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战略分析季刊 > 时政评论 > 正文

吴祚来《党内有党: 评中共党内的老人党》

2017年01月13日 时政评论 ⁄ 共 5460字 ⁄ 字号

党内有党: 评中共党内的老人党

吴祚来

 

 

题记:党内有党,这个党内之“党”,就是老人党。

 

 

习近平当政三年多来,主要致力于个人的威权构建,习中央通过宣传造势,要使习变成像毛泽东一样的领袖式人物,其反腐运动,也主要是为了清除异己、强化威权。同时,通过“两翼”的强大,使习成为外有张力,内有威力的一代伟人,一翼就是国家军力的强大与国家的国际影响力,另一翼就是把中共的党系权力做实,让中共的党系力量真正控制中国每一个领域,同时打击任何一个异已的山头或派系,让忠诚于自己的人占领重要位置。

无论是成立各种领导小组,还是强力反腐,无论是东海防空识别区的设立及南海建岛,还是一带一路上豪掷数以十亿计的美金,习中央都是雷厉风行。在这一过程中,体制内的力量似乎没有构成任何阻力,譬如成立各种领导小组,似乎不需要经过中央全会通过,一带一路上巨额投入,也不需要经过全国人大相关委员会论证与表决。如果说毛泽东的专权是马克思加秦始皇的话,习近平的专权,则是皇帝加总统。

甚至,那些退居二线的政治元老们,作为“老人党”(党内之党),似乎也没有任何力量干预习中央的新政。

老人成为政治力量,与中国文化传统不无关系,就是尊老。尊老本来是一种伦理道德,但进入政治形态之后,尊老就会发生异变,老人干政就成为新政者致命的问题,老人们有实战经验,老人们比新人更有资历、有人脉,甚至有派系,老人们还是旁观者,总是冷眼看着新政者出错,找到把柄后群起而攻击、无所顾忌。

而新政者与老人党又有千丝万缕的联系,真个是剪不断理还乱,有时,当政者也希望借助老人党来平息事端,以期获得更多的智慧与支持。所以老人党并不是没有价值,在维系社会各种力量平衡方面,特别是党国的政治稳定方面,他们发挥着不可或缺的作用。

老人党也有左中右不同派别,他们与朝中不同的派系形成角力,当这些力量互搏互争之时,社会偶尔会出现一定的自由度或政治空间。譬如胡锦涛当政之时,江系尽管能够掌控朝廷,但泛老人党中,更多的人并不认同江泽民的作派(如乔石、万里、李瑞环、田纪云等),这一时期社会的相对和平与一定的自由度,因此出现(炎黄春秋杂志没有倒掉,以及网络在此时得到勃兴,都是时势造成)。

老人党的力量,也是政治惯性使然,这种惯性,形成一种“势”,势会形成一种力,即势力。但这种力量威胁到新政当局的安全,或造成诸多困扰与焦虑之时,新政者会反戈一击,剪除自己与老人党之间的政治脐带,拼力一搏、以绝后患。

 

毛、邓时代的老人党问题

 

共同打天下的英雄们,在得天下之后,面临新的境遇,在战争之时他们与最高指挥官情同手足,共甘苦共命运,但天下一旦成为某姓的天下,整个情势就有了质的变化。刘邦身边的儒家团队,通过建立宫廷朝仪,使刘邦获得威权,吕后配合着斩杀老臣,使稍有异心或可能有异变的重臣纷纷被诛,当然,吕后集团最终还是被残存的老人党诛灭。历史上最诗意潇洒的当然是宋太祖赵匡胤的“杯酒释兵权”,他手中举起的那杯酒,释的当然不是别人的兵权,而是自己的安全焦虑,这些乱世中的英雄们,既然可以让他黄袍加身,指不定哪一天还会炮制同样的故事,成为颠覆赵天下的力量。那么,化解皇上焦虑最好的方式,当然是老将们解甲归田,放弃权力去享有富贵荣华。

