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台港澳 > 正文

滕彪:武统狂言背后的恐懼

2017年12月21日 台港澳 ⁄ 共 1565字 ⁄ 字号

 在經濟全球化的背景下,中國依靠廉價勞動力和“低人權優勢”得以躍升世界第二大經濟體,同時在國際政治舞臺上扮演越來越具有擴張性、挑釁性的角色。中共對台灣的滲透、擠壓、恐嚇,更是無時無之,手段包括飛彈、軍演、間諜、紅色宣傳、外交操控、經濟壓力、政治賄賂、收買媒體、出臺“反分裂國家法”等等,不一而足。支持中國人權的台灣人李明哲被重判,也成為中共恐嚇台灣的一個信號。而近日中國駐美公使李克新更囂張地表示:“美國軍艦抵達高雄之日,就是我解放軍武力統一台灣之時。”中共的喉舌《環球時報》在評論此事時聲稱:如果台灣搞“統獨公投”,更改“國號”,或者採取其他“法理台獨”的行動,解放軍都將“堅定果斷地跨越海峽,登陸並控制台灣全島,以武力方式結束分裂局面。”
   中國是聯合國五個常任理事國之一,而台灣不被聯合國承認,且只有20個邦交國。1990年台灣GDP相當於大陸GDP的43.8% ,而當前的數字大約是4.8%。中國是世界第一大人口國,也是現役兵員最多的國家。在這樣一個充滿敵意的專制大國的武統叫囂之下,台灣不能不感到恐懼。
   但細究之下,更恐懼的其實是中共。
   中共統治表面上強大穩固,但實際上面臨著全方面的危機:官商勾結、官民衝突、司法腐敗、環境污染、生態危機、食品危機、經濟泡沫、貧富鴻溝,專制政權導致的民怨不斷在積累;中共的意識形態宣傳基本已經失去吸引力和凝聚力,傳統被破坏、宗教受壓制、良心被囚禁、教育變成洗腦,壞人掌權,道德滑坡,社會開始潰敗。從1949年竊取政權伊始,中共就無法解決“合法性問題”,在世界民主大潮之下,“槍桿子裡出政權”只是一種流氓邏輯;在互聯互通的資訊時代,覺醒的人們越來越多,抗爭的行動也越來越多。
   高壓政策之下,西藏、新疆(東突厥斯坦)越來越疏遠和仇恨中共;150名藏人自焚表明中共統治的殘暴已經無以復加。原來聞所未聞的“港獨”現在能夠令人矚目,其實主要應歸功於中共的出爾反爾和倒行逆施。用來忽悠香港澳门和國際社會的“一國兩制”政策,已經被徹底撕毀;這是給那些幻想以“一國兩制”方案解決台灣問題的人們一記響亮的耳光。
   得道多助,失道寡助。台灣已實現六次大選三次政黨輪替,雖然仍有不少問題有待改進,但在人權、自由、法治、民主方面均表現優良,被公認是成熟的民主制度。台灣得到美國的支持和保護,原來主要因為地緣政治,現在更基於普世價值。而中國一直居於人權狀況惡劣的、最不自由國家行列,中國政府與其他獨裁政權沆瀣一氣,用市場吸引、用金錢收買、用實力裹挾,卻幾乎沒有真正的盟友。鉴于中共的色厉内荏,从内政、外交、军事、民心等方面综合分析,解放军攻打台湾之日,很可能就是中共崩溃之时。
   由於中共的擠壓,台灣尚未以一個正常國家的地位躋身國際政治舞臺,但台灣不必談共色變,不必恐懼退縮。台灣擁有中共最害怕的無價之寶,那就是自由和民主。正如金鐘先生所說,台灣明確“回答了當代一個迷惑世界的難題:中國人需不需要民主,能不能實現民主?”同樣是華人社會,如果說香港的自由讓中共感到驚慌,那台灣的自由加民主,就更加讓中共恐懼。台灣人不僅僅要努力捍衛健康的民主制度和開放的公民社會,而且要把它帶到中國,要用它來改變中國。不如此,台灣的自由民主就會被中國侵蝕;唯有幫助中國實現民主,台灣才能成為一個正常的、安全的國家,台灣才能真正擺脫恐懼。著眼未來,台灣應該做的,不是“維持現狀”,而是積極幫助中國人顛覆專制,建立民主。
   《環球時報》進一步評論說“台當局既倡狂、又草木皆兵的樣子著實可笑。”還是把句話送給中共自己吧。又倡狂、又草木皆兵的不是台灣,而是中共。驅逐低端人口、菜刀實名制、互聯網防火牆、文字獄、抓捕人權律師、焚燒十字架、關閉NGO、禁止政治集會,這種種野蠻的背後,難道不是過分的恐懼?

 

   出处:博讯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