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政治经济 > 文章
2018年12月06日 中国治理, 政治经济 ⁄ 共 10155字
    【编者按】本文系清华大学法学院许章润教授为纪念中国自1978年开启的改革开放所作三篇论文系列的第一篇,余下两篇将陆续发表。   1980年代以还,中国重启大转型进程,历三十五年而未止,实为整个近代中国已然超逾一个半世纪文明大转型的有机组成部分。换言之,此番大转型,作为近代中国大转型的第三波,在“抗战”爆发导致常态转型进程中断四十年之后,终与前此两波大转型接眚,而前赴后继,连缀构成了“现代...
阅读全文
  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40周年,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时刻,中国外交主动实现“东亚突破”,大力开拓中日友好新局面和实现中日关系的再正常化,无疑符合中日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和福祉。中日长期稳定的友好关系,是东亚永久和平和东亚国际关系的压舱石。中国应该充分认识到中日关系的重要性和战略地位。   中国外交正面临着困境    中国外交目前正面临着极大的困境,这是中共建政以来前所未有的。    毛泽东...
阅读全文
  “中国模式”——一个因中国经济崛起而流行的概念。它不同于西方固有模式,让不少经济学家直言“看不懂”。不过,“中国模式”在今年似乎步履维艰,经济增长不断放缓,与美国的贸易战带来了巨大不确定性,外界不禁疑惑——“中国模式”是否难以为继?中国经济将继续增长还是从此开始衰退?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威廉·奥弗霍尔特博士(William Overholt)或许是回答这些问题的绝佳人选。他在1990年代初出版《中国的崛起:经济...
阅读全文
    我们通过改革开放大幅度降低体制运行成本,让中国经济跟全球市场接通,这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根本原因,而这一切主要得益于思想解放。未来,在持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过程中,关键在于改革突围和创新突围,将创新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上。 今天讲讲中国的经济。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提出“台阶”的说法——中国的经济起点很低,只能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走,有时候要停一停、看一看,反思一下。现在有一个新台阶要迈了。...
阅读全文
    10月7日国庆最后一天午间,中国央行宣布,10月15日起下调部分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以置换当日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   从2018年10月1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当日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不再续做。   除去此部分,降准还可再释放增量资金约7500亿元。可以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小微企业、...
阅读全文
      2018(第十二届)中国品牌节于8月7日-9日在四川成都举行,主题为:定力与奋进,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农业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出席并演讲。    向松祚多次在不同场合提起,“房地产的政策是中国过去十多年以来最失败的政策,对中国经济造成长期巨大的伤害。”他认为,北上广深的房价伤害了年轻人的积极性,“现在的年轻人没有父母的帮助根本不可能买房,能沉下心来研究数理化吗?”这是中国高精尖产业不足的一...
阅读全文
        2008年中国经济如日中天。为什么此后我们这辆车越跑越重,越跑越跑不动了?如果还是从体制成本的角度来观察,会发现这条成本曲线在经历了历史性的大幅下降之后,随着高速增长又重新抬头向上升。        这个问题,在2008年纪念改革开放30年时有过很多讨论。我本人参与其中,写过一篇《邓小平做对了什么》。简要讲,渐进改革留下了不少硬骨头,不少半拉子改革工程,同时高速增长又不断引发新问题,加到一起,体制成...
阅读全文
2018年08月18日 中国治理, 政治经济 ⁄ 共 1493字
                                            北京警察加紧打压金融难民维权   首先给出第一组数据:今年1-6月,北京市规模以上第三产业总利润为9864亿,北京市统计局同时给出了一个同比去年同期的增幅,为9.5%。但是,老蛮我的老读者都知道,统计局的除法"博大精深",只有超级赛亚人才能掌握。作为正常的地球人,我们最好翻出原始数据亲自除一下(注意,后面的所有数据,我们都要亲自除一下)。2017年1-6月北京市...
阅读全文
  人民币汇率,最近依然风声鹤唳。8月3日下午,离岸人民币跌破6.91后,又迅速反弹到6.83,很明显,在这个时刻,央妈出手了。同日晚上,央妈决定,自2018年8月6日起,将远期售汇业务的外汇风险准备金率从0调整为20%。这就好比你每跟银行兑换100元人民币,银行就要拿出20元准备金给央妈。大家可以简单理解为兑换美元的成本高了,而成本最终转嫁到你身上,成本高了,换汇的阻碍就大了。可以说,这是央妈稳定汇率的一种手段。...
阅读全文
  征收房产税,首先是涉及到政治方向的问题,房产税按照学理,应该是直接税、受益税,但我们的政府体制是科层制,这样的政治体制和直接税、受益税是不相融的,所以,我们即使收直接税,也要把它扭曲变成间接税。       例如,个人所得税是直接税,但在中国就变成了完全的代扣代缴,搞定企业就可以,个人有意见没有用的,企业也把个人所得税理解为是它交的税,企业以此向政府表达它的贡献。    &nbs...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