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 台港澳 > 正文

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编《中国安全战略报告2017:不断变化的中台关系》

2017年03月03日 军事, 台港澳 ⁄ 共 59270字 ⁄ 字号

中国安全战略报告

2017

不断变化的中台关系

 

目 录

序言... 2

概要... 2

前言... 3

第一章 中国对台政策的变化... 4

1 毛泽东时代:持续寻求的解放台湾的道路... 4

2 邓小平时代:向和平统一和一国两制转变... 5

3 江泽民时代:通过军队现代化遏制台湾独立... 6

4 胡锦涛时代:中国崛起中的台湾问题... 8

5 习近平时代:强调“九二共识”. 12

第二章 站在台湾立场的中台关系... 12

1 从反攻大陆到台湾中心主义 —蒋家父子政权时期—... 12

(2)默认民主化和台湾化的蒋经国... 14

3 民进党政权带来的冲击... 16

4 加速对中融合政策的结局—马英九政权时期—... 18

第三章 作为美国的台湾问题... 20

1 美国历代政权的对台政策... 20

2 有关台湾问题的国内争论... 23

3 美台安全保障关系的深化... 25

第四章 中台关系的变化与“维持现状”. 27

1 台湾人认同的增强... 27

2 中国对台湾的军事压力... 29

3 台军的军事应对状况... 31

4 旨在现状固定化的蔡英文... 33

专栏:习近平体制下的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推进与对中台关系的影响... 34

结语... 37

注... 38

 

序言

防卫研究所发行《中国安全保障报告》,关于中国的军事和安全保障,由本所的所

属研究人员从中长期观点分析应当关注的事态,向内外广泛提供。2011年3月以来,我

们在各年度发行1期日文、英文、中文版报告。《中国安全保障报告》受到国内外研究

机构和媒体等的高度关注,同时,防卫研究所根据本报告提出的分析,加深了包括中

国在内、与各国、各地区研究机构和相关人员的交流及对话。

作为第7期的《中国安全保障报告2017》,以“不断变化的中台关系”为副标题,分

析了中国的对台政策、台湾的对中政策、美国的对台政策在过去的70年中发生了怎样

的变化。在此基础上阐明,所谓中台关系的“维持现状”终究不过是指维持中国和台

湾两个体制对峙的状态,我们对于“维持现状”的实际状况,力求明确其剧烈的变化。

此外,我们在撰写时也参考了通过与包括中国、台湾在内的国内外研究人员和相关人

员的意见交换获得的启示,注意提出客观性分析。撰写时参照的各种一次资料、二次

资料记载于文末注脚。

《中国安全保障报告2017》是从研究人员独自的视点出发撰写的内容,并不是日本

政府、防卫省、防卫研究所的正式见解。本报告由门间理良(撰稿负责人、执笔第2章

和第4章)、山口信治(执笔第1章和第3章)以及杉浦康之(执笔专栏)执笔。此外,

编辑工作由室冈铁夫(主编)、有江浩一、饭田将史、神宫司觉、西野正巳、八塚正晃

完成。

我们希望《中国安全保障报告2017》能够加深有关中国的国内外政策讨论,并且

对深化日中之间在安全保障领域的对话和交流、乃至协作作出贡献。

防卫省防卫研究所 理论研究部部长 室冈铁夫

2017年2月

 

概要

第一章 中国对台政策的变化

对于中国而言,台湾问题是关系到政权正统性的问题,同时也是对美关系的核心

问题,另外还是国家建设的问题。从毛泽东到习近平等各位领导人都将最终实现台湾

统一作为重要目标。邓小平将毛泽东时代的“解放台湾”转变为延续到目前的“和平

统一,一国两制”政策。江泽民基于台湾实现民主化、受到美国支持的认识,采取了武

力威慑。胡锦涛在与美国协调的同时阻止台湾独立的企图,并且提出了“两岸关系和

平发展”,以中国的经济和军事力量的发展为背景,成功地实现了对中国有利的中台关

系局面。然而,由此转向统一的政治对话几乎毫无进展。习近平政权在“两岸关系和

平发展”路线陷于僵局的形势下,产生了对台湾新政权的不信任和恼怒。

第二章 站在台湾立场的中台关系

蒋介石、蒋经国时期的台湾实现了高度成长。中国大陆是应该夺回的领土,中国

共产党是应该打败的敌人。但是以发表关岛尼克松主义声明为契机,台湾所处的国际

环境开始恶化,因此台湾从攻势战略变更为攻守一体战略,对台湾的防卫也开始重视。

李登辉政权将中国作为谈判对象,构建了其框架。在该过程中,随着中华民国的民主

化和台湾化的进展以及中国大陆不再是反攻的对象,因此采取了守势防卫战略。陈水

扁政权时期的中台关系虽然在经贸领域急速深化,但是从李登辉政权后期开始恶化的

政治关系持续恶化。在军事战略上也对此反映,采取了积极防卫战略。马英九政权推

进对中融合政策,在军事战略上也恢复到守势防卫战略。虽然与中国的关系得到改善,

但是台湾民众的台湾人认同增强,希望中台关系维持现状的呼声高涨。

第三章 作为美国的台湾问题

在论述中台关系时,美国是不可或缺的存在。美国的对中、对台政策是在构建与

中国稳定的战略关系、以及与台湾作为友好国保持信赖的平衡的前提下成立。这样的

微妙平衡通过1972年的上海公报、1979年的中美建交公报和与台湾关系法、1982年的中

美联合公报以及6项保证等基本文件体现。进入本世纪,在中国向大国发展的过程中,

关于台湾政策,在美国国内发生了放弃台湾论、加强与台湾的关系论以及维持现状论

之间的争论。然而尽管出现这样的争论,美台的安全保障关系通过以实务层面的软件

为中心加强的方法持续发展,这一点受到关注。

第四章 中台关系的变化与“维持现状”

在马英九政权时期,由于与中国的关系得到改善,容易产生贸易额和投资额大幅

增加的印象。虽然在马英九政权时期大陆的观光客的确大幅增加,但是台湾的对中贸

易总额以及对中投资总额开始明显增加的是陈水扁政权时期。在此基础上,虽然中台在

经贸领域的交流加深,但是希望既不统一也不独立而维持现状的台湾民众逐渐增加,

在2016年达到约8成。另外,自己认为是台湾人的台湾人认同也以马英九政权成立为契

机明显增加。马英九政权的对中融合政策对将台湾民众引向中台统一的方向没有产生

作用。另一方面,即使面对马英九政权,中国对台湾的军事压力也没有减轻。正因为

蔡英文是以承诺“维持现状”当选了总统,尽管自身不会采取与中国敌对的政策,但

是诸如表现在获得年轻一代的支持、在台湾史中对原住民族的重新评价、以及开始推

进新南向政策等,被认为将制定与中国的关系保持进一步相对化的政策。

 

前言

上世纪90年代,中国实现了香港和澳门的回归,剩下的重要政治性、历史性课题

是台湾的统一。然而,1949年毛泽东在北京宣布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蒋介石将台北

作为中华民国的临时首都,在此后至今的近70年期间,中国与台湾在海峡两岸持续对峙。

中国政府为了消除两种政治体制的对峙状态,在向台湾方面表示武力解放、和平

解放、以及和平统一立场的同时,偶尔也包括通过武力威慑寻求台湾统一的途径。但是,

从毛泽东到胡锦涛政权未能实现台湾统一。2012年接手胡锦涛政权的习近平政权以从

邓小平政权时期开始的经济发展成果为基础,提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目

标,推进对外扩大路线。目前,其具体的对象看来是东海和南海。然而对于中国而言,

台湾与西藏、新疆维吾尔两个自治区同样,依然是构成“核心利益”的最重要地区,

没有任何改变。岂止如此,对于以成为海洋强国为目标的中国而言,位于进出西太平

洋的门户、连接东海和南海海域的台湾在地缘政治学的重要性进一步提高。

另一方面,中国大陆对于台湾而言是通过武力反攻的对象,中共政权是应剿灭的

反叛势力,没有谈判的余地。可是接任蒋经国成为总统的李登辉在推进中华民国的民

主化和台湾化进程中以及在冷战终结、国际环境急剧变化的形势下,对中国采取相对

性的思考方法占主流。中共政权从应该武力讨伐的对象变成具备政治性实体的谈判对手。

此外在台湾,总统由居住在中华民国统治地区的选民直接选出,2016年进行了第三次

政权交替,中台关系也因此受到巨大影响。

中台双方为了继续保持在海峡两岸对峙的局面,采用了“维持现状”的表述。但

是“维持现状”终究只不过是中华人民共和国和中华民国两个体制对峙的框架,围绕

其周围的东亚国际关系及中国的国力、中台军事平衡、台湾的政治体制等不断发生着

动态变化。在这种形势下,虽然继续使用“维持现状”的表述,但是其内在实质是否

不断发生着巨大变化?立足于上述问题意识,编写本报告旨在通过分析毛泽东、邓小平、

江泽民、胡锦涛等历代中国领导人的对台政策、以及蒋介石、蒋经国、李登辉、陈水扁、

马英九、蔡英文等6名台湾总统的对中政策以及对中军事战略的变化、中台关系的实际

状态、以及在论述中台问题时不可或缺的美国因素,阐明中台关系在仍旧保持“维持

现状”表述的同时发生了哪些变化。

在编写本报告时,将中华人民共和国简称中国、中国人民解放军简称中国军队、

中华民国简称台湾、中华民国国军简称台湾军队(台军),但是如果因历史性过程以及

前后文的逻辑性而不适合则不在此限。另外,关于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以后的时期记

述的中华民国,指中华民国政府统治管辖的台湾、澎湖、金门、马祖地区。

对于理解因台湾第三次政权交替而再次受到关注的中台关系,如果本报告能够助

一臂之力,成为关于台湾海峡的稳定与和平进一步思考的资料,我们将感到十分荣幸。

(撰稿人:门间理良)

第一章 中国对台政策的变化

1 毛泽东时代:持续寻求的解放台湾的道路

对于中国而言,台湾问题是关系到政权正统性的问题,同时也是对美关系的核心

问题,另外还是国家建设的问题。

1949年,中国共产党取得了国共内战的决定性胜利,成立了中华人民共和国。然

而中国国民党政权溃逃台湾,维持了中华民国的体制。另外,中国人民解放军还没有

进入西藏等,全国的“解放”仍未实现。中国共产党在作为列宁主义政党的同时肩负

中华民族主义的重任统治中国,完成统一是中国共产党的夙愿。“解放”台湾正是完成

统一所必要的行动。

虽然中国共产党致力于在1950年实现解放台湾的目标,但实际上并没有完成这个

目标的实力。作为解放台湾的准备阶段,解放军于1949年10月攻打福建省沿海的金门岛

发起金门登陆战,但是被中华民国国军打得惨败,解放台湾便更加遥远。此外,1950

年6月爆发了朝鲜战争,为了防止共产主义的扩展,美国向台湾海峡派遣了第7舰队,

加强对台湾国民党的支援,因此解放台湾几乎无法实现。1954年12月,美台签订了《共

同防御条约》,以条约的方式确定了美国对台湾防御的承诺。

在这种情况下,台湾问题对于中国而言,是完成统一的问题,同时,台湾海峡成

为冷战的最前线,因此也成为如何对抗美国包围网的问题。

然而毛泽东并没有放弃“解放”台湾。毛泽东寻求“武力解放”与“和平解放”的

两种方法,首先对金门岛施加军事压力,目的在于将楔子打在放弃金门岛的美国与作

为反攻大陆的据点维持金门的台湾之间1。中国曾相信,利用美国与台湾之间的矛盾可

以夺取金门岛。但是在1954~1955年的第一次台海危机以及1958年的第二次台海危机时,

美国表示了防卫台湾的承诺,“解放”台湾成为更遥远的目标。

毛泽东认识到,突破美国的包围网完成统一,最终只有通过提高本国的国力实现。

中国成为大国,与中国在台湾问题上对抗对于美国将成为较大的负担,美国可能自然

会从台湾退出,出于这种考虑,毛泽东急于推进本国国力的强化。首先实施了以军事

产业优先的第1个五年计划(1953~1957年),然后掀起了以飞速发展本国经济为目标的

大跃进运动(1958~1961年)。中国的国内政治问题涉及到统一以及对美关系。然而大

跃进运动以失败告终,台湾问题的进展更加困难。

虽然无法解放台湾,但是中国不能承认大陆与台湾分别作为国家存在的所谓“两

个中国”,将重点放在使台湾在国际社会中受到孤立。其中重要的逻辑是“一个中国”原

则。“一个中国”原则就是“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中华人民共

和国是代表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的原则性立场。根据福田圆的研究,“一个中国”的

原则并不是从上世纪50年代开始的一贯主张,而是逐渐形成的2。将中台的敌对状态变

成围绕“一个中国”的正统政府的争斗,虽然没有统一的实力,但是避免分割的固定化,

成功地将问题的解决推迟到未来。

1971年,中国获得了联合国的代表权,成功地将台湾赶出了联合国。另外,在1971~1972年

发生的美中接近的过程中,中方重视台湾问题,坚持了“一个中国”的原则

立场。作为结果,在1972年发表的上海公报中,以同时记载美中分别表述本国立场的

方法保留本国的立场,并且进一步以口头理解的方式使美方让步3。

2 邓小平时代:向和平统一和一国两制转变

1976年毛泽东辞世,邓小平在后来的权力斗争中获胜,他在1978年年底召开的中国

共产党第十一届中央委员会第3次全体会议上提出新的政策,后来被称为改革开放政策。

另外,几乎在相同时间,1979年1月中美建交,美国与中华民国断交。改革开放政策需

要加强与周边各国的经济关系,美国撤销了美台共同防御条约,中国有必要也有可能

采取新的台湾政策4。

由此提出的新政策是“和平统一”和“一国两制”。在毛泽东时代,台湾终究是应

该被中国共产党“解放”的对象,而“和平统一”的表述则暗示采用柔软的方式进行

统一。1979年1月1日,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人大)常务委员会发表了《告台湾同胞书》,

向台湾方面发出协商结束军事敌对状态的呼吁,同时宣布停止持续到当时对金门的炮

击5。1981年9月30日,人大常委会委员长叶剑英发表了由9条内容构成的“和平统一”和

“一国两制”,系统性提出了更加明确的方针6。其中,①通过第三次国共合作实现祖国

的统一,②实现“三通”(通邮及通讯、通航、通商)和“四流”(学术、文化、体育、

科技交流),③台湾享有高度的自治权并可保留军队,可保持同外国的经济、文化关系,

这几点非常重要。

邓小平对于“和平统一”和“一国两制”提出了以下方针,①台湾作为特别行政

区保持独立性,可以实行与大陆不同的制度,②司法独立,终审权不须到北京,③台

湾可以有自己的军队,只是不能构成对大陆的威胁,④大陆不派人驻台,⑤台湾的党、政、

军等系统可由台湾自己管理,⑥中央政府给台湾留出名额7。邓小平对于台湾的和平统

一具有相当的自信8。1980年1月16日,邓小平对必须在上世纪80年代完成的3项任务列

入了台湾的“回归祖国”。按照这种“和平统一”路线,向开展对中贸易、投资的台湾

企业提供优惠政策,对台湾企业对中贸易、投资采取优惠措施,开始了与中国国民党

以及台湾民间团体的交流。

邓小平的“和平统一”以及“一国两制”的台湾政策是从毛泽东时代的巨大转变,

并且成为目前仍在持续的台湾政策的基轴。然而,台湾问题在实际上并没有像邓小平

当初设想的那样早期解决。这是因为第一是台湾方面的反应消极,第二是美国对台湾

的干预比预想的更深。蒋经国采取了“三不政策”(不妥协、不接触、不谈判),直到

1987年为止,对于与中国的对话持消极态度。此外,美国于1979年制定了《与台湾关系

法》,继续进行武器出售。

3 江泽民时代:通过军队现代化遏制台湾独立

(1)第三次台海危机

经过了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后,就任中国共产党总书记的江泽民继承当初邓小平

时代的台湾政策,促进缓和中台关系的紧张与和平统一。1987年以后,台湾改变了原

来拒绝对话的立场,开始摆出与中国对话的姿态。作为协商双方事务性工作的民间机构,

1991年在台湾成立了海峡交流基金会(海基会,会长辜振甫),在中国成立了海峡两岸

关系协会(海协会,会长汪道涵)。1992年,作为推进政治对话的基础,形成了所谓“九二

共识”。对此,中国方面同意中国和台湾属于“同一个中国”,而台湾方面则同意“一

个中国,各自表述”(对于“同一个中国”的解释,中台各自以不同的方式表述),是保

留各自不同见解、模棱两可的共识。1993年4月,在新加坡实现了汪道涵、辜振甫会谈。

1995年1月,江泽民提出了被称为“江八条”的台湾政策方针,即①坚持“一个中国”原

则,②对于台湾同外国发展民间性经济文化关系不持异议,但是反对台湾以搞“两个

中国”、“一中一台”为目的的活动,③进行海峡两岸和平统一谈判,④努力实现和平

统一,中国人不打中国人(大陆人和台湾人),⑤大力发展两岸经济交流与合作,⑥继

承和发扬中华文化,⑦保护台湾同胞的正当权益,⑧领导人的相互访问9。该方针可称

为体现了总体温和的色彩。

然而中台关系因李登辉总统的访美签证问题出现恶化,导致发生了从1995年至1996

年的第三次台海危机。李登辉总统应母校康奈尔大学的邀请访美时,美国克林顿政权

在国会的压力下颁发了签证。由此使中国的态度立刻变得强硬,在李总统访美时举行

了海军、空军的演习以及东风-15导弹试射。此外,在1996年举行台湾总统选举时,进

行包括导弹发射以及登陆演习在内的大规模演习,加强对台湾的压力。

为什么中国表现出强硬反应?首先,台湾的民主化不断发展。由于中华民国的台湾

化和民主化发展,台湾不再围绕中国的正统政府问题争斗,而开始推行“台湾独立”,

存在这种认识。

其次,美国等西方各国敌视中国,为了封锁中国而利用台湾,试图推进其被国际

社会承认,中国存在这种认识。由于1989年的天安门事件和后来发生的东欧共产主义

体制的转变以及苏联解体,中国成为剩下的少数共产主义体制。中国是美国的下一个

敌人,利用台湾牵制中国的认识在中国国内广泛存在10。例如,1992年9月,乔治·布

什政权针对中国购买苏-27战斗机,决定向台湾出售150架F-16A/B战斗机的武器出口。

此外,接下来的克林顿政权于1994年9月发表了台湾政策调整,提高了与台湾的交流水准。

这样的举动可能在中国看来是美国的台湾政策发生了大的变化,因为中国意识到台湾

在事实上的独立以及逐渐被国际社会承认11。

因此如前所述,中国从1995年夏季开始在台湾海峡进行导弹试射,进入1996年后,

在台湾总统选举之前举行了大规模的军事演习。这些行动的目的被认为是向美国传递

中国的决心,制止美国的插手,并且观察美国的态度,对台湾的独立倾向发出警告,

并且对选举的走向施加影响12。对于1995年的导弹试射,由于美国的反应并不是非常强硬,

因此中国的领导层认为美国不会插手、或者即使插手也只不过是象征性的,于是在

1996年开始了大规模演习13。然而美国向台湾海峡派遣了以独立号航母和尼米兹号航母

为中心的两个航母战斗群,因此中国对台湾无法施加更大的军事压力。

(2)危机的影响

第三次台海危机对东亚的安全保障环境留下了非常大的影响。在中国看来,使台

湾海峡陷于危机状态,成功地显示了中国对台湾问题的决心。台湾问题作为中国而言

是涉及国家核心利益和国家正统性的重要问题,围绕该问题可能导致使用武力,向台

湾及美国表明了立场。后来从1997年至1998年美中关系好转,1998年6月,克林顿总统

在上海重申了“不支持台湾独立”、“不支持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不支持台湾加入

联合国机构以及必须由主权国家才能参加的国际组织”,即“三不”原则。

然而虽然在外交方面取得了一定的胜利,但是从军事角度观察,事态超过了中国

的预测,对中国留下了严重的影响。也就是说,对于美国正式派遣航母战斗群,由于

中国没有与其对抗的军事手段,因此基本上无能为力。假如未来发生同样事态,中国

对于美国的插手力所不及,甚至可以设想出现允许台湾独立的结果。

冷战结束后,中国感到实现军事力量现代化的必要性。中国的军事战略受到美国

在1991年的海湾战争中显示的军事革命的影响,1993年提出为了在高技术条件下应对局

部战争的新军事战略。此时江泽民也强调,如果一旦发生重大“台独”事变,需要应

对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14。

台海危机加速了中国军事力量的现代化。1995年12月,中央军事委员会(中央军委)

