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法律社会 > 文章
2019年03月21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3787字
  2003年3月20日,大学毕业到广州打工的孙志刚在收容遣送站被毒打致死,这一悲剧经《南方都市报》报道之后,引起强烈反响。收容遣送制度的依据是1982年国务院的《流浪乞讨人员收容遣送办法》,但由于它承担了社会治理的功能,加上权力缺少监督,在实践中很快被异化:盲目扩大收容遣送对象,滥用暴力和酷刑,疯狂索取钱财,收容遣送站成为人间地狱。2001年《立法法》出台后,涉及限制公民人身自由的事项,必须由全国人大立...
阅读全文

Wopus问答

2019年03月11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5476字
  据传媒,中国公安部发布了《公安机关维护民警执法权威工作规定》(后简称《规定》)。其中包含了“民警按照法定条件和程序履行职责、行使职权,对公民、法人或者其他组织合法权益造成损害的,民警个人不承担法律责任,由其所属公安机关按照国家有关规定对造成的损害给予补偿”的内容。这一内容扩大了公安机关及其人员的权力,而减少和侵夺了公民的权利。根据中国《立法法》第八十二条规定,“没有法律或者国务院的行政法规...
阅读全文
  進入2019年,我們有必要嚴肅地來探討一個問題,即未來幾年,隨著經濟形勢的持續惡化,是否會傳導到社會,進而觸發社會中的不滿因素,導致以權利訴求為目的的大規模的群體抗爭重新出現,並演化成為工運和農運的可能性。   某種意義上,剛剛過去的2018年是一個分水嶺。我說的「分水嶺」的意思是,社會的危機感普遍出現,這在過去是沒有的,以前在少數群體身上,或者在一部分先知先覺者身上,是存在對中國社會的總體...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03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2676字
  德先生逃往美国,赛先生飞向太空。           2019年开始,中国就像一个世纪前一样,北洋军阀重新登场,东西左右思潮汹涌澎湃。           中国的新英雄时代拉开序幕。          中国正处在大变革、大转型的时代,这是一个创造历史的时代。           历史不是由人民群众创造的。人民群众是历史的推动者,而不是创造者。人类史上绝大多数历史事件是自然发生的,而不是人有意识创造,只有政治、技术、艺术和科学假说可以...
阅读全文
    第一,国进民退解决了什么问题,带来了什么问题?   国进民退的确解决了很大的问题,国进民退的流行满足了留恋计划经济、痛恨市场经济的人的政治心理。借助国进民退,他们可以梦中回到计划经济与国有制的“乌有之乡”。如果市场化改革变成了新一轮的1956年式的国有化运动,那么,国进民退造成的最大问题就是中国将回到从前,昨日将重来。   第二,国进民退是偶然还是必然?是不是有违中国市场化改革的初...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06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2681字
      今天坐在这里,很高兴,也很感慨,五年前我们这些人参与了牛津共识,现在一晃五年过去了,风雨如晦,岁月峥嵘,诚如前面几位的发言所谈,看似恍若一瞬,但是又非常漫长。作为参与者之一,我就谈几点体会吧。    第一,我一直认为,社会共识不是放在那里已经搞好的,而是需要我们同心协力地来达成,也就是说,共识是谈出来的,不是坐等出来的。所以,我很看重这个达成共识的过程,自己之所以五年前参与...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26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10814字
    编者按:2018年7月24日,清华大学法学院许章润教授的文章《我们当下的恐惧与期待》刊登在天则经济研究所的网站上。该文尖锐地批评中国当下政治倒退,突破底线,引发全民范围内一定程度的恐慌的种种现象。他提出平反“六四”、 恢复国家主席任期制、制止“个人崇拜”和实施官员财产阳光法案等重要、切中时弊的建议。许章润教授的文章在万马齐喑的中国宛如一声春雷,振聋发聩,使人耳目一新。该文体现了许教授作为一名知识分...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23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3858字
  编者按 : 一篇刚被封杀,但已广泛流传的奇文。疫苗之王们疯狂的造假之路,穷病真的没法治。           2001年,东北一家国有疫苗公司悄无声息进行改制。多年后再回首,人们才明白其中意义。       那年的9月18日,上市公司长春高新旗下的长生生物迎来了两位新的股东——韩刚君和杜伟民。      韩刚君用1932万元买下了长生生物30%的股权,成为第二大股东;他和杜伟民的合资公司则成为了长生的小股东。      杜伟民是...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