邓聿文:第二次朝鲜战争爆发的可能性及中国的立场

2018年02月13日 中国战略分析季刊, 时政评论 ⁄ 共 5774字 ⁄ 字号

 

 

历史进入2018年后,朝鲜半岛迎来了难得的缓和态势,韩朝借平昌冬奥会进行的板门店会谈达成了包括军事和解在内的三项共识。但另一方面,美国和加拿大共同召集的温哥华20国外长会议依然传达出对朝强硬信号。如何判断朝鲜半岛局势的下一步发展——是延续和解态势还是半岛战争终会打响,就很关键。

 

战争会否爆发?

 

我的看法是,一月初开启的韩朝和解会持续一段时间。南北双方都有继续和解之意愿。但和解谈判只要涉及到朝核问题,就将无法进行不下去。20国外长会议包括韩国是很清楚这一点的,所以会议才会强调,除了承诺全面执行现有的对朝制裁决议,也“同意考虑实施联合国安理会决议范围以外的单边制裁,以及采取进一步外交行动”。美国国务卿蒂勒森在会上并特别敦促所有国家,要共同努力阻止试图帮朝鲜规避国际制裁的船只,以及要在朝鲜作出新的挑衅时,让它承受“新的后果”。韩国总统文在寅虽支持南北和解,但在板门店会谈后的记者会上也表示,韩国在半岛无核化原则上绝不妥协。

如果在朝核问题上不能找到一个让美朝双方都同意的妥协方案,半岛战争出现的可能性就不能排除。正是基于这一点,国际社会对美国是否会动武一直不敢确定,但去年年底以来,很多人开始倾向于美国会动武。尤其在中国,有关战争的说法更是一度传得沸沸扬扬。有舆论言之凿凿地定下了两个日子,一是去年12月18日,一是韩国平昌冬季奥运会后。

尽管外界不怀疑特朗普武力打击朝鲜的决心,但半岛战争是否真会爆发,特别是在前述的第二个日期里发生,是存疑的。在朝鲜2017年9月试爆第六次核武后,我说过,美朝军事摊牌的时刻在下一次,我所指的下一次是朝鲜进行第七次核试,或者美国评估朝鲜具有实际打击美本土能力的洲际导弹试射。我还是维持这个判断。朝鲜去年12月初又发射了洲际导弹,射程比上次更远,朝鲜自己说能够打到美国本土,但美国专家评估认为距实战打击美全境的能力还是有差距。所以,在这个前提满足前,我倾向于认为战争不会很快爆发。

此外,要分析战争是否会发生,还应看相关各方的态度和为战争所做准备。朝核问题涉及的相关方有美朝韩中俄日,前四者又是主要相关方。

先说美国,特朗普的个人决心固然重要,但不能把其决心等同于美国政府的决心,美国政府在此指的是美国的行政和立法部门,行政部门主要是白宫、国务院和五角大楼,白宫和国务院对战争的态度就有差异,美国国务卿蒂勒森更主张通过制裁施压,就连特朗普本人,有时也发出矛盾信号。当然,如果总统决定打,美国行政部门包括军方主要还是贯彻总统意志。问题在于国会。虽然自小布什发动伊拉克战争后,总统可以先打后(向国会)奏,但鉴于伊战以萨达姆拥有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为由事后证明并不存在的教训,且朝核问题并不具有事情突发的急迫性,国会不大可能在没有授权前让特朗普发动朝战。换言之,国会就是否需要对朝作战会有一个辩论过程。但至今外界没有看到国会有关这方面的辩论。

至于美国社会,虽然新近的民调显示,有高达30%多的美国民众赞同武力解决朝核问题,这一数字比过去大为提高,某种意义上表明美国完成了动武的舆论准备,但总体来说,美国社会包括舆论在内,对用武力解决朝核的问题并没有形成多数共识。美国政府也没有向国民进行战争动员。朝鲜不是伊拉克,尽管有少数学者认为朝鲜军力不堪一击,但它毕竟有庞大的常备军,又有核武在手,而且多山,如果美国真要武力攻打朝鲜,就不能建立在朝鲜军力不经打的假设基础上。当年克林顿也曾想用武力解决朝核,但评估结果是美军至少要死几万人。因此,万一战争陷入胶着美国政府就很难向国民交代。所以,在发动战争前,必须向国民进行动员,让他们对战争有心理准备。而国民的态度反过来也影响国会对战争的态度。

要进行国民动员和包括军事在内的其他相关准备,是需要时间的,美军虽然也在为可能的朝鲜战争做包括军演在内的准备,但一旦朝鲜战争打响,很可能是大规模和长时间的,现有的战争准备远远不够。故短期内很难发动战争。

