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宗教 > 正文

莎拉·库克:《中国灵魂争夺战》总论

2017年08月25日 宗教 ⁄ 共 1862字 ⁄ 字号

一个加入了道教的学生不知道何时能被接纳为道士。几十名基督徒被禁止庆祝圣诞节。藏人喇 嘛在“爱国再教育”学习班被迫学习重新解释佛教教义。一名维吾尔农民因为在野外祈祷而被 判九年徒刑。东北一名四十五岁的父亲因为修炼法轮功被拘留几天后死于看守所。

这几个例子显示了中国的信徒们在寻求和平地实践其信仰时所遭遇的障碍,这是执政的中国共 产党实行多方位控制的结果。通过暴力和非暴力方法,共产党的政策旨在限制信仰群体的快增长,根除某些信仰和修行,但同时又利用宗教的某些特点,为政权的政治和经济利益服务。 自从习近平2012年11月担任中国共产党总书记以来,当局加强了对宗教的限 制,宗教迫害整体来说趋于上升。但是信仰者的抵制程度令人意外,包括一些 一直以来与党和政府官员保持着合作关系的信仰群体。

不断升级的打压以及抵抗显示了中国当局宗教政策根本上的失败。这些打压不仅没有能够阻止宗教的自然扩展,并将其置于政治控制下,共产党严厉的控制措施反而制造了一个巨大的黑市,强迫很多信仰者法外运作,并视中共政权为 一个不讲理、不公正或不合法政权。 本研究报告详细考察当今中国宗教复兴、打压和抵抗的动态,它们最新的变化以及更加广泛的意义和影响。

这份报告着重考虑七个宗教群体、涉及共三亿五千多万信仰者:它们是中国政府 正式承认的佛教(中国佛教和藏传佛教)、道教、天主教、新教、伊斯兰教,以及被取缔的法 轮功。法轮功是被禁止的几个气功修炼者群体、新宗教运动以及半基督教群体中最大的一支。

不管是哪个宗教,中国正在经历一个精神复兴。中国政府对宗教的控制则依据地点、民族、与 教派不同而采取不同的形式。在许多地方,普通的信仰者并不一定感到他们从事宗教活动的能 力受到了限制,当局甚至对某些活动提供积极支持。 在另一个极端,中国官员禁止信仰者庆祝节日,破坏敬拜场所,使用致命的暴力。在全国不同 地方,安全力量逮捕、酷刑或杀害各种信仰者的事情几乎每天都有发生。一个群体或个人受到什么对待,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共产党视他们为多大的威胁、或者对党的利益有什么好处,但 也取决于当地官员的态度。

非暴力形式的控制更为普遍,但是对许多信仰者来说,这样的控制仍然非常令人反感,直接侵犯宗教组织的内部功能。这包括对宗教领导人进行审查过滤,看他们是否政治上可靠;对新的寺院或神职人员的人数进行限制;根据党的需要对宗教教义进行操纵等。对私人敬拜进行的深入监视、“再教育”运动、以及对私人敬拜的限制影响了数以百万计人口的精神生活。在越来越多的情况下,经济报复和盘剥导致紧张气氛,并催化抗议。

在习近平的领导下,政府扩大了许多这样的做法。原来非正式的限制现在变成了法律。对未注册、或甚至国家承认的敬拜场所与宗教领导人的打压有增无减,好几位神职人员被判处很长的监狱刑期。对儿童参与宗教生活的限制变本加厉。本报告中所考察的宗教群体中,有四个群体所经历的迫害更加严重:新教基督徒、藏人佛教徒、维吾尔穆斯林和回穆斯林。

然而,在令人意外的地方也出现了一些正面的变化。中国和梵蒂冈的关系回暖,中梵有可能就任命天主教主教达成协议。这样一个协议将移除中国教会中一个主要的争议来源。法轮功学员尽管仍然受到严重迫害,但是在许多地方,随着一些主导迫害法轮功的官员在党内斗争中遭到清洗,对法轮功学员的迫害有所缓和。另外,法轮功学员及其支持者在草根阶层多年不懈地与低层官员接触,也转变了后者当中一些人对法轮功的态度。

所有信仰群体的成员在应对官方的控制时都显示出了创造性和勇气,有时还获得相当瞩目的胜利。不管每次较量的结果如何,显然的一点是, 共产党将其控制强加于各种信仰和理论之上的努力在重要的方面难以成功,或适得其反。共产党投入了大量资源试图消灭的宗教组织、信仰不仅没有被消灭,而且还获得了更大的传播。这标志者共产党在打压能力上一个令人瞩目的失败。与此同时,官方的行动在信仰群体中激发了怨气、不服、和倡导活动,而这些人本来不带政治色彩,对共产党统治也基本上满意。

这些动态和变化所带来的影响远远超出了宗教政策范围,深刻地影响了中国总体上的法律、政治、和经济环境。放眼未来,习近平和他的同僚面临一个重大选择:他们是认识到自己的错误,放松宗教控制呢,还是继续强力推动这个对政权的长远合法性和稳定性构成威胁的打压和抵抗模式?正在进行中的中国精神之战的最终代价如何,将取决于中共领导人的决定。几千年以来宗教和精神深刻地存在于中国文化和身份认同中。这个事实对1949年掌握权力、并誓言为无神论者的中国共产党构成一个挑战。在执政几十年里,它对待宗教的策略起伏跌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