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法律社会 > 文章
2019年11月13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2256字
    自习近平上台后,民主似乎与中国绝缘,以前的中共领导人,哪怕最反民主的毛泽东,也不避讳“民主”二字,但习近平除了在十九大报告等文件中不得不提民主外,其他公开场合和讲话,就根本不谈民主了。“民主”二字在中国的文宣和学者的论文里,也几乎很少露面。   然而,十九届四中全会刚开完习近平南下为进博会而对上海的考察中,却突然唱起“民主”颂歌来,官媒也不失时机进行了报道。习在考察一个街道市民中心的法律草...
阅读全文

Wopus问答

  「反改開」和「反黨」都屬言論自由 都應保護   中國立法機構全國人大近日在其發佈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公職人員政務處分法(草案)》徵求意見稿中規定,公開發表反對中國共產黨領導,反對社會主義制度,反對改革開放的文章、演說、宣言、聲明等的,會給予開除處分。海外華文媒體只突出該條文的「反黨」部分,而國內媒體則強調「反改開」部分,都是各取所需。 其實,無論是「反黨」還是「反改開」的言論,皆屬言論自...
阅读全文
  香港抗议运动持续了近3个月,中国大陆的相关民意也受到舆论的高度关注。中国政府对香港抗议采取强硬态度,一定程度上与国内日益升温的敌视香港的强大民意压力和民族主义有关联。国内外一部分自由主义者和民主派把这种民意简单地归咎于中共操纵媒体,遮蔽信息,有选择地报道香港抗议的结果,可这是不够的,而且易于偏离焦点。   毫无疑问,中国政府一直在操纵媒体,掩盖真相,鼓动和引导民意与民族主义。在此波香港...
阅读全文
  香港激進勢力連續兩天癱瘓香港機場的舉動特別是期間發生的兩起圍毆內地旅客(一說是大陸公安)和記者的行為,已經激起了大陸民眾的憤慨。就我的觀察所致,如果說反修例的和平理性抗議贏得了不少大陸民眾的喝彩和支持,或者至少對此抱著同情的中立態度,那麼,隨著抗議的暴力化程度的升級,他們中的許多人已經轉變了態度,譴責香港激進勢力。   自六月「反送中」百萬市民大遊行以來,我對香港局勢的發展一直有一個...
阅读全文
  针对我的《说说“宪法”和“党员”那些事》(“说说”),张雪忠老师发表的《宪法是什么》(“什么”)一文指出我的“若干错误”。本来期待又一场革命与改良的思想辩论,结果看到的却是一篇对宪法史常识的梳理,以致读后犹豫半天要不要回应。既然讨论的主题超乎我个人是否正确,涉及对现行宪法的定性、我们所应持有的基本立场以及努力方向,我还是写一篇回应——也许是最后一篇这类回应。毕竟,我们还有许多更有实质意义的工作要做...
阅读全文
2019年07月13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1458字
    香港七一遊行出現衝擊立法會事件,是否影響習近平權力,並迫使北京檢討治港政策,對觀察家們來說,或許是和它對香港社會產生衝擊同樣重要的問題。   在我看來,該事件以及之前香港市民「反送中」百萬人大遊行,不大可能直接衝擊習近平穩固的強人政治地位,但會導致北京改變對大遊行性質的判斷,之前北京力圖維持一個表面不介入態度,而少數激進抗議者暴力衝擊立法會,為北京今後對香港實施更強硬管治提供強...
阅读全文
  中國政府在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70周年之際,宣佈對九類服刑罪犯進行特赦,這是中共全國建政後第九次特赦,也是習近平主政後的第二次特赦。上次特赦是在2015年中國慶祝抗戰勝利70周年。   在中國政府宣佈特赦之前,我原預估,習近平理應借此時機特赦部分政治犯(中國刑罰中沒有「政治犯」罪名,現實中的政治犯均以刑事罪的名義判刑),以體現他所說的「承續中華文明慎刑恤囚、明刑弼教的優良傳統,推進法安天下、德...
阅读全文
  地名以外的地名    地名不仅是一个名称所代表的空间范围和时间范围,还存在地名本身以外很多方面的内容。我们现在讲地名的时候,往往忽略了它们的时间意义和概念,因为从空间范围讲一个地名,无论点还是面,是通过地理坐标,用具体界限划定的。但是任何一个空间范围其实都与一定的时间范围相联系,这个时间范围有的长有的短,在这个时间范围里面又与很多地名以外的事物和因素相联系,所以地名除它们的本意之外,还有...
阅读全文
  在贸易战背景下,中国官方的一举一动都会被外界拿来做各种各样的解读,有时情形会被往最坏的方面想。比如,前些天李克强在普通高校毕业生就业创业工作电视电话会议上批示,守住不发生大规模失业的底线,被舆论解读为,中国政府正在为贸易战有可能造成的恶劣后果做最坏打算。   现正值假期来临,大中学生走出校门。而就在一个多月前,共青团中央印发了《关于深入开展乡村振兴青春建功行动的意见》,提出未来三年力...
阅读全文
  英国作家奥威尔的经典小说《一九八四》为我们刻画了一个极权国家——大洋国,其统治者“老大哥”和“英社党”统治人民的一种方式是“新话”,党的口号就是,“谁能控制话语,就能控制思想,谁能控制思想,就能控制一切”。它是大洋国的官方语言,乃为控制人民思想而专门发明。   很大程度上,习近平也是通过“新词”来治国驭民的。上台以来,习造了大量的政治“新词”,进入了中国的政治生活,成了党的政治文化的一部分,影响中...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