扩大会议通过了“九五期间军队建设计划纲要”(“九五”纲要)。该纲要提出在第九个

五年计划(1996~2000年)期间实现军事科学技术飞速发展的目标,并且明确阐述“两

个根本性转变”,即在军事斗争准备上,由应付一般条件下的局部战争向准备打赢现代

技术特别是高技术条件下的局部战争转变;在军队建设上,逐步由数量规模型向质量

效能型转变,由人力密集型向科技密集型转变15。

对于该纲要,中央军委副主席张震强调,在台湾进行“台独”活动的情况下,要

大力改善武器装备,发展制约对手的“杀手锏”(针对敌方的弱点一招制胜的武器)16。

当时,晋升为中央军委副主席的张万年强调新的科学技术在军事上的重要性,谈到精

确打击和电子战的有效性,指出“今天科学技术在提高战斗力中的作用,比以往任何

时候都突出”,“现代条件下的局部战争越来越表现为科学技术的较量,谁占据了科学

技术优势,谁就能更多地掌握战场主动权”17。

在制定了该“九五”纲要以后,中国通过精确打击等抓住美国的弱点,力求遏制

其插手台湾问题,为了具备这种能力而推进强化军事力量。00年代后期以后受到关注

的中国的非对称攻击能力就是从这个时期开始进行投资的结果。

第三次台海危机后的中台关系对于中国始终持续着不容乐观的局面。1999年,李

登辉总统宣称两岸是“特殊的国与国关系”,被中国视作台独的进一步动向。此外,在

2000年总统选举中台独倾向强烈的民主进步党(以下简称民进党)的陈水扁获胜。在

中国看来,这意味着台湾面向独立的挑战进入了新的阶段。

正值总统选战最高潮的2000年2月,中国的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发表了题为《一

个中国的原则与台湾问题》白皮书,主张了中国的立场。其中作为行使武力的条件,

列举了以下3项内容:①如果发生台湾被以任何名义从中国分割出去的重大事变,②如

果出现外国侵占台湾,③如果台湾当局无限期地拒绝通过谈判和平解决两

岸统一问题18。特别是第三项是新加入的内容,被认为是对陈水扁的牵制。

此外,中国对“一个中国”重新界定。2000年8月,钱其琛副总理宣布

了新的“一个中国”定义,“世界上只有一个中国,大陆和台湾同属于一个

中国,中国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不容分割”19。以往的“一个中国”原则的着重

点在于中国唯一的正统政府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但是在中华民国的民主化和台湾

化进程中,台湾方面对于中国正统政府争斗的关心程度降低。原则的重新定义可称

是体现了对于这种情况防止台湾以任何形式分离的新着力点。

4 胡锦涛时代:中国崛起中的台湾问题

(1)反分裂国家法

胡锦涛于2002年就任党总书记,2004年担任中央军委主席,成为名副其实的最高领

导人。胡锦涛对于台湾问题力求采用与强硬政策一边倒的前任领导人江泽民不同的方法。

胡锦涛将强硬立场与柔软姿态巧妙地组合,试图采取软硬兼施的方法20。也就是改

变以往试图一举统一的方法,采取对于台湾分离独立以强硬政策遏制,在这个前提下

促进灵活地与台湾开展对话和交流的方法。2004年5月17日,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发

表声明,只要台湾承认“一个中国原则”,摒弃“台独活动”,就可以恢复对话与交流,

深化经济协作,暗示向柔软政策的转变21。

首先成为课题的是遏制台独倾向。为此,胡锦涛政权在2005年3月14日召开的第10

届全国人大第3次会议上制定了《反分裂国家法》。

根据松田康博的论述,反国家分裂法表述了从促进统一向遏制台独的方针转变。

其特点是①着重于维持现状,②不强调“一国两制”,③软硬兼施的方法,④严格“非

和平方式”的行使条件,并且在行使条件中保持一定的“战略模糊性”22。

该法对于采取“非和平方式”的条件提出了3项内容,①如果台湾从中国分离,②

如果台湾发生从中国分离的重大变化,③如果完全丧失了和平统一的可能性。全国人

大常委会委员长吴邦国对该法进行了说明,该法是为了贯彻“和平统一、一国两制”等

中央制定的重大政策方针,反对和遏制“台独势力”分裂国家活动的法律23。

(2)“陈水扁是个麻烦制造者”

陈水扁总统就任当初,虽然表明了温和路线,但是中国对该融和路线没有回应,

对陈水扁“听其言、观其行”,同时保持外交压力。随着自己争取连任的2004年3月总统

选举的到来,陈水扁放弃温和路线,激进的色彩浓厚。陈水扁于2002年8月提出了“一

边一国”论(两岸分别为不同的国家),并于2003年9月提出通过全民公投制定新宪法,

“是否赞成国防能力”于11月成为争论的焦点24。

针对(民进党)陈水扁的激进行为,胡锦涛政权致力于与国民党和美国联手使陈

水扁孤立。对于国民党扩大两党之间的交流。2005年3月,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访问中国,

与中国共产党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主任陈云林举行会谈。接下来于2005年4月实现了国

民党主席连战访问中国。连战主席与胡锦涛总书记会谈,发表了包括坚持九二共识、

反对台湾独立、促进两岸关系发展等内容的联合新闻公报25。中国通过加深与国民党的合作,

对于台湾内部希望中台关系稳定和深化以经济为中心开展交流的势力,

也起到了反对台独是明智选择的呼吁作用。

对于美国,强调陈水扁是个试图改变现状的麻烦制造者,旨在美中联

手对其遏制。中国通过各种渠道对美国做工作,例如胡锦涛的外交智囊戴

秉国中央外事办公室主任于2004年3月在即将进行台湾总统选举之前作为特

使历访美国、德国、法国、日本、俄罗斯,说服反对陈水扁提出的全民公投。戴秉国

在美国与政府高官以及前高官进行了多次会谈26。

戴秉国劝说美国,传递了以下消息。第一,陈水扁按照台独日程表进行策划,中

国和美国必须对此防范;第二,美国应该向台湾发出明确的信号,并且政府有关人员

的发言必须一致。此外,向詹姆斯·凯利助理国务卿表明“台湾问题不是民主的问题,

也不是社会主义和资本主义的制度问题,而是中国的国家利益和民族利益问题。希望

美国不要将该问题作为意识形态问题对待”的立场。另外在与科林·鲍威尔国务卿的

会谈中,强调中国共产党不是苏联共产党,中国不是苏联,中国没有像苏联那样谋求

霸权。在此基础上提出①台独的危险,②陈水扁的行为无法预测,不能相信,③中国

政府为了和平统一付出最大的诚意努力,④美国发出了与2003年12月乔治·沃克·布什

总统的发言(以后详述)不同的声音,应保持与总统发言的一致性27。

在第3章中将详细阐述,美国在陈水扁提出“一边一国”论之后,对陈水扁政权的

不信任感逐渐增强。美国认为陈水扁不顾大局,以个人的政治目标优先,非常麻烦难缠。

为此,美国开始逐渐地遏制陈水扁的行动。2002年10月,布什总统在与国家主席江泽民

会谈后的新闻发布会上表明“不支持台独”28。后来,2003年12月9日在与温家宝总理的

会谈中,布什总统进一步强调,“反对试图改变中国与台湾的现状”,断定陈水扁的行

动是“我们反对的单方面试图改变台湾现状的做法”29。因此,陈水扁不得

不改变全民公投的内容,并且因投票人数未达有效投票数而没有通过。

就这样,形成了美中联手遏制台湾改变现状的态势。关于反分裂国家

法的制定,中国在不同层次就其内容与美国进行了事前沟通30。美国虽然未

能阻止制定反国家分裂法,但是有评价指出,通过密切的磋商,删除了涉

及到“一国两制”问题等,在文字上采用了温和的表达方式31。胡锦涛主席在2005年11月

与布什总统的会谈中予以赞赏,“中美共同反对和遏制“台独”分裂势力及其活动,维护台海

地区和平稳定,符合双方的共同利益32”。

此后的第二期陈水扁政府虽然曾一度摸索温和路线,但是在政权末期再次回归到

台独路线。2007年5月,陈水扁总统提出要求,以“台湾”名义加入联合国,后来宣布

对此实施全民公投。然而美国对此也表示明确反对,投票人数未达有效投票数。

(3)“两岸关系和平发展”

2008年3月,国民党的马英九当选总统,对于中国意味着成功挫败了陈水扁政权的

台独企图。对于马英九政权转向向中靠拢,胡锦涛政权表示欢迎。

胡锦涛以两岸关系稳定为基础,作为接下来的步骤提出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两

岸关系和平发展”在2005年的胡锦涛、连战会谈中首次提出,因国民党政权的诞生而

正式推进。在2007年举行的中国共产党第十七次全国代表大会上,胡锦涛提出了“在

一个中国原则的基础上,协商正式结束两岸敌对状态,达成和平协议,构建两岸关系

和平发展框架33”的规划。其基本构想是采取“先经济、后政治”、“先易、后难”的

方式,从可行之处着手,通过循序渐进开辟统一的道路。

为了实现这个目标,2008年12月31日,国家主席胡锦涛在纪念《告台湾同胞书》发

表30周年座谈会上发表讲话,明确提出了“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六项方针,即为了

和平实现祖国统一,首先必须保证两岸关系和平发展,具体包括①恪守一个中国,增

进政治互信,②推进经济合作,促进共同发展,③弘扬中华文化,④加强人员往来,

⑤协商涉外事务(适当放松对台湾加入国际机构的限制)⑥结束敌对状态,达成和平

协议34。

由于这种双方的变化,中台关系面向改善发展,2008年6月,海峡会和海基会重启

高层会谈。此后,尤其以经济协作为中心,中台关系不断深化。中台高层务实会谈在

胡锦涛政权期间举行了8次,签署了开放大陆游客赴台观光、全面开放三通等18项经济、

实务协议。2010年6月签订了《海峡两岸经济合作框架协议》(Economic Cooperation

Framework Agreement: ECFA),对中国方面出口的539个品目、台湾方面出口的267个

品目的商品阶段性适用零关税。

(4)中国的军事力量现代化与中台关系

中台关系随着中国的强大而发生了巨大变化。2008年以后,在各国遭受金融危机

的影响之中经济迅速恢复,中国的兴起显而易见。马英九政权以后的中台关系也是以

中国的兴起为前提。

首先,在中国的经济发展中,台湾的对中经济依赖加深。这种经济性诱因阻止了

台湾走向独立,可期待走向与中国的统一。

另外,由于解放军力量的现代化进展,台湾海峡的军事平衡逐渐向中国占上风倾斜。

1995年以后,中国军事力量的现代化稳步推进。中国通过显示对台行使武力的可能性

阻止台独,以该力量为背景,可以认为将促进中国所希望的政治解决台湾问题35。此外,

吸取第三次台海危机的教训,中国集中投资于对美国插手台湾海峡尽可能造成巨大损

失的武器,对试图插手的美国的考虑和政治意义造成影响。

特别是导弹和空中力量的攻击成为对台湾的巨大威胁36,雷达设置和指挥通信网、

空军基地等将会受到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的攻击。

短程弹道导弹东风-11、东风-15以位于台湾正面的第52基地为中心配备。另外,新

型弹道导弹东风-16的射程为1,000公里,被认为配置在台湾的正面。根据美国国防部的

报告,在2015年当时,中国的短程弹道导弹的发射装置有200~300座,至少可能有1,200

多枚导弹37。此外,命中精度也有提高,据说东风-15A、东风-15B以及东风-16的半数必

中界(circular error probability :CEP)为10米以下。

台湾的战斗机没有更新换代,逐渐陈旧,而中国投入了许多歼-10、歼-11等第4代

战斗机,第4代战斗机的数量于2007年超过台湾。有分析表明,台湾不仅难以保证空中

优势, 而且在防空能力方面也难以应对38。另外, 中国进口了S-300PMU1以及

S-300PMU2地对空导弹,配备红旗-9以及红旗-15/18,加强了防空能力。在此基础上,

从俄罗斯购买射程达400公里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交涉取得了进展,如果实现了这些

配备,防空能力可能会进一步提高。

中国以开发中程弹道导弹为中心,提高精确打击能力,增加美国的介入成本。作

为反舰弹道导弹闻名的东风-21D和东风-26被认为对美国的航空母舰构成威胁。另外,

中国海军舰艇以及空军轰炸机在西太平洋海域的活动频繁,能够对美军基地构成威胁。

此外,由于中台关系的稳定,台湾对来自中国威胁的认识淡薄,台湾对于自身的

防卫不付出应有的努力,可能发生所谓“芬兰化”(虽然维持独自的政权,但进入临近

大国的势力范围保持中立性存在)39。台湾海峡越稳定,中国越可能将目标转向其他地

区和问题,在更广的范围活动。从00年代后期开始显现的使中国可能向海洋发展的条

件之一可以说是台湾海峡的形势稳定在对中国有利的局面。

关于胡锦涛时代的台湾政策,从遏制台独、并以对中国有利的方式实现了两岸关系稳定的

意义考虑,可以说获得了相当的成功。然而由此面向统一的政治性对话几乎完全没有进展。

虽然中国和台湾对于两岸关系稳定与和平具有共识,但是对中国而言,维持现状终究是最

低要求,必须与走向统一的道路联系起来40。尽管高官之间频繁接触,但却没有重要的进展。

另外在军事互信机制方面也同样,2004年5月17日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国务院台湾事务

办公室在声明中首次提到其建立41。后来于2008年在胡锦涛的讲话中也涉及到了军事安全保

障互信机制。然而中国提出的军事互信机制是作为政治互信的结果建立的,同意政治性原则不

可或缺42。2010年、2012年、2014年,中台举行了3次联合海上搜救演练等,虽然在非军事

性的地方级别开展合作43,但是却没有进一步的发展。

 

5 习近平时代:强调“九二共识”

习近平政权面对这种“两岸关系和平发展”的极限。最重要的是中台的交流越是

增加,台湾的台湾人个性越强,陷入看不到统一道路的窘境。在决定后马英九的2016

年1月台湾总统选举中,民进党获胜的希望增加。

2015年11月7日,在总统选举之前,在习近平和马英九之间开始了首次中台首脑会谈。

习近平强调指出,①坚持两岸共同政治基础不动摇,②坚持巩固深化两岸关系和平发展,

③坚持为两岸同胞多谋福祉,④坚持同心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其中也与第一点相关,

习近平强调“九二共识”的重要性进一步阐述,“九二共识体现了一个中国原则,明确界

定了两岸关系的根本性质。它表明大陆与台湾同属一个中国,两岸关系不是国与国关系,也

不是‘一中一台’44”。强调“九二共识”可能也是对下一届政权的警告。

2016年1月,民进党的蔡英文获胜,同年5月诞生了新政权。习近平政权对台湾的新政权

充满了不信任和警戒。 (撰稿人:山口信治)

 

第二章 站在台湾立场的中台关系

1 从反攻大陆到台湾中心主义 —蒋家父子政权时期—

(1)从军事对抗转向稳定化

1949年10月1日,人民政府主席毛泽东在天安门城楼上宣布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

