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转型研究 > 文章
   萧功秦 著名历史学、政治学学者,上海师范大学人文学院历史系教授,复旦大学当代中国研究中心特聘研究员,上海交通大学国际与公共事务学院政治学教授,博士生导师。本文为作者 2018 年 11 月5-8 日在天则经济研究所-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举办的「改革开放四十年:挑战与机遇」研讨会(分会场之一)主题演讲修订稿。   我想从新权威主义这一理论视角,来解释一下中国改革开放四十年的历史,并展望一下未来前景。 &nb...
阅读全文

Wopus问答

  贺卫方 著名法学家,北京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本文为作者 2018 年 11 月 5-8 日在天则经济研究所-哈佛大学费正清中心举办的「改革开放四十年:挑战与机遇」研讨会(分会场之一)主题演讲修订稿   虽然时间限制非常的残酷——每个人的发言只有10到12分钟——但是我还是要表达一下自己能 够到这儿来的特别兴奋的心情。我 22 年前曾经在哈佛法学院做过一段时间的访问学者,今天在会场上又看到相识的几位教授感到...
阅读全文
  在研究后起国家经济发展的成功经验时,学者们往往从与经济发展有直接关系的国家政策和制度上找原因。比如,日本经济成功后,不少学者就从战后日本的国家政策、 企业制度和文化上去分析日本经济成功的关键 。中国经济成功后,许多学者也倾向于从经济政策和制度方面去阐述中国经济成功的关键,并且创造了“中国特色的联邦主义”  、“干部晋升锦标赛制”、“中国模式”和“北京共识”等概念。这些分析视角并非没有道理,但是在学...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8日 中国转型研究, 政制设计 ⁄ 共 4477字
  据说将收缴社保资金的职责由人保部门转交给税务部门,是由国家税务总局、财政部、人力资源和社会保障部、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国家医疗保障局于2018年8月20日一个会议“部署”的。雷厉风行,8月28日,江苏省常州市新北区人民法院裁定强制追缴某公司过去10年的社保资金200余万。这引起普遍恐慌。后来又据说这一措施要在2019年全面实行,更是在经济下行的背景下又对企业加上重重的一击。在一篇题为“为什么老板们不愿意再扛...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5日 中国转型研究, 转型路径 ⁄ 共 11438字
    摘要:中国人的道德底线直到目前为止仍然是传统的血缘亲情原则和家族等级原则,它在当代的陌生人社会中已经暴露出了极端的不适应,成为官员腐败、环境污染、毒食品泛滥、以邻为壑等丑恶现象的文化根源和心理上的护身符,也导致了中国人在面对国际社会不能通过能效谈判达成共赢。这种不适应,主要在于中国传统“三纲五常”、“五伦六纪”的族群狭隘性和自然情感的非理性、无反思的本性,它妨碍我们接受国际通行并在正常的公...
阅读全文
2019年02月11日 中国转型研究 ⁄ 共 5723字
  关于中国经济是否严重下滑,似乎已经没有异议了。2018年的经济增长究竟是多少,现在还是有多种判断。如国家统计局说是6.5%,向松祚说某机构的估计是1.67%。我计算的“克强指数”(注一)是3.6%;而对“克强指数”的一个重要分量——发电量做了修正(注二)以后,“克强指数”约为-1%。现在的任务就是扭转经济颓势。对症下药的政策显然应在正确诊断基础之上。我一直强调,由于中国的城市化过程没有完成,由于中国具有在国际贸易...
阅读全文
                                                                     王炳章与王策合影   诸位好!首先我要谢谢《博讯》的记者张杰博士,在这己亥新年之际,对我作这个采访,他对我提出一些大家共同关心的问题,特别是他问我是如何看待所谓习近平的新时代;对比中共的发展历史,我是否认为目前的中共政权又进入了一个新的崩溃危机期;以及我对中国社会如何走出目前的困境,有何前瞻性的期待,等等。我想这些问题提得...
阅读全文
  2017年是恢复全国统一高考40周年,厦门大学教育学院院长刘海峰教授来函称:“您是恢复高考决策的重要亲历者,希望您为《教育与考试》杂志撰写一篇文章,这对于人们思考和推动大学入学考试改革,将会有重要的参考价值。”我回复说:“高考改革是全国上下都非常关注的问题,也是一项非常困难的改革任务,我愿意思考这个问题,不揣冒昧地对于我国近年高考改革进行评析,并对未来大学入学考试与录取办法,谈谈个人的一孔之见,...
阅读全文
2019年01月25日 中国转型研究, 政制设计 ⁄ 共 6147字
    作者手记:在我的案头摊着的,是陈独秀的一本书信集,还有几篇从陈独秀的“最后见解”中复印来的文章。闭上眼,就看见陈独秀晚年的病容,看见陈独秀那几乎不能支持的躯体,而目光却炯炯有神,像一双火炬,可以照彻黑暗,可以使魔鬼现形。但火炬需要燃料,而陈独秀已经燃烧将尽,却拼着最后的力气,作最后的闪耀。好在历史毕竟记下了陈独秀那最后的燃烧。   陈独秀从五四出发,从西方出发,走向苏俄,走向托派...
阅读全文
     世界已经进入后工业化,或称数字经济时代,聪明的中国人也已“迎头赶上”,在某些方面的成就令世人瞩目。结果如一畸形的巨人,一只脚跨入后现代,一部分头还在前现代,形成巨大张力。更加雪上加霜的是,几十年所享受的、历史上最有利的国际环境和历史机遇有失去之虞。    方今“改革开放四十年”是热门话题。在当前形势下,“反思”是关键词。反思什么?为何总是进进退退,道阻且长?前进的步伐不谓不大,而倒退的危险始终存...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