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政治经济 > 文章
  由香港特区政府修订《逃犯条例》而引发的抗议风潮迄今已超120天,就参与人数和抗议激烈而言,可称为香港针对中国大陆的"全民起义"。八月之前,抗议的诉求主要是港府撤销修例,抗议以"和(平)、理(性)、非(暴力)"形式出现,舆论多以"反送中"来概括;八月之后,抗议转向要求北京兑现"一国两制"的"双普选"承诺,在香港实行民主,抗议形式则以勇武者的街头激进行为为主,近期更发展到暴力。但在前后两轮抗议中,也零星...
阅读全文

Wopus问答

在盛大、壮观的阅兵式和群众游行落幕后,中共将在近日召开十九届四中全会。如果说,阅兵式和群众游行是中共对统治中国70年的一个炫耀式总结,那么,考虑到目前中国面临的困境——如中美贸易战与香港反送中运动,以及习近平政权的信心危机则是次全会的主题,某种意义上,十九届四中全会可以视作中共对中国未来的再次规划。 外界从去年年末就在关注四中全会。两种截然相反的意见认为,四中全会是习近平个人的危机,或者,是...
阅读全文
2019年10月08日 中国治理, 政治经济 ⁄ 共 2386字
  中共70年建政的大閱兵、群眾遊行和群眾聯歡總算是結束了。對於是次大慶,評價也兩極化,秉持自由理念者斥之為法西斯美學,而站在民族、國家、中共的立場上的人則稱頌彰顯了國威、軍威和黨的偉大。     僅從外在形式而言,這場大慶確實是視覺的盛宴,美輪美奐,幾乎接近完美。然而,恰恰是此種刻意凸顯的形式的「完美」讓人們看到它內裡精神的貧乏和醜陋,需要用一種壯觀、華美和整齊劃一的外在形式和動作來刺...
阅读全文
  耗费巨资密锣紧鼓地准备和彩排的国庆大阅兵,动用近三十万人在京城反复演练国庆大阅兵,明天终于可以登场了。这些天来举国上下红旗飘飘、红歌嘹亮、红潮滚滚,似乎是要营造节日气氛。但是,这只是庞大的党国官僚机器制造出来的表象。在这些表象之下,看不到发出内心的喜悦与笑容。那些血腥的红旗招展与声嘶力竭的红歌吼叫,展示的反而是沉重、萧杀和惨淡。这次阅兵还真有喜事当成丧事办的势头,北京当局如临大敌,严控...
阅读全文
  北京大阅兵即将到来。根据阅兵领导小组办公室副主任、军委联合参谋部作战局副局长蔡志军此前介绍,此次阅兵规模要比前三次,即庆祝新中国成立50周年、60周年阅兵和纪念抗战胜利70周年阅兵都大。   北京当局所以要隆重举行大阅兵,一个显著目语言的是要向每个人灌输和传达中共的极权主义美学。   对极权政治而言,整齐划一的团体行为会产生一种秩序和力量之美,如果再赋予这种团体行为格外的含义,即配以一个...
阅读全文
  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如果不出意外,將在一月後的10月15日左右舉行。在中國官方宣佈四全召開時間後,海外和中國政情分析人士有一種看法認為,習近平很可能會因領導不力而被全會追責。   這種看法得到三個事實支撐:一是全會長時間延遲舉行非同尋常,表明黨內與習的領導之間存在分歧;二是貿易談判遲遲沒有結果,貿易戰的擴大和升級使中國經濟損失慘重,習要為此負責;三是近期香港事態的擴大化也是習處理不當造成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20日 中国治理, 政治经济 ⁄ 共 2631字
  中共70周年國慶臨近,照例舉行大閱兵,濺引海內外華人熱點話題。8月29日,「國新辦」國庆70周年活動發佈會,閱兵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軍委聯合參謀部作戰局副局長蔡志軍回答記者:本次閱兵將有部分先進武器裝備亮相,相比此前50周年60周年閱兵、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2015),這次閱兵(1949年以來第16次)規模要大一些,還有十萬人的群眾遊行。   9月7日23時~8日淩晨,天安門地區首次聯合演練,約九萬人參加演...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8日 中国治理, 政治经济 ⁄ 共 1578字
  香港富豪李嘉誠最近惹上小麻煩,其「政府應該對未來的主人翁網開一面」講話,被大陸官媒和輿論痛批。此前,他也曾因「黃台之瓜,何堪再摘」廣告,被輿論解讀為態度模糊、兩邊搖擺。在大陸官方看來,香港的抗議是個大是大非問題,任何對抗議的模稜兩可,都是站在香港的反對派一邊。   自「反送中」以來,香港富豪多數像李嘉誠一樣,盡量避免表態,以免得罪兩邊。不得不表態時,則說些言不由衷、政治正確的話,對抗...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5日 中国治理, 政治经济 ⁄ 共 1556字
  謎底總算揭曉。中共何時召開19屆四中全會,去年以來全球輿論不斷競猜,譬如去年12月改開40周年紀念,今年兩會及5月中美貿易談判破裂,被認為最可能召開四全,但上述時間點先後落空,讓輿論對這道謎題頗感沮喪。   外界高度關注四全,除了北京政治傳統的神秘因素外,主要是習看似打亂中央全會召開時間表以及美中貿易戰兩大因素,再加上蔓延兩個多月的香港局勢。去年兩會前夕,中共分別於1月和2月召開二中和三中全...
阅读全文
  作為中國政治「夏都」,北戴河總是讓外界浮想聯翩。今年北戴河不大可能發生人們想像中的高層權力鬥爭。   歷史上,北戴河曾承受過中共權力鬥爭的重負,但毛澤東去世後,中共雖在80年代恢復夏季在北戴河的辦公制度,然而不再有毛時代的會議。現如今被外界神秘化的所謂北戴河會議,並非當局的正式制度安排,更多指的是中共高級官員包括退休元老,利用暑期在北戴河度過休閒時光,對時局包括人事問題交流看法。它可能...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