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转型经验 > 文章
關於一個人,一個民族或一個文化的健康而言,到底需要知道多少 歷史才能好好活着,是至關緊要的問題。 因為,太多的歷史會壓垮生活, 讓人不健康。 此外,歷史本身也會跟着敗壞,變得不健康!—— 尼采:《不合時宜的思考》(1874)   罪,並不是一般人所想像的,如竊盜、說謊。所謂罪,是指一個人 通過另一個人的人生,卻忘了留在那裏的雪泥鴻爪。—— 遠藤周作:《沉默》(1966)   往事並不如煙。二十世紀後半的歷史,見證了...
阅读全文
鲜有亚洲领导人去世后能如李光耀这样获得西方世界如此多的赞誉。赞美之词多到不可思议,但对于这位名人,确实也是实至名归:是他将新加坡这样一块弹丸之地打造成具有世界影响力的成功国度。 纵使新加坡和中国大陆在地理面积和政治法律文化上有着巨大不同,许多观察者都强调,当中国领导层孜孜寻求一个既不牺牲共产党专政统治、又能保持经济持续发展的处方时,“新加坡模式”对他们有着诱人的吸引力。 有关李光耀的很多书作描绘了...
阅读全文
【內容提要】發達的公民社會通常被視為民主有效運轉的必要條件。通過對諸多第三波民主化中失敗案例的觀察,本文卻發現,活躍的公民社會未必是推動民主穩固的積極力量。本文根據公民行動的模式,將公民行動分為「規則優先型的」VS. 「訴求優先型的」,並試圖論證,前者才有利於民主穩固,後者則常常成為民主運行的障礙。本文從理論上詳細探討了兩種公民行動的差異,並闡釋了為什麼它們對民主穩固會產生不同的影響。同時,本文也...
阅读全文
張千帆、陸符嘉:憲政成敗的衡量標準與世界趨勢 一 引言—— 要不要憲政? 對於長期研究憲法的人來說,憲政是一個毋庸置疑的追求目標;否則,有憲法無憲政,平生之學都是紙上談兵,不能經世致用,無疑是一種悲劇人生。在過去一個多世紀的歷程中,中國人已經因為沒有憲政而吃了太多的虧、栽了太多的跟頭、付出了太大的代價,用「罄竹難書」來形容並不為過,無需在此贅述。當今中國的有識之士,無人認為「要不要憲政」還是一個問題...
阅读全文
来源:《开放时代》2015年第1期 http://www.opentimes.cn/bencandy.php?fid=395&aid=1868   【内容提要】本文以一个全新分析的框架探讨“第一波现代化”,即真正有可能跨入现代化的门槛的四个西欧国家——英国、法国、荷兰、西班牙,从地理大发现到17世纪末的现代化历程。西欧具备现代国家雏形的不同的发展路径是整个现代化研究的起点。我们的分析同意这背后的核心机制之一是大西洋贸易带来的外部冲击造成欧洲国家国内财...
阅读全文
来源:经济观察报,2014年3月 难有赢家的“欧罗迈丹” 曾因2004年“橙色革命”令全球关注的乌克兰近来又出现惊人的政治剧变:去年11月21日因亚努科维奇总统中止“入欧”进程而引发的大规模抗议,即“欧罗迈丹”(Euromaidan,由“欧洲”和“广场”两词根缀合成的一个新词,目前它已经进入英、德等语)运动在3个月间愈演愈烈,发展成全面反对亚努科维奇政权的群众性街头运动。 头两个月运动还是和平进行的,各方都能保持理智和克制。但进入2...
阅读全文
【内容提要】为什么第三波民主化进程中,有些新兴民主国家实现了民主稳固,而另一些却走向了民主倒退甚至崩溃?在常见的“经济水平论”、“制度选择论”、“社会结构论”、“政治文化论”和“国际环境论”之外,本文提出了一个新的视角——“精英行为论”。本文认为,对民主观念存在两种理解(“程序性的理解”与“实体性的理解”),而这两种理解导致了两种政治精英行为方式,进而构成了两种民主模式(“多元制衡式民主”与“赢者通吃式民主”),后...
阅读全文
2017年03月05日 世界转型经验 ⁄ 共 16422字
DAVID FRUM MARCH 2017 ISSUE  The Atlantic [提要] 现在万事俱备,这份攻略可供唐纳德·特朗普引领美国走上反自由主义之路 这是2021年,特朗普总统即将宣誓就职连任。这位第45任总统在过去的四年间明显地衰老了许多。在为数不多的公开露面中,他极度依赖于女儿伊万卡(Ivanka Trump)的搀扶。 但是他很幸运,无需大力竞选来谋求连任。他一直是位广受民众欢迎的总统:利用大减税,大开销,大赤字成功地玩了个老套的经济扩张魔...
阅读全文
2013.2.13 自从《告别革命》一书出版后,小清新路线在中国自由派知识界成为主流。微博上广义的自由派名人(为了有说服力,点一下名,比如:@于建嵘@贺卫方@陈有西@吴稼祥@韩寒@李剑芒的小号@肉唐僧 等)虽观点各不相同,但是都在一个问题上有高度的一致性,就是认为改良比革命效果好。此观点已经成为很多人写文章写微薄时使用的基本假设,也就是说,是无需论证的普遍真理。 还有一个从托克维尔那里来的观点也同样有市场,说的是...
阅读全文
    王天成 一、导言 十九世纪中叶以降,随着民主主义越来越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谈论共和主义的人似乎不多了。从这个意义上说,共和主义已被淡忘。在早已实现政治现代化的国家,谈论共和主义的人并不多,或许一个重要原因在于,什么是共和政府对于人们已是常识,并且,宪法已经保障了共和政府,研究宪政科学也就包含了研究共和。但在尚未实现政治现代化的国家,却不可作如是观,人们既没有共和主义的常识,更没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