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 杰:习近平新极权主义时代

2017年11月22日 中国战略分析季刊, 时政评论 ⁄ 共 7252字 ⁄ 字号

 

      习近平的恣意妄为将会把中共带上不归路,也会使历经沧桑的中华民族再次走进腥风血雨。

    中共十九大闭幕了,习近平思想写进了党章,习近平得到了梦寐以求的绝对权力。与江泽民的十五大和胡锦涛的十七大不同,十九大标志着中共将告别近四十年的邓小平改革开放政策,进入一个新的时代,那就是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时代。但历史的潮流和人民期盼的却是另一个完全不同的新时代,即民主宪政时代。习近平新时代失败的命运已经注定,但人民所期盼的新时代的到来将异常曲折和艰辛。

 

  一、十九大改变了什么?

  十九大所做改变体现在以下七个方面:1、习近平思想写入党章。习近平思想被冠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写进了党章,排列在“三个代表”重要思想、科学发展观之后,作为中共新的指导思想。习近平将他的“党治中心”理念,即“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党是领导一切的。[1]”以及“四个自信”“中国梦”“五大发展理念”“四个全面”等,都写入了党章;现阶段我国社会的主要矛盾被修改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美好生活需要和不平衡不充分的发展之间的矛盾。”[2]

  2、未确定明显的接班人。在新的常委会组成中,没有接班人安排。被胡锦涛作为第六代接班人培养的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会前被抓捕,胡春华未入常委会。不确定明显的接班人,这应证了十九大前关于习近平可能要打破十年任期限制、谋求长期执掌权力的传言。

  3、习家军进入常委会和政治局。在七人常委中,栗战书和赵乐际是习近平的亲信,将分别执掌全国人大和中纪委。而25名政治局委员中,习近平以及曾与他共事、同乡、同学和公开表忠诚的官员高达15人,占比为60%[3]

  4、领袖崇拜。文革中盛行的领袖崇拜再度重演。北京市委书记蔡奇在十九大北京团的发言称赞习近平为“英明领袖”,“新时代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的总设计师”,“得到了全党全军和全国各族人民的衷心拥护爱戴”[4]。国防部长常万全在军队代表团说:“习主席顶天立地的历史担当托起伟大梦想,经天纬地的雄才大略引领前进方向,战天斗地的革命精神令人心驰神往,翻天覆地的开新图强铸就巨变沧桑,感天动地的领袖情怀彰显大爱无疆。”[5]

  5、市场机制弱化,国有经济地位突显。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称:要加快国有经济布局优化、结构调整、战略性重组,促进国有资产保值增值,推动国有资本做强做优做大。尽管习近平在报告中继续强调“中国开放的大门不会关闭,只会越开越大”和“完善产权制度和要素市场化配置”,但习近平的重心已经从市场转移到控制,不是要打破国企垄断,而是要把国企做得更大更强。

  6、设立国家监察委员会。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称:组建国家、省、市、县监察委员会,同党的纪律检查机关合署办公。制定国家监察法,依法赋予监察委员会职责权限和调查手段,用“留置”取代“两规”措施。[6]监察委员会的设立将会改变我国现有的宪法制度,也就是由一府两院一委改变为国务院、最高法院、最高检察院、军事委员会和监察委员会。刑事诉讼法将会被修改,赋予监察委员会部分刑事侦查权,通过“留置”将“双规”、“双指”合法化。

  7、大国外交战略和引领世界。习近平在十九大报告中,抛弃了邓小平的韬光养晦外交策略,表达了“走近世界舞台中央”的强烈愿望,还提出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给世界上那些既希望加快发展又希望保持自身独立性的国家和民族提供了全新选择,为解决人类问题贡献了中国智慧和中国方案。”。

  历史学者章立凡指出,所谓新时代是为了强调习近平的时代,为了今后习近平能继续、长期拥有权力。以前的宣传已经说了毛主席让中国人民站起来,邓小平让富起来,习近平是要强起来,新时代指的就是他的时代。[7]张博树教授认为:十九大标志着新时代的到来,中国官方称之为习近平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新时代,宪政自由主义者称之为习近平新极权主义时代。看到十九大万马齐喑的状态,令人痛心疾首,因为十九大不仅关系中共自身,而且关系到整个中华民族和14亿人民,它将祸及中国的未来。[8]冯崇义教授认为,习近平上台以来就倒行逆施,十九大他如愿以偿,登上权力顶峰,他想把中国从邓小平的后极权主义带回极权主义社会。中国面临的时代很新,但习近平很陈旧,他代表着中国最顽固、最反动的力量。但习近平的愿望不会得逞,他会在世界潮流和中国人民反抗中一败涂地。[9]

 

  二、 什么是习近平的新时代?

