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教科文 > 文章
让我来谈谈儒家的问题,这个问题我在不同的场合都说过,但在香港我还没有机会面对面的跟这么多的听众交谈,我想说几句话:   儒家是可以被利用的。传统的儒家,就是皇帝所尊崇的儒家,三纲五常的儒家,不许犯上作乱的儒家,这是传统的王权皇朝所推崇的东西。这个东西我们在西方做研究的人常常称它为制度性的儒家,叫institutional confucianism;这跟真正的儒家,带有我刚才说的有高度批判精神的儒家是不相同的。   中国...
阅读全文
    编者按:本文是2018年7月11日,俞可平先生在北京大学政府管理学院毕业典礼上的致辞。   亲爱的同学们:      令人激动的毕业季节又来临了,我谨以院长的身份向同学们表示最热烈的祝贺!祝贺你们圆满完成学业!愿每一位同学毕业后在各自的岗位上取得与众不同的出色成就,母校和母院将以你们为自豪。      我是一名政治学老师,总要强调政治学的重要性。亚里士多德说,在所有学科中,政治学是最重要的学科。我虽然...
阅读全文
    关于近代女性与国家之间关系近年来成为国际史学界一个新的热点,而关于国家权力对娼妓的改造又是热点中的焦点。安克强(Christian Henriot)的《上海妓女——19-20世纪中国的卖淫与性》和贺萧的《危险的愉悦——20世纪上海娼妓的问题与现代性》是影响较大的两部专著。两书均从现代性的角度考察了上海妓女问题,并论述了社会管理者对娼妓进行控制甚而取缔的努力与策略。在论及废娼失败的主要原因时,两位专家虽然已...
阅读全文
                                                                                       一、国人对科学的3大误解及由来    今天,我们谈论科学,我认为,国人对科学还有着3大误解:  第一个误解:科、技不分;  国人汉语里面讲科学,很容易变成科技,而讲科技的时候,指的是技术。  所以当我们问,什么是科学?往往得到的答案是什么是科技。当问什么是科技的时候,得到的答案常常是什么是技术,科学这...
阅读全文
最近几天,一名叫张培祥的北大法学院女生被人们热议,一方面是因为她曾经写过一片文章,《卖米》,文中记录了她和母亲去集市卖米的细节,深感人生的劳苦愁烦挥之不去,令人悲伤。而更为悲伤的是,这位北大才女早在2003年就身患白血病,离开了人世。极其震撼人心的贫穷与艰难,和极其令人惋惜的夭折人生,令每个读者无法抑制内心的大哀痛,人们无法理解这样的苦难,为什么贫穷和死亡会同时降临在这个年轻人身上。 是的,苦难...
阅读全文
诸位师长, 大家好, 我刚才在网上看到张杰兄的公开信,感觉语言措辞不太妥。因为公开信发表在中国战略智库网站上,代表网站的水平。故而,将信的第一段做了修改,发来邮件与大家商榷。如不妥,望理解海涵。 诚请张杰兄不要误会啊,老弟斗胆改了改。 尊敬的林建华校长:(这样的草包怎么能够当上北大校长的?他还值得尊敬吗?) 致北大校长林建华先生: 在北大120周年校庆上,很遗憾你在致辞中读了错字,迅速成为了海内外媒体...
阅读全文
2018年05月04日 中国治理, 教科文 ⁄ 共 3955字
                                            两次“文化”潮,最后的“五四”人   巴金先生“早年受益五四,投身启蒙新文化;晚年反思文-革,重新批判旧传统”。这样的经历或许在中国再无二人。巴金受益五四而有两个《三部曲》,反思文-革而有五卷《随想录》,这样的思想创作寿命在20世纪新文化人中也是仅有的。 过去的现代文学史曾被一些学生戏称“鲁郭茅,巴老曹”的六人史,而这六人中鲁迅生命早逝,其他四人创作...
阅读全文
随着中国人大、政协"两会"的落幕,春节之前就纷纷传扬的央视(中国中央电视台)、央广(中央人民广播电台)、国际台(中国国际广播电台)三台合一这只靴子终于落地。 一时间海内外社交媒体中不仅被新的“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刷屏,而且不乏“本台消息,本台已被取消”这样的对中国三大台的调侃。 其实,多年来中国和海外都曾有人呼吁这三大台学习英国广播公司BBC的结构,广播电视合一,对内对外合一,新旧媒体合一,打造真正意义上...
阅读全文
  简介 一个幽灵在中国游荡,叫做“天下主义”。华东师范大学历史系许纪霖教授、政治系刘擎教授和复旦大学哲学系白彤东教授,畅谈当中国遭遇世界的时刻,何谓新天下主义。   许纪霖:各位朋友下午好,今天是三八妇女节,又是周日,台下有不少女同胞,来参与我们这个非常阳刚的话题。今天我们对话的主题是新天下主义。天下主义,是中国古代的理想,但冠之以“新”,我是“始作俑者”。三年前,葛兆光教授出了《宅兹中国》这...
阅读全文
         自1840年以来,中华文明和西方文明发生了悲剧性的碰撞。这种碰撞没有把文野之分划得更清楚,反而悲剧性地造成中西和古今之地域与空间文明的僵化对比。这不是我们所期待的文明碰撞结果,但历史无法从头再来。从1840年走到今天,中华文明终于可以理性地筹划自己的未来,重启中华文明当中确实可以对人类有所贡献的文明精粹。    一个被动挨打的弱小文明和民族,常常是在舔舐自己的痛苦中努力争取崛起,基本上没有...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