当时在中国南部和西部,仍在中华民国国军(在临时首都于1949年12月迁移到台北以后

称国军为台军)与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军)之间持续着内战(在台湾称为“动员戡

乱时期”)。在从浙江省到广东省的沿海地区,也有被中华民国政府和国军占领的地区

和岛屿,中国共产党政权致力于“解放”这些地区。

金门岛位于福建省厦门(大金门西侧5公里)的对岸,是周围三面海域被中国包围

的小岛(大金门、小金门合计面积150平方公里),相隔台湾海峡座落在台湾岛的正面。

在没有可容易地穿越台湾海峡的导弹和飞机的当时战略环境下,在台湾方面看来,金

门岛占据了可以牵制解放军向台湾海峡的出击、也可作为反攻大陆据点的重要战略位置。

为此,中华民国方面在金门岛部署了大量兵力并构建了坚固的阵地。1949年10月25日,

解放军的15,000名兵力在金门岛古宁头登陆。但是,国军将古宁头假设为战场刚刚举行

了演习1。解放军部队小看国军,轻视国军在海上和空中的兵力优势,因此第一批部队

登陆后,第二批部队的登陆被国军的海军和空军阻止2,并且也因为登陆的解放军部队

之间的配合不善3,国军从守卫作战转为反击作战,10月27日成功地全歼了解放军4。

后来,在广东省沿海的海南岛发动了海南岛战役。海南岛的面积为3.3万平方公里,

与台湾岛的3.6万平方公里旗鼓相当。1950年4月16日,解放军对海南岛发起了登陆作战,

4月30日占领全岛,仅用了15天时间。解放军顺利占领海南岛的主要因素包括,①雷州

半岛从中国大陆向外延伸,雷州半岛至海南岛的距离为11~27海里(20~50公里),是

乘木帆船仅需一晚、如果海流及风向顺利则只要5~7小时即可到达的距离5 ;②由于海

南岛远离台湾岛,蒋介石为了向台湾岛集中兵力,曾考虑放弃海南岛和舟山群岛6 ;③

在海南岛可以获得长期以来独立活动的共产党部队的协助,以及台军的战斗力较弱7等。

金门岛虽然是位于中国大陆沿海的小岛,但是国军击退了解放军,这是因为鉴于

该岛的战略重要性,蒋介石下决心防守,预料到解放军会登陆作战而集中兵力,并不

断进行训练。而与金门岛相比,海南岛的面积较大,尽管与中国沿岸也有一段距离,

但是蒋介石以放弃该岛为前提考虑,因此直接导致在两个星期陷落。

1950年5月,解放军调集了近50万人的兵力(战斗部队为30~38万人),由粟裕(后

来成为解放军大将)担任总指挥在福建省设立了前线指挥部。解放军部队开展水陆两

栖登陆训练,准备发动台湾战役。然而同年6月爆发了朝鲜战争,战略重点从东南沿海

转向东北地区,解放台湾被迫搁置起来8。

1951年10月,解放军部队进驻西藏的拉萨,后来朝鲜战争于1953年7月停战,解放

军的任务重点再次转向台湾作战。台军在浙江省、福建省沿海占据的岛屿不断被解放

军攻克。经过1954年9月金门岛炮击战、以及解放军于1955年1月发起建军史上首次陆、

海、空三军联合作战的一江山岛战役9,同年2月,台湾军民约3.4万人在美国舰队的协助

下从大陈列岛(浙江省近海)撤退(第一次台海危机)。

在至上世纪50年代前期为止,蒋介石政权占据了中国沿海36个岛屿,以这些岛屿

为据点对中国开展登陆串扰活动。从1949年秋至1953年7月,台湾军队进行了上百人至

上万人规模的70多次登陆串扰活动,动员的兵力累计达407万人次10。这是蒋介石以“反

攻大陆”为口号的攻势战略,然而由正规军发动大规模的反攻大陆实际上难以实现,

在大陆沿海开展小规模串扰行动是向内外表明反攻大陆决心的最佳手段11。此外,虽然

美国政府阻挠中国进攻台湾,但也采取了不允许台湾反攻大陆的方针。其具体体现的

是1954年12月签订的“美台共同防御条约”。根据该条约,台湾(以及澎湖列岛)的安

全得到保障,1954年前后,台军的军事力量也在美国的援助和美国军事顾问团的指导

和训练下得到出乎意料的提高12。然而另一方面,蒋介石政权占领的区域经过上述第一

次台海危机后,仅限于台湾本岛、澎湖列岛、金门、马祖,即与现在的台湾相同的区

域13。当时,解放军的武器系统能够直接攻击的只有与大陆近在咫尺的金门、马祖地区。

1955年年初, 美国联邦议会通过了“ 台湾决议案( 福尔摩沙决议,Formosa

Resolution)”,授权美国总统可以在其认为有必要时防卫台湾、澎湖以外的中华民国领土。

由此,金门、马祖也可以解释为在美国的保护之下,这成为蒋介石总统死守金门的强

烈动机,防守兵力从6万人(1954年)增加到10万人(1957年)14。随后,从1958年8月至

10月发生了金门炮战(第2次台海危机。台湾方面称为“八二三炮战”)。激烈的炮战从

8月23日开始持续到10月6日,共有47万4,910发炮弹落在金门岛,每平方公里倾泻了1,472

发炮弹15。

台湾在通过攻势战略保持与中国作战态势的同时致力于经济复兴。在1953年阶段,

台湾831万人必须负担近60万人的台湾军队。全部人口的7.2%为军人的比例与按照人口

约2,500万人、总兵力120万人16计算的现代北韩的4.8%相比也相当高。必须负担如此多

兵力的台湾自然需要促进经济发展。在获得美国经济援助的同时,通过土地改革提高

农民的生产积极性,农业生产增长,对军事财政的支援也发挥了巨大作用。研究表明,

在1951年至1965年的15年期间,占总产值约30%的1,050万吨谷物被征收和收购,其中的

70%用于军用粮草及公务员口粮17。进入上世纪60年代后,中国的大跃进政策失败,蒋

介石政权于1962年基本完成了“反攻大陆”的准备。但是,由于大规模反攻大陆作战

必不可少的美军运输支援被拒绝,台军仅持续小规模的军事攻击,从1963年年初开始,

海上的集中攻击和登陆中国大陆的游击战成为重点。此后,中国从1966年8月开始了文

化大革命,台湾判断为“反攻的好机会”,然而还是没有能够获得美国的支援18。该时

期的台湾进入了经济发展期,实现了持续性高度成长19。虽然这种形势也支持了基于蒋

介石政权“反攻大陆”企图的攻势军事战略,但是1969年7月,美国总统尼克松发表了

关岛尼克松主义声明,促进亚洲各国强化自卫能力,国际环境对台湾不利,因此对“反

攻大陆”的攻势战略被迫进行调整,开始采取重视台湾防卫的攻守一体战略。

(2)默认民主化和台湾化的蒋经国

1975年蒋介石总统辞世,经过了严家淦总统时代,即使从1978年开始进入蒋经国总

统时代后,台湾的国策依然坚持反共。然而1971年中国获得了联合国合法席位,1971年

~1972年中美接近,1972年9月日中邦交正常化等,台湾所处的国际环境更加严峻。此外,

1979年1月中美建交,中国为了在政治上拉拢台湾,将统一战线工作转向和平统一。对此,

台湾的对中政策继续维持“不妥协、不接触、不谈判”的“三不政策”20,另一方面,

蒋经国总统于1987年7月解除了戒严令。在该时期,反对戒严令的人数实在太多,蒋经

国也觉得无法压制。另外,同年11月,以“台湾地区民众赴大陆探亲”的名目开放赴

大陆探亲,打开了中台两岸交流的大门。根据李登辉的证言,蒋经国说“我也是台湾人”的

话也是他在1987年才开始说的21。从那时起,蒋经国可能开始深刻地自觉意识到国民党

必须在台湾扎根。在前一年的1986年9月,民主进步党提出以建立台湾共和国为目标的

党纲突袭式结党。虽然结成新政党在戒严令下的台湾属于违法行为,但是蒋经国下令

予以默认。这样的事实可能也说明了蒋经国的内心变化。

2 推进民主化的中华民国

—李登辉政权时期—

因蒋经国总统于1988年1月辞世,副总统李登辉根据宪法接任总统。虽说成为总统,

然而该时期的李登辉在党内毫无权力基础22。李登辉在国民党内逐渐发挥力量,是从在

同年7月召开的党大会上正式被选为党主席、在党内的政治斗争中获胜、于1990年在国

民大会被选为总统后开始的23。从此,李登辉政权正式开展对中政策。

1990年10月,李登辉总统在总统府成立国家统一委员会,开始研究制定“国家统一纲

领”。1991年1月,在行政院设立计划和处理政府的中国相关业务的大陆委员会,同年

3月成立财团法人海峡交流基金会(海基会),接受政府的委托进行与中国的交涉和处理

事务性手续。另外,同年4月30日,李登辉总统宣布“动员戡乱时期”结束,并宣布废

除《动员戡乱时期临时条款》。这是内战结束的宣言,意味着此后不会将中国共产党政权

视为反叛势力,而成为谈判对象。此外,台湾政府于1992年9月施行《台湾地区与大陆地区

人民关系条例》。台湾虽然宣布内战结束,但是并没有相互作为国家正式承认,因此不适合

国家机构之间的接触。对此,台湾成立了海基会,中国成立了名为海峡两岸关系协会(海协

会)的民间机构,台湾与中国向各自的机构授权进行交涉。李登辉政权在台湾方

面完善了从制度、法律、机构方面与中国接触、交涉的体制。此外,最新的研究结果

表明,台湾的攻守一体战略在“光复大陆”的方针下维持到1991年前后24。摒弃“光复

大陆”方针的台湾采用新的守势防御战略,提出“防卫固守,有效吓阻”方针以保证

台湾的安全。

然而将中国规定为交涉对象,对于中台交涉的进展毫无意义。在李登辉政权时期,

虽然海基会与海协会持续交涉,但是没有开始面向统一的具体行动。关于对中政策也

同样,李登辉政权限制台湾资本对中投资,发表了“戒急用忍(用忍耐的态度戒除急躁)”

政策,并对此形成法制化25。另外,当时中国将李登辉称为“台湾独立派”。被视为台湾

独立派的理由之一是李登辉的外交姿态。此前,在宪政下的中华民国总统外访的只有

严家淦于1977年7月对沙特阿拉伯的访问,蒋介石、蒋经国都未曾外访。然而李登辉积

极外访。从1989年3月访问新加坡开始,1994年2月访问菲律宾、印度尼西亚、泰国,同

年5月访问尼加拉瓜、哥斯达黎加、南非、斯威士兰,1995年4月访问阿拉伯联合酋长国

和约旦。虽然其中也有与台湾无邦交的国家,但是李登辉以“国家元首访问”的形式

以及不拘泥“中华民国”的名义开展“实务外交”26。李登辉时代的正副总统和行政院

院长访问无邦交国家累计达24国(同时期对友邦国家的访问累计为36国)27。“实务外交”也

是对使台湾在国际社会活动空间缩小的中国的抵抗。对于1995年李登辉总统访美,在

这种潮流中也可以理解,但却成为从中台关系缓和走向对立的分水岭。李登辉总统在

他的母校康奈尔大学进行的演讲中反复提出“中华民国在台湾”,强调台湾与中国大陆

独立存在,进一步加深了中国方面认为“李登辉是台独派”的印象。后来,中国增强

了对台湾的政治性、军事性压力28。此外,次年1月,在国民党内主管大陆政策的大陆

工作会主任指出,对于将于3月初举行的台湾总统民选,中国方面认为阻碍中台统一,

可能采取影响选举结果的行动29。正如预料的那样,中国向台湾本岛周围进行了导弹试

射和军事演习(第三次台海危机)。李登辉对中国始终否认中华民国是主权独立国家的

立场感到恼怒,1998年8月让当时担任国家安全会议咨询委员的蔡英文成立“强化中华

民国主权国家地位小组”开始研究30。

通过小组研究,李登辉于1999年7月在接受“德国之声”记者采访时,宣称“特殊

的国家与国家的关系”(所谓“两国论”)。至此为止,中台之间以海基会和海协会的首

脑会谈为首召开了各种层次的会议。然而因李登辉访美明显冷却的中台关系由于宣称“两

国论”而立即断绝。后来经过陈水扁政权时期,直到2008年5月成立马英九政权为止,

没有举行过海基会和海协会的首脑会谈。

3 民进党政权带来的冲击

—陈水扁政权时期—

(1)中国不相信陈水扁政权

2000年3月举行了第2次总统民选,民主进步党(以下简称民进党)的陈水扁、吕秀莲

以远低于过半数的39.3%得票率当选第10任正副总统。陈水扁从1994年开始担任台北市

长,1998年以连任为目标参选。尽管当时台北市民对施政的满意度上升到76% 31,但是

陈水扁仍在台北市长选举中败给了前法务部长马英九,因此决定参加总统选举。另外,国

民党决定推进台湾化、民主化的李登辉总统不参加总统选举。在确定谁来接班的阶段,以

台湾省“冻结”32(1998年)为直接原因与李登辉决裂的前台湾省长宋楚瑜脱离国民党,

作为无党派候选人参加总统选举,因此国民党阵营的选票被连战副总统和前台湾省长宋楚

瑜分成两部分,使民进党渔翁得利。

2000年5月20日,陈水扁政权执政。回顾陈水扁政权时期,一般的评价是该时期的

中台关系紧张,没有开展多少交流。的确,事实表明,进入马英九政权时期后,中台

关系发生了明显的改善。但是,在陈水扁政权成立的当初,显示了打算与中国建立友

好关系的姿态。例如,陈水扁在总统就职演说中声称,“只要中共不试图对台湾武力攻击,

在任期内不会宣布台湾独立,不会更改国号,不会搞‘两国论入宪’,不推动统独公投,

也不是废除国家统一纲领与国家统一委员会的问题”,即所谓“四不一没有”33。民进党

意识到,如果成为企图推动台湾独立以及更改国号的政党会受到中国方面的戒备,因

此宣称不会将两个中国列入宪法或者废除李登辉政权制定的国家统一纲领,因此也是

向中国的善意表态,不会单方面推进台湾独立。在2000年阶段,由于国家统一纲领存在,

因此在总统就职演说中也有“在既有的基础之上,以善意营造合作的条件,共同来处

理未来‘一个中国’的问题”的内容34。另外,任命在中国大陆出生、中台统一意识强

烈的唐飞前国防部长(历任空军总司令、参谋总长等,国民党籍)出任行政院长的理

由之一,被认为在暗示陈水扁政权并不是推动台湾独立的政权。此外,在总统就职一

个月后的新闻发布会上,关于1992年的事情,陈水扁总统在表明虽然讨论了“一个中国”

的问题但没有形成共识的认识的同时,阐明对于“一个中国”的含义,需要站在双方都

接受的基础上得出结论35。然而在6月27日,陈水扁表明愿意接受“一个中国,各自表述”

(对于“一个中国”的解释,中台各自以不同的方式表述)的“九二共识”36。这虽然是表

明不接受中国提出的“一个中国”是中华人民共和国的观点,然而是与后来的马英九政权不

变的立场,对此需要留意37。

(2)陈水扁提出“一边一国”论

从陈水扁总统就任开始,中国对陈水扁政权的态度一贯冷淡。对其恼怒的陈水扁

总统表明“如果我们的善意无法得到中共相对的回应,我们要思考是否要走自己的路”38。

对此,陈水扁总统于2002年8月提出了“一边一国”论明确呈现。“一边一国”论是陈水

扁总统在世界台湾同乡会年会上通过视讯会议发言表明的概念。陈水扁总统在该发言

中宣称,“台湾不是其他国家的一部分,不是地方政府,也不是一个省。台湾不能成为

第二个香港、澳门。因为台湾是主权独立的国家,简而言之就是台湾跟对岸中国是一

边一国(各为一个国家),要分清楚”39。这与李登辉政权的“两国论”同样,表明从中

国正统政权的争斗变成台湾主权的争斗姿态40。

从此之后,中国对陈水扁政权的态度非常严厉。尤其是在2004年3月陈水扁煽动台

湾民族主义连任总统后,中国于2005年3月制定反国家分裂法,建立对台武力进攻的法

理依据,与成为在野党的国民党开始交流等。

对此,陈水扁政权也进行对抗,将以中国、中华冠名的名称改成台湾等推进“正

名运动”。另外,使李登辉时代制定的“国家统一纲领”和“国家统一委员会”的运用

于2006年2月终止。民进党系的历史学者张炎宪对废除“国家统一纲领”的评价是,还

给台湾人民能够有多项选择的权利41。此外,陈水扁总统重视外交访问,在8年的任期

中共外访15次,都是对友好国家的访问。对于陈水扁的外交政策,国民党批判为“烽

火外交”(四处点火引起麻烦的外交),而张炎宪则称其为“攻势外交”42。但是,陈水扁

的政策也受到美国的批判。使用总统专机外访时,通常被规定在洛杉矶或旧金山等大

城市过境,但在陈水扁政权的末期被规定在阿拉斯加的安卡雷奇过境而受到冷遇。

在陈水扁政权与中国的关系开始明显恶化的前后,台湾的军事战略方针也出现了

变化。2002年将军事战略从“防卫固守,有效吓阻”的守势防卫战略向“有效吓阻,防

卫固守”的积极防卫战略转换。转换的方针是基于主动改变军队建设的“全民综体防卫”政

策43。该军事战略维持到2008年陈水扁卸任总统为止44。为了使该战略有效发挥,实际

上要求具备阻止中国对台湾攻击的攻击能力。与其对应的是弹道导弹、远程巡航导弹、轰

炸机、攻击机、潜水艇等。然而在2002年至2008年时期,由于没有能够实战配备这些种类

的武器装备,因此不能说积极防御战略发挥了实际作用。基本上可能应被视为局限于守势防

卫的范围。

然而尽管与中国上层之间的交涉事实上停止,但在实务层面不断进行协商。必须指出,关系

到马英九政权的以下交流项目获得成果。

其中之一是中台之间空运直航的通航。台湾与中国之间悬而未决的问题是完全开

放“三通(通商、通航、通邮及通讯)”,在陈水扁政权时期开始了周末包机。空运直

航逐渐扩大航行期间、航班数量以及机场的范围,从最初经由香港(开始时着陆,后

来通过香港飞行情报区)变成真正的空运直航,并且从包机升级为定期航班。2016年,

台湾方面10座、中国方面61座机场用于中台直航班机,每周有890架班机往返于中台之

间45。关于货物的海运直航,虽然限制比空运少,但不少是仅在单据上记载经由第三国、

地区而实际上直航的情况。

另一个交流项目是开放“小三通”。“小三通”指中国大陆与同中国大陆相距咫尺

的金门、马祖之间以各条航线连接直航的交通形态。小三通是根据李登辉政权末期的

2000年4月以发展离岛为目的公布的离岛建设条例的措施。陈水扁总统在就职演说中承

诺阶段性开放三通,2001年1月1日开始了“小三通”。

无论对于开通中台空运直航还是“小三通”,均由于存在军事上的担心而成为留在

最后的课题。然而在批准中国、台湾加入WTO(2001年11月)的眼前,台湾工商界要

求放宽李登辉总统在1996年制定的“戒急用忍”对中投资限制政策46。民进党也在2001

年10月的党大会上,将对中政策从“戒急用忍”向“积极开放,有效管理”进行了方

针转换47。以此为契机,台湾的对中贸易总额增加。虽然“积极开放,有效管理”的方

针于2006年1月改成“积极管理,有效开放”48,但是在陈水扁政权时期,中台之间的贸

易持续增长,“ 小三通”也成为固定的方式。在开放“小三通”的当初禁止的台湾本岛

经由金门、马祖与中国大陆的往来也从马英九政权时期开始被认可。现在,虽然由于

大陆游客赴台观光解禁,“小三通”在观光领域发挥的作用不大,但是承担着保卫台湾“最

前线”任务的金门、马祖成为交流的窗口,具有象征性的意义。

4 加速对中融合政策的结局—马英九政权时期—

(1)加速的两岸交流与台湾人个性的增强

马英九在2008年5月的总统就职演说中表明,以“九二共识”为基础恢复中台交流,

坚持“不统、不独、不武”的三不政策,在中华民国宪法架构下,维持台湾海峡的现

状49。中国欢迎马英九政权的成立,李登辉政权以来停止的海基会与海协会首脑会谈很

快于同年6月重启。此后,在直到马英九政权结束的2016年期间,海基会、海协会首脑

会谈共举行了11次,签署的协议达23项50。在马英九政权时期,与中国的紧张关系立即

得到缓和。在这个时期,台湾与中国的经贸关系大幅发展,大陆游客赴台的团体观光、

个人观光相继开放,中国各地由共产党省委书记或省长率领的代表团陆续访台。

此外,负责政府机构中台关系的实务官员之间举行了多次会谈,可以说是马英九

政权时期的中台关系特色。除了海基会和海协会这种民间机构的交涉形式外,在实务官员之

间能够进行交涉的背景,是因为在以经贸为中心的中台关系深入发展中,双方强烈感到中台

当局者之间有必要进行意见沟通。中台双方政府分别设立了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行政院