饱读资治通鉴的毛泽东,并没有学宋太祖的美酒诗意,用的却是汉高祖加斯大林的招术,不仅全面打击了老同僚,还一杆子打到底,把整个中共党系都给废掉,非党系的文革分子全面夺权、专政。

毛泽东在五十年代摧毁的是民主党派,还有知识分子这样的异己力量,反右运动,解决的是党外之党,而文革,毛泽东解决的是“党内之党”,即老人党。这些老战友老部下老秘书老同志们,对毛泽东知根知底,甚至一些人要对毛造成的三年饥荒兴师问罪,欲把毛泽东闲置一边。苏联党内出了赫鲁晓夫,中国党内也肯定要出这样颠覆性人物(赵匡胤逻辑)。毛氏文革要清除的,必然是党内的老人党。而正是刘少奇这样的老战友,他们不仅与毛共同打江山,更是把毛塑造成革命家、思想家、战无不胜的伟人,老人们直接参与了打江山,还直接参与了红色造神运动,他们亲手造出的毛神,最终却成为压倒他们身家性命的不可战胜的力量,这尊神一张大字报、弹指一挥手,就让老革命党人身家性命灰飞烟灭。毛泽东遗留下江青,就像刘邦遗留下吕后一样,等着老人党们报复性地将其毁灭。所谓的江青四人邦,成为毛死后的活的人肉盾牌。

毛泽东去世之后,老人党对后党与帝党的反击,与汉初宫廷如出一辙,华国锋与老人党联手,颠覆了后党与帝党,但华国锋本人的帝党身份,以及因没有掌控军权,而使自己成为红色宫廷中的弱主,很快就被拥有魄力与军队影响力的邓小平联合更具实力的老人党和平颠覆。与毛相比,邓倒是有杯酒释兵权的风度(他释的是帝权,自己拥有兵权)。

可以说,邓小平成也老人党,败也老人党。邓杯酒释了华国锋的最高领导权,是与老人党联手的结果,而邓的改革开放,也是利用了老人党对毛时代迫害与极左造成的灾难性后果的共识,有万里、胡耀邦、赵紫阳这些锐意改革者促动,由邓小平玩老人党中的左右平衡,最为重要的是,邓时代几乎让整个社会共同获得了机会与改革红利。被毛时代打倒的老人们得到平反,并获得一定的权利分享,子女们可以出国升造、军中任职,或在经济领域获得特权,通过国家权利成为先富起来的那一部分人。下放的城市青年得以回城,农村孩子甚至五类分子的孩子也可以考大学,整个社会一片喜气洋洋。除了所谓的四人帮,整个中国都有一种春天感、获得感。

邓小平玩了十年平衡,但这种平衡很快就无法维持,经济特权与腐败、四个坚持造成的自由度与民主度缺失,知识界或学界希望中国进一步变革,邓小平恢复的,只是生产与生活领域的常识常态,而政治常识与常态,并没有跟进(中国只是经济领域改革开放了,政治领域并没有改革与开放,即:党禁没有开放,政治没有改革)。

邓小平无法容忍自由化,在老人党的强烈驱使下,他废除了中共总书记胡耀邦,八九学潮之时,又废黜了另一位中共总书记赵紫阳(“一将废三帝”),邓小平与老人党中的极左势力李鹏、王震、杨尚昆、薄一波、陈云等抱团,制造了六四屠城血案,通过制造恐怖,使老人党稳稳掌控国家政权,镇压六四民运之后,陈云的认为“还是自己的孩子靠得住”,让这些老人党的二代进入中共高层,获得副部级以上政治、经济领域的权力。红二代因此成为后来的权贵资本主义的中坚力量,或既得利益集团的核心力量。

