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文章
  今年是《中日和平友好条约》签署40周年,在这个值得纪念的时刻,中国外交主动实现“东亚突破”,大力开拓中日友好新局面和实现中日关系的再正常化,无疑符合中日两国人民的根本利益和福祉。中日长期稳定的友好关系,是东亚永久和平和东亚国际关系的压舱石。中国应该充分认识到中日关系的重要性和战略地位。   中国外交正面临着困境    中国外交目前正面临着极大的困境,这是中共建政以来前所未有的。    毛泽东...
阅读全文
      引言          今年是文革发生五十周年,也是结束四十周年,如何反思这段沉重的痛史是我们绕不开的议题。成长在文革岁月中的王海光教授,对文革的讲述既有来自个人的记忆底色,也不乏作为研究者的观察和分析。尽管研究仍然禁区重重,王海光教授为我们展现了文革研究的魅力与可能性。    文革研究       爱思想:您曾撰文对67年的一份传单《给全体共产党员的紧急呼吁》进行了解读和考辨,认为这一...
阅读全文
  “中国模式”——一个因中国经济崛起而流行的概念。它不同于西方固有模式,让不少经济学家直言“看不懂”。不过,“中国模式”在今年似乎步履维艰,经济增长不断放缓,与美国的贸易战带来了巨大不确定性,外界不禁疑惑——“中国模式”是否难以为继?中国经济将继续增长还是从此开始衰退?   哈佛大学肯尼迪学院的威廉·奥弗霍尔特博士(William Overholt)或许是回答这些问题的绝佳人选。他在1990年代初出版《中国的崛起:经济...
阅读全文
    我们通过改革开放大幅度降低体制运行成本,让中国经济跟全球市场接通,这是中国经济高速增长的根本原因,而这一切主要得益于思想解放。未来,在持续深化改革,扩大开放的过程中,关键在于改革突围和创新突围,将创新放到更加突出的位置上。 今天讲讲中国的经济。上世纪80年代邓小平提出“台阶”的说法——中国的经济起点很低,只能一个台阶一个台阶走,有时候要停一停、看一看,反思一下。现在有一个新台阶要迈了。...
阅读全文
    编者按|近日网上又传言资先生被”约谈”,以及资先生的所谓六点”逆耳之言”,这一伪作几年前就已出现多次,资先生也已不止一次辟谣。本次流言传播甚广,据说有的境外媒体都有刊登,以至于引起许多朋友关切询问。资先生辟谣不胜其烦,委托小编再次声明:这些都不是事实,她生活、活动照常,请朋友们放心。也从未发表过那些言论,恳请不论出于何种动机,不要再传播这种流言。假冒她言论的不止这一宗,辨别真伪请以发...
阅读全文
    10月7日国庆最后一天午间,中国央行宣布,10月15日起下调部分金融机构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以置换当日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   从2018年10月15日起,下调大型商业银行、股份制商业银行、城市商业银行、非县域农村商业银行、外资银行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当日到期的中期借贷便利(MLF)不再续做。   除去此部分,降准还可再释放增量资金约7500亿元。可以增加金融机构支持小微企业、...
阅读全文
    第一,国进民退解决了什么问题,带来了什么问题?   国进民退的确解决了很大的问题,国进民退的流行满足了留恋计划经济、痛恨市场经济的人的政治心理。借助国进民退,他们可以梦中回到计划经济与国有制的“乌有之乡”。如果市场化改革变成了新一轮的1956年式的国有化运动,那么,国进民退造成的最大问题就是中国将回到从前,昨日将重来。   第二,国进民退是偶然还是必然?是不是有违中国市场化改革的初...
阅读全文
      2018(第十二届)中国品牌节于8月7日-9日在四川成都举行,主题为:定力与奋进,著名经济学家、中国农业银行前首席经济学家向松祚出席并演讲。    向松祚多次在不同场合提起,“房地产的政策是中国过去十多年以来最失败的政策,对中国经济造成长期巨大的伤害。”他认为,北上广深的房价伤害了年轻人的积极性,“现在的年轻人没有父母的帮助根本不可能买房,能沉下心来研究数理化吗?”这是中国高精尖产业不足的一...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08日 中国治理, 历史 ⁄ 共 11839字
  项羽、黄巢、李自成、张献忠、洪秀全,他們领导人民起义并没有错,但他们起义之后,没有一个不是杀人狂魔,或破坏狂为什么会如此?   ——题记     一、战争与人口     不少电视剧导演——甚至像张艺谋这样有成就的导演——热衷于歌颂暴君,《英雄》、《成吉思汗》、《汉武大帝》、《朱元璋》,不一而足。至于黄巢、李自成、张献忠、洪秀全,这些历代公认的人渣恶魔(他们往往比一般暴君更凶残),居然在20世...
阅读全文
2018年09月06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2681字
      今天坐在这里,很高兴,也很感慨,五年前我们这些人参与了牛津共识,现在一晃五年过去了,风雨如晦,岁月峥嵘,诚如前面几位的发言所谈,看似恍若一瞬,但是又非常漫长。作为参与者之一,我就谈几点体会吧。    第一,我一直认为,社会共识不是放在那里已经搞好的,而是需要我们同心协力地来达成,也就是说,共识是谈出来的,不是坐等出来的。所以,我很看重这个达成共识的过程,自己之所以五年前参与...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