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文章
2019年09月23日 中国治理, 历史 ⁄ 共 7098字
  现在传统文化很热。我认为这有好,有不好。这不是一个理论问题,要把它放到历史经验里去考察。中国传统文化有很多好的地方,我们的祖先给我们留下了最丰富的典籍,没有任何国家有像中国这样多的典籍。另一方面,中国也创造了很多珍宝,包括各种各样的艺术品和思想遗产;有一些东西到现在还在发挥作用,比如中医。    和任何事物一样,中国传统文化也有不足,不足在那里?     转型时期中国社会存在的问题 &nbs...
阅读全文

Wopus问答

  中共十九屆四中全會如果不出意外,將在一月後的10月15日左右舉行。在中國官方宣佈四全召開時間後,海外和中國政情分析人士有一種看法認為,習近平很可能會因領導不力而被全會追責。   這種看法得到三個事實支撐:一是全會長時間延遲舉行非同尋常,表明黨內與習的領導之間存在分歧;二是貿易談判遲遲沒有結果,貿易戰的擴大和升級使中國經濟損失慘重,習要為此負責;三是近期香港事態的擴大化也是習處理不當造成的...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20日 中国治理, 政治经济 ⁄ 共 2631字
  中共70周年國慶臨近,照例舉行大閱兵,濺引海內外華人熱點話題。8月29日,「國新辦」國庆70周年活動發佈會,閱兵領導小組辦公室副主任、軍委聯合參謀部作戰局副局長蔡志軍回答記者:本次閱兵將有部分先進武器裝備亮相,相比此前50周年60周年閱兵、抗戰勝利70周年閱兵(2015),這次閱兵(1949年以來第16次)規模要大一些,還有十萬人的群眾遊行。   9月7日23時~8日淩晨,天安門地區首次聯合演練,約九萬人參加演...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18日 中国治理, 政治经济 ⁄ 共 1578字
  香港富豪李嘉誠最近惹上小麻煩,其「政府應該對未來的主人翁網開一面」講話,被大陸官媒和輿論痛批。此前,他也曾因「黃台之瓜,何堪再摘」廣告,被輿論解讀為態度模糊、兩邊搖擺。在大陸官方看來,香港的抗議是個大是大非問題,任何對抗議的模稜兩可,都是站在香港的反對派一邊。   自「反送中」以來,香港富豪多數像李嘉誠一樣,盡量避免表態,以免得罪兩邊。不得不表態時,則說些言不由衷、政治正確的話,對抗...
阅读全文
2019年09月05日 中国治理, 政治经济 ⁄ 共 1556字
  謎底總算揭曉。中共何時召開19屆四中全會,去年以來全球輿論不斷競猜,譬如去年12月改開40周年紀念,今年兩會及5月中美貿易談判破裂,被認為最可能召開四全,但上述時間點先後落空,讓輿論對這道謎題頗感沮喪。   外界高度關注四全,除了北京政治傳統的神秘因素外,主要是習看似打亂中央全會召開時間表以及美中貿易戰兩大因素,再加上蔓延兩個多月的香港局勢。去年兩會前夕,中共分別於1月和2月召開二中和三中全...
阅读全文
  香港抗议运动持续了近3个月,中国大陆的相关民意也受到舆论的高度关注。中国政府对香港抗议采取强硬态度,一定程度上与国内日益升温的敌视香港的强大民意压力和民族主义有关联。国内外一部分自由主义者和民主派把这种民意简单地归咎于中共操纵媒体,遮蔽信息,有选择地报道香港抗议的结果,可这是不够的,而且易于偏离焦点。   毫无疑问,中国政府一直在操纵媒体,掩盖真相,鼓动和引导民意与民族主义。在此波香港...
阅读全文
  香港激進勢力連續兩天癱瘓香港機場的舉動特別是期間發生的兩起圍毆內地旅客(一說是大陸公安)和記者的行為,已經激起了大陸民眾的憤慨。就我的觀察所致,如果說反修例的和平理性抗議贏得了不少大陸民眾的喝彩和支持,或者至少對此抱著同情的中立態度,那麼,隨著抗議的暴力化程度的升級,他們中的許多人已經轉變了態度,譴責香港激進勢力。   自六月「反送中」百萬市民大遊行以來,我對香港局勢的發展一直有一個...
阅读全文
  作為中國政治「夏都」,北戴河總是讓外界浮想聯翩。今年北戴河不大可能發生人們想像中的高層權力鬥爭。   歷史上,北戴河曾承受過中共權力鬥爭的重負,但毛澤東去世後,中共雖在80年代恢復夏季在北戴河的辦公制度,然而不再有毛時代的會議。現如今被外界神秘化的所謂北戴河會議,並非當局的正式制度安排,更多指的是中共高級官員包括退休元老,利用暑期在北戴河度過休閒時光,對時局包括人事問題交流看法。它可能...
阅读全文
  中國前總理李鵬去世,李給世人的印象與兩件大事有關,一是三峽工程,二是六四鎮壓。前者是李力主的工程,但也可能是在中國受非議最多的工程;後者則是中國永久的傷痛,而李鵬在其中起了極壞作用,被稱之為「六四屠夫」。   今年是六四30周年,上月海外舉行了各種形式的紀念活動。不過對民主人士和有良知的一般民眾來說,望穿30年而不得平反,總是憾事一件。現在李鵬終於病逝,是否有可能促使習近平和中共早點平反...
阅读全文
  针对我的《说说“宪法”和“党员”那些事》(“说说”),张雪忠老师发表的《宪法是什么》(“什么”)一文指出我的“若干错误”。本来期待又一场革命与改良的思想辩论,结果看到的却是一篇对宪法史常识的梳理,以致读后犹豫半天要不要回应。既然讨论的主题超乎我个人是否正确,涉及对现行宪法的定性、我们所应持有的基本立场以及努力方向,我还是写一篇回应——也许是最后一篇这类回应。毕竟,我们还有许多更有实质意义的工作要做...
阅读全文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