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文章
“特朗普化”的中國知識分子懟美國的“白左”和“政治正確”: 從所謂的“美國文革”談起   澳門大學社會學系榮休教授郝志東   (原發FT中文網,標題為“‘特朗普化’的中国知识分子与他们眼中的‘白左’”,2020年7月1日。這裡是加長版。)   近一個月來,海內外一些華人自媒體或者網絡平台,比如《知乎網》、《觀察者網》、《星系花園祕境》等,尤其是一些頗有名氣的自由派知識分子們,對美國發生的抗議警察暴力和種族歧視的事件...
阅读全文

Wopus问答

  武漢的毒,已成了全世界的痛。於是抗疫成了從中國到全球的一場自救運動。既然是運動,就必然有運動中的人物,各色人等,也分出某種程度不一的“英雄”與“狗熊”。在一場激烈的拼殺之間,人們要麼參與要麼旁觀,或成另種角色。其中,許多人因扛不過病毒的厲害,成了犧牲品,成了悲慘的火化一族;還有許多人,因無特效之藥物,只能憑身體的素質平衡下來;此外有更多人,他們躲過了冠狀病毒的直接襲擊,成為這次災難中的幸運...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7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5047字
   一           已有兩個月了,十幾僱人各自宅在家裏,沒交沒往、無親無戚似地,日子過得方式之奇特,絕對屬於人類有史的空前。平時熱鬧的北京城,像患了一場突然的聾啞,失聲了;而戴口罩的百分之百無一例外,人們幾近比劃著生活,白天比夜裏還感安靜。時間長了,每每望著窗外幾個孑然影孤,便惘若隔世。再對著鏡子,鬍子可以剃,可頭髮長得像一個不想打理的叫花子。老想事,不得一刻輕鬆,連做夢都不安:我回到了“大清...
阅读全文
2020年03月13日 中国治理, 政治经济 ⁄ 共 9322字
  一   我終於下了決心,要寫一個中學微信群的故事。平時就欠正常交流的,偶有一些共振的氣流,也雷同舊遇。凡事皆有因果,此回是隱忍不住,而不得不做一種表示。微信也是大小世界,靜默或喧囂,那都自有理由。呆在裏面的人基本就兩張面孔:說或不說。而常態無非就幾種,見識、消遣,或交流、分享,再是表達、宣洩。至於將微信群當成廣場或戰場的,自然也存在。前者多有佈道或啟蒙的,後者則類似挑釁或戰鬥的。 &nbs...
阅读全文
  本不想就时政再说什么——关于习近平和他的新极权主义,该说的都说了,再唠叨,自己都有心理上的不适感、厌恶感。但刚刚从朋友圈看到《人物》杂志的专访《给李文亮递哨子的女医生》,一口气读完,竟激发出写点什么的冲动。于是第一件事是上网把文章下载(果然,一个小时不到,微信上此文已被枪毙,国内官网也再不见踪影)。   我这篇小文不做理论分析,只记录几个场景,然这些场景间的切换已足以说明一切。   ...
阅读全文
    2010年4月,唐吉田、刘巍两位律师因拒绝配合泸州地方法院对宗教自由案件的“庭审”,被北京市司法局以“扰乱法庭秩序,干扰诉讼活动正常进行”为由吊销律师执业证书,乃当时政府滥用权力、迫害维权律师的一大丑闻。   如今,10年过去了,中国的法治建设非但没有进步,更是倒退了许多。2015年“709律师大抓捕”,上百位维权律师被传唤、拘留、逮捕、失联,中国大地一片红色恐怖。其实,这些维权律师才是中国“最可...
阅读全文
2020年02月29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4444字
  武汉发生灾难以来,和无数国人一样,我也像个自禁的囚徒。可所有从外面飘来的消息,都总让人揪心、痛苦甚至夹杂着某种愤怒。一个多月来只能隔岸观火,不时低头敲着键盘。也陆续推出数篇评论,感觉要死要活的,伴随着格外的纠结!作为一个社会时事的关注者,就希望每一天都能收获相关新资讯:瘟疫究竟,疫区怎样,人们又如何了?显然,好坏的消息交替出现。悲喜交织之中,总想追问某些难以放下的疑惑。这当口,反思比偏...
阅读全文
  这个庚子年从开始就有些乱套。在离北京一千多公里外的江南武汉,像突然刮起一阵罕见妖风,从小到大,最后是风声鹤唳,鬼哭狼嚎。好一阵子了,每天都有感觉像“谣言”的新闻,有许许多多与原来的所谓“报道”不一样的直白开放的面孔。包括那种赤裸裸的烧心与伤心的事情、黑压压连同一片死神的追赶与捆绑,以及平时根本难以在媒体上见识的慌张无序、苦闷错乱与愤懑冲动——这是一个真实的、已无法掩饰的遇难的世界。它也一定经...
阅读全文
    秦前红,男,1964年10月生,湖北仙桃人。现为教育部”长江学者奖励计划”特聘教授,武汉大学法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武汉大学珞珈特聘教授,《法学评论》主编,武汉大学社会科学学部学术委员会委员,武汉大学宪法与法治国家研究中心主任,最高人民检察院行政检察研究基地*武汉大学行政检察研究中心主任。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入选教育部”新世纪优秀人才”支持计划。兼任中国法学会宪法学研究会副会长、中国港澳基...
阅读全文
  李文亮,2020年2月6日晚,因身染新型冠状病毒病情加重去世。作为武汉市中心医院一名医生,曾因在医学同学微信群中发布了一条“华南海鲜市场”出现不明原因肺炎的信息,相互关注与议论,被武汉警方传唤、训诫,并成为全国家喻户晓的“造谣”网民。他以死,证明了一种公权的谎言在公义与道德上的破产;他的死,也迅速形成舆论冲击波。一片悲伤、哀悼,明显的还有一种更强烈的指责与愤懑!这样的悲剧,直接来自于我们社会治理...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