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中国治理 > 法律社会 > 正文

忻霖:微信群管控打响第一枪 “环球实报”群主刘鹏飞被捕

2017年09月12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2656字 ⁄ 字号

图片为:群主:刘鹏飞

中国当局对微信群的管控持续升级。长期收集海外资讯、利用微信群在国内传播的微信群“环球实报”群主刘鹏飞日前被警察带走,至今下落不明。刘鹏飞是中国发布网络群管理新规定后最新一名被捕的群主。

北京市公安局、海淀区东升派出所的数十名警察9月6日到刘鹏飞家中将其抓走,并查抄电脑、手机等物品。办案人员声称是公安部督办案件,刘鹏飞妻子次日到相关部门查询,得到答复是“辖区派出所配合市局办案”;该部门拒绝提供其他信息。

记者就此致电据称关押刘鹏飞的北京东升派出所,但对方拒绝接受采访。

刘鹏飞的代理律师尚宝军告诉本台,目前其身在何处、被拘理由均成各界关注焦点:

“没有给家属任何的法律手续,他涉嫌罪名、被关在哪里、办单位是哪里?重要的问题都不知道,应该会去趟东升派出所试图去了解一下情况。

记者:“刘鹏飞他被抓跟环球实报支持郭文贵是有关系的是吗?

尚宝军:“大家都这么猜测,但目前我无法确认。”

国家网信办将于10月8日实施的“微信群15条”,提出网络群组建立者需对群中出现的不法信息负有“连坐”责任,即“谁建群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这被指对网络的严控蔓延至群组,目的是为中共十九大召开清理“舆论炸弹”。

山东维权人士张恩广接受本台采访时称,群组已不再属于朋友间“私聊”,刘鹏飞被拘可谓是当局严打微信群行动的“第一枪”:

“当局把这个做一个宣传口径,也是为了压制国内这些群的群主,借着刘鹏飞的这个事件,让像大家尽可能的少发言,快到十九大这也是一个高压态势。”

据悉,刘鹏飞是北京大学技术物理与应用化学博士及清华大学核研究院博士后,1997年进入中科院工作。2003年开始担任公司高管,直到5年前辞职。另外,综合网络消息,“环球实报”是近年传播较广的一个民间信息制作群,以简短文字加图片的形式,传播国内外的热点新闻和评论,在微信、推特等社交平台比较活跃。

出处:自由亚洲电台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

    第一条 为规范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维护国家安全和公共利益,保护公民、法人和其他组织的合法权益,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网络安全法》《国务院关于授权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负责互联网信息内容管理工作的通知》,制定本规定。

    第二条 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提供、使用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应当遵守本规定。

    本规定所称互联网群组,是指互联网用户通过互联网站、移动互联网应用程序等建立的,用于群体在线交流信息的网络空间。本规定所称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是指提供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的平台。本规定所称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使用者,包括群组建立者、管理者和成员。

    第三条 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负责全国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的监督管理执法工作。地方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据职责负责本行政区域内的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的监督管理执法工作。

    第四条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和使用者,应当坚持正确导向,弘扬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培育积极健康的网络文化,维护良好网络生态。

    第五条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落实信息内容安全管理主体责任,配备与服务规模相适应的专业人员和技术能力,建立健全用户注册、信息审核、应急处置、安全防护等管理制度。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制定并公开管理规则和平台公约,与使用者签订服务协议,明确双方权利义务。

    第六条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按照“后台实名、前台自愿”的原则,对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使用者进行真实身份信息认证,用户不提供真实身份信息的,不得为其提供信息发布服务。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采取必要措施保护使用者个人信息安全,不得泄露、篡改、毁损,不得非法出售或者非法向他人提供。

    第七条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根据互联网群组的性质类别、成员规模、活跃程度等实行分级分类管理,制定具体管理制度并向国家或省、自治区、直辖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备案,依法规范群组信息传播秩序。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建立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使用者信用等级管理体系,根据信用等级提供相应服务。

    第八条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根据自身服务规模和管理能力,合理设定群组成员人数和个人建立群数、参加群数上限。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应设置和显示唯一群组识别编码,对成员达到一定规模的群组要设置群信息页面,注明群组名称、人数、类别等基本信息。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应根据群组规模类别,分级审核群组建立者真实身份、信用等级等建群资质,完善建群、入群等审核验证功能,并标注群组建立者、管理者及成员群内身份信息。

    第九条 互联网群组建立者、管理者应当履行群组管理责任,依据法律法规、用户协议和平台公约,规范群组网络行为和信息发布,构建文明有序的网络群体空间。

    互联网群组成员在参与群组信息交流时,应当遵守法律法规,文明互动、理性表达。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应为群组建立者、管理者进行群组管理提供必要功能权限。

    第十条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和使用者不得利用互联网群组传播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禁止的信息内容。

    第十一条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对违反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的互联网群组,依法依约采取警示整改、暂停发布、关闭群组等处置措施,保存有关记录,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对违反法律法规和国家有关规定的群组建立者、管理者等使用者,依法依约采取降低信用等级、暂停管理权限、取消建群资格等管理措施,保存有关记录,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建立黑名单管理制度,对违法违约情节严重的群组及建立者、管理者和成员纳入黑名单,限制群组服务功能,保存有关记录,并向有关主管部门报告。

    第十二条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和使用者应当接受社会公众和行业组织的监督,建立健全投诉举报渠道,设置便捷举报入口,及时处理投诉举报。国家和地方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依据职责,对举报受理落实情况进行监督检查。

    鼓励互联网行业组织指导推动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制定行业公约,加强行业自律,履行社会责任。

    第十三条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配合有关主管部门依法进行的监督检查,并提供必要的技术支持和协助。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应当按规定留存网络日志不少于六个月。

    第十四条 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提供者和使用者违反本规定的,由有关部门依照相关法律法规处理。

    第十五条 本规定自2017年10月8日起施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