 

    根据十九大报告以及修改的党章,习近平所说的“新时代”,是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的时代;逐步实现全体人民共同富裕的时代;复兴中国梦的时代;日益走近世界舞台中央、不断为人类作出更大贡献的时代。这个新时代是由中国社会新矛盾所决定的。要解决新矛盾必须有新思想,即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此,习近平提出了建设新时代的十四个方略,包括坚持党对一切工作的领导;坚持全面依法治国;坚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体系;坚持党对人民军队的绝对领导;坚持全面从严治党等。新时代的新目标,就是从2020年到2035年,在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基础上,再奋斗15年,基本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从2035年到本世纪中叶,在基本实现现代化的基础上,再奋斗15年,把中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

   那么,习近平所谓“新时代”究竟是什么呢?政治评论人士李伟东四年前曾指出:习近平的新时代就是要用反腐来重拾民心和排斥异己,用压制舆论,重夺思想阵地话语权,同时在党的控制下,实现一定程度的司法公正,在宏观可控和国有主体前提下允许一定程度的市场化改革等,这一连串的“新思维”,事实上已经超越或摈弃了邓小平时代[10]给出的“保守”政治框架(和谐社会,三个代表,不争论,韬光养晦等等“保守”的意识形态),变成积极进取的甚至带有攻击性的战略思维。习近平的确要实现中国梦,但他的中国梦就是要既实现国家富强,同时又保持一党长期排他性执政的混合梦,就是要在建党100年时画圆从毛泽东到习近平的一个完美圆圈,在国家主义总体成功的大逻辑下,把毛泽东的种种失误归结为“有益探索”,从而实现中共100年总体上“伟光正”的历史定论,而这一切又都是由新执政团队完成的,新团队的伟大作用也就名垂党史了。为实现这个超级中国梦,必须扫除一切杂音,大力宣扬反宪政反普世价值,重树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的“主旋律”,打通毛泽东统治的三十年、邓小平改革开放的三十年和习近平的三十年,用马克思主义信仰和领导人道德感召力来整顿执政党团队。[11]

    笔者认为,习近平的新时代就是一个党(中共)、一个国家(中华人民共和国)、一个核心(核心)、一个思想(习近平思想)、一个统治(党领导一切)和一个目的(确保红色江山),实质就是习近平新极权主义时代[12]。习近平的新时代符合极权主义的内在逻辑和基本特征,即乌托邦意识形态;领袖崇拜;党国一体,全面控制;恐怖;持续的政治运动;反文明、反制度和反人性[13]。同时,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本质属于左翼极权主义,但它出现在21世纪,且融合了右翼极权主义的诸多特征。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与毛泽东的极权主义同样是想挽救中共,同样有引领世界的雄心,但习近平并非要消灭私有制,也不愿打碎现有的官僚体制,更不敢动员底层群众造反,而是通过反腐的名义,以斯大林党内清洗的方式清除异己。但必须指出的是,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是中国历经四十年改革开放后最严重的政治倒退,它不仅违背中国人民的意愿而且会严重背离世界政治文明的潮流。

    中国人民要进入的新时代是民主宪政时代,是实现中国百年未圆的民主共和梦的时代。正如《零八宪章》所言:“1949年建立的“新中国”,名义上是“人民共和国”,实质上是“党天下”。执政党垄断了所有政治、经济和社会资源,制造了反右、大跃进、文革、六四、打压民间宗教活动与维权运动等一系列人权灾难,致使数千万人失去生命,国民和国家都付出了极为惨重的代价。”“在经历了长期的人权灾难和艰难曲折的抗争历程之后,觉醒的中国公民日渐清楚地认识到,自由、平等、人权是人类共同的普世价值;民主、共和、宪政是现代政治的基本制度架构。抽离了这些普世价值和基本政制架构的“现代化”,是剥夺人的权利、腐蚀人性、摧毁人的尊严的灾难过程。”“有法律而无法治,有宪法而无宪政,仍然是有目共睹的政治现实。执政集团继续坚持维系威权统治,排拒政治变革,由此导致官场腐败,法治难立,人权不彰,道德沦丧,社会两极分化,经济畸形发展,自然环境和人文环境遭到双重破坏,公民的自由、财产和追求幸福的权利得不到制度化的保障,各种社会矛盾不断积累,不满情绪持续高涨,特别是官民对立激化和群体事件激增,正在显示着灾难性的失控趋势,现行体制的落伍已经到了非改不可的地步。”

