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军事 > 国际关系 > 正文

英国金融时报:走出国门的“中国镖局”

2017年03月04日 军事, 国际关系 ⁄ 共 4783字 ⁄ 字号

走出国门的“中国镖局”

FT大视野:随着中国企业的全球扩张,业务已经涉足西方公司回避的危险地区。在此背景下,中国私人安保公司开始扮演愈发重要的角色。
更新于2017年3月3日 07:32
http://www.ftchinese.com/story/001071613

2016年7月8日晚,随着敌对政治派系之间一份脆弱的休战协议被撕毁,南苏丹首都朱巴(Juba)街头枪声四起。与此同时,中国私人安保公司德威安保(DeWe Security)办公室的电话响了起来。

一群惊慌失措的中国石油工人正在拨打一个紧急号码,报告他们身处险境,正在等待指示。这些工人受雇于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公司(CNPC),后者是德威安保在南苏丹的主要客户。

对德威安保驻朱巴办事处负责人、五年前退役的解放军老兵孔伟(音)而言,这是一场50小时不眠不休的马拉松式任务的开始,他和同事要负责执行一项撤离计划。“子弹、炮弹没日没夜地飞过我们的大院,”孔伟说。

这些安保人员很快意识到,他们身处的由空心砖和铁皮屋顶搭成的建筑挡不住子弹——这只是他们将会汲取的众多教训之一。被困于全市10处不同地点的全部330名中国平民,收到指示就地隐蔽,等待机场重新开放。一些工人躲进了能抵挡飞溅弹片的金属集装箱。直至冲突爆发的第四天——在政府军把叛军赶出朱巴后——被困工人才撤离到肯尼亚首都内罗毕。

这里首次披露的去年这次行动的细节表明,中国新兴的私人安保行业正在扮演越来越大的角色。中国私人安保行业的增长,让人联想起9/11恐怖袭击后黑水公司(Blackwater,现更名为Academi)、DynCorp等西方安保承包商在伊拉克、阿富汗扮演的显眼且经常引发争议的角色。共同的逻辑是:承包商方便好用,而且便于否认。但在现实中,他们与军方是一枚硬币的两面。

风险顾问公司RWR咨询(RWR Advisory)首席运营官安德鲁•达文波特(Andrew Davenport)表示:“解放军与雇员往往皆为‘退役解放军’的私人安保承包商之间关系混杂,界线比较模糊。”虽名为私有,但几乎没人怀疑这些安保公司在中国国家安全体制的牢牢掌控之下。按照达文波特的说法,它们代表着“一种平行的安全战略”。

外交政策转变

中国一向不愿卷入海外政治,这是几十年坚持的“不干涉”原则的一部分。但这种谨慎的行事方式正在受到中国快速经济增长和部分国企大胆扩张的考验。这些企业经常在西方企业回避的环境中运营。中国企业在伊拉克维修发电站,在叙利亚保养电信网络;在阿富汗开采铜矿,在南苏丹开采石油。据北京咨询公司思亚能源(SIA Energy)估算,由于伊拉克、南苏丹这类国家发生的暴力冲突,每年约有700万吨中国国企生产的石油经常无法投入全球市场。

保护中国不断扩大的商业利益和居住在海外逾100万中国人的重任,已使中国传统上谨慎的外交政策发生了转变。自2012年以来,中国海军一直在亚丁湾海域参与打击海盗的行动,并在2015年营救了被困也门的中国平民。作为联合国维和任务的一部分,中国的战斗部队正被部署至中国拥有投资项目的国家,如南苏丹和刚果民主共和国。去年,北京在吉布提建立了首个海外军事基地。

中国安保承包商被日益广泛使用是这种趋势的一部分,北京方面正在寻找无需诉诸帝国主义式的外交政策(这种政策在国内外都可能适得其反)即可保护其海外资产的方式。

“海外安保的需求相当大,军队显然不适合这项工作,因为这可能给外交关系带来潜在问题,”退役解放军军官岳刚(音)表示。

中国海外安全与防卫研究中心副主任刘新平表示,去年,约有3200名私人安保公司的中国雇员驻扎在海外。相比之下,中国为执行联合国维和任务在海外部署了2600名中国军人,他们是中国在冲突地区仅有的境外军事部署。

