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转型经验 > 文章
    1780年代,美国联邦立宪的时候,汉密尔顿、麦迪逊等领导的联邦党和杰佛逊为首的反联邦党之间的争论十分激烈。这场论争决定了美国的立宪政体形式,结果是联邦党险胜。然而,思想争论却并未因为联邦政体的建立而盖棺论定。过了半个世纪,到内战前夕,美国再次面临重大立宪选择。卡尔霍恩继承了反联邦党的思想,代表了美国被忽视的一个思想流派。即便在美国,今天也没什么人知道他的名字,卡尔霍恩的历史定位基本上...
阅读全文
  为了摆脱“最坏政府”,我们就需要从两方面施加压力:既要限制它的权力,又要追问它的责任。既不能允许它滥用权力“为所欲为”,也不能任它推卸责任“不为所不欲为”。    当然,不同的人或许有不同的偏好:喜欢“小政府”的人可以偏重于限制它的权力,而喜欢“大政府”的人可以偏重于追问它的责任,像杰斐逊—梅森那样两者都做,自然善莫大焉。只做一样,也仍是有所贡献。    但是要注意,你的“大小”诉求不要用错了地方:...
阅读全文
美国总统里根在主政八年,在卸任之前,于1988年10月15日在共和党代表大会上,以总统身份作了著名的《最后一次演说》。在这篇短短的演讲中,里根谈历史、话人生、摆成就、鼓士气、纵横捭阖,气势激荡,逻辑严密,感情充溢,用瑞士著名社交活动评论家劳尔·威廉斯说,"这是一篇传世佳作!" 以下是演讲的全文: 南希和我今晚应邀出席这次大会,与大家共度这一特殊时刻,感到很荣幸,我以总统身份在共和党大会上发表讲...
阅读全文
                                                            (三)   从制度安排的“经济人预设”出发,可以认为无论在任何“文化”中,如果没有制约条件,统治者都可能趋向于权力尽可能大,直至予取予求;而责任尽可能小,乃至不闻不问。   而被统治者则相反,他们都希望兼享最大自由与最大福利保障,因此要求统治者权力尽可能小而责任尽可能大。   一方面,统治者希望没有什么事情是他不能做的,同时没...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31日 世界转型经验 ⁄ 共 3971字
  哲学家亚当.沙夫说,波兰人都知道,生活中最重要的价值是:上帝、尊严和祖国。从这个排序当中我们可知“上帝”对波兰人有多么重要,他们常说:“不理解上帝就不理解波兰民族”。   波兰的国旗是红白两色(来源于波兰-立陶宛联合王国时期,两国都有红底白色纹章),在阵营时代人们却有另一种解读:“红”是指执政党,“白”则代表着教会。为什么宗-教会处在一个超越的制高点上?它的道德形象是怎样建立起来的呢?   从牺牲...
阅读全文
2018年07月28日 世界转型经验 ⁄ 共 7071字
                                                                                                                                                         (一)   这个世界上许多伟人属于革命派或者保守派,也有些伟人为各派所共仰。除开非政治的、如宗教、科技方面的伟人外,就政治人物论,像中国的国共两党共仰孙中山,美国人共仰华盛顿。但是,这些伟人多是开国元首,作为民族象征在爱国主义基础上受到敬仰...
阅读全文
  英国历史上才能长期保持经济的稳定增长,以至产业革命的发生都与这种将政府征税置于私有产权和民众利益之后的税收制度直接相关。没有后者,英国建构现代世界的故事可能完全不是现在的样子。   现代世界不等于全世界   现代世界,我们对它并不陌生。它是现代的、工业的、城市的和科学的概念,一种政治结构和意识形态结构与“旧制度”完全不同的总体社会制度,一种对于人类漫长的传统社会而言的全新...
阅读全文
  前言 : 面临着类似的国际政治环境,为何德国成了“脆弱的崛起”,而美国则成功实现了崛起的最终目标——获得全球霸权地位,而且这种获得是老霸主主动拱手相送的呢?这里面的核心就是明智的战略选择。   自近代以来,到目前为止,美国是唯一一个以和平方式获得霸权地位的国家。相比美国,法国、沙俄等国家崛起的时间更早一些,但是它们都与英国之间爆发过争霸战争,并以失败而告终。崛起包括两个方面:力量的上升和地位...
阅读全文
2018年7月8日,资中筠《20世纪的美国》新书发布会在商务印书馆举行,现场来了很多资先生朋友和热心读者。资先生首先对这本书的来龙去脉做了说明,同时谈了自己的美国研究的独特视角。活动下半场,资先生和《美国研究》执行主编赵梅女士做了对谈,今天刊发资先生和赵梅女士的对谈,更深入地展开关于“美国何以兴”的话题。 ——小编   赵梅:谢谢资老师非常精彩的演讲。我非常荣幸能参加资老师的新书发布会,也感谢商务印书馆...
阅读全文
  要了解体育在俄罗斯历史上的位置,那些到俄罗斯看世界杯的人们只需看看莫斯科迪纳摩地铁站相当壮观的拱形墙。该墙建于1938年,当时正处于斯大林大清洗运动的高潮阶段。墙上的足球、网球运动员,滑雪和登山运动员的浮雕是苏联国力的象征。苏联帝国和大多数帝国一样,体育是战争准备的一种方式。苏联共青团成员参加的体育锻炼项目名为“苏联劳动及防御”(Ready for Labour and Defence of the USSR),2014年,普京重启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