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政治经济 > 文章
  曾经,中国是亚洲第一个共和国。   今天,“共和国”这几个字仍不时挂在我们的嘴边,小学生们都很熟悉。但是有多少人可以准确说出“共和”的涵义?又有多数人知道其含义的同时也愿意践行其意义?   国人当下对这两个字,可能比最初引入这两个字时,更感陌生。   “共和”的拉丁语为“res publica”,对应的英文为“public thing”,意为“公众事务”,指不同的主体、尤其是不同政治主体和谐共处,共同处理公共问题。...
阅读全文
                                                        本文为作者在2018年12月11日在一个论坛上的演讲        非常高兴能够参加今天这个盛会,按照道理来说,我也是经观的最早的作者。经观一创办,我就在经观写专栏,所以今天不但高兴,还有一种很亲切的感觉。今天想利用这个时间来谈一个问题,就是在世界的变局当中来思考中国发展问题。        2018年好像到来还没有多长时间,就匆匆忙忙过去了,但是在这一年里...
阅读全文
  曾几何时,“枪杆子”与“笔杆子”蔚为通说,横行天下。与前者联袂而来的义项多半是“刀把子”,而有“枪杆子刀把子”的连称,刀光剑影,血腥腾漫。牵连浮现于后者的,不知为何,则为“杀人不用刀”的幽黯训诫,以及“无耻文人”、“舞文弄墨”与“指鹿为马”等一己心理,胡思乱想,秋水流转春山。究其实,正在于钳口噤声,愚弱心智,操控心灵,而以一己心思总绾万众心事,期期于塑造“新人”。   “两杆子论”陈述的是“打江山,坐江山...
阅读全文
  2018年初,我在天则所新年期许座谈会上谈了六点期待。一年过去,到底实现了多少?我先做回顾和评论。然后,根据最近几年的大走势,我再说一个大期待:缩小知行剪刀差。   一,回顾去年的新年期待   2018年,我的新年期待实现了两条。   第一条,我希望中国市场经济的自由度能提高几分,例如从52分提高到54分。只要降降税,产权保护程度提高一点,生产要素流动的自由多一点,政府对市场的干预减少一点,市场经济的纯度就...
阅读全文
    进入2019年,中共对重大风险的警觉性骤然升高。习近平在省部级领导干部研讨班的开班讲话中强调要有底线思维,防范化解来自各个方面和领域的重大风险,确保政治、意识形态、科技、社会等安全。全国公安厅局长会议更是直接将“颜色革命”作为今年的主要挑战。中共此种风声鹤唳,严防死守是神经过敏的反应,还是他们直接感受到了危机就在眼前?           坦率地说,习近平上台后,中国社会积累了大量的问题,有些问...
阅读全文
  我为何坚定地批评计划经济,呼吁“保护富人”?   我对计划经济一直持很批评的态度。其实在国际经济学界里头,有好几个对计划经济有深刻批判的经济学家,首先就是哈耶克,这个大家都知道的,《通向奴役之路》就是讲的计划经济。凯恩斯也说过类似的话,就是通向奴役的路上铺满了玫瑰花。你觉得非常好的路,但走来走去,就被奴役了,就进了地狱了,就是指的计划经济。所以不光是我,有水平的经济学家都看准了计划经济...
阅读全文
  在去年年末的几个论坛上,在展望2019年的时候,我多次谈论过不确定性的问题。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在此之前,曾经有论坛的主办者向我提出,能不能用关键词的方式,来回顾2018年并展望2019年。   于是,我想了两个关键词:2018:出乎意料;2019:高度不确定性。说到后者的时候,我特别强调了一句:在2019年,不确定性中的选择,会具有定调的意义。   我想强调的是,选择的重要性。   在这个过程...
阅读全文
  什么是灰犀牛?中国面临的三头灰犀牛分别是什么?      改革开放40年,中国经济与企业面临的最艰巨挑战都有哪些?       2019年中国经济与企业的出路又在哪里?          12月18日下午,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经济学和金融学教授许小年在浙江六和律师事务所20周年庆典上发表主题演讲。                                                             1                                                                     ...
阅读全文
2018年12月06日 中国治理, 政治经济 ⁄ 共 10155字
    【编者按】本文系清华大学法学院许章润教授为纪念中国自1978年开启的改革开放所作三篇论文系列的第一篇,余下两篇将陆续发表。   1980年代以还,中国重启大转型进程,历三十五年而未止,实为整个近代中国已然超逾一个半世纪文明大转型的有机组成部分。换言之,此番大转型,作为近代中国大转型的第三波,在“抗战”爆发导致常态转型进程中断四十年之后,终与前此两波大转型接眚,而前赴后继,连缀构成了“现代...
阅读全文
  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40周年,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时刻,中国外交主动实现“东亚突破”,大力开拓中日友好新局面和实现中日关系的再正常化,无疑符合中日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和福祉。中日长期稳定的友好关系,是东亚永久和平和东亚国际关系的压舱石。中国应该充分认识到中日关系的重要性和战略地位。   中国外交正面临着困境    中国外交目前正面临着极大的困境,这是中共建政以来前所未有的。    毛泽东...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