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战略分析季刊 > 文章
       摘要:降英先生此文梳理了毛左人士对最近艰难的中国劳工维权运动的介入,在此基础上分析了毛左介入的原因,他们的目标、战略、策略,并进而讨论了毛左介入的利弊,他们与自由主义阵营中的左派( “宪政民主左派”)的异同,自由主义阵营右翼与左翼对毛左介入应取的态度。文章涉及了比“毛左”更广泛的“新极左”,但没有给予细致界定。文章最后特别讨论了社会民主主义对于中国未来的意义,提出没有社会民主主义就“永远不...
阅读全文
  编者按:斯坦·林根(Stein Ringen)是英国牛津大学一位多产的社会学与社会政策教授,他2016年出版的《完美独裁》一书,专门探讨中国当代专制政体的运作和可能发展方向,引起了广泛的关注。对于林根教授其人及其关于中国的著作,许多中国学者或许并不知道。2018年8月2日,前中国政法大学讲师、人权律师滕彪博士采访了林根教授。以下中文版访谈记录由滕彪从英文录音翻译和整理而成。   滕彪(以下简称“滕”):您2016年出...
阅读全文
    习近平的认知局限与对内对外强势亮剑,使他在第二个任期陷入深重困局。困局如何化解,困局是不是会恶化成危局?习近平的第二任期,基本可以看到结局。   习近平的困局是中共政制的必然产物,他上台伊始成立诸多领导小组,实为突破原有的行政限制,另立“小组”是为了摆脱原有政治势力为其布下的权力配置,但领导小组无法与党政原有体系匹配,他只能在江泽民仍然在世之时,悍然夺取政治“核心”大位,并通过大规...
阅读全文
  现在这种状况,打个不太贴切的比方,应该是处于后半夜了,或者乐观点讲,已经是黎明前的黑暗。   据悉,在中国有影响力的民间智库——也是存在最久的自由派智库——天则经济研究所将遭中国当局彻底封杀,封杀原因很可能是今年7月该所网站刊载了清华大学许章润教授一篇呼吁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以及平反六四的文章。但在中国言论自由受到更大钳制的当下,天则所能够生存至今,可以视作一个奇迹。当局对它屡屡触碰底线行为的容...
阅读全文
  随着新一代成长印记的改变和近年政治环境的恶化,自由主义在当代中国受到了越来越多人的支持。但是它的发展正在变得困境重重,其中的撕裂、迷惘,以及与其他派别合作的困难从此次MeToo事件中可见一斑。   2018年1月1日,北京航空航天大学毕业生罗茜茜实名举报教授陈小武性骚扰。翌日,女权主义者张累累发起“万人致信母校”行动,呼吁高校毕业生或在读学生向母校发出公开信——要求大学建立反性骚扰机制。这成为中国版...
阅读全文
兩岸之間不需要甚麼新模式,二十幾年來互動的歷史,難道還不足以讓兩岸領導人學會如何開大門、走大路嗎?    中美貿易戰臺灣究竟會扮演怎樣的角色?   1.美國對臺灣越來越靠近,臺灣走向獨立的空間是否大了?   兩岸對於「臺灣獨立」概念的理解,存在著價值和定義上的重大差異,使得臺獨的議題在兩岸關係中往往成為各種大小政治爭端的源頭。   中華人民共和國堅持其為中華民國的完全國家繼承,而將自身之統...
阅读全文
  编者按:中共一面在国内制造人权灾难,另一面力图阻断国际社会对中国人权的关注和救济。 “人权观察”在其报告《国际倡议的代价:中国对联合国人权机制的干预》(The Costs of International Advocacy——China’s Interference in United Nations Human Rights Mechanisms),从多方面详尽说明了中共政府如何阻挠非政府组织的人权工作,操纵经社理事会非政府组织认证程序压制公民社团,在条约机构、特别程序、人权高专办和...
阅读全文
  中俄通过支持某些国家领导人背离民主以及扶持世界上的独裁国家达到了削弱民主的目的。   中国因其强势崛起对世界造成的影响日深,而俄罗斯则传承前苏联衣钵,在普京强人政治统治下也明显和西方民主愈走愈远。尤其是中俄日益联手,让西方政界学界对中俄共同影响民主政治的世界图景产生担忧。   最近,安德里娅·肯德尔-泰勒(Andrea Kendall-Taylor)和大卫·舒尔曼(David Shullman)共同在《Foreign News》上...
阅读全文
  国际社会(包括各国政府、民间社会行为者和个人)如何既避免对北京说“不”,同时又通过保护狭义的国家利益来进行“防守”呢?政策制定者是否能够找到持续有效的新互动策略,或者说,新的“进攻”方式呢?   长期以来,全球都在激烈地争论着中国的“锐实力”,以及如何通过投资筛查、关闭孔子学院或强制实行记者签证互惠等措施来防范中国。但是,四分五裂的世界如何抵制北京的强大实力,并在同时设法与中国进行建设性接触...
阅读全文
  编者按:文革发动于1966年,迄今已过半个世纪,按说早该“盖棺论定”了。事实恰恰相反,国人关于“何为文革”的论争从未停止,且越演越烈。更糟糕也更可怕的是,就现实政治而言,文革似乎大有重来之势,君不见北京的“习崇拜”已经热闹了好几年、中国政治光谱中“左”的东西在明显加重么?这绝不是一个小问题。本刊发表天问联合学会文革定性学术研讨会的这篇辑要,就是想提醒读者,文革离我们并不遥远,悲剧后面往往跟着闹剧,...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