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位置: 首页 > 国际关系 > 文章
提要| 近年来,日本对外战略逐渐发生以外向型的进攻姿态为主要偏好的重大转型,在此过程中,日本学界精英以其基于专业角度的观点阐发发挥了重要影响。对当今世界权力转移和中国崛起的问题,日本学者作出解读和预测的主导性范式是现实主义的权力转移和霸权周期交替理论,由此得出的安全、地位困境的观念认知和地缘政治想象,使他们对“历史终结于自由民主”将转化为“自由民主恐被终结”而深感失落和担忧,同时对中共十八大以来中国...
阅读全文
提要:实现南海区域安全与和平、稳定一直以来是中国和东盟国家就南海局势展开对话与合作的重要议题之一。然而, 现实中的南海安全局势却一再紧张, 这表明南海区域安全制度性安排与安全秩序理念和现有变化、发展迅速的南海安全形势已经出现了不同步、不协调的状况。在过往长期的南海安全区域间治理实践中, 东盟和中国作为南海周边最具影响力的国家间集团和最重要的区域大国, 以不同的方式, 就南海安全的区域间治理展开了对话...
阅读全文
摘要: 冷战结束后,核扩散问题成为全球治理的重要议题。在中东地区,以色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沙特和伊朗等国家纷纷提出自己的核计划,使中东地区建立“无核区”的目标面临挑战。中国积极参与了中东核扩散治理,尤其以伊朗核问题为抓手,构建新型大国关系,参与中东地区治理。本文从动因分析、路径选择和机制运用三个层面探讨新时期中国参与中东核扩散治理的理论与实践,并以中国参与伊朗核问题 治理为例,考察上述三个层...
阅读全文
提要:传统的制衡-追随二分法已不足以描绘东南亚国家应对中国崛起的行为,“对冲”这一常见的金融术语因而进入国际关系研究话语之中。在对冲日益成为东亚国际关系分析通用语言的同时,对于该术语本身的探讨仍然不足。文章通过理论考察,希望进一步全面认识对冲的相关性、复杂性和丰富性。对冲兼具两个面向。一方面,它是东南亚国家在中国崛起背景下的日常政治操作,即组合使用经济接触、制度羁绊和间接制衡等手段,为自身在不确...
阅读全文
提要:在研究新兴大国关系的议程中,关于崛起国与守成国如何规避“修昔底德陷阱”的探讨很多,但是关于“威廉困境”是如何诱发“修昔底德陷阱”的研究却很少。文章通过将地缘政治学与大国崛起战略进行交叉研究发现:海陆复合型地缘政治崛起大国追求区域海权存在着时间上的“先动劣势”和空间上的“重点区域劣势”两大特征,即率先追求区域海权或在霸权国利益核心区域追求海权的崛起国最容易被视为挑战者;而掌握“后动优势”和“次要区域”的...
阅读全文
摘要:本文基于对当前中东地区形势变化及其趋势的分析,结合中国特色大国外交的发展战略,提出构建中国中东外交战略的必要性和可行性,并就其内涵、目标、重点和实践路径进行了思考。本文认为,中国中东外交战略的核心理念应是: 传承友谊共识,加强互利合作,实现共同发展,坚持公平正义,促进稳定和平; 主要目标是: 提升与中东国家的全面合作,拓展中国在中东的国家利益,增强中国在中东的战略存在,使中国在中东“政治上更有影...
阅读全文
中羑关系已经成为世界上最复杂且最重要的一对双边关系, 两国之间既有竞争又有合作,既有结构性对抗又有利益捆绑, 同时易受第三方因素影响。理解两国互动所蕴涵的这种复杂性并把握其动态特征, 对于应对未来中美关系所面临的挑战和机遇至关重要。2 1 世纪以来, 中国的快速崛起以及随之而来的中美实力变化动摇了中美战略稳定的基础, 美国的对华政策出现摇摆, 双边关系在传统竞争领域之外还面临着新领域、新问题的竞争与摩...
阅读全文
多年以来, 南亚地区安全形势一直未能有较大改观, 极大地制约了南亚地区整体及各个国家的发展潜力, 尽管各方均有意愿实现“ 吴越同舟”的梦想, 然而现实是持续冲突的特点更为突出。多重层次是形成南亚地区安全困境的重要诱因, 也是南亚地区难以摆脱安全困境的桎梏。正是各个层次之间的互动及影响导致了南亚地区的安全困境。面对安全困境, 南亚地区各个国家根据规模与国家实力的不同采取了相应的因应战略, 即自助、借势与合...
阅读全文
摘要:自威斯特伐利亚体系以来, 主权共识支持下的民族国家体系取代了历史上的神权干预, 宗教因素自此被排除在现代国家交往的主流议程之外。“ 伊斯兰国” 试图建立伊斯兰国家“ 哈里发国” 是极端伊斯兰化的尝试, 在主权认知上颠覆了国际政治传统。“伊斯兰国” 的主权观以真主主权为核心特质, 但又有别于以往“ 政教合一”的政权理解模式, 即虽使用伊斯兰教的话语体系, 但以武力和恐怖主义为实现手段, 追求消除现有国家边界、创...
阅读全文
伊朗是中国重要的经贸伙伴,也是中国在中东推进“一带一路”的重要合作对象。不断发展的中伊经贸关系为共建“一带一路”奠定了坚实的基础。在“一带一路”框架下,中伊发展战略实现对接,为深化两国经济合作提供了新机遇。中伊在能源、互联互通、产能和金融等领域的合作已初见成效,但双方对合作项目进展速度都不甚满意。美国解除对伊朗制裁速度缓慢和解除障碍不彻底,以及伊朗营商环境有待改善等都是影响当下中国对伊朗投资的重要因...
阅读全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