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文章
  中共四中全會公報及「關於堅持和完善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制度,推進國家治理體系和治理能力現代化若干重大問題的決定」發布後,外界普遍認為,這是中共極權統治的加強版。我認為,四全可視作習近平的個人勝利。   之前,輿論對四全的各種猜測均圍繞習近平,對習的唱衰聲四起,但從四全結果看,習的權威不但未見削弱,反藉著推進國家治理現代化,完善中特制度的名義再次獲中央背書。   四全無疑進一步強化黨對國...
阅读全文

Wopus问答

2019年11月13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2256字
    自习近平上台后,民主似乎与中国绝缘,以前的中共领导人,哪怕最反民主的毛泽东,也不避讳“民主”二字,但习近平除了在十九大报告等文件中不得不提民主外,其他公开场合和讲话,就根本不谈民主了。“民主”二字在中国的文宣和学者的论文里,也几乎很少露面。   然而,十九届四中全会刚开完习近平南下为进博会而对上海的考察中,却突然唱起“民主”颂歌来,官媒也不失时机进行了报道。习在考察一个街道市民中心的法律草...
阅读全文
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通过的决定——关于“完善中国特色社会主义制度、推进国家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若干重大问题”,标志着习近平迎来他在中国执政的第二季,正式开启党国统治的升级版。 七年前习上台之际,极少人会预料到如今的情形。即使是习本人,恐怕也不敢确信他有能力开创中共统治的“新局面”。习给了全体中国人一个中国梦的远景目标的许诺,为此,他一边用反腐开路,整治官员;一边用专政工具压制舆论,打压异议者。...
阅读全文
  应该注意的一个现象是,用人事和权力斗争的眼光来看待中共和习中央,这非第一次,而一向如此。原因自然与中共不时爆发的党斗有关,何况习近平还高举"伟大斗争"的旗帜。从该角度看,是次预测失误,似乎并不能说明看问题的角度本身有问题,充其量只能说,这次他们斗累了,需要中场休息一下。   鉴于中共是一个讲究斗争的党,且创党近百年一路上就是在斗争的风雨中过来的,习近平尤其是一个善于斗争的高手,对中共用...
阅读全文
  我看到杨子立先生对李伟东先生的文章《民国丢失大陆七十年祭》发表了一篇评论。杨先生原文开篇说:“关于李伟东先生《民国丢失大陆七十年祭及战略检讨》政论文章(以下简称李文),我一直想写点评论。因为时间比较零碎,所以看到他的推特,已经忍不住零零散散说了一些。这里再做些补充。”   首先,我在此对杨先生和李先生以史鉴今、争鸣一堂,表示敬意。在当今纷繁而混乱,充斥谣言与谩骂的舆论中,李先生和杨先生...
阅读全文
  你好伟东,我的微信被封了三天,现在启封了,微信上的也只能最简单的说几句:           你的总思路,我看明白了,你这是从古到今,从讲历史到现实,你的思路是一贯的,而且是反民运内部潮流的。我可能还是比较保守的,对你的思路可能有不同意见。           说中共当年是不是欺骗?我的观点跟你有相似之处,它确实不是欺骗。它是把共产党和毛那个初心“分两步走”的路径,都是公开的、很明确地讲清楚了。           抗日...
阅读全文
  关于李伟东先生《民国丢失大陆七十年祭及战略检讨》政论文章(以下简称李文),我一直想写点评论。因为时间比较零碎,所以看到他的推特,已经忍不住零零散散说了一些。这里再做些补充。           1,李文“可悲的是,一场让数百万人丧失生命的内战,表面上争夺的却是谁更代表民主?” 评论:国民党理解的民主跟我们今天理解的民主基本上是一样的,尽管有三民主义五权宪法的框框。但是共产党提倡的民主,叫做人民民主。这...
阅读全文
  北京正在召開四中全會。對姍姍來遲的全會,外界猜測太多,期望它出現一點預料之外的變化,於是全會將確立接班人的說法以內部劇透的形式,在海外不脛而走。   從中共黑箱政治看,但凡任何說法,理論而言皆有可能。特別是如果是以內部人士傳出,更讓外界似不得不信。不過,常識和經驗告訴人們,很多說法看似可靠,卻經不起推敲,事後發展也證實是子虛烏有或以訛傳訛。四全立儲大概屬於此類。   可從三個角度判...
阅读全文
  如果不出意外,被习近平耽搁近一年的中共十九届四中全会应该正在或即将举行。而就在前些天,《纽约时报》和德国媒体报道了德意志银行和中共权贵的利益输送游戏,他们包括前总书记江泽民、前总理温家宝、前常委刘云山,现常委栗战书、汪洋及现任国家副主席王岐山等。   德银的丑闻虽然发生在10多年前,虽然被卷入丑闻的这些中共前领导人和现领导人本人收取的前者礼物按照中国人的标准来看,最多不过区区一万多美元...
阅读全文
  习近平做中共极权主义盛世的“中国梦”,被讥笑为“梦帝”。中国民主运动里有没有“梦爷”呢?有的,而且很多。这些“梦爷”就是改良主义和“反革命的渐进改革的民运”或者说自由派笃信的“反革命的渐进民主化”。他们的共通性就是“告别革命”,然后是“渐进民主化”和改良主义在路径上的大混合。   源于英美自由主义的自由派,主张“反革命的渐进民主化”,其总目标是完全的民主化,但是其路径却是渐进改革。改良主义的目标是不否...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