然而,除了少数例外情况,私人安保人员通常不携带武器。德威的中国员工们在朱巴混战期间没有携带武器,但领导着由当地人组成的武装团队。

中国政府对安保行业极为谨慎,这在一定程度上归因于那些时不时让美国在阿富汗和伊拉克的占领当局陷入危机的安保失控事件。2010年,赞比亚一家中资煤矿的监工们对着一群要求提高薪资的工人开火,导致11人受伤,引发了一股反华风波。两年后,在一起薪资争执中,一位监工当场被杀。

一位要求匿名的安保公司经理表示,他们与中国国有公司签署的所有合同都禁止员工携带武器。他说:“中国政府不想要黑水公司。”

防止“外交事件”

美国在过去15年的战争教训——其间在伊拉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死亡的美国安保人员超过了身穿制服的美国军人——可能对北京有启发意义。

沃森国际和公共事务研究所(Watson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and Public Affairs)的一项研究显示,自2001年10月以来,7071名美国安保人员在伊拉克、阿富汗和巴基斯坦丧命,略高于6860的美国军人死亡总数。美国私人海事安保专家约翰-克拉克•莱文(John-Clark Levin)表示:“私人安保承包商让政界人士得以让一部分军事活动不受监督,也不用为其承担政治责任。”

与西方同行一样,某些中国安保承包商担负的任务如果由正规的军队接手,在政治上会很敏感。英国海事资产安全和培训公司(Maritime Asset Security and Training)为船舶提供防范海盗的保镖,该公司总经理本•斯图尔特(Ben Stewart)表示:“使用私人安保的一个优势是,它能让政府免受外交事件风险。”按照合同规定,北京华信中安公司(Hua Xin Zhong An)的海上保镖在遇到海盗时可以使用致命武器自卫,而中国海军的护航军舰只能开火警告,除非它们的战舰遭受直接攻击。

中国政府在陆地上甚至更为谨慎。在伊拉克有业务的鼎泰安元国际安全防务公司(Dingtai Anyuan International Security & Defense)的安保人员陶德喜表示,他熟悉的安保公司的员工都不被允许带枪。

他说:“中国安保公司总是通过当地团队执行安全任务。”

“(但)在危急情况下,中国安保人员也能向当地安保人员借枪。”

尽管北京某些官员最初并不信任私人安保业,但该行业已经得到中国领导人的认可。在去年夏季南苏丹的骚乱之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指示要为活跃于危险地区的公司“完善安全风险评估、监测预警、应急处置”。他呼吁采取措施支持中国在高风险国家的投资。

在他发表上述言论两个月后,驻军和私人安保公司之间的差别进一步模糊,原因是德威宣布了在南苏丹和内陆国家中非建设两个“安全营”的计划。这些似乎是中国公司首次使用这类私人安保设施,预示着更为永久的私人安保存在。

去年10月,德威首席执行官李晓鹏在北京举行的一个海外安全论坛上表示,“我们下一步是在那些有中国投资、同时存在不稳定因素的国家大规模建设(安全营)”。

政府支持

德威安保总部位于北京机场附近,院里有座改建过的仓库,里面有一座中东小镇模型,用来练习逃避战术和人质营救。

德威安保北京公司总经理郝刚曾是一名警察,他表示该集团最大收入来源是为中国赴外企业提供“综合解决方案”,包括培训、现场安保以及风险评估。

德威集团成立于2011年,由几名退伍军人和离职警察创建,他们曾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期间有过首次合作。据郝刚介绍,自2013年以来已有8.6万名中国企业文职员工接受过德威的训练。

郝刚说:“这要看他们去哪儿。如果他们是去巴黎,我们就教他们如何防止护照被窃。如果他们是去喀布尔,我们就教他们怎样躲避绑匪。”

私营安保公司在中国直到2010年才合法,法规允许安保公司为国内企业(如银行和工厂)提供武装服务。现在,德威安保有352名中国雇员在海外,还有3000名当地雇员为中国企业服务,比如承建肯尼亚蒙内铁路(蒙巴萨-内罗毕)的中国路桥(China Road and Bridge Corporation),以及保护在苏丹的中国石油天然气集团。