华国锋联手老人党,使中国避免了朝鲜化,邓小平改革开放之初联手老人党,促成并做实了经济与生活领域的变革或恢复常态,邓因老人党而胜(掌控了政治权力),也因老人党而败(六四镇压,身败名裂),邓小平与老人党联手,通过非组织的政变方式,让政治开明的改革派胡耀邦、赵紫阳下台,使中国失去政治文明进程的机遇,邓小平最后还是通过联手老人党,通过军中仍然拥有的一些力量,阻止了江泽民左转的可能,将市场经济做成不可逆转的常态。

邓小平时代,老人党们获得的是特权,而社会获得的是一定的经济自由度与可发展的机会。邓小平在权力与经济、老人党与共产党、共产党与国家社会之间,一直在走平衡木,直到他的人生终点。

邓小平直接主政中共的十几年时间,与老人党的政治妥协是通过一个固定的组织达成的,这个组织就是中共中央顾问委员会(1982-1992),使中共高层从无限任期不退休,变成顾问式退休。中顾委委员享有政治局委员待遇,有时他们干预时政的能量,甚至超过中央政治局委员。1992年,邓小平宣布辞去一切领导职务。当年10月,中共十四大做出决定,中顾委撤销,“八老治国”终成历史名词。但老人党与党国社会之间的平衡,一直延续到江泽民时代。

政治老人的存在对极权与威权都是伤害。所以,毛泽东要将政治老人们都打到乡下,邓小平也只能通过解散中顾委,使新政者获得一定的威权。

严格说来,毛时代的老人党并没有成形,也没有形成联盟,但在一定程度上已危及毛的政治地位,所以毛欲除之而后快,邓时代,老人党从体制内,到准体制内(即中顾委),再到体制外,其力量逐渐式微。

 

江、胡时代老人党子女发迹

 

江泽民时代是一个经济超速发展的时代(特别是中国加入国际关贸总协定组织之后),老人党及其子女安享经济发展带来的巨大红利,无论是传说中的中国最富的五大家族还是五百家族,都与老人党有着千丝万缕的关联。老人党领袖人物邓小平甚至隔代指定了胡锦涛温家宝这样一代中央领导,而陈云、万里、宋平、李鹏等等,在江泽民时代是直接的中央领导集体,到了胡锦涛时代,仍然若隐若现地影响着朝政。

中共内部边缘化的老人党,尽管没有实权,但却因其边缘化,而拥有取之不尽的好处,在中共内部有举足轻重的地位。老人党加盟到哪个派系,哪个派系就会更为强大,但老人党如果与中南海公然对抗,很快就会遭到定点打击。

每一个政治老人都是一座金矿,身边不仅簇拥着家族成员,还会有老部下老关系附庸身边,通过政治老人的社会影响力,在市场与官场中捞取份额。所以江泽民时代开始,政治老人因中顾委解散,不再在台面上形成共同的力量,而市场经济与官场交易,使他们难以超脱,他们多会将自己的政治影响力变现为经济效益,或让自己的孩子亲属获得权势、利益。李鹏家族就是一个典型,其儿子与女儿本来都在自己的势力范围的国企牟取国家利益,当他发现朝中需要自己的政治代理人之时,就将儿子李小鹏转入政界,希望在山西获得快速提升,从副省级能够升级到中央领导人职位,从李小鹏并不得势看(没有直升到中南海),李鹏的个人力量已微乎其微,不仅如此,习近平当政之后,李鹏的女儿也被挤出其独断的国企,使她不能利用自己的原有的经济势力,来产生家族影响力。显然,习中央不允许异已的山头坐大,也不允许红色家族的势力坐大。

江泽民时代政治老人们也参与了闷声发大财运动,在这场权贵资本主义运动中,老人党的家族基本都被利益拉下了水,很少有人敢与中南海叫板了,能够联络几个老人共同发声,更是难得一见,即便本人有心,其家人也会予以阻止。家属都将政治老人当成保护伞,动用一切手段保护他们生命的存在,以获得特权保障。前一时期曝光的巴拿马文件不仅暴露了近三届政治局常委级领导人家属的隐藏巨额资产,也曝光了许多政治元老家族的巨额财富,说明在江泽民与胡锦涛当政的二十多年的时间里,他们已经淡出政治,转型家族利益的谋取。

