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政治经济 > 文章
  2018年3月,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受到掌声欢迎。中国的这个立法机构通过了一项宪法修改提议,允许习近平的主席任期超过两届。           在去年中国两会上,当习近平春风得意废除国家主席任期限制时,他可能未料到,随后会出现如此严重的内外交困局面,这种局面应该说是他上台以来遭遇的最大压力。那么,现在时间已过一年,他的权力还如日中天吗?          在这一问题上,观察家们的判断是有差异的...
阅读全文
  哥伦比亚大学教授、2001年诺贝尔经济学奖获得者约瑟夫·斯蒂格利茨(Joseph Stiglitz)在中国高层发展论坛指出,中国的供给侧改革需要设计增加税收。合适的税收设计,包括开征环保税、土地税、资本利得税等有助于中国经济结构改革。   斯蒂格利茨说,中国作为最大的发展中国家,人均收入水平还只是最发达国家的1/5,这意味着还需要在技术、知识、人力资本方面追赶。不平衡现象非常突出,需要确保各个方面实现人人机会...
阅读全文
  很多人从出生开始就呆在自己挖的一个洞穴里,我们所见的世界只不过是被阳光抛到洞穴墙壁上的影像,而我们这些洞穴的居民却把它当作是真实的世界,因为我们没有见到过其他的东西。而真实的世界却是在洞穴之外,在有太阳的地方。           习近平上台以来,一直坚持不解地向外大撒币,向国际社会显示中国很富有。          “煎饼大妈月入3万”、“实习生月入5万”、“月薪一万是讨饭”、“年薪10万的”······网络中总是充斥着这...
阅读全文
去年3月,在基本是仪式性的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上,以压倒性票数再次当选国家主席的习近平进行宪法宣誓。           2019年全国两会不久将要举行。人大和政协,一个被讥为“橡皮图章”,一个被讽为“花瓶”,这说明它们作为中国的最高权力机构和政治协商机构,完全未起到法律所赋予的和人民所期待的作用。           这里当然有复杂的历史和现实缘由。然而,就算它的人选是由中共钦定,在历史的某些时候,也有“脱轨”表现——无论在全国...
阅读全文
  曾经,中国是亚洲第一个共和国。   今天,“共和国”这几个字仍不时挂在我们的嘴边,小学生们都很熟悉。但是有多少人可以准确说出“共和”的涵义?又有多数人知道其含义的同时也愿意践行其意义?   国人当下对这两个字,可能比最初引入这两个字时,更感陌生。   “共和”的拉丁语为“res publica”,对应的英文为“public thing”,意为“公众事务”,指不同的主体、尤其是不同政治主体和谐共处,共同处理公共问题。...
阅读全文
                                                        本文为作者在2018年12月11日在一个论坛上的演讲        非常高兴能够参加今天这个盛会,按照道理来说,我也是经观的最早的作者。经观一创办,我就在经观写专栏,所以今天不但高兴,还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今天想利用这个时间来谈一个问题,就是在世界的变局当中来思考中国发展问题。        2018年好像到来还没有多长时间,就匆匆忙忙过去了,但是在这一年里...
阅读全文
  曾几何时,“枪杆子”与“笔杆子”蔚为通说,横行天下。与前者联袂而来的义项多半是“刀把子”,而有“枪杆子刀把子”的连称,刀光剑影,血腥腾漫。牵连浮现于后者的,不知为何,则为“杀人不用刀”的幽黯训诫,以及“无耻文人”、“舞文弄墨”与“指鹿为马”等一己心理,胡思乱想,秋水流转春山。究其实,正在于钳口噤声,愚弱心智,操控心灵,而以一己心思总绾万众心事,期期于塑造“新人”。   “两杆子论”陈述的是“打江山,坐江山...
阅读全文
  2018年初,我在天则所新年期许座谈会上谈了六点期待。一年过去,到底实现了多少?我先做回顾和评论。然后,根据最近几年的大走势,我再说一个大期待:缩小知行剪刀差。   一,回顾去年的新年期待   2018年,我的新年期待实现了两条。   第一条,我希望中国市场经济的自由度能提高几分,例如从52分提高到54分。只要降降税,产权保护程度提高一点,生产要素流动的自由多一点,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减少一点,市场经济的纯度就...
阅读全文
    进入2019年,中共对重大风险的警觉性骤然升高。习近平在省部级领导干部研讨班的开班讲话中强调要有底线思维,防范化解来自各个方面和领域的重大风险,确保政治、意识形态、科技、社会等安全。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更是直接将“颜色革命”作为今年的主要挑战。中共此种风声鹤唳,严防死守是神经过敏的反应,还是他们直接感受到了危机就在眼前?           坦率地说,习近平上台后,中国社会积累了大量的问题,有些问...
阅读全文
  我为何坚定地批评计划经济,呼吁“保护富人”?   我对计划经济一直持很批评的态度。其实在国际经济学界里头,有好几个对计划经济有深刻批判的经济学家,首先就是哈耶克,这个大家都知道的,《通向奴役之路》就是讲的计划经济。凯恩斯也说过类似的话,就是通向奴役的路上铺满了玫瑰花。你觉得非常好的路,但走来走去,就被奴役了,就进了地狱了,就是指的计划经济。所以不光是我,有水平的经济学家都看准了计划经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