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法律社会 > 文章
2019年07月13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1458字
    香港七一遊行出現衝擊立法會事件,是否影響習近平權力,並迫使北京檢討治港政策,對觀察家們來說,或許是和它對香港社會產生衝擊同樣重要的問題。   在我看來,該事件以及之前香港市民「反送中」百萬人大遊行,不大可能直接衝擊習近平穩固的強人政治地位,但會導致北京改變對大遊行性質的判斷,之前北京力圖維持一個表面不介入態度,而少數激進抗議者暴力衝擊立法會,為北京今後對香港實施更強硬管治提供強...
阅读全文
  中國政府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之際,宣佈對九類服刑罪犯進行特赦,這是中共全國建政後第九次特赦,也是習近平主政後的第二次特赦。上次特赦是在2015年中國慶祝抗戰勝利70周年。   在中國政府宣佈特赦之前,我原預估,習近平理應借此時機特赦部分政治犯(中國刑罰中沒有「政治犯」罪名,現實中的政治犯均以刑事罪的名義判刑),以體現他所說的「承續中華文明慎刑恤囚、明刑弼教的優良傳統,推進法安天下、德...
阅读全文
  地名以外的地名    地名不仅是一个名称所代表的空间范围和时间范围,还存在地名本身以外很多方面的内容。我们现在讲地名的时候,往往忽略了它们的时间意义和概念,因为从空间范围讲一个地名,无论点还是面,是通过地理坐标,用具体界限划定的。但是任何一个空间范围其实都与一定的时间范围相联系,这个时间范围有的长有的短,在这个时间范围里面又与很多地名以外的事物和因素相联系,所以地名除它们的本意之外,还有...
阅读全文
  在贸易战背景下,中国官方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外界拿来做各种各样的解读,有时情形会被往最坏的方面想。比如,前些天李克强在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批示,守住不发生大规模失业的底线,被舆论解读为,中国政府正在为贸易战有可能造成的恶劣后果做最坏打算。   现正值假期来临,大中学生走出校门。而就在一个多月前,共青团中央印发了《关于深入开展乡村振兴青春建功行动的意见》,提出未来三年力...
阅读全文
  英国作家奥威尔的经典小说《一九八四》为我们刻画了一个极权国家——大洋国,其统治者“老大哥”和“英社党”统治人民的一种方式是“新话”,党的口号就是,“谁能控制话语,就能控制思想,谁能控制思想,就能控制一切”。它是大洋国的官方语言,乃为控制人民思想而专门发明。   很大程度上,习近平也是通过“新词”来治国驭民的。上台以来,习造了大量的政治“新词”,进入了中国的政治生活,成了党的政治文化的一部分,影响中...
阅读全文
  一声巨响,78条鲜活的生命就没了。   发生于江苏盐城响水县天嘉宜化工厂的这起爆炸,是近年中国除天津滨海爆炸案(见文首照片)之外死伤人数最多的一起事故。它让之前中国政府大力整治各类事故的努力化为乌有,可以看作中国地方治理失败的样本。   好的治理,首先表现为好的监管。政府虽是监管之主体,但监管并不只是政府唱独角戏,企业、社区和公民个体也应参与,是这些多元主体合作监督和共同治理的过程。...
阅读全文
  两会期间,房产税又开始成为人们议论的一个话题。其实,我原来在理论上是主张征收房产税的,为什么后来在实践上又反对?说说我对这个问题的认识过程。   大约在10年前(具体时间我也说不清了),在很多讲座上,我曾经多次讲过应当征收房产税(在这里我先不区别房产税与房地产税,这里所说的房产税笼统地讲,是指以房子为对象征收的税种)。   当时讲这个问题是由一件事情引起的。有一次,我去一个海滨城市。...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21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3787字
  2003年3月20日,大学毕业到广州打工的孙志刚在收容遣送站被毒打致死,这一悲剧经《南方都市报》报道之后,引起强烈反响。收容遣送制度的依据是1982年国务院的《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但由于它承担了社会治理的功能,加上权力缺少监督,在实践中很快被异化:盲目扩大收容遣送对象,滥用暴力和酷刑,疯狂索取钱财,收容遣送站成为人间地狱。2001年《立法法》出台后,涉及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事项,必须由全国人大立...
阅读全文
2019年03月11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5476字
  据传媒,中国公安部发布了《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规定》(后简称《规定》)。其中包含了“民警按照法定条件和程序履行职责、行使职权,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民警个人不承担法律责任,由其所属公安机关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对造成的损害给予补偿”的内容。这一内容扩大了公安机关及其人员的权力,而减少和侵夺了公民的权利。根据中国《立法法》第八十二条规定,“没有法律或者国务院的行政法规...
阅读全文
  進入2019年,我們有必要嚴肅地來探討一個問題,即未來幾年,隨著經濟形勢的持續惡化,是否會傳導到社會,進而觸發社會中的不滿因素,導致以權利訴求為目的的大規模的群體抗爭重新出現,並演化成為工運和農運的可能性。   某種意義上,剛剛過去的2018年是一個分水嶺。我說的「分水嶺」的意思是,社會的危機感普遍出現,這在過去是沒有的,以前在少數群體身上,或者在一部分先知先覺者身上,是存在對中國社會的總體...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