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网络 > 正文

马国春、石拓(2016):国际涉恐音视频的网络传播及其治理

2017年11月17日 网络 ⁄ 共 2463字 ⁄ 字号

摘要: 涉恐音视频是当前最为活跃的网络恐怖主义形式之一,也是当下国际反恐面临的一个普遍性难题。涉恐音视频的危害具有国际性特点,其根源也涉及许多国际性因素。随着中国全面开展针对涉恐音视频的整治工作,涉恐音视频在境内的传播得到了有效遏制,但是受一系列国际性因素制约,要彻底铲除涉恐音视频还任重道远。
关键词: 涉恐音视频;网络恐怖主义;国际性;网络共治
作者简介: 马国春,中国社科院2015 级博士生;石拓,中国传媒大学2014 级博士生

出处:阿拉伯世界研究,2016年第1期。

 

近年来,“东伊运”不断密集发布涉恐音视频,其中2010 年8 部,2011 年13 部,2012 年32 部,2013 年109 部,2014 年120 部,数量和频度逐年攀升,这类音视频通过各种渠道流入境内,煽动性极强。近些年来在新疆等地发生的大量暴恐事件中,他们几乎都是在参与收听观看涉恐音视频后,才最终实施活动的。因此,涉恐音视频的非法传播已成为当前影响新疆稳定的最大毒源。①(新疆涉恐音视频问题非法传播的一个重要背景是,近些年来新疆互联网和智能手机的快速发展。与以往不同,近期落网的涉暴恐基本以80 后和90 后为主体,他们大多通过互联网和多媒体卡等载体观看暴恐音视频。参见潘从武:《暴恐音视频成影响新疆稳定最大毒源》,载《法制日报》2014 年7 月17 日,第5 版。)

“东突”组织发布涉恐音视频的主要目的就是向境内传授“制爆方法”和暴恐技术。近年来,身处巴基斯坦与阿富汗边境部落地区的“东突”分子经过“基地”组织的言传身教,学会了如何制造简易爆炸装置和实施自杀式爆炸的技术,并通过涉恐音视频的方式向境内传授。在近些年新疆当地破获的大量团伙中,其作案、训练及制造爆炸装置的手段,大多来自对涉恐音视频的模仿。

当前,中国“暴恐”活动普遍呈现“境外指挥、网上煽动、境内实施”的特征。涉恐音视频既是境外试图在意识形态和技术上操纵和影响境内分子的重要手段,也是在“网上煽动”环节中所采用的主要工具,更是诱使境内分子实施活动的直接动因。

当前主要的涉恐音视频来自国外,中国只能防范其向国内传播,而难以从源头根除。根据中国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统计,中国境内超过七成涉恐有害信息来自境外网站,内容包括宣传宗教极端思想、鼓吹“圣战”、渲染血腥场景等,其中大部分都是以涉恐音视频的形式传入境内。(目前“三股势力”在境外运营着大量的使用阿拉伯语、维吾尔语、土耳其语、英语、俄语等语言的涉恐网站,这些网站通过发布文字、图片、音频、视频等信息,其中,“东突厥斯坦新闻信息中心”是许多此类信息的源头。参见南婷:《国信办:超七成涉暴恐类有害信息来自于境外网站》,新华网,2014 年6 月30 日) 很多信息即便是国内产生,很大程度上也都受到国外信息的影响。

由于源头在国外,要彻底根除涉恐音视频问题难度非常大。一方面,这些涉恐音视频的制作地点大都在境外。“东伊运”制作涉恐音视频先是在巴基斯坦和阿富汗边境的部落区以及叙利亚战场搜集原始素材,然后提供给第三国“东伊运”成员,进行剪辑合成,最终完成一部涉恐音视频的制作。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虽然也有少量涉恐音视频制作地点在国内,但其主要也是受到来自于境外涉恐音视频的影响。另一方面,许多涉恐音视频都是通过境外的网络资源渗透入境内。“东突”组织开设有专门网站,且在脸书、推特、YouTube 等社交网站上设有众多账号,通过立体宣传网络,形成多方联动的宣传体系。此外,“东伊运”分子还通过新兴社交软件,如Kakao、DiDi、Talkbox 等推送涉恐音视频。“东伊运”组织除在这些网站和社交软件上投放涉恐音视频外,还鼓动国内不法分子通过各种方式下载此类涉恐音视频。正是因为传播源头在境外,所以要从根本上彻底清除涉恐音视频可谓难上加难。

国际上形成打击涉恐音视频的合力尚存在法律和技术等方面的现实困境。国际社会在打击涉恐音视频等恐怖宣传方面存在技术上的难题。恐怖主义势力要在网络中发布煽动性信息,必然要经过大型互联网企业的服务器。如果这些企业不在技术上或其他层面采取措施,仅靠冻结帐号或删除音视频,很难阻止极端思想的传播。法律合作的困境也是突出难题。当前各国缺乏一致认可的法律框架,尤其对恐怖主义及其网上行为的认识和认定标准尚未达成一致,对于网络恐怖活动证据
的提取、保全、鉴定、移交等重要问题,也缺乏基本的法律共识,难以真正有效打击和处罚网络恐怖活动。由于当前全球打击网络恐怖活动尚缺乏共同的法律认同、法律体系和有效的技术手段,导致网络安全保卫和反恐部门执法困难重重。“伊斯兰国”、“东伊运”等组织正是利用国际互联网信息自由,将涉恐音视频上传到一些国际知名社交网站和视频分享平台上击。

2002 年8 月,小布什政府宣布将“东伊运”列入美国政府的反恐清单,确认“东伊运”为恐怖组织。2004 年美国以“东伊运”基本不具备组织发动袭击的能力为由,将“东伊运”从美国确定的国际恐怖组织清单中删除,不再认定“东伊运”为恐怖组织。2006 年起,美国先后将2002 年逮捕的22 名“东伊运”成员送往阿尔巴尼亚、百慕大群岛、帕劳等国。

境外敌对势力与“三股势力”沆瀣一气,在境外建立电台,开设网站,发布音视频,向中国境内进行渗透,给中国网络反恐工作带来了障碍。例如,原设立在德国的“解放电台”和“自由欧洲电台”已经迁移到捷克和哈萨克斯坦,并在土耳其增设了“独立解放电台”,近来又在与新疆地区接壤的中亚国家边境设立维语电台煽动民族分裂,企图实现境外电台对新疆的空中渗透。此外,美国为新疆问题单独设立的“自由亚洲电台”维语频道凸显了美国对待中国的险恶用心。该频道完全是西方为恐怖组织和分裂势力做策应宣传的工具,是西方势力勾结新疆恐怖与分裂势力的明证。

自2013 年底以来,中国开展了铲除网上涉恐音视频专项行动,中国公安部门会同有关部门,通过技术反制和外交交涉、执法合作等方式,打掉了“东伊运”自建的三个门户网站,迫使美国谷歌、脸书、Youtube等网站关闭了“东伊运”博客、账号,删除了部分“东伊运”涉恐音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