再说朝鲜。别看朝鲜天天把战争挂在嘴边,用战争来威胁美韩,然而实际上,它比谁都“精”,其“战争”只是嘴上的,原因很简单,以朝鲜的国力,它是最经不起打的。所以,人们会看到一个现象,只要美韩军演,朝鲜嘴上就很强硬,但它不敢在军演期间发射导弹或其他武力挑衅行为,金正恩也会躲到中朝边境。因为朝鲜很清楚,一旦这样做了,真有可能“惹火烧身”,遭受美韩联军的武力打击。所以,面对越来越高的战争风险,朝鲜的“纸老虎”本色一下子就露出来了。去年底,在美韩新一轮军演传出后,朝鲜委托俄罗斯向美国传话,要直接跟美对话。可以说,朝鲜的战争口水仗是表演给国内看的,让民众有危机意识。但它会小心翼翼地避免撞向美国的“枪口”,不给美国发动战争的借口。

韩国的态度也是制约美国武力攻打朝鲜的一个因素。总体来看,韩国政府和民众是反对在半岛出现第二次战争的。总统文在寅多次表示,不经韩国同意,任何人都不得在半岛发动战争。去年12月上旬中国民间盛传美国即将对朝动武,乃至中国外交部都不得不对此回应时,我正在韩国开会,感觉韩国一片平静,没有大战降临的氛围。我问一些韩国朋友,是否同意武力打击朝鲜,答曰不同意。

韩国政府和民众反对战争的最主要理由,是首尔距朝鲜的火炮射程太近,战争一旦打响,首尔将变成一片火海。首都圈的人口占到韩国总人口的近一半,主要的工业、商业、教育和文化都在首尔,首尔要是毁于战火,韩国也就毁了。对于韩国政府来说,不能不考虑这个情况和民众的担忧。战争虽然能够帮助韩国永绝核患,但也要承受战争代价,毕竟仗是要在韩国地面上打的,因此,韩国民众和政府对战争的担忧和反对态度,无疑对美国会产生影响,使美国难以下战争决心。

其他三国,日本的态度很暧昧,但它不是一个影响美国动武的核心因素,中俄的态度则一向明朗,反对在朝鲜半岛发动战争。中国已多次表达了这一点。外交部长王毅在2017国际形势与中国外交研讨会开幕式的讲话中再次重申,动武绝不可接受。习近平在和文在寅的会谈中也表示,决不允许在半岛生战生乱。中国的态度虽然不是美国考虑的首要因素,但也并非无关紧要,既然中国多次表达反对动武,美国在决定武力打击朝鲜时,肯定要考虑中国会不会介入?一旦介入,如何对待?故可见,美国在没有一个成熟的方案前,是不会贸然对朝动武的,以免美中两国兵戎相见。

综上分析,美国在韩国平昌冬奥会后开打的可能性不高。但不能由此得出结论,美国不会对朝发动战争。只能说,在政治、经济、外交等手段穷尽前,美国不大可能对朝动武,现在非战争手段还有空间。

从联合国去年9月史无前例的制裁来看,效果正在体现。朝鲜在去年12月初的导弹发射又引来联合国的进一步制裁,中国已经大幅度削减对朝鲜的精炼石油和原油的出口,朝鲜的日子无疑会更难过。事实上,朝鲜同意韩国倡议,派运动员参加平昌冬奥会,就是制裁发生的作用所致。但现有制裁尚不足以动摇朝鲜“国本”,让其放弃发展核武。金正恩对取得能够打击美国本土的核能力的渴望以及美国的国防政策将中俄作为主要竞争对手,极可能会诱发他冒险一搏,进行第七次核试爆或者洲际弹导导弹发射,这已在其新年贺词中表露无遗;另外,美国最新的国防政策也有可能使金正恩产生误判,以为这样一来,中俄将又站在自己一边,加上韩国反对,美国并不敢真正对朝发动战争。而只要不发动战争,朝鲜是不惧制裁的。

根据专家的说法,朝鲜如要完善核武和导弹技术,特别是将两者结合起来提高投入实战的能力,至少还要进行一次核试验和二至三次导弹发射。从朝鲜以往的核试和导弹发射频率看,估计在今年下半年会进行一次核试,或者上下半年各进行一次导弹发射。有中国朝鲜研究专家研判,如果美国一定要打朝鲜,时间点在今年5月为佳,因为那个时候制裁导致的粮荒气荒会很严重。

我的意见是,美国对朝动武的前提还要看朝鲜在5月前是否会进行核武或导弹试验。从目前韩朝缓和态势来看,5月前进行核试验和导弹试射的可能性不大。但不管如何,只要朝鲜进行核试或导弹发射,美国武力打击朝鲜就基本可以肯定。

 

中国对朝鲜战争的立场选择

 

对中国来说,半岛战争不会发生当然很好,但如果发生,是不是就一定不好?

