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转型研究 > 文章
  一个重要的思潮或文化运动,其“文本”意义总是深嵌于社会之中,倘脱离其社会背景,无视其后果,便无法正确、深入分析它的意义。但在思想、文化史研究中,人们却总是习惯于把思想家的言论、话语作为唯一的研究对象。这种习以为常的“唯文本”研究,恰恰将“文本”从社会脉络中挖出,使之成为与社会变动和发展完全无关、完全隔绝的“独白”。言说没有背景,思想没有来龙去脉,郢书燕说,自难避免。现在,新文化运动之所以经常被...
阅读全文

Wopus问答

随着“六四”民主运动30周年的到来,海外的纪念活动也在陆续展开。不过,对“六四”参与者和民主运动支持者来说,一个尴尬的问题是,尽管他们矢志要推翻中共暴政,以祭奠和告慰在30年前的那场大屠杀中死难的学生和市民,然而,现实不免让人有些灰心。以海外华人聚集地也是民主运动的大本营纽约法拉盛(Flushing)为例,有关“六四”和民运的活动和会议,多数时候来的人不是很多,年轻面孔尤其难见。我自己参加了几场会议,对此很有感...
阅读全文
                                                                引言   以反传统著称的五四新文化运动,曾以一种“以整体批判整体”的反传统姿态睥睨百年,成为一代代人精神成长史上必不可少的对话目标。在标签化评价渐渐褪去之时,这场运动复杂的历史面相渐渐显现。 新文化运动历来被强调新的一面,但它是有历史有渊源的新。如果以代际分析的角度,这场思想震荡其来有自,其酝酿,发端,大成,余波,影响,绵延数...
阅读全文
  时间过得太快了,1919年发生的五四运动竟然走过了一百年的历程。 一百年来,中国的面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仅政治权力就经过了宪政架构的北洋中华民国,国民党的党国体制,共产党的共和国。这还只是就大略而言,至于细节,仅1949年之后,中国政治的发展变化前后就很不一样,读《人民日报》每年的“五四社论”或评论,就可以看出时代变迁对历史事件评价的影响。时至今日,我们又应该如何看待五四呢? 五四运动无疑是中...
阅读全文
     简介 : 在五四时代前期,中西文明的大论战,其论述的方式不是“文化”的,而是“文明”的,对立的双方,从普世的人类立场,比较中西文明之优劣,从而在世界文明的整体大趋势中寻找中国文化的道路 以陈独秀创办《新青年》杂志为标志,新文化运动至今百年了。这场运动,也被称为中国的启蒙运动,然而,百年之后,何为启蒙,何为文化自觉,依然悬而未决,争议颇多。新文化运动,究竟是何种意义上的启蒙,其所产生的思想觉...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23日 中国转型研究 ⁄ 共 6089字
  中英战争爆发后,中国遇到了前所未见的强敌,当时很多人感叹他们遇到了“前史所未载,亘古所未通”的“强夷”。这些强夷不仅有强大的武力,而且还有高度的文明,此乃所谓“三千年未有之大变局”的真实含义。这当然是站在我们自己立场上,即站在传统中华文明立场上所发的感慨。   此时全世界正在大变——实际上,全球化早在15、16世纪大航海时代就开始了;而全球化的浪潮席卷中国,则要到19世纪。也就是说,世界早在发生巨...
阅读全文
三十年前的4月15日,中共前总书记胡耀邦意外去世,两天后,数千名大学生占领了天安门广场。1989年6月4日发生在天安门广场周围的大屠杀事件,令这场民主运动戛然而止。半个甲子即将过去,中国年轻一代很多人都不知道曾经发生过那样的惨案,世界也慢慢淡忘了那场给今天的世界格局带来深远影响的“北京事变”,只剩下一些亲历者、海外媒体等每年还在纪念和反思。但恰恰是那场事变造就了今天中国的政治格局,也根本改变了世界经济...
阅读全文
  流亡美国的前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严家其在六四27周年前夕,接受了美国之音记者东方的专访,谈到天安门事件民运、屠杀与宫廷政治这三个组成部分,并呼吁中国进行政治体制改革,采取美国的文官制度,防止一朝天子一朝臣的戏码重演。以下就是根据录音整理的采访内容。   VOA记者:天安门成了中国政治的风向标。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和1976年的天安门事件有什么不同?从现在看来,邓小平是不是严重误判了1989...
阅读全文
  4月6日下午六四”三十周年纪念与反思-北美学者学术讨论会在纽约法拉盛民主党部举行。政治哲学家、哥伦比亚大学客座教授张博树先生作了主旨演讲。胡平、徐友渔、李伟东、王军涛、荣伟、郑旭光(前六四学生领袖)、邓聿文、高光俊、张艾枚、赵云龙等参加会议并发言。本次讨论会由纽约思想者俱乐部、中国战略分析智库主办,荣伟先生主持。  
阅读全文
2019年04月01日 中国转型研究 ⁄ 共 17678字
  我今天要讲的题目是“儒家的命运”。大家都知道,儒家在中国可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话题了,我要用很短的一个时间,涉及到儒家的原初、历史和现状,这恐怕是一个非常复杂的事情。   我今天的演讲,恐怕只能把我关于这些问题的一些看法,以观点的形式直接讲出来,一些具体的论证过程就不在这里做详细介绍了。但是这不要紧,我讲完之后,双向交流过程中大家有什么不清楚的,或者是有什么质疑的,我们有非常好的机会可以...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