大陆委员会等主管两岸之间实务的部门。从台湾方面将该会谈称为“两岸事务首长会议”51也

可以看到这一点。

但是对于会谈,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发言人将台湾方面称为“台湾方面大陆委员会负责人”,

在实际会谈中,张志军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主任对王郁琦行政院大陆委员会主任委员称“

主委”,而王主任委员称对方为“主任”。“主委”是正式职务的简称,将较长的名称缩短,

在中文中没有生疏感。另外,由于该名称在台湾也被通常使用,因此这样称呼也未必失礼。但

是新华社也以“台湾方面陆委会负责人”的方式报道,可认为是在有意避免正式名称52。

海基会与海协会、行政院大陆委员会与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进行多次会谈,作为中台交流的

最终成果,2015年11月7日实现了马英九总统与习近平总书记(国家主席)

的会谈。在该会谈中,双方没有互称对方的职务,而相互称为“先生”,避免承认对方

是国家的代表,虽然以第三国新加坡为舞台实现,但是没有发表联合公报或联合新闻

发布会等,并且也没有成为在2016年1月总统选举中扭转国民党颓势的导火索。相反,

随着马英九政权加深与中国的关系,台湾民众的台湾人认同逐年提高。这种动向表现

在2014年3月~4月发生的学生等反对中台签署的“服务贸易协议”,占据立法院近一个

月的“太阳花学运”,以及在2016年1月的立法委员选举中代表年轻一代感观、台独色彩

浓厚的新政党“时代力量”的候选人在民进党的选举协作下有5人当选等。在马英九政

权下,台湾与中国的关系虽然稳定、深化,但在另一方面,台湾人认同强化,强烈希

望维持中台关系现状的呼声高涨。

表2-1 :中台公职人员的会谈

(2)军事战略向防卫性变化

对于军事战略,马英九政权将陈水扁政权时期的“有效吓阻,防卫固守”的积极

防卫战略改变为“防卫固守,有效吓阻”的守势防卫战略53。虽然该军事战略在两届马

英九政权维持了8年,但是马英九政权前半期的特点是对中国的危机感淡薄。这一点尤

其表现在2008年7月举行的台军军官学校、国防大学联合毕业典礼上的演说。马英九当

时指出,虽然中国的1,000多枚短程导弹瞄准台湾,但是台湾与中国也有十分密切的经

贸往来。此外,由于20多年两岸关系的演变,中国既是一个威胁也是一个机会54。在中

国文化中,危机的“机”也是机会,通过妥善处理,危机可成为“转机”,据说存在这

样的传统55。马英九当时训示,“备战才能止战”,“我们绝对不求战,但我们也绝对不

避战、不畏战”。然而抓住与中国交流商机的愿景不是在会见台商(进入中国发展的企业、

商务人员)时、而是在对军官学校及国防大学毕业生的训示时表明,在历代总统中前

所未有。此外也可以看出,第1届马英九政权期待推动与中国的军事互信。在马英九政

权第1届的2009年公布的《四年期国防总检讨》(即QDR)的正文中,以16行的内容记载

了推动与中国的军事互信。然而在第2届的QDR(2013年版)中姿态低调,相关记载大

幅减少到4行,并阐明“主客观条件尚未成熟,因此关于军事互信,未来将配合政府政策,

审慎研议推动”56。另外,关于推进中台之间的军事互信,胡镇埔前台湾陆军司令回顾,

虽然陈水扁政权期间在台军内部进行了讨论,但得出的结论是在没有形成政治互信的

状况下无法推动军事互信57。

(3)与中国保持政治距离的马英九政权

马英九政权虽然在经贸方面与中国交流密切,但是关于具体的政治性合作则持慎

重姿态。特别值得关注的是2013年2月,台湾外交部关于尖阁列岛问题声明不与中国合作。

该声明指出,中国反对提交仲裁解决,并且与周边各国发生“领土战争”,解决争端的

构想与台湾不同,长期以来台湾与美国、日本在政治、经济、国防领域均具高度共同

利益等。如果中台在这方面合作,将影响到台湾保持的与美国及日本的合作关系以及

东亚地区的政治与军事平衡,尤宜审慎58。虽然马英九政权已经再三表明在主张尖阁列

岛主权时不与中国合作,但是由于台湾占有第一岛链上地缘政治学的重要位置,以及

重视与日本的合作关系等,关于对尖阁列岛问题的处理,拒绝与中国形成统一战线非

常重要59。同年3月,海岸巡防署王进旺署长宣布,今后如果从事“保钓”(保卫钓鱼岛)

活动的台湾船只悬挂中国国旗,为了避免让外界产生两岸联手“保钓”的联想,海岸

巡防署的巡视船将不护卫60。在台湾,中国保钓协会的抗议船不时进入尖阁列岛海域,

也有报道指出,中国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提供了资金援助61。

(撰稿人:门间理良)

 

第三章 作为美国的台湾问题

1 美国历代政权的对台政策

美国的对中、对台政策建立在构建与中国稳定的战略关系、以及与台湾保持作为

同盟国、友好国信赖性的平衡基础上1。这样的微妙平衡从上世纪60年代开始已经存在,

但在1971年基辛格国家安全事务助理秘密访中以后更加明显。以下纵观从尼克松政权

到克林顿政权形成的表明美国关于台湾立场的基本文件,并且进一步阐述布什、奥巴

马两个政权时期的美国关于台湾政策的推行。

(1)从尼克松政权到克林顿政权:以基本文件为中心

1972年:上海公报

在美中接近的过程中,美方起初没有认识到台湾问题会成为重大问题。美国期待

美中接近可牵制苏联,获得东西方关系改善和越南战争的出口2。

然而中方极其重视台湾问题,要求接受“一个中国”原则。尼克松总统访华时发

表的公报采用了两论并述的形式3。中方重申自己的立场:“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是中国

的唯一合法政府,台湾是中国的一个省,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必须从台湾撤走”。

对此美方声明:“在台湾海峡两边的所有中国人都认为只有一个中国,台湾是中国

的一部分。美国政府对这一立场不提出异议。”美国政府“重申它对由中国人自己和平

解决台湾问题的关心”,“确认从台湾撤出全部美国武装力量和军事设施的最终目标”。

但是,当时存在与公报并行的口头确认。即,①中国只有一个,台湾是中国的一部分;

②美国不支持台独运动;③行使影响力,减少日本对台湾的干预;④支持台湾问题的和平

解决,不鼓励反攻大陆;⑤探索两国建交。佐桥亮论述,在公报中反映“一个中国”原则,

不提出以调整美国对台湾的干预和驻台美军的数量为前提、与台湾问题和平解决相关的具体

要求,提出5条内容的口头确认等,无法否定美国对台湾问题的让步4。

1979年:中美建交以及与台湾关系法

1979年中美建交时,美国表明,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是代表中国的唯一合法政府,

与中华民国断交,并撤销美台共同防御条约,同时美国人民保持与台湾人民的文化、

商务等非正式关系,并且期待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但是,关于继续军售的问题,美

中无法达成一致,保留着“不完全解决”的状态5。

随着美中建交,美台的外交关系结束。然而在现实中为了维持以经济为首的关系,

需要设立法律性规定。另外,美国议会希望台湾问题的和平解决和保证台湾的安全。

由此,作为美国国内法于1979年通过了与台湾关系法。

与台湾关系法成为1979年以后美国对台湾做出承诺的基础。与台湾关系法提出,“使

美国保持抵御会危及台湾人民的安全或社会、经济制度的任何诉诸武力的行为或其他

强制形式的能力”,“以非和平方式包括抵制或禁运来决定台湾前途的任何努力,是对

西太平洋地区的和平和安全威胁,并为美国严重关切之事”,表明反对以非和平方式解

决台湾问题的姿态,规定向台湾提供防御性武器6。

与台湾关系法在表明美国对台湾的安全关注的同时,对于一旦台湾受到攻击时美

国将如何应对含糊不清。此外,关于军售也没有明确定义“防御的性质”7。

1982年联合公报

由于制定了与台湾关系法,1980年以后,美国重新开始对台湾军售。1981年就任的

里根总统试图向台湾出售战斗机。然而中国对此强烈反对,反而提出了设定终止军售

期限的要求。亚历山大·黑格国防部长考虑到对苏战略中的中国价值,担心军售问题

会损害对中关系,主张向中国让步8。1982年8月,虽然美方最终对设定终止军售的最终

期限表示拒绝,但在出售战斗机以及军售的数量等方面妥协,发表了中美联合公报。

在公报中,美国表明“重申无意推进‘两个中国’或‘一中一台’政策”,并且“不

寻求执行一项长期向台湾出售武器的政策”,“向台湾出售的武器在性能和数量上将不

超过美中建交后几年供应的水平,准备逐步减少对台湾的武器出售,并经过一段时间

导致最后的解决”9。

1982年:6项保证

1982年7月,里根总统向台湾提出6项保证,作为实质性的政策宣言推行,即①对台

军售不设定终止期限;②对台军售不事先与中国谘商;③不扮演台北与北京的调解人;

④不同意修改与台湾关系法;⑤关于台湾主权问题的长期立场不变;⑥不施压台湾与

中华人民共和国谈判10。

目前,这6项保证被视为与台湾关系法同等的美台关系的基石。2016年,美国参众

两院通过决议对其再度确认,敦促总统和国防部正式确认6项保证11。6项保证首次以正

式文件记载,值得关注。

1994年:调整对台政策

在冷战结束后的1994年9月,克林顿总统宣布调整对台政策。其背景是台湾的民主

化不断发展,因天安门事件对中国共产党的评价更加严厉,由于冷战结束,中国在对

俄战略中的价值降低。

调整的重点并不是全面重新讨论美台关系,而是以提升美台交往级别为中心。例如,

将台湾方面窗口机构的名称从北美事务协调委员会驻美国办事处改成驻美国台北经济文化代表处,允许明确主体,美国政府人员可进入台湾的政府机构建筑物,台湾的政

府相关人员可进入除白宫等数座建筑外的美国政府机构建筑物,在国防部可召开仅次

于最高级别档次的会议,可进行准部长级经济对话等12。对于这些调整,斯坦利·罗斯

国家安全保障会议亚洲资深部长表示“不进行调整较为明智”等意见,此外,台湾方

面对于该调整没有表明支持台湾加入国际机构的态度感到不满13。但是,这些变更对于

后来的实务性关系的发展也可以说至关重要。

1998年:“三不”原则

1995年~1996年的第三次台海危机结束后,美中关系逐渐趋于恢复。经历了危机的

克林顿政权将李登辉总统的行动视为危险。江泽民于1997年访美后,1998年,克林顿总

统访问中国。克林顿总统在上海表明,①不采取“一中一台”或“两个中国”政策,

②不支持台湾独立,③不支持台湾加入联合国机构以及必须由主权国家才能参加的国

际组织”,即“三不”原则。这是首次正式表明不支持台湾独立的声明。

然而该方针以非正式方式在相当早的阶段已经向中方传递。正在出现危机的1995

年8月,克里斯托夫国务卿将克林顿总统写给江泽民国家主席的亲笔信交给了钱其琛外

交部长。虽然该亲笔信的内容至今仍不明确,但钱其琛表示包含了“反对台湾独立”的

内容14。

(2)布什政权以后

布什(小布什)总统在2000年的总统选举中,将中国视为“战略性竞争对手”等,

对中国表现出强硬姿态,而对台湾采取了明确的支援立场。2001年4月宣布大规模军售,

同时明确表示将深化美台之间的军事关系。另外,因同月在海南岛近海发生了美中军

机撞机事件,美中关系进一步紧张。布什总统表示,如果台湾受到中国的攻击,“(美国)

