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文革博物馆 > 彻底反思文革 > 文章
采访人:灵子 财新-《中国改革》特约记者 受访人:徐友渔 哲学学者 时间:2010年9月10日 由复旦大学出版社编辑的学术系列丛书“三十年集”收录了30名“50后”学者30年来每年发表的重要文章。徐友渔的文集名为《与时代同行》。翻看文章标题,从早期的“罗素认识观述评”“与维特根斯坦的三次遭遇”到“要什么样的现代化”“忏悔是绝对必要的”“一代人的使命”,可以明显看出其关注领域的变化。 两个多小时的谈话里,他最常说的一句话是,“我是...
阅读全文
抹去历史或者篡改历史的事情在很多国家都存在。在过去,可能是真的试图塑造人们的记忆,但现在已经不太有这个可能。其实它也不想塑造什么记忆,就是想让大家把这些都忘记。他们其实也并不真正的指望大家能够记住某些谎言,但是的确希望大家都能忘掉一些事实。 在中国,可能也不是现在才如此。中国史学历来扮演着宗教的作用,但是中国史学还有一个从司马迁以后的传统,就是当代人修的史学都是扯淡的。中国历来的史学能够留下来...
阅读全文
六,毛式“理想国”:“创造一个新世界” (输出革命) 本节纲要:中国的文革从一开始就有向全世界扩散的趋势,因为毛要把自己打造成“全世界人民心中最红最红的红太阳”。文革这种输出革命的极端形式(包括向全世界大量发放各种文字的毛的“红宝书”和给予柬埔寨、日本、法国、越南等国共产党和香港地下党大量的资金和武器支援),确实给相关国家带来了动乱和灾难。特别是柬埔寨红色高棉这个中共始终支持的红色恐怖组织,在柬埔寨制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