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法律社会 > 文章
2020年03月17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5047字
   一           已有兩個月了,十幾僱人各自宅在家裏,沒交沒往、無親無戚似地,日子過得方式之奇特,絕對屬於人類有史的空前。平時熱鬧的北京城,像患了一場突然的聾啞,失聲了;而戴口罩的百分之百無一例外,人們幾近比劃著生活,白天比夜裏還感安靜。時間長了,每每望著窗外幾個孑然影孤,便惘若隔世。再對著鏡子,鬍子可以剃,可頭髮長得像一個不想打理的叫花子。老想事,不得一刻輕鬆,連做夢都不安:我回到了“大清...
阅读全文

Wopus问答

    2010年4月,唐吉田、刘巍两位律师因拒绝配合泸州地方法院对宗教自由案件的“庭审”,被北京市司法局以“扰乱法庭秩序,干扰诉讼活动正常进行”为由吊销律师执业证书,乃当时政府滥用权力、迫害维权律师的一大丑闻。   如今,10年过去了,中国的法治建设非但没有进步,更是倒退了许多。2015年“709律师大抓捕”,上百位维权律师被传唤、拘留、逮捕、失联,中国大地一片红色恐怖。其实,这些维权律师才是中国“最可...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9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4444字
  武汉发生灾难以来,和无数国人一样,我也像个自禁的囚徒。可所有从外面飘来的消息,都总让人揪心、痛苦甚至夹杂着某种愤怒。一个多月来只能隔岸观火,不时低头敲着键盘。也陆续推出数篇评论,感觉要死要活的,伴随着格外的纠结!作为一个社会时事的关注者,就希望每一天都能收获相关新资讯:瘟疫究竟,疫区怎样,人们又如何了?显然,好坏的消息交替出现。悲喜交织之中,总想追问某些难以放下的疑惑。这当口,反思比偏...
阅读全文
    秦前红,男,1964年10月生,湖北仙桃人。现为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武汉大学珞珈特聘教授,《法学评论》主编,武汉大学社会科学学部学术委员会委员,武汉大学宪法与法治国家研究中心主任,最高人民检察院行政检察研究基地*武汉大学行政检察研究中心主任。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兼任中国法学会宪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港澳基...
阅读全文
  李文亮,2020年2月6日晚,因身染新型冠状病毒病情加重去世。作为武汉市中心医院一名医生,曾因在医学同学微信群中发布了一条“华南海鲜市场”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的信息,相互关注与议论,被武汉警方传唤、训诫,并成为全国家喻户晓的“造谣”网民。他以死,证明了一种公权的谎言在公义与道德上的破产;他的死,也迅速形成舆论冲击波。一片悲伤、哀悼,明显的还有一种更强烈的指责与愤懑!这样的悲剧,直接来自于我们社会治理...
阅读全文
  李文亮医生去世了!   这条消息,今夜爆屏。   这位年仅34岁的青年医生,死于此次新冠肺炎感染。而他是最早的武汉疫情警示者之一,却恰恰因为这个警示被诬为“造谣”,遭警方“训诫”,被官媒羞辱。   而今,真相早已大白:哪里有什么“谣言”?!它本是专业人士维护生命的提醒。但在我们这个体制中,凡非官方发布的消息均可以“造谣”论罪。呜呼!这个国家就这样为体制性压制公共信息、又荒唐地推迟公布疫情而...
阅读全文
2019年11月13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2256字
    自习近平上台后,民主似乎与中国绝缘,以前的中共领导人,哪怕最反民主的毛泽东,也不避讳“民主”二字,但习近平除了在十九大报告等文件中不得不提民主外,其他公开场合和讲话,就根本不谈民主了。“民主”二字在中国的文宣和学者的论文里,也几乎很少露面。   然而,十九届四中全会刚开完习近平南下为进博会而对上海的考察中,却突然唱起“民主”颂歌来,官媒也不失时机进行了报道。习在考察一个街道市民中心的法律草...
阅读全文
  「反改開」和「反黨」都屬言論自由 都應保護   中國立法機構全國人大近日在其發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草案)》徵求意見稿中規定,公開發表反對中國共產黨領導,反對社會主義制度,反對改革開放的文章、演說、宣言、聲明等的,會給予開除處分。海外華文媒體只突出該條文的「反黨」部分,而國內媒體則強調「反改開」部分,都是各取所需。 其實,無論是「反黨」還是「反改開」的言論,皆屬言論自...
阅读全文
  香港抗议运动持续了近3个月,中国大陆的相关民意也受到舆论的高度关注。中国政府对香港抗议采取强硬态度,一定程度上与国内日益升温的敌视香港的强大民意压力和民族主义有关联。国内外一部分自由主义者和民主派把这种民意简单地归咎于中共操纵媒体,遮蔽信息,有选择地报道香港抗议的结果,可这是不够的,而且易于偏离焦点。   毫无疑问,中国政府一直在操纵媒体,掩盖真相,鼓动和引导民意与民族主义。在此波香港...
阅读全文
  香港激進勢力連續兩天癱瘓香港機場的舉動特別是期間發生的兩起圍毆內地旅客(一說是大陸公安)和記者的行為,已經激起了大陸民眾的憤慨。就我的觀察所致,如果說反修例的和平理性抗議贏得了不少大陸民眾的喝彩和支持,或者至少對此抱著同情的中立態度,那麼,隨著抗議的暴力化程度的升級,他們中的許多人已經轉變了態度,譴責香港激進勢力。   自六月「反送中」百萬市民大遊行以來,我對香港局勢的發展一直有一個...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