将尽其所能来帮助台湾自卫”等,对于如果中国攻击台湾时美国的反应,试图减少“战

略模糊”而提出“战略清晰”15。

然而在第1章中也提到,这种美台之间的蜜月关系也由于陈水扁政权反复试图采取

台湾独立行动而成为不稳定状态。除此之外,中国的战略重要性上升,美中关系的稳

定受到重视。在2001年9月11日发生了系列恐怖袭击事件后,开始出现了反恐战争以及

朝鲜核武器开发问题,美国需要中国的协助,要求保持美中关系的稳定。因此,布什

政权开始将陈水扁视为麻烦制造者。最后,布什总统于2003年公开表明“反对台湾独立”。

奥巴马政府以布什政权后期与中国的合作为基础,继续开展维持台湾海峡稳定的

政策。在台湾,马英九政权成立,两岸关系保持稳定。奥巴马政权欢迎这种倾向。虽

然奥巴马政权认为中国的协作对于维持原有秩序重要,但是在2009年以后,中国开始

采取更加强硬的对外政策,亚洲的形势越发紧张。

由于亚洲经济的重要性和对兴起的中国的担忧,奥巴马政权在2011年以后提出重

返亚洲战略,表现出比以往更加重视亚洲的姿态。关于在重返亚洲中的台湾定位,坎

贝尔助理国务卿在议会证词中提出了“应与实力强、多面性的台湾保持非正式关系”是重

返亚洲的重要部分,并进一步表示,与中国的建设性关系不是牺牲与台湾的关系而

是相辅相成的认识16。

然而,中台关系稳定,也没有发生较大的问题,在奥巴马政权时期的美台关系总

体上没有看到明显的变化。但是在美中关系恶化、并且在2016年诞生了蔡英文政权的

同时中台关系后退的形势下,2017年诞生的美国新政权可能再次不得不面对困难的局面。

2 有关台湾问题的国内争论

在美国,关于对中、对台政策始终持续着争论。近年来,在中国兴起的形势下,

针对美国应该如何应对的问题引发了争论。在应采取怎样的对中、对台政策的争论中,

大致出现了3种观点,①放弃台湾,②加强与台湾的关系,③维持现状17。

第一,关于放弃台湾论。随着中国的兴起,出现了美国应该减少或完全收回对台

湾承诺的观点,受到关注。这种观点未必在美国的研究学者和具备实务经验的人员中

占多数。然而这是来自有名的研究学者和具备实务经验人员的观点,不能忽视这些人

的观点在美国对实际的政策将产生影响。

这些观点可大体分为两种,①为了规避发生美中战争的风险而与中国和睦相处、

以及②台湾自身的中立化。

关于前者,为了规避发生美中战争的风险而减少或收回美国对台湾的承诺,与中国

形成某种讨价还价。乔治华盛顿大学的查尔斯·格拉斯教授指出,美中的大国之间竞

争有不少抑制性因素。拥有核武器难以进行领土侵略扩张,此外,如果美国坚持对日

韩等的明确承诺,维持常规兵力的前方部署和高生存性核武器,中国则会由于看不到

打破现状的希望而不会激烈对立。但是只有台湾问题的性质不同。关于台湾现状的正

当性,美中无法一致。虽然美国考虑维持现状合理,但是中国并不这样认为。随着中国

军事力量的现代化,发生军事冲突的风险升高。减少对台湾的承诺,可以降低美中冲

突的危险18。另外,格拉斯教授在其他论文中阐述,作为收回对台湾承诺的利益,①可

减少美中之间发生战争的可能性,②可大幅改善美中关系,③可缓和美中之间的军备

竞赛。另外,由于美国收回对台湾的承诺,作为回报,中国应和平解决在海洋的领土

纠纷,承认美国在东亚的军事及安全保障中的长期作用,主张应该进行这些大交涉19。

此外,芝加哥大学约翰·米尔斯海默教授认为,美中在亚洲对立的可能性较高,

对于中国的兴起,虽然美国试图与周边各国联合进行封锁,但是台湾不能加入这个行列。

这是因为,首先,在今后的10年或更长的时间,在台湾受到中国攻击时美国将无法协

助防御,考虑到台湾与中国在地理上的接近也应该站在中国方面。其次,由此引发美

中战争的可能性较高,不会给美国带来利益20。

除此以外,兹比格涅夫·布热津斯基前美国国家安全事务助理以及蔡司·佛里曼

等具备实务经验的人也提出了同样的观点21。

关于放弃台湾的第二种观点,如果台湾自身选择了中立化,美国只能减少对台湾

的承诺。在中国对地区的影响力上升的局面下,如果台湾自身逐渐中立化或者“芬兰化”,

可能会选择不持续与美国之间的紧密安全保障关系。这时,作为美国既无法留住台湾,

也无法获得利益。布鲁斯·吉利在2010年的论文中提出了台湾的“芬兰化”的可能性。

根据该论文,马英九政权在推进中台之间的关系缓和中,美国的模糊政策成为问题。

或是利用台湾形成与兴起的中国之间的势力平衡,或是促进中台之间的经济、社会、

政策性关系缓和,实现长期性和平,美国需要做出战略选择。民主化的台湾作为自发

性选择,如果希望中立化,美国对此允许,可增进中台关系的稳定和美中关系的稳定22。

乔治华盛顿大学的罗伯特·萨特教授等的意见也反映了相同的观点。

对于上述放弃台湾论有各种反对意见23。尤其作为重要的反对意见包括,①放弃台

湾会对其他同盟国、友好国对美国的信赖造成不良影响;②无法保证中国对只解决台

湾问题而满足,并且产生可以进行新扩张的错误认识;③过高评估中台关系的改善。

此外也有意见指出,由于台湾具有地理上的重要战略性,如果假设统一到中国,对东

海航线的安全产生影响,并且中国的影响力将在东南亚上升24。但是,关于如果台湾统

一到中国对地区的军事性、战略性影响,目前深入进行的讨论并不多。放弃台湾论的

背景是2008年以后的中台关系改善以及美国自身对未来的能力悲观。然而如第1章和第

2章所述,中台关系的改善出现了极限,美中之间的相对力量转变并没有按照当时讨论

的那样迅速发生,因此对放弃台湾论的妥当性存在疑问。

第二种观点是主张加强美国与台湾关系的立场。由于中国的兴起,为了维持台湾

海峡的和平与稳定,需要加强台湾的安全保障。另外,随着中国对外政策的逐步强硬,

在对抗方面,台湾的战略重要性增加,也有这样的观点。但是,对于加强到怎样的程度,

并没有形成一致的意见。

作为美国重返亚洲的主导者而闻名的库尔特·坎贝尔前助理国务卿主张维持和加

强与台湾的关系,根据与台湾关系法,为了维持台湾海峡的现状,美国应提供必要的

手段,继续军售和扩大军事及安全保障关系,以台湾防御中国所必要的水雷为首,支

援非对称能力的提高,支持台湾加入TPP(Trans-Pacific Partnership,泛太平洋伙伴关系

协定),部长级高官的往来等,提出了具体内容25。

作为重视压制中国的观点,通过与台湾的军事、安全保障合作,提升台湾自身的

防卫能力,同时加强对中国的情报监视。台湾保持自身的防卫能力,对于保持东亚的

力量平衡也很重要。特别是在中国的军事力量现代化发展中,提高台湾在海上的遏制

能力更加重要,尤其要求加强潜艇、水雷、导弹等。此外,主张美国需要对此提供一

定的支援26。

另外,兰迪·福布斯众议员在2014年提案,将台湾的早期预警雷达纳入美国的导

弹防御体系27。台湾致力于提高海上的情报、监视、侦查能力,具备较高的掌握海洋状

况的能力,可向美军太平洋部队提供情报,因此也有应在这方面深入合作的观点28。此外,

不仅深化美台的军事交流,而且应该搭桥,使台湾通过加入RIMPAC与其他国家的军队

开展交流,也有这样的观点29。

第三是认为无需大幅改变当前政策的政策性现状维持派。上述的主张强化与台湾

关系的观点与为了维持台湾海峡的力量平衡而主张强化关系相比,可以说维持政策一

贯性的视点较强。

例如,包道格前美国在台协会台北办事处处长强调,对于放弃台湾论,在未获得

台湾民众同意下对中国采取绥靖政策,可能引发中台之间的关系进一步紧张,美国向

台湾的军售承担着维持西太平洋和平的重要部分30。另一方面,包道格对于蔡英文政权

在台湾诞生造成中台关系乃至美中台关系不稳定持谨慎态度。包道格表示,为了维持

台湾海峡的稳定,首先应该重温美中之间的三个公报(上海公报、中美建交公报、1982

年公报)以及与台湾关系法,如果选择提高与台湾的关系水准或者加强日美台安全保

障合作,可能招致中国方面的强烈反弹,结果导致发生难以预测或控制的成本,因此

应持慎重姿态31。

3 美台安全保障关系的深化

(1)军售

如上所述,美国根据与台湾关系法继续向台湾出售武器。军售除了实质性提高台

湾的防卫能力外,象征性意义也很强,仅这一点就容易被关注,易上升为政治问题。

杰弗里·贝德前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亚洲资深部长对于向台湾军售的目的列举了以下3点,

①向台湾提供为了在美国到来之前抵御中国攻击的手段,②发出美国继续承诺保障台

湾安全的信号,③向地区内的同盟国和友好国显示美国的信赖性32。中国对于军售非常

反感,使用“强烈愤慨”的非常强硬的词句表示抗议,有时停止各种交流33。

美国向台湾的军售,受到美国对中、对台政策的政治动向、台湾的国内政治以及

中台关系的大幅影响。

2001年, 布什政权公布了向台湾大规模军售的计划。然而台湾方面的军购程序受到国

内政治的影响迟迟没有进展。特别是为了采购爱国者PAC-3导弹、P-3C巡逻机、柴油动

力潜艇而难以筹措巨额费用,产生了招致美方逐渐恼怒的结果。台湾在怠慢自身的防卫努

力的同时刺激中国,给美国留下了这种强烈的印象。2007年以后, 虽然台湾方面终于通过

了军购预算,然而布什政权对向台湾军售的态度冷淡34。

2006年以后, 台湾向美国方面提出采购F-16C/D战斗机的要求。F-16C/D是比台湾拥有的

F-16A/B性能更高的战斗机,期待通过该军购来挽回开始被中国压制的空中战斗力的平衡。

但是布什政权讨厌被台湾国内政治所摆布,并且顾及到对出售战斗机极其敏感的中国而拒绝

了该项军售35。

进入奥巴马政权时期后,中台关系得到改善,该政权力求稳定对中关系,因此军售

成为并没有受到非常关注的问题。尽管如此,如上所述的那样,奥巴马政权致力于与台湾

“维持多方面强有力的关系”,2010年1月决定相当于64亿美元的军售并通知美国议会。另

外,虽然2015年12月又新决定18亿美元规模的军售,但是关于悬而未决的柴油动力潜艇以及

F-16C/D战斗机没有进展。即使这样,奥巴马政权于2011年还是对原有的145架F-16A/B战

斗机提供了升级程序,包括对F-16A/B装备有源相控阵雷达和JDAM,认为可

达到F-16C/D能力的80%左右36。

(2)军事、安全保障关系的制度化

不仅限于军售,美国为了强化台湾的总体防卫能力,采取了被称为以软件为中心

加强的方法,这方面的重要性上升。这里的软件包括训练及教育、防卫政策对话、台

湾的军事组织改革、军售程序的改革等。

以软件为中心加强是从第三次台海危机后开始的。库尔特·坎贝尔前国防部副部

长助理(负责东亚、亚太地区)、薛瑞福前国防部秘书办公室中国、台湾、蒙古担当高

级主管、马克·史托克斯前国防部秘书办公室中国、台湾、蒙古担当主任等提出,从

仅限于军售交涉的军事关系向以进一步实质性提高台湾防卫力量的做法转换37。

通过开展有关台湾安全保障的实质性讨论,台湾方面可以获得美国掌握的军事方

面的最新知识,缓和在国际上的孤立感。作为美国,通过这些讨论,可以了解有关台

湾安全保障的构想,并能够使意见交流更加顺利进行。

进入布什政权时期后,军事、安全保障关系的深化明显,包括如下所示的军售程

序改革、对话渠道的多层化、训练视察、派遣评估小组、派遣现役将校官员、以及对

防卫产业改革提供支援等。另外,重要的是这些措施也被奥巴马政权继承,持续施行。

军事、安全保障关系的深化逐渐不会因政权的不同以及总统的决策而受到大幅影响,

在这个意义上可以说形成了制度化。

〈军售程序的改革〉

2001年4月,布什政权发表了向台湾军售程序的改革。作为以往的程序,台湾方面

每年11月向美方提交军购计划,次年4月之前美方得出结论答复,是固定化程序,并因

此而容易受到关注,具有这样的特点38。以往军售的政治性色彩非常强。台湾方面将军购

视为美国支援的标志,没有打算如何实际提高防卫力量。另外,美方也怕刺激中国,

对出售的武器加以限制。

对于台湾的防卫实际上需要哪些武器,关于这一点,美国没有足够的知识。对可

访问台湾的政府相关人员也有限制,负责制定亚太安全保障政策级别的官员无法访问

台湾。由于与台湾方面无法进行涉及到作战的讨论,因此美国方面没有机会了解台湾

的防卫计划和构想39。

布什政权将军售程序转换成与通常国家同样的台湾方面根据需要在必要时提出计

划的方式40。由此不仅可以保证军售的灵活性,而且还能够避免受到过度关注。另外,

因为开始能够考虑军售与提高台湾的实际防卫力量建立联系,所以美台之间需要更加

紧密的对话。

〈对话渠道〉

从克林顿政权末期开始,建立了美台之间有关军事及安全保障的实质性对话渠道,

定期进行对话形成了制度。这些对话大致由国家安全保障会议级别、国防机构级别以

及军种级别的三层构成41。

首先是作为有关安全保障的实务性最高级别会谈的蒙特瑞会谈。蒙特瑞会谈于

1997年首次举行,此后每年举行会谈,美方以国防部副部长助理为首、台方以国家安

全会议副秘书长为首参加,有来自国家安全保障会议、国防部门(美国国防部与台湾

国防部)以及外交部门等的相关人员参加42。2015年首次在五角大楼举行了会谈43。

其次是作为国防部门级别会谈举行了美台国防重新检讨会谈、美台安全保障合作

会谈、将官级指导小组会谈。从2001年开始的国防重新检讨会谈是国防机构之间讨论

次年度防卫合作方向性以及相互关心问题的会谈。此外,关于安全保障合作会谈,取

代了以往每年的军售谈判,作为讨论与军售相关的技术及管理的会谈于2001年设立。将

官级指导小组会谈是在军职人员之间关于军事作战、战术进行的定期会谈44。

另外,美军太平洋部队与台湾陆海空军之间举行分别称为“陆威”、“碧海”、“蓝天”

的军种之间的实务性会谈45。

除此之外,作为重要的渠道还有美台防卫产业会议。这是从2002年开始每年举行

一次的半官半民性质的会议。2002年取名为“美台防卫首脑会议”举行,当时,保罗·

沃尔福威茨国防部副部长以及汤曜明国防部长参加了会谈。从2003年开始,会谈名称

变更为美台防卫产业会议,对台湾防卫产业的应有状态进行讨论46。

〈其他交流〉

国防部评估小组对台湾的军事力量和其课题进行了调查。发生台海危机时,美国

没有关于台湾军事力量的情报和与台湾军队的联络渠道。通过派遣该小组,可获得台

湾的军事情报,并且对装备的统合及提高运用效率发挥作用47。1999年,评估小组首次

派往台湾。评估小组于2000年编写了关于台湾海军现代化的报告,提交国防部和议会。

此后,2001年派遣了指挥协调、空军装备、防空能力等的评估小组。另外,从2007年至

2009年,台湾国防部在美国的协助下实施了统合国防能力评估,讨论了台湾军队的改

革方向和必要装备。2009年对台湾的防空、反导弹能力提出了评估报告。2011年对空军

力量提出了综合性报告48。

除此之外还进行了训练视察。2001年4月,美国的现役校官级官员首次视察了汉光

17号演习。此后,对演习的视察形成了定期化。另外在教育方面,台湾向美国的国防

大学以及亚太安全保障研究中心(檀香山)派遣了将校官员49。

另外,美国向台湾派遣了现役将校官员。2002年,美国政府批准向美国在台协会

派遣政府官员。继而从2005年8月开始,向台北派遣了现役陆军上校50。现役将校官员

的派遣对于强化美台之间有关安全保障的紧密联系发挥了作用。

(撰稿人:山口信治)

第四章 中台关系的变化与“维持现状”

 

1 台湾人认同的增强

关于中台关系,两个政治实体在台湾海峡两岸持续存在,对此虽然可称是“维持

现状”的状态,但是其实际内容与1949年当时相比发生了巨大改变。在国际环境方面,

从上世纪70年代开始,台湾的存在感范围急速降低,在经济实力方面,中国从上世纪

80年代开始兴起,在军事力量方面,从本世纪00年代开始,中台之间的军事平衡向有

利于中国的方向转换。在其他方面,中国将台湾视为中国的核心利益,是与中国大陆

不可分割的存在,虽然中国民众的大多数也是这样认为的,然而在台湾,台湾人认同

感增长显著,在心理上与中国保持距离的民众稳步增加。

对于从对台湾有利的“维持现状”向在总体上对中国有利大幅倾斜的中台关系的“维

持现状”的变化趋势,蔡英文政权以增加的台湾人认同感为背景试图予以阻止。

(1)中台经济靠拢的实情

 

马英九政权时期,被称为以经贸领域为中心深化了与中国的交流。例如,就赴台

的各国游客而言,从马英九政权时期开始,中国游客剧增,压倒了所有其他国家。台

湾于2008年7月对来自中国的团体观光游客开放,目前设定了每天5,000人的上限。由此,

截至2016年4月,累计有1,119万人次的中国游客访台。另外,马英九政府于2011年6月开

放个人游客访台,目前以中国47个城市的居民为对象,设定了每天接收5,000人的上限。

截至2016年4月,累计有380万人次访台1。这种状况直接反映到中台之间的航班数量以

及中台之间新开通的航空线路。然而虽然中国游客的数量将来自其他国家的游客甩在后面

顺利增长,但是2016年6月的访台中国游客人数为27万1,478人,同比减少11.88%,

创下了2014年3月以后的最低记录2。

从2014年开始到2015年,观光客数量的增长在总体上停滞。蔡英文当选后,中国对

台湾限制游客数量,今后该数字增加的可能性不高。

 

另外,中台贸易总额在签订ECFA的2011年创下了最高额,此后还不能称为呈现恢

复倾向。

关于台湾向中国的投资额,如果从1999年开始算起大致呈现增加倾向,2011年达到

最高,为131亿美元。显著的变化是每个项目的投资规模的变化。陈水扁政权时期是小

规模投资,而在马英九政权时期明显变化成为大规模投资。由于投资额自身已经到达

了一定程度,并且也因为中国及台湾的经济不景气,2010年、2011年达到130亿美元左

右的对中投资额在后来也回落,2015年终于恢复到超过100亿美元的规模。

虽然一般认为马英九政权成立后,台湾在经济方面的对中依存度增加,然而在台

湾的贸易总额中中国占有的比例明显增加的是2002年的陈水扁政权时期。这时对应的

是从李登辉政权“戒急用忍”的对中经济政策向“积极开放,有效管理”的政策转变

的年度。在2000年阶段,对中依存度为11.6%(335.2亿美元),而2007年增加到28%

(1,303亿美元)。马英九政权开始的2008年为26.7%(1,324.9亿美元),2015年达到

30.4%(1,548.7亿美元),由此可见在陈水扁政权时期的对中依存度剧增,而在马英九政

权时期增长缓慢。然而30.4%的数值相当于第2位东盟(ASEAN)的2倍,中国成为台湾贸

易上的重要伙伴,在这一点发生了巨大变化。另外,2009年的贸易总额和对中投资额急剧下

滑,是受到了2008年下半年发生的雷曼危机的影响3。

由此可见,以经济和贸易为中心的中台之间交流的确呈现增加、深化的倾向。然而这并不仅是

马英九政权时期的特点,而可认为是陈水扁政权成立以后的长期性倾向。

马英九政权时期中台关系的特点可归纳为致力于深化政治性接触。但是,对于中台之

间政治性接触的深化,台湾民众持否定性的反应较多。

(2)拒绝中国对台政策的台湾人

2016年1月举行了总统选举和立法委员选举,这是台湾民众对国民党政权的对中融

合政策表示明显拒绝的实例。这并不是一时性结果,2014年3月,以反对立法院审议批

准与中国签署“服务贸易协定”为契机发生了“太阳花学运”,在同年11月举行的统一

地方选举的结果也表明了同样的倾向。从以下图表中也可以得知,在马英九政权时期推行

中台融合政策的结果几乎没有动摇台湾民众关于统一、独立的情感。至少,“维持现状以后

统一”与“尽快统一”的数字合计所代表的希望统一的群体确实呈现减少的趋势。也可以这

样认为,在台湾民众的总体民意逐渐倾向于台湾独立的形势下,马英九政权推行对中融合政

策,导致了民众不满的上升。

另外,关于认为自己是哪里人的台湾民众的认同,回答自己是台湾人的台湾民众

持续增加。特别是在首次举行总统民选的次年,该比例猛增了10个百分点。另外,在

陈水扁政权时期、马英九政权时期的各8年期间,认为自己是台湾人的比例分别增加了

约10个百分点。陈水扁政权强调了台湾人的认同。另一方面,虽然马英九政权较多采

用“炎黄子孙”(中国传说中的皇帝为炎帝和黄帝,是中华民族的先祖)、“中华民族”

的表达方式,然而台湾人的认同保持着增加的倾向。

2 中国对台湾的军事压力

在马英九政权的8年期间,与陈水扁政权相比,通过开展经济、文化、教育等领域

的交流,两岸关系得到了改善4。尽管中台之间的接触增加,然而台湾民众的情感转向

独立倾向、或者认为自己是台湾人的民众增加的理由之一是中国对台湾不友好,对台

湾不断施加的各种军事性压力,这种观点也可能成立。中国的国防白皮书强调,“台湾

问题事关国家统一和长远发展,国家统一是中华民族走向伟大复兴的历史必然”5。另外,

中国制定“反分裂国家法”(2005年)以及“国家安全法”(2015年),关于对台湾采用非

和平手段统一赋予国内的合法性。

1979年以后,中国对台湾提出以“一国两制”实现和平统一。该方针无论台湾是

国民党政权还是民进党政权都没有改变6。然而台湾国防部一贯坚持“解放军正在完善

夺取台湾作战的准备”的观点7。在中国政府正式宣称“核心利益”的西藏、新疆维吾

尔自治区以及台湾之中,台湾是唯一没有收复的地区。为此,中国一方面提出和平统一,

另一方面没有放弃对台湾行使武力的权利8。关于中国在怎样的情况下对台行使武力有

各种观点,在1992年台湾国防部首次发表的《国防报告书》中将其分为以下7类9。

①台湾走向“独立”动向时

②台湾内部发生动乱时

③台军战力相对薄弱时

④外国势力干预台湾内部问题时

⑤台湾长期拒绝统一谈判时

⑥台湾开发核武器时

⑦台湾对中国进行“和平演变”(和平性颠覆)危及中国的政权时

关于⑥或⑦的情况,认为与其他情况相比现实性较低。虽然③的情况已基本上出现,

但是中国领导人都曾经提到上述7类情况,今后仍需要注意。中国将台湾海峡的局势向

有利于自身的方向引导,为了获得未来武力解放台湾的优势进行着各种准备10。

中国配备的短程弹道导弹(SRBM)(估测射程:300~1,000km)的数量变化如下表

所示。2015年11月,与习近平主席举行会谈的马英九总统就对准台湾的解放军导弹配备

提出询问。就此习近平主席对马英九总统明确表示,“导弹的部署基本上并不是针对台

湾的”11。台军的将领指出,中国的地对地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已增加到1,500枚,其几

