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战略分析季刊 > 文章
2017年5月,马里兰大学的中国学生, 来自中国昆明的杨舒平, 发表了毕业典礼演讲。在演讲里,她赞美在美国留学时所经历的“清新空气”和“言论自由”。这个演讲视频在互联网上快速传播开来。杨舒平和她的家人受到了在美国的中国学生同伴的攻击以及中国媒体的批评, 他们不时恶毒地批评她背叛了祖国。而后, 杨为这次演讲公开道歉, 并要求 “公众的宽恕”。     她因何被攻击?这次事件对美国学术自由的未来有什么启示?中国民族主义在多...
阅读全文
在过去的一年里,人们熟悉的世界突然变得波谲云诡,动荡不安。不仅东亚、中东、北非等地区的政治经济转型遭遇了波折,欧美地区的成熟自由民主国家也目睹了英国退欧、川普(Donald Trump)上台、社会撕裂、极端主义复兴等不合常态的政治变动。所有这一切似乎在警示学界,历史尚未终结,大家寄予厚望的世界现代化进程没有以往想象得那么简单。 面对新的问题,一些眼光锐利的社会科学家展开了新一轮分析。例如著名政治学家杰克·斯...
阅读全文
专题研究 红色帝国的政治经济学——兼论中国经济的未来走向                                张博树   中国转型之“民国宪政方案”可行性研究                           丁  毅   高端对话 “通俄门”面面观                                               夏 明、 李伟东   时政评论 中国版“门罗主义”与“位移三角”时代                           张  钢 中俄邪恶轴心的形成——评2017年7月4日习-普两个联合声明     ...
阅读全文
题记:我对共产主义乌托邦的严厉批评,并不是要把马克思和马克思主义者妖魔化,相反,是为了汲取历史的经验教训,避免重蹈覆辙。 共产主义不是共产党人发明的新事物,它是深深嵌入基督教核心的一个西方文明基因。早期基督教在教义上和实践上都曾热烈拥抱过共产主义,虽然后来被主流教义边缘化了,但这个基因从未消失过[1]。中华文明与此大不相同,从来没有过这样的想法,最类似共产主义的所谓“大同”,“老吾老以及人之老,幼吾...
阅读全文
看了黎、张两位教授在"中国战略分析"第一期上的对谈(《如何评估近年来中美外交走向》),稍稍有奌不同意见:           一、习近平不是中国人民的选择,也不是中国共产党的选择。习是江泽民,曾庆红的选择。而且江,曾选习,并不是因为江,曾认为习是强人,恰恰相反,江,曾看走了眼,以为习是软蛋,江,曾以为可以像欺负胡锦涛一样欺负习,过两年支持薄熙来,周永康干掉习,扶薄上位,永保江家江山。为什么不直接推薄上位...
阅读全文
       编者按:近年来一种以“假想敌情况被歪曲”为前提的民族主义一直被鼓动和利用着,使义和团的幽灵再次到处游荡,让人感叹一个泱泱大国一百多年来就是走不出极端民族主义的怪圈。这是一种病,得治。是谁需要、鼓动和利用极端民族主义是一个值得深思的问题,但要化解这种极端民族主义首先要还原造成这种情绪的那个前提的真相。在前南斯拉夫解体过程中,中国曾把米洛舍维奇当成代表前南共产党抵抗“西方分裂”的英雄加以支持,这...
阅读全文
题记:既然平壤政权最终的结局是崩溃,那么,作为朝鲜的邻邦和法律上的同盟,中国如何减少崩溃对自身的不利影响,就不得不考虑。 平壤废太子金正男在情人节被暗杀的消息轰动了国际舆论,这反映了朝鲜依然还是当今国际舆论关注的一大焦点,人们关注朝鲜,很大程度上是因为平壤政权的反人类性,另外,就是它涉及到大国博弈及东北亚的和平与安全。 从马来西亚警方提供的证据来看,基本可以肯定,金正男是死于平壤之手。金正恩之...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25日 时政评论 ⁄ 共 9699字
题记:中国将再一次成为世界上最大的经济体,她想拥有几个世纪前曾享受过的尊重,但是她不知道怎样去获得,怎样才能配得上这份尊重。   毫无疑问,现在中国已经成为世界上最为重要的经济体之一。《经济学人》杂志上最近有一篇文章,名为《中国的未来》。说到未来,人们首先想到的会是占卜打卦。当然,能刊登在《经济学人》上的文章,是不至于以原始图腾符号为逻辑依据的。 文章编辑阿拉斯泰尔·伊恩·约翰斯顿(Alastair Iai...
阅读全文
题记:为什么今日在中国,经济繁荣不再是“常态”,而经济困难反而成了“新常态”? 早在20年前我发表过一篇“繁荣从何而来?----中国经济现状和趋势的分析”[1],分析港台资企业给大陆送去的的繁荣;那时发达国家的外资基本上未进入中国,港台资企业这份难得的“礼物”能维持多久的繁荣,是当时值得关注的问题。从那时到现在,中国又维持了差不多20年的经济繁荣。中国的经济繁荣究竟能持续多久,这个话题现在再度引起人们关注。本文的...
阅读全文
2017年05月23日 国际观察 ⁄ 共 4560字
   题记:TPP在美国“群主”退出后将何去何从?亚太地区的经济、政治格局又将由此而发生什么样的改变?尤其,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世界贸易第一大国的中国将如何应对?   特朗普在上任美国总统的第一周正式签署行政令,退出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Agreement,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美国是TPP中最重要的伙伴国家,此举无疑将对亚太地区的经济、政治格局带来重要影响。 在2013年提出 的RCEP(Regional Comprehen...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