 

  三、 习近平新时代的困境

 

     习近平的新时代由于得不到大多数民意的支持和违背世界文明潮流,失败的命运已经注定。笔者认为,习近平新时代的困境主要体现在:1、政治信仰。极权主义的一个重要特征就是要有坚定的信仰。希特勒纳粹右翼极权主义追求国家和种族主义,列宁、斯大林布尔什维克左翼极权主义追求共产主义,毛泽东的中国版左翼极权主义追求共产主义和中国农民大同理想的混合乌托邦,都曾经得到了亿万人民的疯狂拥趸。但习近平今天面对的中国却是一个经历了近四十年改革开放,早已抛弃了马克思的共产主义和毛泽东的乌托邦,大多从内心接受了自由、民主、法治的普世价值观。习近平的中国梦和两个一百年奋斗目标与中华民族的复兴并内在无关联,相反共产党恰恰是中华民族灾难的最大制造者,习近平的美丽愿景不接地气,无法将它转化为中国人民的政治信仰。2、互联网和开放的国门。四十年的改革开放使互联网已经进入中国人的家庭,中国大陆网民数量已近7亿人,占总人口的一半。[14] 互联网以及建立在互联网上的微信、微博等社交媒体已经成为中国人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尽管中共一直在加强互联网的舆论控制,但它无法战胜日新月异的电子技术。互联网的存在,中共就无法完全屏蔽信息,掩盖事实真相。其次,中国已融入国际大家庭,习近平无法关上已经开放的国门。中国人一直在用脚表达他们对西方文明的认同,从1978年到2016年底,各类出国留学人员累计达458.66万人,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总数为54.45万人。[15]而互联网和对外贸易恰恰是习近平依靠的红色权贵集团牟取利益的主要平台。 3、经济。邓小平的改革开放政策尽管使中国取得经济奇迹,但由于政治体制改革停滞,权贵资本控制下的中国经济增长模式已难以为继。李伟东先生曾指出:“从全球范围内看,原来中国的劳动力低成本出口导向模式,正在受到印度、柬埔寨、印度尼西亚、越南、缅甸等比我们还后发国家的强烈挑战。中国产品的成本优势正在逐渐消失,外贸依存度这么高的经济已经搞不下去了。其实这个问题五六年前就已经意识到了,而且主动说要扩大内需。但内需老是提高不上来,原因是中国存在六七亿人口的底层消费者,他们没有医保,没有社保,没有工资,甚至没有住房和未来的任何安全保障。他们不得不拼命的存钱,减少消费。而中产阶级以上的富人,该消费的已经达到某种饱和状态,没有办法再往下走了。要想扩大底层的消费,必须要想办法改变分配结构,而给分配结构造成两极分化的根本原因恰恰是权贵资本及高度的国有垄断,红二代全面控制国有企业所带来权贵资本主义,已经非常明显。如果没有一轮针对权贵资本主义的政治体制改革,调整分配结构、抑制资本的野蛮扩张和权钱勾结,逐步减少直到根本遏制对底层民众的欺压,内需就是扩大不了。不能改变分配结构,扩大不了内需,这个经济上增长的圈就画不圆。”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要实现它的目标就必须保持经济的持续增长,但他的新时代却不得不面临严峻的经济形势。“从2009年开始,中国经济基本依靠增发货币来拉动增长。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会前副会长石小敏今年6月19日接受经济观察研究院的采访时,点出了陷入经济困境之由。他坦言相陈:“每年发的货币,除了堆到房子里,剩下都在债务链条里,……把自己的全部信心都压在了房地产里,天天往里堆,还能搞得好啊,……现在玩的已经快玩不下去了,……这两年如果按美元计,GDP接近零增长了”。2009年以来,中国央行的货币供应量先后超过日本、美国、欧元区,成为全球最大的“印钞机”。2012年,全球新增货币供应量超26万亿元人民币,中国占近一半。21世纪网评估发现,均衡人均收入差异后,中国的经济货币化程度高居全球前列。”[16]4、腐败。国民党因腐败丢了江山,共产党正在重蹈覆辙,尽管这是两个不同性质的政党。目前中共已到无官不腐的状态,道德沦丧、礼崩乐坏。正如英国勋爵阿克顿说:绝对的权力,绝对腐败。习近平执政五年已查处百万贪腐官员,已说明中共无法靠自身解决腐败问题,必须改变腐朽的极权主义政治制度。5.权斗。极权主义国家由于权力高度集中,没有分权制衡,所以权斗不断。毛泽东与刘少奇、林彪斗;邓小平与胡耀邦、赵紫阳斗;江泽民与胡锦涛斗;习近平不仅与薄熙来、周永康、令计划、徐才厚、郭伯雄以及孙政才斗,而且还要与8900万想升官发财的中共党员斗。极权主义的特征就是不断地制造出敌人,它永远在战斗中,永远走不出历史兴亡的周期律。6.国际社会。尽管习近平的“一带一路”金钱外交及与俄罗斯的结盟,加之美国川普总统不愿担任世界民主领袖角色,会给习近平的新时代增添有利的国际色彩,但成熟的普世价值和宪政制度已深入人心,难以撼动。加之,国际极权主义国家早已形单影只,习近平的独舞只落得孤独和悲凉。