 

老人党与习近平

 

习近平当政不是胡锦涛内定的结果,人们普遍认为,因为陈良宇被胡锦涛打击,江派一直没有寻找到合适人选,最终只能对习近平与薄熙来进行选择,江泽民与曾庆红并没有像邓小平那样,让老人党们关起门来,内定接班人,而是通过中央党校投票的方式,让江、胡共同认可的中共高层参与投票,习胜出,李克强居二,这样习李体制就被以这种“党内民主”方式内定下来。

退下来的江泽民、曾庆红还是扮演了老人党的角色,只是用一种貌似民主的方式,把自己的想法予以落实。老人党并不是一个党派,有实力的退居二线的政治老人,只要他们通过自己特殊的方式对当政者施加影响,他们就是老人党,江泽民作为新一届老人党党魁,在胡锦涛十年,仍然以核心地位居之,而在中南海与中央军委,有其首长办公室。胡时代看起来是九常委的九龙治水,所谓的“九总统制”,实则是江泽民垂帘听政,江核心隐身在中南海外,胡总书记充当大管家,忍辱负重等机会。

如果中国是总统制,那么习近平上台之时,整个内阁成员都会按照他的政治意志进行安排布局,但,习中央的安排布局是江、胡与习共同“政治协商”的结果,习当然不会满意,所以习上台之后成立多个领导小组,要通过领导小组实施自己的政治意志。习当政之初,有高层传出口风,说新政最终将要实施的,是“总统制”。但习是党国的总统制,还是宪政民主政制下的总统制?这才是问题的关键。

老人党在习当政之后,已然衰落、溃败,原因一是江时代全部用心用力,都在控制胡中央,并通过腐败换忠诚,使整个军方听令于江的老人党,胡下台之时,以裸退方式退出老人党,不再以任何方式干政。胡是明智的,他不仅退出了中南海所谓的权力巅峰,同时退出老人党这个是非之派,如果胡继续充任团系或自己派系的老大,他退出中南海之后仍然要与江派恶斗,他上台之初打击陈良宇、下台之时打击薄熙来,加之令计划之败,都使他耗尽心力。最终他选择了“高风亮节”的方式,自己退出中南海,不再成为新的老人党派系首长,以使江泽民的老人党退出中南海或政坛。

胡温时代,老人党与中南海相争相斗,斗出一片真空,这个真空被做大,习近平获益巨大。

胡中央打击薄熙来,习近平因此没有了红二代备胎天敌,习继续打击周永康令计划,扩大战果,并顺势将整个团派列入打击对象,连团中央的地位,也被弱化,同时被列入打击的,当然还有江系的上海基地,所有的政治山头,均要削平,只允许习中央一个山头,巍然屹立。

习近平打击老人党,一是其性格使然,作为红二代,他认为自己经历丰富,有一种天降大任于斯人的自负,二是形势使然,他目睹胡锦涛当政之时的屈辱,不愿意重演胡温故事。而裸退之后的胡,与前朝老人党魁、以政治核心自居的江泽民相互抵消,为习清理老人党创造了空前机遇。无论是自己当皇帝,还是自己当总书记当核心,或当总统,其独立性都是政治家或政客的最大追求。

习近平在打击老人党势力方面能做到的事情,基本都做了,所有的大权都握在自己手中,一个党国总统形象,正在塑造中。权力都在你手上,然后呢?是为了永久保卫自己的权势,还是集权之后,和平地让渡自己的极权,通过宪政让自己名誉青史?

 

 

吴祚来,旅美学者,专栏作家,原中国艺术研究院文艺理论与批评杂志社社长

出处:《中国战略分析》第1期,2016年10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