乎全部都是短程导弹,除台湾外进入射程范围的对象国家不存在12。关于SRBM的数量,

2008年以后没有发现大幅增加。但是,随着科学技术的进步,导弹的命中精度每年都

会提高。此外,关于已陈旧的导弹,为了维持可靠性应进行了更新,认为战斗力已得

到强化的观点可能妥当。

2016年举行的第32次汉光演习是在陆海空三军的年度演习中规模最大的联合演习,

作为应对中国进攻台湾作战而计划和实施。每年邀请美国的现役、退役高级将领参加,

但从去年开始,退役高级将领也参加演习的计划和评估,在相当程度上具备台湾与美

国进行军事合作的含义。

以往认为对台湾的第一波打击是采用弹道导弹和巡航导弹的饱和攻击。据说今年

的汉光演习对此更改,首次设想由可能已潜入台湾内部的解放军官兵(俗称:第五纵队)

与网络部队配合进行的第一波打击。可以认为在发起导弹攻击之前,第五纵队对台军

的基地以及台湾重要设施进行突袭式攻击。

以台军为对象的间谍事件多次发生

2011年1月,现役陆军通信情报处少将处长被逮捕,2012年,退役将领被逮捕等,

以台军干部为目标的间谍事件持续发生。2013年,蔡得胜国家安全局长在立法院证实,“

现在到处有很多不该來的人”13。蔡局长补充说明,中国的间谍混在官员以及访台团成员、

学者、一般观光客中来台14。另外,淡江大学陈文政助理教授(2016年5月起担任国家

安全会议副秘书长)指出,“只要中国有这个打算,可使全副武装的解放军士兵乘上连

接中台的飞机,如果在(位于台北市中心)松山机场准备好车辆,解放军用不了10分

钟就可到达距离只有1公里的国防部。而国防部仅有一个宪兵营的武装和少数哨兵守卫”。

另外,台湾报刊的报道指出,在每年达300万人的大陆观光客中,如果潜伏有1%的解

放军特务,则可以达到两个师兵力的3~4万人15。

针对退役将领开展的统一战线工作

关于在马英九政权时期作为特点的中台之间的交流,可以说是退役将领团的频繁

访中。2013年5月,以前总政治作战部主任许历农退役上将为团长的退役将领团访问了

北京和天津。访问团在钓鱼台国宾馆接受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张志军主任的款待,

并且在人民大会堂与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主席俞正声会见。俞正声政协主席自我介绍是

前台湾国防部长俞大维(1897~1993)的亲戚。当时访中的将领团成员都是前国防部长

俞大维的直属部下16。报道称将领团一行访问了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和北京的解放军部队、

国防大学(举行座谈会),并且还访问了总参谋部17。

此前,由属于中方统一战线组织——黄埔同学会(成员为解放军退役将领)作为接待单位,

也有组织台湾退役将领团访中的先例18,但是报道称本次超过了此前的规格,

由中共中央军事委员会负责接待。曾金陵是退除役官兵辅导委员会主任委员(前陆军

上将),主管对加入预备役、以及退役军人的重新就业以及福利厚生提供支援等工作,

虽然他在立法院的答询中说,“这些退役将领出发前有事先说明,(诸如民进党议员指

责的那样)绝对不能讲是‘叛将’,且就制度而言,退役将领没办法影响到现在的政治

作为”,但也指出退役将领以团体接受招待并不合适19。除此之外,台军与解放军退役

将领还通过频繁的高尔夫球活动加深友好关系20。中国方面通过黄埔同学会向台军周边

开展统一战线工作,可称为是台湾国防部应该注意的事项。

以上内容表明,中台在经贸方面的交流深化,对中国推进军事进攻台湾的准备没

有产生任何影响21。

3 台军的军事应对状况

2016年8月25日,蔡英文总统观看了在屏东县仁寿山演习场举行的三军联合军事演

习——汉光演习。蔡英文总统在训示中提出,需要“确认方向”、“改变文化”的

军事战略,必须在2017年1月完成其初稿22。关于该解释,台湾的中华战略学会李华

球国防战略研究员列举了近年来在台军中频发的各种丑闻,并指出除了军纪涣散、战备

训练不足以及危机意识不够等外,存在军人不知道为什么打仗的状况。此外,李华球还

列举了发生的雄风三型导弹误射事件以及士兵虐待小狗等各种事件,表明了需要改变在

军队内部蔓延的不良风气的观点23。

从这个意义考虑,蔡英文总统的发言并不是单纯意义的军事战略,而可能是旨在改善

军队文化。

另外,在第2章中已经详细阐述,与中国对抗的台湾军事战略已从攻势性质转变成

防御性质。尽管在上世纪50年代初期占人口8%左右的庞大军队数量被逐渐削减,然而

在宣布内战终结的1991年时,台军仍有占人口2.3%的47万3,000名现役军人,维持着由

2,061万台湾民众负担的结构。此外,采用在中国大陆活动时的大陆军队式台军的编制

直到上世纪90年代前期为止没有取消24。以大陆式军队为前提、作为中华民国国军的编

制在只有九州面积大小的台湾岛难以发挥作用,由于台湾的军事战略已不再企图反攻

大陆、随着军队高科技化的缩小规模是全球性趋势、少子化在台湾也逐渐发展导致以

往的定员发生很多不足、解放军的军事战略和武器体系均实现了现代化从而必须有效对应

等理由,台军的少数精锐化成为必然的潮流。

认清与中国的关系和社会形势的变化,台军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顺应现实进行编

制转型,根据“十年兵力整备建设计划”、“精实案”、“精进案”、“精粹案”4项组

织改革计划推进。

【十年兵力整备建设计划】1994年~2003年(1996年中止)

对计划于2003年完成时的台湾总人口按2,200万人估测,总兵力控制在相当于全部

人口1.7%的40万人以下。对参谋本部和陆海空司令部等进行机构精简。三军兵力以制空、

制海防卫作战优先,调整军种兵力。淘汰老旧设备,更新防空系统,推进新建导弹护

卫舰等。实现指挥控制的自动化以及反潜作战的立体化,加强反封锁作战能力25。实施

兵力结构(军官、下级军官、士兵的比例)调整和兵员削减。开展机构精简,减少阶层。

当时的机构编制为参谋本部→三军各总司令部→军→师→旅共5层,机构重复,规模杂乱,

人员过多,机构之间相互牵制,指挥无机敏性。使军种总司令部成为隶属于参谋本部

的军种司令部,平时负责训练,总政治作战部成为参谋本部指挥下的一个部门等,制

定了改革目标。

虽然该计划在指挥机构的精简、将官的削减等方面获得了一定的成功,但是由于

推进者刘和谦参谋总长(海军上将)的退任于1996年遭受挫折。其理由是因为陆军对

重视海军和空军的改革不满26。

【精实案】1997年7月~2001年1月

“十年兵力整备建设计划”在不完善的状态下于1996年不得不中止,实施总统民选

以及对其干扰的中国导弹演习等台湾内外环境的变化,要求台军制定进一步的计划。

作为以守势防卫的军事战略为指导思想的军队改革方案施行了“精实案”。根据该方案,

台军的兵力定员依然过多,将官的比例过高。

为此,国防部采取倒宝塔形的方式削减兵员,严格实行各幕僚单位的机构精简,

达成目的27。

【精进案】2004年1月~2008年12月

陈水扁政权在2004年1月着手推进称其为“精进案”的军队改革。这是将兵员数量

从38.5万人削减到27.5万人,同时以提高联合作战能力为主轴的计划。该大规模兵员削

减的重要对象是陆军。也包括配备在金门、马祖、澎湖等岛屿的部队的削减28。其背景

可能是因为在该时期已经以金门为舞台开始了“小三通”,金门岛的定位发生了从对立

的象征变成交流的象征之岛,以及解放军的导弹力量充实,金门、马祖未必能够发挥

防波堤的作用等。

该方案在削减兵员数量的同时也提出了提高火力的课题。特别是因为军事战略转变

成积极防卫战略,获得和充实具备强大阻击效果的武器装备是必然的潮流。纪德级驱逐

舰以及P-3C巡逻机的实战配备,雄风3型反舰导弹的投产和配备也是从该时期开始的29。

另外,在李登辉时期的1999年将2年改成1年10个月的兵役期分阶段缩短到1年8个月、

1年6个月以及1年,应征的现役期间结束、成为预备役的士兵退役年龄也从40岁降低到

35岁。由于兵员数量的削减和机构削减,定员减少而采取缩短兵役期的措施,减少了

新兵的绝对数量。此外,由于多次的兵员削减计划增加了进入预备役的人数,因此采

用降低士兵退役年龄的方法解决。台湾分别以军官采用志愿兵制、士兵采用征兵制为

主体运用。但是,兵役期的缩短产生了无法熟练操作逐年高科技化兵器的士兵。采用

不拘泥于兵役期、能够招收国防意识高的年轻人的完全志愿兵制度在陈水扁政权时期

正式开展讨论,在马英九政权时期分阶段进入施行30。

【精粹案】2011年1月~2014年12月

进入马英九政权时期后,正式开展军事改革,兵力定员人数从27.5万人削减到21.5万

人,以小而精的军队建设为目标,对国防部机构也进行了大幅改革。作为结果,参谋总

长的级别从四星(一级上将)改成三星(二级上将),平时不设一级上将,将陆海空3个

司令部以外的宪兵司令部、联勤司令部、后备司令部(负责预备役的召集和训练)降格

为指挥部。在司令部时代,司令官由上将担任,但是指挥部的指挥官由中将担任31。征

兵制度本来计划在2014年年底之前全部结束,但是延期。实际的兵员数量被视为不到20

万人的19万人左右。

【勇固案】

在马英九政权时期,精粹案结束后,在该政权时期计划施行将定员进一步削减到

17万~19万人左右的勇固案,但是计划被调整,因此施行延期。即使成为蔡英文政权,

这种状况也不会改变。

在马英九时代,通过与中国的积极交流建立了比较稳定的安全保障环境,在施行“防

卫固守,有效吓阻”的守势防卫战略的同时,以建设符合台湾实际、小而精的台军为

目标进行军事改革。虽然没有引人注目的新式武器装备的更新,但是向舰艇配备了雄

风3型超音速导弹、以及配备了沱江级双体隐身导弹艇、“光华6号”小型导弹快艇等。

对于这些武器装备可以说是在无望像解放军那样大幅增加舰艇及战斗机的条件下选择

性配备了低预算、高效的武器装备的结果。

在与中国的关系不理想的形势下,马英九政权时期的守势防卫战略也可能发生变化。

根据国防法的规定,国防部需要在总统就职后的10个月内向立法院提出“四年期国防

总检讨”(即QDR)。蔡英文政权的该期限是2017年3月19日,也有人指出,可能在那时、

或在计划于2017年发表的《国防报告书》中,提出蔡英文政权下的新军事战略32。

2016年6月,冯世宽国防部长表明,国防部对由行政院主导设立网路部队提供协助,

暂称“第4军种”33。另外冯部长表示,该部队的重点放在非对称攻击能力、特别是吓阻

部分34。台湾是中国网路部队的攻击对象,他们发明了新的攻击手段后,将台湾及美国

作为对象进行尝试。根据2013年的统计,行政院每周平均遭受1,990次网络攻击以及每

月遭受440封电子邮件攻击。根据台湾报刊的报道,中国网路部队经常攻击的对象是外

交部和国防部,随着中台之间交涉的进展,经济部、财政部、卫生福利部等也成为情

报的窃取对象35。

4 旨在现状固定化的蔡英文

两个政治实体在台湾海峡两岸对峙的基本结构在1949年以后没有发生改变。然而

中台的力量对比以及双方的军事战略、台湾的政治体制、台湾民众对台湾及中国的意

识发生了较大变化,“维持现状”的实际内容也发生了变化。

最重要的问题是台湾民众的大多数早已不将中国视为统一的对象的事实。蒋介石、

蒋经国时代的台湾发布了戒严令,表明“台湾独立”会直接危及到生命。然而作为在

实现了民主化后的台湾出生和成长的一代人,保持着中华民国是一个政治自由、主权

独立国家的感觉。2016年选举时提出的“天然独”(一出生就是台湾独立派)的说法明

显地表明了这一点。台湾民众对台湾与中国各不相同的认识目前似乎不会有大的变化。

蔡英文总统在2016年5月的总统就职演讲中,作为社会正义的问题提到恢复原住民

族的权利36。后来于8月1日,将该日定为“原住民族之日”,以中华民国总统的名义,

向此前对原住民族的不公平对待道歉。蔡英文总统进一步在总统府成立以总统为首脑的原

住民族委员会,并承诺向行政院要求定期召开“原住民族基本法”制定会议37。蔡

英文总统重视原住民族的权利和历史的背景,被认为是强调在与中国大陆不同的历史

和社会环境下发展起来的台湾的存在意义。

但是,占台湾贸易总额30%的与中国的商贸关系不能忽视。只要采取“维持现状”政

策,台湾不想撕毁目前生效的协定。对此作为台湾,尽可能减少在贸易总额中的中国

份额,降低对中依存度。为此作为政策所期待的是“新南向政策”。2016年9月,行政院

宣布“新南向政策”的推进计划正式开始。新成立的“行政院经济贸易谈判办公室”负

责政策的调整和执行,目标是东盟10国和南亚6国(印度、孟加拉国、斯里兰卡、尼泊尔、

不丹、巴基斯坦)以及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共18个国家。除了投资、贸易方面的关系外,

还致力于构建民间交流、文化、教育等多方面的伙伴关系38。

1998年,台湾贸易伙伴前3强的美国、日本、欧盟(EU)合计占57%。对此中国仅

占12%。该日、美、欧的比例在2015年降低到33%,而中国占到30%。将贸易的基轴转

向中国以外的方针本身是正确的。两个政权时期的南向政策的不同在于对象地区增加

了澳大利亚、新西兰以及南亚,实现广域化。这些地区的人口众多,有可能成为对于

台湾有魅力的市场。然而在李登辉政权时期和陈水扁政权时期,虽然施行南向政策,

但是均告失败,说明成功非常困难。无论东盟各国还是澳大利亚与中国的关系牢固,

因此中国对台湾造成妨碍的可能性充分存在。另外关于南亚,政府级别的关系并不密切。

为了获得新南向政策的成功,台湾经济力量的成长和有效的贸易政策不可缺少,可靠

实行这些政策、包括外交能力在内的综合实力将受到考验。

关于外交,蔡英文政权提出了“踏实外交”(脚踏实地的外交)的外交理念。虽然

对于其内容需要根据今后的外访判断其倾向,但正因为是提出了与中国“维持现状”的

蔡英文总统,所以难以想象会发起外交战来争夺与中国有外交关系的国家。可能会展

开坚守现有邦交国家的外交。

关于中台关系,恢复到如同马英九政权时期那样的海峡交流基金会与海峡两岸关系协会、

以及行政院大陆委员会与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的首脑之间会谈的关系可能

较难。返回到如同陈水扁时期那样的中台民间机构之间根据具体需要会谈形式的可能

性似乎较高。估计解放军对台湾的压力会强于马英九政权时期,可能迫使蔡英文政权

对此采取措施。

(撰稿人:门间理良)

专栏:习近平体制下的国防和军队改革的推进与对中台关系的影响

2015年11月,中央军事委员会改革工作会议在北京召开。习近平在会议上强调,

深化国防和军队改革,提出(1)组建陆军领导机构,(2)吸收四总部的功能,强化中

央军事委员会的权限,(3)构建中央军事委员会—战区—部队的作战指挥体系和中央

军事委员会—军种—部队的领导管理体系,(4)为了严肃军队内部纪律,组建新的中

央军事委员会纪律检查委员会和中央军事委员会政法委员会等改革方案。此外,提出了

在2020年前基本上完成一系列改革的时间表39。2015年12月31日,中国人民解放军(1)

成立陆军领导机构,(2)第二炮兵改名为火箭军升格为军种,(3)新设战略支援部队

并举行授旗仪式40。2016年1月11日发表了将此前的四总部体制改为由15个部门构成的

新的中央军事委员会体制41。

2016年2月1日宣布,将此前的7大军区撤销建立5大战区。新的战区由东部、南部、

西部、北部、中部战区构成,分别组建战区联合作战指挥机构。各战区司令员都是陆军

出身,政治委员除了空军出身的朱福熙(西部战区)外也均由陆军出身的将官担任42。

此外,各战区的副司令员分别由来自陆军、海军、空军的将官担任。关于从副司令员中

选拔的战区参谋长,南部战区由海军的魏钢少将、中部战区由空军出身的李凤彪少将分

别担任43。

这项军队机构改革的特点是,(1)强化中央军事委员会的权限以及强化习近平对

军队的领导权44,(2)根据“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中央军事委员会全面

管理,战区主要负责作战,军种主要负责建设)的战略格局,构建精简、合理的新指挥命

令体系,(3)部分纠正作为解放军传统的“陆军中心主义”45。

特别是关于(2),本次的改革将作战指挥体系(军令)与领导管理体系(军政)

