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最新文章 > 文章
制衡权力:总统制框架内的行政双首长制 -------中国宪政改革可行性研究报告(分报告5)   张博树       从这个分报告起,我们开始讨论未来宪政中国之立法、行政、司法的具体制度设计。这项研究带有未雨绸缪的性质:虽然当今中国的政治转型似乎尚未走到这一步,但负责任的政治家、思想家必须现在就开始考虑党专制体制终结后的制度替代品。我们不应重复俄罗斯转型过程中曾经犯过的轻视制度设计的错误;[1]我们也当...
阅读全文

Wopus问答

  破除假选举,落实真民权 ------中国宪政改革可行性研究报告(分报告4)   张博树     选举制度、政党制度、代议制度乃现代民主制度的三大支撑。而在党专制体制下,它们都成为一党专权的粉饰工具。中国要建设一个真正的民主国家,就必须破除假选举,落实真民权。   告别“家天下”、走向“民天下”   我们这个民族曾经有长达数千年的“家天下”历史,子民只能对皇权顶礼膜拜,没有人怀疑君权神授和皇...
阅读全文
重构宪政框架内的中国政党制度 -----中国宪政改革可行性研究报告(分报告3) 张博树 政党制度是宪政制度的重要组成部分。当今中国的党专制体制,顽固坚持共产党一党专权,用虚假的“多党合作、政治协商”掩饰一党垄断公权力之实,同时扼杀民间自由力量的成长,这个体制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时候。 现代政党的基本功能和政党悖论 我国古代有所谓“君子群而不党”的说法,“党”在这里是个贬义词,反映了前现代君权、皇权制度背景下对官僚...
阅读全文
中国崛起的模式及民主转型的土壤 ——由李伟东先生和冯崇义教授关于 如何看待中国以及民主转型的争论谈起 张威廉 编者按:本刊第12期曾发表张威廉此文,但由于技术原因未能上传原文注释。现补充注释,重新发表。因本文是对李伟东与冯崇义互相公开信的评论,故将原公开信链接载与此,供读者参考。https://boxun.com/news/gb/pubvp/2019/07/201907050146.shtml 李伟东:反对阵营路线分歧的重大问...
阅读全文
坚定地迈向宪政民主 《中国良心知识分子谈宪政民主》问答系列之四 (编辑说明:这是关于宪政民主问答系列的新一篇,由中国著名的学者,前“炎黄春秋”杂志主编,“天则研究所”理事长吴思先生撰写回答。欢迎大家继续关注本网站及相关讨论)。 1. 您理解的“宪政民主”有哪些基本要素?其中最核心的內容是什么? ——宪政的核心要素是多元权力制衡,防止一权独大。民主的核心要素是大众选民可以授权和罢免自己的政治代理人,委托...
阅读全文
用公民教育取代党化教育 ――中国宪政改革可行性研究报告(分报告2) 张博树 教育涉及亿万公民(或未来公民)的心灵塑造。中国要建设一个民主、文明的社会,中国的宪政改革要取得成功,就必须拥有千百万具备独立人格、现代知识结构和开放视野的合格的公民,而这只有通过改革现行教育体制、用公民教育取代党化教育才能做到。 公民教育与党化教育的分野 公民教育就是以培养现代公民为目标的国民教育。现代公民不同于皇权时代的臣民...
阅读全文
公民、社会与宪政 《中国良心知识人谈宪政民主》问答之三 (编辑说明:这是关于宪政问题问答系列之三,由郭于华教授作答)1. 您理解的“宪政民主”有哪些基本要素?其中最核心的內容是什么? 宪政是一种主张国家治理权力来自宪法并被其制约的政治主张,也是规定并保护公民权利的主张和理念。宪政民主是一种代议制民主的运行机制,至少包含下述内容:政府的权力源于被统治者的正式认可;公民有权以一种有意义的方式参与决策过...
阅读全文
推进新闻制度改革, 落实中国公民的知情权、表达权、监督权 ――中国宪政改革可行性研究报告(分报告1) 张博树 新闻制度改革,是中国宪政改革事业的开端或基础。没有中国公民知情权、表达权和通过媒体对公共权力监督权的真正落实,宪政改革在任何公共权力领域的深入都是不可能的。所以,本研究报告第一个分报告的主题就是中国新闻制度的改革。 中国新闻事业的历史回顾 中国现代新闻事业曾经有一个不坏的历史起点,在它的早年成长...
阅读全文
建构社会契约,缔造议会联邦 (下)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 张千帆 中国良心知识分子谈宪政民主》问答系列之一 19. 分权、制衡、法治的制度安排,是为了最大限度地保护自由。你认为未来中国应当如何扩大和增进个人权利和自由?如何扩大和增进社会自治?如何处理保障政府效率和国家能力与保障个人权利和自由的关系? 国家能力、政府效率、个人权利和自由并不矛盾。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它们是一致的,因为“国家”就是个人构成的,国家...
阅读全文
建构社会契约,缔造议会联邦 (上) 北京大学宪法学教授 张千帆 《中国良心知识分子谈宪政民主》问卷之一 1. 您理解的“宪政民主”有哪些基本要素?其中最核心的內容是什么? 从词意上理解,“宪政民主”是指建立在宪法上的民主体制。民主是起点,但并非终点;或者说民主是大宪政框架中的一个要素,但并非全部。“民主”是指人民的统治,或者说国家机器的日常运营者要以某种方式对人民负责——在操作意义上对多数人负责,因为人的利益和...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