专门研究私人安保行业的弗劳克•伦斯(Frauke Renz)表示,中国安保公司仍在摸索。她说:“国际大承包商在那些环境里更有经验。以伊拉克或尼日利亚为例,大多数国际公司在这两个国家开展业务已有多年。”

不过许多中国承包商正受益于政府施加的压力:只能使用国内安保公司。比如中石油过去雇佣英国公司Control Risks保护其在伊拉克的油田,但在2010年改用中国企业冠安(Guanan),这家安保公司与中国第五大石油公司振华石油(ZhenHua Oil)有着密切联系。

去年夏天,中国的保利协鑫石油天然气集团控股公司(Poly-GCL Petroleum Group Holdings)聘请德威安保为其在埃塞俄比亚的40亿美元液化天然气(LNG)项目提供安保管理。这是中国私人安保行业迄今承接的最大项目,戏剧性提高了德威安保的知名度。

还有些公司似乎在高层有朋友。比如华信中安几乎垄断了中远控股(Cosco Holding)和中海集运(China Shipping Container Lines)——中国最大的两家国有航运集团——的安保业务。一家外国私人承包商表示:“鉴于他们的客户群如此忠诚,他们显然与政府有着非常牢固的关系。再说他们并不便宜。”华信中安拒绝接受采访。

其他几家公司的情况相似,如山东华威保安集团(Shandong Huawei)、老兵安保(Veterans Security Services)以及鼎泰安元(Dingtai Anyuan),它们也都从老兵群体招人,提供海外保安服务,以及训练国企员工。除了语言优势外,这些公司收费也比国外同行便宜。据承包商介绍,由12人组成的一个中国保镖小组一天收费大约700至1000美元,相当于聘请一名英国或美国保镖的费用。

郝刚承认,允许中国企业在海外派驻安保人员的法律依据依然模糊,他说:“无论我们在哪里工作,我们都遵守所在国家的一切法律。”

该行业是中国大规模海外扩张的副产品,这一过程让中国企业踏入越来越危险的领土,在那些地区,正规地面部队——无论是外国的还是本国的—要么不受欢迎,要么不起作用。

风险咨询公司ViennEast的爱德华•艾伦(Edward Allen)曾在伊拉克从事安全分析。他说:“私人承包商有时是安保方面最不坏的选择。这就是他们在第一线的原因。”

俱菲补充报道

新市场:黑水公司(Blackwater)创始人酝酿中国业务

为中国企业提供私人安保服务的繁荣景象吸引了大量企业家,包括美国私人军事公司黑水的创始人埃里克•普林斯(Erik Prince)。该公司在伊拉克发生一连串射杀平民事件后变得臭名昭著。

他现在是位于香港的先丰服务集团(Frontier Services Group)的执行主席,该公司专业从事其所称的在非洲“保障供应链安全”。

中国大型国有投资公司中国国际信托投资公司(CITIC)拥有该集团20%的股份。除了与中国政府的这一联系外,普林斯还带来了美国政界的人脉——他是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政府教育部长贝齐•德沃斯(Betsy DeVos)的兄弟。

去年12月,先丰服务集团宣布将在中国建立两个“前沿行动基地”——一个设在云南省,为东南亚服务,另一个设在新疆这个毗邻中亚、难以驾驭的西部地区。此举令一些人担心。该公司称,其战略是为了抓住中国“一带一路”贸易和投资扩张计划所带来的机遇。

尽管使用军事化术语,但先丰服务集团坚称,它将不会提供武装警卫服务和武器训练——这两者在中国受到严格限制。该公司表示,上述基地将提供“培训、通信、风险减缓、风险评估、信息收集、医疗后送,以及协调安全、物流和航空服务的联合行动中心”。

普林斯反对先丰服务集团是“中国版黑水”的说法,并表示,虽然许多中国企业接洽他,要求提供武装警卫服务,“但我很快试图说服他们,那不会是一个好主意,也不会被允许”。

译者/何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