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文章
  编者按|近日网上又传言资先生被“约谈”,以及资先生的所谓六点“逆耳之言”,这一伪作几年前就已出现多次,资先生也已不止一次辟谣。本次流言传播甚广,据说有的境外媒体都有刊登,以至于引起许多朋友关切询问。资先生辟谣不胜其烦,委托小编再次声明:这些都不是事实,她生活、活动照常,请朋友们放心。也从未发表过那些言论,恳请不论出于何种动机,不要再传播这种流言。假冒她言论的不止这一宗,辨别真伪请以发表在斗...
阅读全文
2018年10月17日 中国治理, 历史 ⁄ 共 8940字
香港上海汇丰银行大楼   西元1872,在中国史上为清朝同治十一年。对于清廷而言,本年有两件大事值得记录:一件是喜事,皇帝载淳在10月15日迎娶了已于前一天册立为皇后的阿鲁特氏,她是蒙古正蓝旗人,慈安太后的姑表外甥女;另一件则是丧事,3月12日,“太子太保、武英殿大学士、一等毅勇侯、兵部尚书衔两江总督、南洋通商大臣兼两淮盐政总办、江南制造总局督办”曾国藩去世,近代史上最为坚忍泼辣的军政集团——湘军系统,终...
阅读全文
    辛亥革命不仅是一场政治革命,还是一场涉及人们的时间观念、服饰发型等日常习俗的文化变革。辛亥革命对帝制时代身份等级制度的解构,引发时人的文化认同危机:“我过去是谁”,“我现在是谁”和“我将来是谁”。以袁世凯为例,他虽然在辛亥革命前后表面上完成了从“臣民”到“国民”的身份转变,但他内心深处一直处于文化认同危机的状态。在更广阔的国家和文化认同层面,袁世凯在民国初年的身份选择,不仅是他个人的身份认...
阅读全文
  当托克维尔已经开始担心民主中的多数人专制时,在中国,少数人专制仍然“天经地义”。原因很简单:在国人的政治思想中,“自由”一直是个陌生概念。    不夸张地说,个人主义,对中国传统文化来说完全是陌生的。国人不重视个人判断,更习惯于群体思想,把“别人怎么说”看得比“自己怎么想”更重要。政府历来统管思想,文化中也没有天赋人权和社会契约学说,没有民众参政传统,多数人也不认为自己有这个权利。“国家兴亡,匹...
阅读全文
              问=经济观察报          答=任剑涛       问:一般我们通常认为,儒家的衰落是从近代西方对中国的冲击开始的,你觉得儒家的衰败深层原因是什么?经过一个多世纪以来的碰撞,儒家——包括海外新儒家,是否完成了对这种冲击的回应?       任剑涛:从1840年开始追究儒家的衰落史,恐怕还是习惯把1840年作为中国近代史的开端,以为从1840年儒学才开始衰落。我是把明代“王学”的兴起视作儒学衰落的开始—...
阅读全文
    10月7日国庆最后一天午间,中国央行宣布,10月15日起下调部分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以置换当日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   从2018年10月1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当日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不再续做。   除去此部分,降准还可再释放增量资金约7500亿元。可以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小微企业、...
阅读全文
    第一,国进民退解决了什么问题,带来了什么问题?   国进民退的确解决了很大的问题,国进民退的流行满足了留恋计划经济、痛恨市场经济的人的政治心理。借助国进民退,他们可以梦中回到计划经济与国有制的“乌有之乡”。如果市场化改革变成了新一轮的1956年式的国有化运动,那么,国进民退造成的最大问题就是中国将回到从前,昨日将重来。   第二,国进民退是偶然还是必然?是不是有违中国市场化改革的初...
阅读全文
      2018(第十二届)中国品牌节于8月7日-9日在四川成都举行,主题为:定力与奋进,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农业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出席并演讲。    向松祚多次在不同场合提起,“房地产的政策是中国过去十多年以来最失败的政策,对中国经济造成长期巨大的伤害。”他认为,北上广深的房价伤害了年轻人的积极性,“现在的年轻人没有父母的帮助根本不可能买房,能沉下心来研究数理化吗?”这是中国高精尖产业不足的一...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08日 中国治理, 历史 ⁄ 共 11839字
  项羽、黄巢、李自成、张献忠、洪秀全,他們领导人民起义并没有错,但他们起义之后,没有一个不是杀人狂魔,或破坏狂为什么会如此?   ——题记     一、战争与人口     不少电视剧导演——甚至像张艺谋这样有成就的导演——热衷于歌颂暴君,《英雄》、《成吉思汗》、《汉武大帝》、《朱元璋》,不一而足。至于黄巢、李自成、张献忠、洪秀全,这些历代公认的人渣恶魔(他们往往比一般暴君更凶残),居然在20世...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06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2681字
      今天坐在这里,很高兴,也很感慨,五年前我们这些人参与了牛津共识,现在一晃五年过去了,风雨如晦,岁月峥嵘,诚如前面几位的发言所谈,看似恍若一瞬,但是又非常漫长。作为参与者之一,我就谈几点体会吧。    第一,我一直认为,社会共识不是放在那里已经搞好的,而是需要我们同心协力地来达成,也就是说,共识是谈出来的,不是坐等出来的。所以,我很看重这个达成共识的过程,自己之所以五年前参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