分离,根据《解放军报》,由于原有军区实行作战指挥与建设管理职能合一的体制,作

战指挥职能不明确,对联合作战体制也造成了影响。此外,本次改革构建战区联合作战

指挥机构,使作战指挥职能和建设管理职能相对分离,把联合作战指挥的重心放在战区,

强化联合作战体制46。

报道指出,通过精简指挥命令体系,解放军能够以中央军事委员会为中心,加强

联合作战能力和应急处理能力47。中国国防部新闻发言人表示,施行这种改革的理由之

一是“应对国际形势的深刻且复杂的变化”48。对于该发言可认为是针对有关南海问题

的美中关系以及中国与周边国家的关系恶化、有关尖阁群岛的日中紧张状态。在这个意

义上,目前中国所处的国际形势的恶化,可考虑为习近平在这个时刻果断实行国防、军

队改革的要因之一。

经过本次改革,负责台湾海峡正面的是名列5大战区首位的东部战区。与以前的军

区体制相比,新成立的战区体制在中央军事委员会的统帅下,强化了有关联合作战的战

略、战役级别的作战指挥权限49。刘粤军(前兰州军区司令员)和郑卫平(前南京军区

政治委员)分别担任东部战区司令员和政治委员,并分别任命了来自陆、海、空军的副

司令员、副政治委员(参见表4-4)50。针对联合作战,在司令部分别配备来自陆、海、

空军的人员。目前,由于战区参谋长以及政治工作部主任等重要职位由陆军占据,虽然

在东部战区仍为陆军占优势人事配置,但是未来具有其他军种的副司令员级别人员晋升

为司令员的可能性。

解放军具备真正意义上的联合作战能力存在巨大的困难,为了克服这些困难,东

部战区也在成立的同时积极实施联合作战训练和演习51。这些训练被认为是针对向台湾

发起武力进攻而实施的52。另外,东部战区陆军在5大战区陆军中排首位,优先推进最

新装备的配备以及信息化,因此也可以看出,东部战区受到重视。这种负责平时的部队

训练和武器装备的维护保养的东部战区司令部设在台湾对岸的福州53。考虑到东部战区

是面向太平洋和台湾的地区,对在该战区内配备的第31集团军等陆军兵力,或许可视

为主要的对台湾进攻的战斗力。东部战区的陆军司令部设在福州的理由可能也在于此。

迄今为止对于台军而言幸运的是解放军依然不具备越过台湾海峡投放兵力的能力

和周密地推进三军联合作战的能力,以及台军在科学技术方面的优势和岛屿防卫的地理

性优势。虽然中国完成国防、军队改革需要一定的时间,但是台湾国防部发行的《国防

报告书》估测,解放军在2020年之前将完全具备可进攻台湾的战斗力。中国的国防、

军队改革很可能会提高对台湾的军事压力54。

(撰稿人:杉浦康之)

结语

本报告论述了1949年10月在中国大陆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随后不久中华民国政权

撤到台湾、将台北定为临时首都维持政权以后的中台关系。在该过程中明确了若干问题。

对于中国而言,台湾是应该统一的对象,并且始终是与美国对峙的前线。因此,

围绕台湾问题发生美中冲突的可能性从冷战时期开始持续。在这个意义上,台湾问题

对于地区的稳定非常重要。在其他方面,由于中国在近年来的兴起,台湾问题在另外

的意义上也十分重要。在中国向大国发展的过程中,台湾问题以对中国有利的方式稳

定的结果,中国无需像以前那样仅对台湾投入精力,而可能超越台湾向海洋发展,并

且有时伴随非常强硬的行动,对地区的稳定造成影响。如果台湾对自卫不投入力量,

中国的行动也可能进一步扩展。从这个角度考虑,台湾加强防卫能力有利于地区的稳定。

另外,从海洋的视点考虑,台湾位于连接东海、南海、太平洋的海上交通要冲。在加

深东亚的地缘政治学性对立的局势下,可以说台湾的战略重要性上升。

关于中台关系,大多按照台湾的政权交替为一个阶段划分论述。的确,不仅在事

实上的国民党一党独裁体制、规定与中国的关系为内战状态的蒋介石、蒋经国两个政

权时期,而且在民主化和台湾化发展的李登辉、陈水扁两个政权时期也同样,中台之

间的高层接触陷于断绝状态。然而,虽然在表面上容易被理解为进入马英九政权时期

后恢复了中台之间的交流,但是空中直航虽然是不完善的形式但也从陈水扁政权时期

开始,中台之间的贸易和投资也是在陈水扁政权时期出现了急速增长。可以说,马英

九政权是在良好的政治环境中促进了陈水扁政权时期构建的交流。马英九政权的突出

贡献是开放大陆游客赴台观光。

作为一般性评论,在李登辉政权后期以及陈水扁政权时期的2002年以后中台关系紧

张,在马英九政权时期军事紧张缓和。然而就从成立中华人民共和国将台湾海峡分隔

以后至今的长时期而言,中台之间的军事紧张关系的确呈现下降的倾向。上世纪50年

代初期,台军与解放军在中国各地持续战斗,1954年、1958年发生了台湾海峡危机。上

世纪60年代,中台之间也发生了非常小规模的战斗。与持续这种热战的毛泽东、蒋介

石政权时期相比,在邓小平、蒋经国政权时期,虽然也分别举行了被认为是设想解放

军攻击台湾的演习以及台军为了对抗解放军登陆作战的演习,但是却没有发生实际的

战斗。另一方面,中台关系虽然在经济、贸易、旅游等方面深入发展,但也同时表明

并没有阻止中国对台湾的军事力量强化,对形成中台之间的军事互信没有发挥任何作用。

习近平政权对蔡英文政权持高度戒备。蔡英文承认原住民族的权利并道歉,隐藏

着以将台湾的历史与中国的历史分割的形式重新构成的可能性。另外,蔡英文政权决

定废除马英九政权时期制定的重视中国历史观的高中历史教育课程指导纲要1。有关南

海仲裁庭的裁决,蔡英文政权提出异议的仅是实际控制的太平岛被称为“礁”。对于作

为中国主张南海全域岛屿主权根据的9段线的原有11段线的有效性没有积极提出,在这

一点表现出与马英九政权不同的态度。

对于台湾,中国今后依然会施加各种压力或者进行瓦解。其中之一是对成为在野

党的国民党的支援。2016年9月,国民党党籍的8个县市长组团访中,主管台湾问题、担

任对台工作领导小组副组长的全国政治协商会议主席俞正声以及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

室主任张志军举行了会见2。另外,为了发展陈水扁政权时期由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等

创建的“两岸经贸文化论坛”(简称“国共论坛”),将其改名为“两岸和平发展论坛”。

在外交方面,以APEC台湾首席代表的选定、世界卫生组织(WHO)大会以及国际民

航组织(ICAO)大会为首,对于此前在马英九政权时期曾认可台湾出席的加入国际组

织的可否,中国已经开始施加压力。事实上,2016年的ICAO大会没有邀请台湾参加。

此外,中国也可能夺走台湾的友好国家。在军事方面,解放军很有可能举行以进攻台

湾为目的的演习和增强武器装备,加强网络攻击等。

中国今后仍将加强解放军的力量保持军事实力,阻止美国介入台湾海峡问题,并

且在维持马英九政权时期构建的经贸关系的同时,对蔡英文政权施加政治压力,使台

湾民众对民进党政权的不安感升高。为此的大致目标可考虑为是台湾举行下一次总统

选举、解放军具备了对台湾的武力进攻能力、军事改革完成的目标年度2020年。但是,

蔡英文政权获得了民众的广泛支持,民进党在立法院也控制了过半数席位。拥有稳固

政治基础、坚持“维持现状”姿态的蔡英文政权只要没有在内政方面受到严重的指责

而陷入支持率长期低迷的倾向,对于中国可能一定会成为比陈水扁政权更难对付的政权。

习近平政权对李登辉和陈水扁的个人谴责尚未对蔡英文提出,被认为是留出与蔡英文

政权交涉的余地。蔡英文也非常注意避免与中国对立的激化,从中发现中台交涉的细

小端口。尽管如此,考虑到大多数台湾选民的民意既不是“台湾独立”也不是“中台统一”

而是“维持现状”,认为蔡英文政权今后将针对“维持现状”的“固定化”制定政策。

(撰稿人:门间理良)

【第一章】

1 福田圆,《中国外交と台湾:“一つの中国原則”の起源》,庆应义塾大学出版会,2013年,

第85-156页。

2 福田圆,《中国外交と台湾:“一つの中国原則”の起源》。

3 佐桥亮,《共存の模索》,劲草书房,2015年,第130-135页。

4 松田康博:“中国の対台湾政策1979-1987年”,《国際政治》第112期,1996年5月,第123-

138页。

5 “全国人大常委会告台湾同胞书”,中国社会科学院台湾研究所,现代国际关系研究所、

北京市台湾事务办公室、北京市台湾经济研究中心编著,《台湾问题重要文献资料汇编》,

红旗出版社,1997年,第208-209页。

6 “叶剑英向新华社记者发表的讲话”,《台湾问题重要文献资料汇编》,第78页。

7 邓小平:“中国大陆和台湾和平统一的设想”,《邓小平文选》第3卷,人民出版社,1993年,

第30-31页。

8 松田康博:“中国の対台湾政策1979-1987年”,第126-127页。

9 江泽民:“为促进祖国统一大业的完成而继续奋斗”,《江泽民文选》第1卷,人民出版社,

2006年,第418-424页。

10 钱其琛,《外交十记》,世界知识出版社,2003年,第306-307页。

11 John Garver, Face Off: China, the United States, and Taiwan’s Democratization , Seattle and London:

University of Washington Press, 1997, pp.13-26.

12 Garver, Face Off , pp.118-126; Arthur S. Ding“ The Lessons of the 1995-1996 Military Taiwan Strait

Crisis: Developing a New Strategy toward the United States and Taiwan” Laurie Burkitt, Andrew

Scobell, and Larry Wortzel eds., The Lessons of History: The Chinese people’s Liberation Army at

75 , Strategic Studies Institute, 2003, pp.380-383.

13 Garver, Face Off , pp.111-117.

14 江泽民:“国际形势和军事战略方针”,《江泽民文选》第1卷,第286页。

15 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所编著,《中国人民解放军八十年大事记(1927-2007)》,军事科

学出版社,2007年,第518页。

16 张震:“全面加强军队干部队伍建设”,《张震军事文选》下卷,解放军出版社,2005年,

第655-656页。

17 张万年:“‘九五’至二十一世纪初军队建设的奋斗目标和指导思想”,《张万年军事文选》,

解放军出版社,2008年,第519-520页。

18 “一个中国的原则与台湾问题”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国务院新闻办公室,

2000年2月1日。

19 例如:“钱其琛副总理会见台湾联合报系访问团”,新华网,2000年8月25日。

20 小笠原欣幸将其称为灵活性方法。小笠原欣幸“中国の対台湾政策の展開”天儿慧·三

船惠美编著《膨張する中国の対外関係 パクス·シニカと周辺国》劲草书房,2010年,

第200-204页。

21 “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受权就当前两岸关系问题发表声明”中

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2004年5月17日。

22 松田康博:“改善の機会は存在したか? :中台対立の構造変化”,若林正丈编著,《ポス

ト民主化期の台湾政治:陳水扁政権の8年》,亚洲经济研究所,2010年,第242-244页。

23 “反分裂国家法”,新华网,2005年3月14日。

24 松田康博:“改善の機会は存在したか?”,第237-240页。

25 小笠原欣幸:“中国の対台湾政策の展開”,第204-209页。

26 戴秉国,《战略对话:戴秉国回忆录》,人民出版社、世界知识出版社,2016年,第65-85页。

27 戴秉国,《战略对话:戴秉国回忆录》,第73页。

28 “President Bush, Chinese President Jiang Zemin Discuss Iraq, N. Korea,” Office of the Press

Secretary, White House, Oct.25, 2002.

29 “President Bush and Premier Wen Jiabao Remarks to the Press,” Office of the Press Secretary, White

House, Dec.9, 2003.

30 “2005年3月3日外交部发言人刘建超在例行记者会上答记者问”,中华人民共和国外交部。

31 Bonnie Glaser“, Sino-U.S. Relations: Drawing Lessons from 2005,” CSIS Freeman Report , Jan. 2006.

32 “中国国家主席胡锦涛与美国总统布什举行会谈”,新华网,2005年11月20日。

33 胡锦涛:“在党的十七大上的报告”,新华网,2007年10月24日。

34 胡锦涛:“纪念《告台湾同胞书》30周年胡锦涛发表重要讲话”,新华网,2008年12月31日

35 Richard C. Bush, Uncharted Strait: The Future of China-Taiwan Relations ,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2013, p.147.

36 关于中国对台湾作战怎样进行的分析, Roger Cliff, China’s Military Power: Assessing Current

and Future Capabilities , New York: Cambridge University Press, 2015, pp.182-222; Michael

O’Hanlon“, Why China Cannot Conquer Taiwan,” International Security , Vol.25, No.2, Fall 2000,

pp.51-86; 松田康博:“中台の軍事バランス:中台の安全保障戦略に与える影響”,《日本

台湾学会報》第7号,2005年5月,第69-89页。

37 Office of the Secretary of Defense“, Annual Report to Congress: Military and Security Developments

Involving the 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2015,” p. 34.

38 Michael J. Lostumbo, David R. Frelinger, James Williams, and Barry Wilson, Air Defense Options

for Taiwan , Santa Monica: RAND Corporation, 2016.

39 Jean-Pierre Cabestan,“ Taiwan’s Political Development and U.S.-China Relations,” Cheng-yi Lin

and Denny Roy, eds., The Future of United States, China, and Taiwan Relations , New York:

Palgrave Macmillan, 2011, pp.13-28.

40 Richard C. Bush, Uncharted Strait , pp.98-103.

41 “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受权就当前两岸关系问题发表声明”,

中共中央台湾工作办公室、国务院台湾事务办公室,2004年5月17日。

42 《中国安全保障レポート2013》,防卫研究所,2014年,第16-23页。

43 “台办就2010年海峡两岸海上联合搜救演练等答问”,中国网,2010年9月15日。“海峡两岸

海上联合搜救演练在厦门、金门海域举行”,交通运输部网,2012年8月31日。“两岸海上

联合搜救演练促航运发展”,《法制日报》,2014年8月19日。

44 “习近平同马英九会面”,《解放军报》,2015年11月8日。

【第二章】

1 国史馆史料处编著,《金门古宁头舟山登步岛之战史料续集》,国史馆,1982年,第27页。

2 “金门战斗失利的原因(1949年11月14日)”,粟裕文选编辑组,《粟裕文选(1949年10月-

1984年1月)》第3卷,军事科学出版社,2004年,第12-13页。

3 “大力做好解放海南岛的准备工作”,《建国以来毛泽东军事文稿》上卷,军事科学出版社,

中央文献出版社,2010年,第119-120页。

4 林君长编著,《中华民国建国七十年纪念丛书 国民革命军之奋斗》,黎明文化事业公司,

1981年,429-435页。

5 军事科学院军事历史研究部编著,《中国人民解放军全国解放战争史 第5卷(1949年2月-

1950年6月)》,军事科学出版社,1997年,第424页。

6 同上,第442页。

7 “大力做好解放海南岛的准备工作”,中共中央文献研究室,中国人民解放军军事科学院

编著,《建国以来毛泽东军事文稿》上卷,军事科学出版社,中央文献出版社,2010年,

第119-120页。

8 姜廷玉主编,《台湾地区五十年军事史(1949-2006)》,解放军出版社,2013年,第23页。“关

于台湾作战问题的报告(1950年6月23日)”,粟裕文选编辑组:《粟裕文选(1949年10月-

1984年1月)》第3卷,军事科学出版社,2004年,第44-52页。

9 “中国人民解放军史”编写组编著,《中国人民解放军史》第5卷,军事科学出版社,2011年,

第75页。

10 姜廷玉主编,《台湾地区五十年军事史(1949-2006)》,解放军出版社,2013年,第25页。

11 林孝庭,《台海 冷战 蔣介石 1949-1988 解密档案中消失的台湾史》,联经出版事业

股份有限公司,2015年,第114页。

12 松田康博,《台湾における一党独裁体制の成立》,庆应义塾大学出版会,2006年,第361页。

13 姜廷玉主编,《台湾地区五十年军事史(1949-2006)》,解放军出版社,2013年,第27页。

14 宋怡明,《前线岛屿 冷战下的金门》,国立台湾大学出版中心,2016年,第65-66页。

15 同上,第85-86页。

16 “図表I-2-2-1 朝鮮半島における軍事力の対峙”,防卫省编著:《平成26年度 日本の防衛》,

第20页。

17 隅谷三喜男·刘进庆·凃照彦编著,《台湾の経済 典型NIESの光と影》,东京大学出版会,

1992年,第78页。

18 五十岚隆幸:“台湾の『大陸光復』構想と軍事戦略の転換(1965-1991)”,防卫大学校综

合安全保障研究科硕士论文,2015年,第15-27页。

19 隅谷三喜男·刘进庆·凃照彦编著,《台湾の経済 典型NIESの光と影》,东京大学出版会,

1992年,第39页。

20 赵春山主编,《两岸关系与政府大陸政策》,三民书局,2013年,第4页。

21 李登辉笔记,李登辉口述历史小组编注,《见证台湾 蒋经国总统与我》,国史馆,2004年,

第235页。

22 李登辉(邹景文),《李登辉执政告白实录》,印刻出版,2001年,第48-54页。

23 若林正丈,《台湾の政治 中華民国台湾化の戦後史》,东京大学出版会,2008年,第178页。

24 五十岚隆幸:“台湾の『大陸光復』構想と軍事戦略の転換(1965-1991)”,防卫大学校综

合安全保障研究科硕士论文,2015年,第59页。

25 黄伟修:“李登輝総統の大陸政策決定過程”,《日本台湾学会報》第10号,日本台湾学会,

2008年,第97-118页。

26 田弘茂:“中华民国元首外交的意义”,行政院新闻局编著:《和平之旅》行政院新闻局,

1997年,第4页。

27 “表1-8 国民党与民进党执政时期正副元首及阁揆出访国记录”,苏起,《两岸波涛二十年纪实》,远见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第45页。