    习近平的恣意妄为将会把中共带上不归路,也会使历经沧桑的中华民族再次走进腥风血雨。中国人民的民主宪政新时代终将到来,只是道路会更加曲折,代价会更加惨重。

 

                                           (张杰:法学博士,旅美独立学者)

[1]“党领导一切”这一概念在中共党内最早出现是在抗日战争时期。1954年9月15日,毛泽东在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第一次会议开幕式讲话中明确指出:“领导我们事业的核心力量是中国共产党。”1962年1月30日,毛泽东在扩大的中央工作会议上指出:“工、农、商、学、兵、政、党这七个方面,党是领导一切的。党要领导工业、农业、商业、文化教育、军队和政府。” 1973年12月,毛泽东在主持召开的政治局会议上说:“政治局是管全部的,党政军民学、东西南北中。”

[2] 1981年中共十一届六中全会以来一直将中国的社会主要矛盾定义为“人民日益增长的物质文化需要同落后的社会生产之间的矛盾”。

[3]曾与习近平共事,或者是同乡、同学,包括中办主任栗战书、中央政策研究室主任王沪宁、新任中纪委书记赵乐际、重庆市委书记陈敏尔、北京市委书记蔡奇、中财办主任刘鹤、中办副主任丁薜祥、中组部副部长陈希、江苏省委书记李强、辽宁省委书记李希、中宣部常务副部长黄坤明。此外,被视为“入局”黑马的人大副委员长王晨,也与习近平同为“延安知青”。靠表衷心上位的官员包括李鸿忠、陈全国。

[4]搜狐网:《31位省区市党委书记讨论十九大报告,精彩发言摘编》,见http://www.sohu.com/a/199394724_800303,2017年10月30日访问。

[5]搜狐网:《十九大报告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提供了科学的行动指南和强大的精神力量》,见http://www.sohu.com/a/199062546_266317,2017年10月30日访问。

 

[7]BBC中文网:《习近平十九大报告:新时代新思想还是重复“老话”》,见http://www.bbc.com/zhongwen/simp/chinese-news-41661798,2017年10月29日访问。

[8] 张博树:《十九大上的习家军 习近平的新极权主义之路走得通吗?》,见https://www.youtube.com/watch?v=f-7oWNQMazw&t=18s,2017年10月31日访问。

[9] 冯崇义:《习近平是什么?他想干什么?为什么他会输得很惨?》https://www.youtube.com/watch?v=NzQdjYLzJLk,2017年10月29日访问。

[10] 笔者将邓小平时代界定为邓小平执政时期以及江泽民、胡锦涛执政时期,认为江胡时代实际为邓小平时代的延续。

[11] 李伟东:《走不通的红色帝国之路》(2013年10月19日),见https://www.boxun.com/news/gb/pubvp/2013/10/201310190845.shtml,2017年10月29日访问。

[12] 张博树认为:“在自由知识界,最早对习近平新独裁作出准备预估的是北京的政治评论家李伟东。”见张博树:《改变中国:六四以来的中国政治思潮》,溯源书社2015年6月第1版,第57页。

[13] 张杰:《文革时期的大民主与现代极权主义民主》,载《红祸》世界华语出版社2016年版,第111-115页。

[14]《中国大陆网民数量近七亿 超过人口半数》,见新华网http://news.xinhuanet.com/fortune/2016-01/22/c_1117868563.htm,2017年10月30日访问。

[15] 《2016年度我国出国留学人员情况统计》,见教育部http://www.moe.gov.cn/jyb_xwfb/xw_fbh/moe_2069/xwfbh_2017n/xwfb_170301/170301_sjtj/201703/t20170301_297676.html,2017年10月30日访问。

[16] 何清涟:《中国经济之病,根在经济增长方式》,见美国之音https://www.voachinese.com/a/china-enco-20170827/4002899.html,2017年10月29日访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