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转型研究 > 文章
                2017年7月14日早晨,我才得悉挚友晓波离世之噩耗。虽因一直关注他的病情而心理有所准备,仍然无比伤痛。待神志稍定,即填词《蝶恋花• 痛悼刘晓波》:又见巨星沉苍穹,囚杀英才,人神共悲恸。北望长天霜露重,红朝包帝孽无穷。文坛黑马任豪纵,名满寰宇,雄文千古诵。民运枢纽章宪耸,泰来否极心旌动。   充满恐惧的中共政权,极力封杀过士刘晓波生前死后之影响。与此形成鲜明的对照,全球各地的民众闻风...
阅读全文
我并不想传播真理,更不想兜售思想,只想与读者分享一种属于我自己的视角和思维,为了同一个目标,多一份微不足道的备案,可以让路径更清晰。 上篇 人类历史走到今天,世界潮流终于九九归一,任何国家都不再有“向何处去”的十字路口之犹豫抉择问题。自由向更加自由奋斗,民主向更加民主努力,文明向更加文明出发。这既是人类的普世共识,也是地球村准入许可的国家道德准则。中国当然也不应该游离其外。 民主自由与独裁专制之间不...
阅读全文
人类历史走到今天,世界潮流终于九九归一,任何国家都不再有“向何处去”的十字路口之犹豫抉择问题。自由向更加自由奋斗,民主向更加民主努力,文明向更加文明出发。这既是人类的普世共识,也是地球村准入许可的国家道德准则。中国当然也不应该游离其外。 民主自由与独裁专制之间不存在任何黄金比例安排只有0或1的选择。这种选择也没有“渐进”一说,从来都是一锤子买卖。正如女人分娩一样,要么顺产,要么难产,要么剖腹产,万万不...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