28 苏起,《两岸波涛二十年纪实》,远见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第41页。

29 法务部调查局共党问题研究中心编著,《两岸关系大事记 民国八十五年》,汇泽股份有

限公司,1997年,第20页。

30 李登辉(邹景文),《李登辉执政告白实录》,印刻出版,2001年,第222-227页。

31 陈水扁,《台湾之子》,毎日新闻社,2000年,第113页。

32 停止台湾省政府和议会功能的措施。中华民国自由地区的领域与台湾省的领域(中华民

国自由地区中除台北市、高雄市和金门、马祖以外的地区)有许多重叠(1997年当时人口

的85%、土地的98%),因此成为“屋上架屋”状态,被指出浪费行政资源。

33 总统府新闻发布“中华民国第十任总统、副总统就职庆祝大会”,2000年5月20日。

34 同上。

35 总统府新闻发布“总统620记者会答问实录”,2000年6月20日。

36 总统府新闻发布“总统接见美国亚洲基金会会長傅勒博士”,2000年6月27日。

37 但是,时任行政院大陆委员会主任委员的蔡英文于7月6日说,“1992年10月在香港举行的

会议上虽然协商了‘一个中国’原则,但没有得出结论。因此,台湾方面提议采用‘口

头各自表述’的方式暂时搁置争议。对此,中国方面表示‘尊重并接受台湾方面的建议’。

所谓‘一个中国,各自表述’是台湾方面表达该过程的用词”,并没有按照“一个中国,

各自表述”以及中国的所谓“一个中国”获得共识,对陈水扁总统的发言进行了修改。

在民进党政权内部,可能对“一个中国”原则统一了认识。

38 苏起,《两岸波涛二十年纪实》,远见天下文化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第323页。

39 总统府新闻发布“总统以视讯直播方式于世界台湾同乡联合会第二十九届年会中致词”,

2002年8月3日。

40 若林,《台湾の政治 中華民国台湾化の戦後史》,第376页。

41 张炎宪、陈世宏主编,《台湾主权与攻势外交》,财团法人吴三连台湾史料基金会,2012年,

第9页。

42 张、陈主编,《台湾主权与攻势外交》,第15页。

43 国防部“国防报告书”编撰委员会,《中华民国95年国防报告书》,国防部,2007年,第93页。

44 国防部“国防报告书” 编撰委员会,《中华民国97年国防报告书》, 国防部,2008年,

第114页。

45 行政院大陆委员会网站:“推动两岸空运直航”,2016年8月31日。

46 杨丹伟,《解析台湾的大陆政策》,群言出版社,2007年,第65页。

47 井尻秀宪,《激流に立つ台湾政治外交史》,Minerva书房,2013年,第109页。

48 总统府新闻发布“中枢举行中华民国95年开国纪念典礼暨元旦团拜”,2008年7月2日。

49 总统府新闻发布“中华民国第12任总统马英九先生就职演说”,2008年5月20日。

50 防卫省防卫研究所编著,《東アジア戦略概観2016》,防卫省防卫研究所,2016年,第126页。

51 参照行政院大陆委员会网站“两岸大事记”。

52 门间理良:“中台問題担当閣僚、南京で正式に会談実施”(台湾の動向、2014年1~2月),《東

亜》,2014年3月号,第53页。

53 国防部“ 国防报告书”编撰委员会,《中华民国98年国防报告书》,国防部,2009年,第79页。

54 总统府新闻发布“总统主持97年三军五校院联合毕业典礼”,2008年7月2日。

55 防卫省防卫研究所编著,《中国安全保障レポート2013》,防卫省防卫研究所,2014年,

第16页。

56 中华民国98年“四年期国防总检讨”编撰委员会,《中华民国98年 四年期国防总检讨》,

国防部,2009年,第23页。中华民国102年“四年期国防总检讨”编撰委员会:《中华民国

102年 四年期国防总检讨》,国防部,2013年,第24-25页。

57 胡镇埔,《扁执政最机密军演也拟告知対岸》,《联合晚报(电子版)》,2011年12月7日。

58 台湾外交部:“在钓鱼台列屿争端,我国不与中国大陆合作之立场”,2013年2月8日。

59 门间理良:“馬英九政権、尖閣処理で中国と連携しない旨を明確に表明”(台湾の動向、

2014年1~2月),《東亜》,2013年4月号,第52页。

60 “持中国五星旗保钓 将不再受我国护卫”,《自由时报(电子版)》速报,2013年3月11日。

61 “国安单位:黄锡麟保钓 背后有国台办身影”,《自由时报(电子版)》,2013年3月1日。

【第三章】

1 佐桥亮,《共存の模索:アメリカと「二つの中国」の冷戦史》, 劲草书房,2015年。

Nancy Bernkopf Tucker, Strait Talk: United States-Taiwan Relations and the Crisis with China ,

Cambridge, Massachusetts: Harvard University Press, 2009.

2 佐桥亮,《共存の模索》,第114页。

3 “上海コミュニケ(ニクソン米大統領の訪中に関する米中共同声明)”,数据库,《世界

と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田中明彦研究室。

4 佐桥亮,《共存の模索》,第130-134页。

5 同上,第151-182页。

6 H.R.2479, Taiwan Relations Act, 96th Congress (1979-1980), Jan.1, 1979. 日文翻译由“台湾関係

法”,数据库,『世界と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 田中明彦研究室完成。

7 Steven M. Goldstein and Randall Schriver“, An Uncertain Relationship: The United States, Taiwan

and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The China Quarterly , No. 165 (March 2001), pp.147-151.

8 James Mann, About Face: A History of America’s Curious Relationship with China, from Nixton to

Clinton , New York: Alfred A. Knopf, 1999, pp.118-128.

9 “第2上海コミュニケ(中華人民共和国とアメリカ合衆国の共同コミュニケ〔米国の対

台湾武器売却問題について〕)”,数据库,『世界と日本』,东京大学东洋文化研究所 田

中明彦研究室。

10 Nancy Bernkopf Tucker, Strait Talk , p.147.

11 H.Con.Res.88,“ Reaffirming the Taiwan Relations Act and the Six Assurances as cornerstones of

United States-Taiwan relations,” 114th Congress (2015-2016).

12 Winston Lord“, Taiwan Policy Review,” The DISAM Journal , Winter 1994-95.

13 Nancy Bernkopf Tucker, Strait Talk , pp.203-204.

14 钱其琛,《外交十记》,北京:世界知识出版社,2003年,第312页。

15 Nancy Bernkopf Tucker, Strait Talk , pp.259-262.

16 Kurt M. Campbell,“ Why Taiwan Matters, ” Testimony before the House Foreign Affairs

Committee, U.S. Department of State, October4, 2011.

17 Mark Stokes以及Sabrina Tsai也包括承认国家的问题在内分为4类。Mark Stokes and Sabrina

Tsai,“ The United States and Future Policy Options in the Taiwan Strait: Driving Forces and

Implications for U.S. Security Interests,” Project 2049 Institute, February 1, 2016.

18 Charles L. Glaser,“ Will China’s Rise Lead to War?” Foreign Affairs , Vol.90, No.2, Mar/Apr 2011,

pp.80-91.

19 Charles L. Glaser,“ A U.S.-China Grand Bargain? The Hard Choice between Military Competition

and Accommodation,” International Security , Vol.39, No.4, Spring 2015, pp.49-90.

20 John J. Mearsheimer“, Say Goodbye to Taiwan,” The National Interest , March-April 2014.

21 Zbigniew Brzezinski,“ Balancing the East, Upgrading the West,” Foreign Affairs , Vol.91, No.1,

January/February 2012, pp.97-104.

22 Bruce Gilley,“ Not So Dire Straits: How the Finlandization of Taiwan Benefits U.S. Security,”

Foreign Affairs , Vol.89, No.1, January/February 2010, pp.44-60.

23 Nancy Bernkopf Tucker and Bonnie Glaser,“ Should the United States Abandon Taiwan?” The

Washington Quarterly , Fall 2012, pp.23-37; Richard C. Bush,“ Uncharted Strait,” Policy Brief ,

No.186, Brookings Institute, January 2013; Denny Roy“, Trading away Taiwan is no bargain for the

USA,” PacNet , June23, 2015.

24 Michael McDevitt,“ Alternative Futures: Long-Term Challenges for the United States” Roger Cliff,

Phillip C. Saunders, and Scott Harold, eds. New Opportunities and Challenges for Taiwan’s

Security , RAND Corporation, 2011, pp.105-107.

25 Kurt M. Campbell, The Pivot: The Future of American Statecraft in Asia , New York and Boston:

Twelve, 2016, pp.255-258.

26 Ian Easton,“Taiwan’s Naval Role in the Rebalance to Asia,” Project 2049 Institute, March 2015;

Dean Cheng“, Taiwan’s Maritime Security: A Critical American Interest,” Backgrounder , No.2889,

Heritage Foundation, March 19, 2014; Alexander Sullivan,“ Navigation the Future: U.S.-Taiwan

Maritime Cooperation and Building Order in Asia,” 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June

2015.

27 “Caucus Brief: US Might Tap Into Taiwan Early Warning Radar,” China Caucus Blog, May 9, 2014.

28 Ian Easton“, Taiwan’s Naval Role in the Rebalance to Asia,” pp.3-4.

29 Dean Cheng“, Taiwan’s Maritime Security: A Critical American Interest,” pp.11-12.

30 Shyu-tu Lee, Douglas Paal, and Charles Glaser,“ Disengaging from Taiwan: Should Washington

Continue Its Alliance with Taipei?” Foreign Affairs , July/August 2011, pp.179-182.

31 Douglas Paal“, China, the U.S. and the Coming Taiwan Transition,” The Diplomat . Dec. 29, 2015.

32 Jeffrey A. Bader, Obama and China’s Rise: An Insider’s Account of America’s Asia Strategy ,

Washington, D.C.: Brookings Institution Press, 2012, p.71.

33 关于中国的反应,参见“Chinese Reactions to Taiwan Arms Sales,” US-Taiwan Business Council,

Project 2049 Institute, March 2012.

34 松田康博:“『最良の関係』から『相互不信』へ」,若林正丈编著,『ポスト民主化期の

台湾政治:陳水扁政権の8 年』,亚洲经济研究所,2010年,第286-292页。

35 Shirley Kan“, Taiwan: Major U.S. Arms Sales Since 1990,” Congressional Research Service, August

29, 2014, pp.20-24.

36 Shirley Kan“, Taiwan: Major U.S. Arms Sales Since 1990,” pp.24-25.

37 Nancy Bernkopf Tucker, Strait Talk , pp.227-228.

38 Shirley A. Kan“, Taiwan: Annual Arms Sales Process,” CRS Report for Congress , June 5, 2001.

39 Steven M. Goldstein and Randall Schriver,“ An Uncertain Relationship,” p.162; Michael S. Chase,

“U.S.-Taiwan Security Cooperation: Enhancing an Unofficial Relationship,” Nancy Bernkopf Tucker, ed., Dangerous Strait: The U.S.-Taiwan-China Crisis , New York: Columbia University

Press, 2005, pp. 170-174.

40 Nancy Bernkopf Tucker, Strait Talk , p.261.

41 “开启台美国防伙伴关系的新章节”国防政策蓝皮书第4号报告,新境界文教基金会国防

政策咨询小组,2013年6月,第11页。

42 Michael S. Chase,“ U.S.-Taiwan Security Cooperation,” pp.174-175,“ 开启台美国防伙伴关系的

新章节”,第11页。

43 “美台蒙特瑞会谈今在五角大厦登场”,《自由时报》,2015年7月20日。

44 “开启台美国防伙伴关系的新章节”,第11页。

45 同上。

46 “开启台美国防伙伴关系的新章节”,第15-16页, Shirley A. Kan,“ Taiwan: Major U.S. Arms

Sales Since 1990,” pp.6-7.

47 Michael S. Chase“, U.S.-Taiwan Security Cooperation,” pp.179-180.

48 Shirley A. Kan“, Taiwan: Major U.S. Arms Sales Since 1990,” pp.3-5.

49 Alexander Chieh-cheng Huang,“ The United States and Taiwan’s Defense Transformation,”

Brookings Institution, Feb. 16, 2010.

50 Shirley A. Kan“, Taiwan: Major U.S. Arms Sales Since 1990,” pp.5-6.

【第四章】

1 行政院大陆委员会网站,“大陆政策 答客问 经贸类 陆客来台观光执行情形如何?政

府如何因应陆客减少?”。

2 “中国大陸客減少で台湾旅行会社倒産”,《台湾新聞》,2016年9月1日。

3 经济部国际贸易局“2009年中华民国対外贸易发展概況”,2010年5月26日,第3页。

4 国防部“国防报告书” 编撰委员会,《中华民国104年国防报告书》, 国防部,2015年,

第47页。

5 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务院报道办公室,《中国の軍事戦略》,外文出版社,2015年,第5页。

6 罗致政:“民共交流的困境与出路”, 苏起· 童振源主编,《两岸关系的机遇与挑战》,

五南图书出版股份有限公司,2014年,第316页。

7 国防部“国防报告书”编撰委员会,《中华民国104年国防报告书》,第47页。

8 吴建德等主编,《对立的和谐 跨越两岸关系深水区》,黎明文化事业股份有限公司,2013年,

第43页。

9 国防部“国防报告书”编撰小组,《中华民国81年国防报告书》,国防部,1992年,第42页。

10 国防部“国防报告书”编撰小组,《中华民国104年国防报告书》,第47页。

11 总统府新闻发布“总统出席‘两岸领导人会面’后召开国际记者会”,2015年11月7日。

12 “飞弹非针对台 军方斥习睁眼说瞎话”,《自由时报(电子版)》,2015年11月8日。

13 “立法院第8届第3会期外交及国防委员会第6次全体委员会议记录”,2013年3月20日。

14 “匪谍就在你身旁?//国安局长:現在到处有不该来的人”,《自由时报(电子版)》,2013年

3月21日。

15 “国防部新大楼 恐不敌中国‘第五纵队’攻击”,《自由时报(电子版)》,2015年6月17日。

16 “俞正声:两岸同根同源 应共御外侮”,《中国时报(电子版)》,2013年5月15日。

17 “退将今登陆 首访中共中央军委会”,《中国时报(电子版)》,2013年5月10日。

18 防卫省防卫研究所编著,《東アジア戦略概観 2013》,防卫省防卫研究所,2013年,第196-

197页。

19 “退役将领访陆 退辅会:有说明”,《中央社》,2013年5月15日。

20 “两岸退役将领厦门打高尔夫 我退将:两岸同胞要相信自己是一家人”,《风传媒》,2015年

11月16日。

21 “立法院第9届第1会期外交及国防委员会第28次全体委员会议记录”,《立法院公报》,第

105卷第49期委员会记录,第88页。

22 “蔡总统视导汉光32号演习 嘉勉国军精实战力”,《军事新闻通讯社(电子版)》,2016年

8月25日。

23 “剖析过劲新军事战略(李华球)”,《苹果日报(电子版)》,2016年9月5日。

24 赵峰,《台军20年转型之路-从“精实案”到“精粹案”》,国防大学出版社,2015年,第62-

63页。

25 国防部“国防报告书”编撰小组,《中华民国82-83年国防报告书》,黎明文化事业股份有

限公司,1994年,第74-75页。

26 赵峰,《台军20年转型之路-从“精实案”到“精粹案”》 ,第64-66页。

27 同上。

28 同上。

29 同上。

30 门间理良:“台湾政治と軍事戦略の関係”,安田淳·门间理良编著,《台湾をめぐる安全

保障》,庆应义塾大学出版会,2016年,第65-68页。

31 门间理良:“台湾政治と軍事戦略の関係”,第63页。

32 “新军事战略 明年三月参谋总长国会报告”,《自由时报(电子版)》,2016年8月28日。

33 “冯世宽:行政院主导第四军种 国防部支援”,《中央通讯社》,2016年5月23日。

34 “新国防政策 冯世宽:成立第四军种”,《中央通讯社》,2016年5月26日。

35 “科技部长张善政:陆网军 天天攻台当练兵”,《联合报(电子版)》,2014年8月14日。

36 总统府新闻发布“中华民国第14任总统蔡英文女士就职演说”,2016年5月20日。

37 总统府新闻发布“总统代表政府向原住民族道歉”、“总统出席‘105年度全国原住民族行

政会议’”,2016年8月1日。

38 行政院行文发布“政院:整合所有资源 全力推动新南向政策”,行政院经贸谈判办公室,

国家发展委员会“新南向政策推动计划”,2016年9月5日。

39 “习近平在中央军委改革工作会议上强调 全面实施改革强军战略 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

强军之路”,《解放军报》,2015年11月27日。

40 “陆军领导机构火箭军战略支援部队成立大会在京举行”,《解放军报》,2016年1月2日。

41 “习近平在接见军委机关各部门负责同志时强调 讲政治谋打赢搞服务做表率努力建設

“四铁”军委机关”,《解放军报》,2016年1月12日。

42 “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区成立大会在北京举行”,《解放军报》,2016年2月2日。

43 《大公网》,2016年2月23日。

44 South China Morning Post , January 13, 2016.

45 马浩亮:“中国军队大改革”,《中国省级政经生态周报》第45期。

46 “中国人民解放军战区成立大会在北京举行”,《解放军报》,2016年2月2日。

47 香港《文汇报》,2015年11月27日。

48 “国防部举行专题新闻发布会”,《解放军报》,2015年11月28日。

49 胡光正、许今朝:“伟大改革的精髄―论军委管总、战区主战、军种主建”,《国防》,国

防杂志社,2016年3月号(总第361期),第6-8页。

50 中共研究杂志社编著,《军改后共军重要领导人事评析专辑》,台北:中共研究杂志社,

2016年6月,第69-71页。

51 “合心,从常开胸襟开始”,《解放军报》,2016年2月16日,“标准化,消除联合作战的‘数

据时差’”,2月24日。

52 “520 前夕 共军模拟海陆空袭台”,《中国时报(电子版)》,2016年5月18日。

53 《凤凰网》,2016年2月3日。

54 余元杰·王志鸿:“习近平的国防政策对台湾之影响”,《中共研究》第50卷第1期,中共

研究杂志社,2016年1月,第74页。

【结语】

1 渡边刚“中国の警戒する『文化台独』”《東亜》2016年9月号, 一般财团法人霞山会,

第6-7页。

2 “8县市赴陆救观光国台办释利多!”中时电子报,2016年9月18日。

中国安全战略报告 2017 不断变化的中台关系

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编

Copyright . 2017 by the National Institute for Defense Studies, Japan

All rights reserved.

No part of this publication may be reproduced in any form without written, prior permission from the publisher.

This publication is a translation of the Japanese version originally published in March 2017.

出版发行: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编

地  址:东京都新宿区市谷本村町5番1号

邮  编:162-8808

网  址:http://www.nids.mod.go.jp

翻  译:The Japan Times, Ltd.

版  次:2017年2月第1版

ISBN978-4-86482-048-6 Printed in Japan

 

 

出处:日本防卫省防卫研究所http://www.nids.mod.go.jp/english/publication/chinareport/index.html

文件全文下载:

http://www.nids.mod.go.jp/publication/chinareport/pdf/china_report_CN_web_2017_A01.pd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