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世界转型经验 > 文章
                                                     听听东欧人对剧变的认识       会议组织者给我的题目是:“东欧道路”,其实现在既没有“东欧”的称呼,也没有“共同道路”的提法。比苏联剧变早两年的东欧,虽然目前与我们的国家关系还算正常,但是却显得比较隔膜。对于他们的经济转轨过程,我们一向偏重于负面报道,说东欧受西方“和平演变”的“忽悠”吃了大亏。    剧变后的东欧,被我们形容为:“糟政府、烂...
阅读全文
                  作为一个杰出的政治学家,尤其是作为一个对极权主义有深入研究的学者,弗里德里希也许比许多学者更加敏锐而持久地关注宪政的根本问题——即宪政本身的合法性或者宪政的根基是什么?《超验正义—宪政的宗教之维》(周勇、王丽芝译,梁治平校三联书店1997年8月北京第一版)要解决的就是这个问题。         一、问题提出的背景    弗里德里希的这本书产生于1963年,就是在他与布热津斯基合作完成《极...
阅读全文
            黑人民权运动领袖马丁•路德•金牧师家喻户晓,誉满天下,而民权运动“幕后英雄”瑟古德•马歇尔(Thurgood Marshall)的成就却罕有人知。美国最高法院大法官刘易斯•鲍威尔(Lewis F. Powell Jr.,1972-1987年任职)指出:“瑟古德•马歇尔为引领美国走出种族隔离荒原作出的重大贡献,任何美国人都无法比拟。”                            作为美国黑人民权运动的第二代领袖人物,瑟古德•马歇尔匠心独运,成就非凡。他以...
阅读全文
摘要:本文试图通过重新检视西班牙民主化这一经典案例来反思民主化研究中的一个假设:强大的公民社会是民主化的前提和民主巩固的必要条件。西班牙恰好是非常虚弱的公民社会和极其成功的民主化同时并存。西班牙的经验表明,公民社会和民主化之间不是简单的线性关系。关键的问题在于:公民社会是如何与民主化进程关联起来的?什么类型的公民社会,什么类型的民主化以及公民社会在民主化的哪个阶段以何种方式发挥作用? 【关键词...
阅读全文
    编者按:人类有文字可考的历史已经长达数千年,为什么只有在最近几百年才出现了经济发展的飞跃?为什么像美国这样一个立国不过二百余年的国家会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经济奇迹的原动力究竟何在?在这篇小短文中,米尔顿•弗里德曼用雄辩的语言给出了坚定的回答。(本文摘编自《自由选择》序言。)   自从欧洲人首次向美洲殖民——1607年在詹姆斯敦,1620年在普利茅斯——以来,美国就成了一块磁石,吸引着人...
阅读全文
    德国在欧洲显然是一个后发国家,但是德国在19世纪中叶开始出现了比欧洲其他地方都要迅猛的发展,异军突起,后来居上。作为后发国家,德国的民族情绪强烈。民族主义是一把双刃剑,它是德国建立统一的民族国家、实现强大的基础,但也是德国走向战争的温床。   统一民族国家的形成   17世纪中期,德意志是314个拥有主权的邦和1475个独立的骑士领地。18世纪,当英国和法国已经完成了近代化,建立了统一的...
阅读全文
    导论 虽然中国的“二十四史”中,也有“外国列传”,但是作为“天下主义”中心的中国,局限于以自我中心主义的视野偏见,在近代以前,从没有建立起一套可靠完备的域外知识体系。即使进入现代以后,中国依然留有这类视野的顽疾,除了对个别西方大国之外,依然没有能建起一套具有规模性研究周边国家专门史的建制。因而水落船低,我对于韩国史认知架构也只是通过《太极旗飘扬》、《仁川登陆》、《华丽的休假》、《出租车...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