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些阻力面前,2018年很可能会看到应对来自中国的挑战的新努力。北京的最近闯入,可能会促使所谓的亚太四国加强安全合作,这四国是美国、印度、日本和澳大利亚。

日本和印度尤其渴望找到对抗中国对亚洲航道霸权的新方法。欧洲也将更多地关注其他大的经济伙伴,以减少自己对中国的依赖。欧洲已与日本签署了一项新的自由贸易协定,这项协定覆盖了全球贸易的40%。

专制的国家不善于结交朋友,尤其是与支持市场开放和言论自由的民主国家结交朋友,这应该不让人感到奇怪。如果北京想平息西方担心中国对西方政治和社会的影响的话,它也许需要改变把经济利益放在首位的政策。重温愤恨外界干预的自身历史,寻求与西方建立新的合作与妥协,可能会对中国更有好处。

北京方面正在逐步改善与东京方面的关系,这种改善是建立在经济和社会合作的基础之上的。这也许能为北京提供一条前进的道路,克服中国与西方民主国家之间的分歧,停止进行政治干预,重新把重点放在建立伙伴关系上来,正是这种能扩大贸易和投资的伙伴关系,才让中国自身的经济达到了其目前在全球经济中所具有的水平。

中国在2017年结束之际与大多数西方国家的关系都出现了裂痕。如果中国不收敛对西方民主国家的干预的话,这种手伸得太长的做法最终将削弱中国作为世界大国的影响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