顶点,而一经庚子之变的涤荡,便土崩瓦解,“旧”的一方大势已去,历史发展的天平向“新”的一方迅速倾斜。                             ...
阅读全文

Wopus问答

  中國的變化從6·16開始 ——6·16 是香港的『司法独立日』     6月16日將成為香港歷史上的一個偉大紀念日。6·16不僅是香港的紀念日,由於它將引發中國內地的變革,也是全中國人民的偉大紀念日。6·16大遊行保衛香港司法獨立,可以稱為「司法獨立日」。            6月16日前一天,香港出現了一個新時代的陳天華,這就是在香港太古廣場高處平臺,掛出「反送中」標語的穿黃衣的男子。陳天華是大清王朝末期,以通俗的...
阅读全文
  一个重要的思潮或文化运动,其“文本”意义总是深嵌于社会之中,倘脱离其社会背景,无视其后果,便无法正确、深入分析它的意义。但在思想、文化史研究中,人们却总是习惯于把思想家的言论、话语作为唯一的研究对象。这种习以为常的“唯文本”研究,恰恰将“文本”从社会脉络中挖出,使之成为与社会变动和发展完全无关、完全隔绝的“独白”。言说没有背景,思想没有来龙去脉,郢书燕说,自难避免。现在,新文化运动之所以经常被...
阅读全文
随着“六四”民主运动30周年的到来,海外的纪念活动也在陆续展开。不过,对“六四”参与者和民主运动支持者来说,一个尴尬的问题是,尽管他们矢志要推翻中共暴政,以祭奠和告慰在30年前的那场大屠杀中死难的学生和市民,然而,现实不免让人有些灰心。以海外华人聚集地也是民主运动的大本营纽约法拉盛(Flushing)为例,有关“六四”和民运的活动和会议,多数时候来的人不是很多,年轻面孔尤其难见。我自己参加了几场会议,对此很有感...
阅读全文
  时间过得太快了,1919年发生的五四运动竟然走过了一百年的历程。 一百年来,中国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仅政治权力就经过了宪政架构的北洋中华民国,国民党的党国体制,共产党的共和国。这还只是就大略而言,至于细节,仅1949年之后,中国政治的发展变化前后就很不一样,读《人民日报》每年的“五四社论”或评论,就可以看出时代变迁对历史事件评价的影响。时至今日,我们又应该如何看待五四呢? 五四运动无疑是中...
阅读全文
     简介 : 在五四时代前期,中西文明的大论战,其论述的方式不是“文化”的,而是“文明”的,对立的双方,从普世的人类立场,比较中西文明之优劣,从而在世界文明的整体大趋势中寻找中国文化的道路 以陈独秀创办《新青年》杂志为标志,新文化运动至今百年了。这场运动,也被称为中国的启蒙运动,然而,百年之后,何为启蒙,何为文化自觉,依然悬而未决,争议颇多。新文化运动,究竟是何种意义上的启蒙,其所产生的思想觉...
阅读全文
三十年前的4月15日,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意外去世,两天后,数千名大学生占领了天安门广场。1989年6月4日发生在天安门广场周围的大屠杀事件,令这场民主运动戛然而止。半个甲子即将过去,中国年轻一代很多人都不知道曾经发生过那样的惨案,世界也慢慢淡忘了那场给今天的世界格局带来深远影响的“北京事变”,只剩下一些亲历者、海外媒体等每年还在纪念和反思。但恰恰是那场事变造就了今天中国的政治格局,也根本改变了世界经济...
阅读全文
  流亡美国的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严家其在六四27周年前夕,接受了美国之音记者东方的专访,谈到天安门事件民运、屠杀与宫廷政治这三个组成部分,并呼吁中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采取美国的文官制度,防止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戏码重演。以下就是根据录音整理的采访内容。   VOA记者:天安门成了中国政治的风向标。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和1976年的天安门事件有什么不同?从现在看来,邓小平是不是严重误判了1989...
阅读全文
   萧功秦 著名历史学、政治学学者,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复旦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政治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本文为作者 2018 年 11 月5-8 日在天则经济研究所-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举办的「改革开放四十年:挑战与机遇」研讨会(分会场之一)主题演讲修订稿。   我想从新权威主义这一理论视角,来解释一下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史,并展望一下未来前景。 &nb...
阅读全文
  贺卫方 著名法学家,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本文为作者 2018 年 11 月 5-8 日在天则经济研究所-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举办的「改革开放四十年:挑战与机遇」研讨会(分会场之一)主题演讲修订稿   虽然时间限制非常的残酷——每个人的发言只有10到12分钟——但是我还是要表达一下自己能 够到这儿来的特别兴奋的心情。我 22 年前曾经在哈佛法学院做过一段时间的访问学者,今天在会场上又看到相识的几位教授感到...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