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文章
国家一旦没有了正义, 就沦落为一个巨大的匪帮 ——圣奥古斯丁 社会公正作为一国公民对于自己所在社会合意性的道德评价,正如罗尔斯所言,同时构成了全体公民和平共处的政治底线。刻下的中国社会及其法律,不仅实践层面的公正供给面临着严峻的道德质问,而且缺乏相应的慑服人心的正义理论。特别是缺乏足以安顿人心,满足深溯社会公义这一价值诉求的超验意义本体。由此,中国社会内部出现了高度的价值紧张和正义饥渴,甚至于形成...
阅读全文
一、毛泽东为什么发动文化大革命? 文革前夕的毛泽东,一方面对自己的权力和地位有危机感(用张显扬的话就是:“生前防篡权,死后防清算。”)——这是他发动文革的原因;另一方面,他的权势达到空前的高峰——这是他发动文革的本钱.在文革四十年后的今天,有越来越多的人接受了这样的解释:毛泽东发动文化大革命的主要原因是,毛在1958年搞大跃进,搞三面红旗,导致三年大饥荒,饿死三、四千万人,犯下滔天大罪,从此做贼心虚,唯恐...
阅读全文
外界对十九大的关注重点,主要在政治人事安排,我更关心一些方向性的经济政策。世界皆知,北京曾宣称自己创造了一个堪与华盛顿共识媲美的北京共识,即中国模式。这一模式最大的特点是共产党政权主动与资本主义联姻,让中国在最短的时间内,创造了数量超越美国的亿万富翁群体,与此同时则让80%左右的中国人处于社会底层。但到了十九大前夕,北京在政争硝烟弥漫之际,明确宣示了抑富政策,宣告中共政权与资本家联姻的黄金时代将...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