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转型研究 > 文章
2017年03月10日 转型路径 ⁄ 共 18437字
来源:美国《当代中国研究》,1998年第1期 论法治与民主的关系 季卫东 日本神户大学法学院教授 一、在民主政治的理想和现实之间 二、从“依法治国”到民主选举 三、促使中国共产党自我革命 【注释】    江泽民在中共十五大上的报告的第六节,专门阐述了关于政治体制改革的立场和思路,提出了“发展社会主义民主政治”、“建设社会主义法治国家”的基本方针,许诺到2010年为止要形成一整套有中国特色的法律体系。在中共的历...
阅读全文
内容提要:本文论证司法方式调节中央和地方政府关系的优点。中央和地方政府间结构关系主要有两种模式:相互控制和重叠统治。相互控制模式的设计使得各级政府在组成、立法和执行上相互依赖,通过立法、行政过程中的体制保障机制来协调政府间的关系。本文认为这种方式有诸多弊端,并不可取。司法权,通过裁决个别纠纷,可以间接协调政府间关系,其方式有不为人注意的重大好处。中央与地方关系难题的治本之策是吸收重叠统治模式的...
阅读全文
出处:2008年7月,《甘肃理论学刊》第4期 提要:本文认为,当代中国政治发展的突破口是县政改革。县政改革的方向应是建立在行政分权和政治分权基础上的民主自治。当前各地所进行的“强县扩权”或“扩县强县”式的行政分权在加强县级政府自主权的同时,也增加了权力滥用和公共利益被损害的风险。为此,需要进行真正意义的政治分权和司法分权,通过确立民众对执政者的制约,建立真正意义的责任政府;通过强化司法制衡来制约地方的政治...
阅读全文
原载《政法论坛》2010年第5期 摘要:1982年宪法制定过程中的宪法委员会,是由宪法修改委员会秘书处工作人员在1981年酝酿和设计的,未能提交正式的会议讨论即放弃了。进入1982年5月后,在全民讨论和五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审议宪法修改草案中,很多方面要求改革宪法监督制度,代表性的意见之一还是要求设立宪法委员会,但是,这些意见没有被采纳。宪法委员会的方案没有成功,主要是因为在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体制下,它很难有存在的...
阅读全文
第六章 转型过程中的恰当变革顺序(上) 一、从“改革”到“转型” 1.1 “就在这里跳跃” 2009年3月,我应邀给美国印第安纳大学一批学生、学者做了一场演讲。一位中国学者提了一个问题:“你认为,在今 天的中国,哪些改革是困难的,哪些是容易的,应该先进行什么改革,是从困难的开始还是容易的入手?”我的回答是:“那些不触及现制度基本原则、不影响共产 党权力的改革是容易的,但并没有什么意义;那些触及现制度基本原则、影响共...
阅读全文
第三章 当前关于转型路径的主张(上) 一、渐进改革主义 什么是渐进主义呢?没有人做过系统的概括,但由于谈论的人太多,仍然可以对其进行描述、界定。可以通过揭示其是什么和不是什么,来厘清渐进主义的基本思路 与主张。首先,看看渐进主义是什么或者说主张什么。从众多涉及渐进改革的作品 (注1),可以发现:第一,渐进主义主张逐步的、慢速的改革;第二,渐进主义主张先从较小的、不触动现制度大原则的问题改起,从小到大、...
阅读全文
大转型:中国民主化战略研究框架 王天成 第一章 引言:简论建立民主工程学 一、路径的困惑 中国正在经历第二波争取民主共和的努力。在当今中国发生的所有事情中,也许没有什么比这一努力更重要了。第一波努力 滥觞于清朝末年,所取得的成绩既显著又有限,到了1949年共产党人接管政权,则彻底灰飞烟灭。在历经30年极权主义统治之后,也就是70年代末,第二波 努力发端了,延续到现在仍然停留在呼喊阶段。这是浴火重生的新启蒙时...
阅读全文
中国民主转型路径图与民间运动行动策略选择 王军涛 内容提要 比较政治转型理论认为,决定民主的转型条件不是宏观经济、社会、文化、历史和国际因素,而是政治参与者对民主的偏好和政治行动的互动。发生在自由化之后的民主转型通常经历三个阶段:大规模政治风潮撕裂统治集团,改革派与民间理性派良性互动,打开政体;各派举行圆桌会议制定宪法;选举产生新的民主政府。中国痛失第三波民主化机遇的原因是统治集团暴力维稳和...
阅读全文
2016年12月17日 政制设计 ⁄ 共 22423字
刘军宁:共和·民主·宪政 现代市场秩序的政治架构必定是共和、宪政、民主三位一体的混合政体。三者在现代政体中的分量同等重要、相互补充、不可替代、不可偏废。本文的目的则正是试图厘清共和、民主、宪政三者各自的本质,相互的联系与差异,及其与市场秩序的关联。 在当今的世界上,共和与民主被越来越多地写如国名与宪法之中。在中国,自辛亥革命以来,共和与民主也始终是近现代和当代宪政运动会未来宪政体制的目标。但作为一...
阅读全文
  倒退:析当下中国的“晚期极权主义” 李凡   内容提要:中国当前出现的极权主义转型倒退是一个需要高度关注的问题。中国政治转型走了将近40年,本已进到一个关键时期,或曰临界点。转型中集聚的力量已经在要求突破瓶颈,在一个或几个政治制度层面实现突破,从而打开走向威权主义的大门,并继而走向民主。就在这个当口,却从权力内部出现一股力量,他们对即将告别极权主义感到恐惧,对极权主义那一套似乎恋恋不舍,而试图阻止转...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