中国虽然反对在朝鲜半岛使用武力,但鉴于美国对朝动武不取决于中国,所以中国也要做战争打起来的准备。前一阶段有报道说中国计划在中朝边境修建难民营,应对战争发生后的难民问题。假如中方认识到朝核问题迟早要通过军事手段来解决,那么坚持目前的反对动武的立场就没有必要。

对美国而言,发动朝战也是迫不得已的选择。因为采用军事手段的代价太大,这样说似乎可以支持中国政府和平谈判解决朝核问题的立场。中国的朝鲜半岛政策有三条底线,一是无核化,二是不准生战生乱,三是不得损害中方利益。无核化是针对朝鲜的,不准生战生乱是针对美国的。在中方看来,朝鲜拥核和美国动武都会损害中国利益。但要保障中国利益,必须做到前面两条。现在的问题是,中国无法做到让朝鲜弃核,也不可能阻止美国对朝动武。在这种情况下,一旦朝鲜战争打响,中国就存在是站在朝鲜一方帮朝鲜,还是站在美国一方帮美国,或者站在中立立场谁都不帮,对中国最有利的问题。

我认为,中国宁愿得罪朝鲜,也不能得罪美国,才对中国最有利,虽然美国已经把中国定位主要竞争对手,中国也不能去帮朝鲜,以免落实美国的预判。即使中立,也比帮朝鲜好。可许多人,包括一些参与决策的策士在内,往往犯糊涂,认为应该站在朝鲜一边帮它打美国,如果后者对朝动武的话。他们的理由是,如果失去朝鲜,中国就将失去战略屏障,直接面对美国的威胁。

战略屏障或战略缓冲区是一个陈旧的地缘政治观点。就朝鲜而言,战略屏障有两个方面的含义,即地理和意识形态上的,不过多数人谈到战略屏障时指的是前者。如果美国攻打朝鲜,以朝鲜国力,最后是灭国,被韩国所吞并,这样,统一后的半岛由美韩所主导,美韩将陈兵鸭绿江边,对中国形成极大战略威胁。这还不论作为社会主义的朝鲜灭亡后,世界上又少了一个社会主义国家,使中国将面临美国的意识形态进攻和国内民众要求变革的呼声。很多人持此看法。

如果朝鲜被美国武力消灭,说对中国不会造成影响那是假,但夸大它的威慑风险,把它上升到动摇国本的程度,同样不对,除非中国自己虚弱不堪,否则没必要对此过于担忧。何以这样说?因为有没有朝鲜,对中国的战略屏障作用,尤其是所谓的地缘战略作用都不大。

不妨假设,朝鲜是一个国际上的模范生,中国是否就不面临美国的威慑?结论是,这只同中美矛盾有关,而与朝鲜无关,若美国执意要威胁中国,有没有朝鲜都一样,在韩国就可以威胁中国。萨德即是一例,并非需要把武器部署在朝鲜地盘才能威胁中国。因此可以说,朝鲜对中国地理上的战略屏障作用,只在冷兵器时代和冷战时代以及武器不发达的热战时代管用,在武器大大发达的现代,是起不到多大作用的。如果中美发生战争,在关岛的飞机和导弹也可打击中国,何况美国在冲绳、菲律宾和韩国都有驻军,距中国本来就不远,根本没必要从朝鲜来打击中国。

所以,美国占领朝鲜对中国的威慑和它现在在韩国对中国的威胁,充其量只是一条鸭绿江和一个黄海的差别,而在现代武器面前,这点差别完全可以忽略不计。换言之,有没有朝鲜,对中国而言,充其量只是量的差异,没有质的不同。

至于意识形态的屏障作用,也是一种观念的误区,如果以为朝鲜倒了,社会主义就失去合法性,那只能说明这种社会主义本来就没有多少合法性。朝鲜式社会主义实是社会主义的耻辱(当然中国式社会主义比朝鲜也好不到那儿),花那么大代价来保护这种社会主义,是没必要的,倒就让它倒掉,早一天倒掉,中国也就早一天解脱。

有人会说,朝鲜不时捣腾一下能够牵制美国,让中国赢得战略时间。这是完全错误的。因为事实证明,朝鲜这样做,反而使中国更被动,过去朝鲜每次拉屎,都要中国给它擦屁股,弄得国际社会对中国颇有怨言,中国对朝鲜也不落好。可以讲,为维持朝鲜的存在,中国付出了太大代价。过去的就算了,最近几年来,中国援助的大量物资,被朝鲜用来发展核武器,并抱怨中国没有帮助它顶住国际社会的制裁压力,甚至用核武来讹诈中国。如果把中国几十年来援助朝鲜的资源用于改善国内民生,或者援助其他发展中国家,效果要好得多。所以,即使朝鲜对中国有战略屏障作用,但和中国的付出相比,也得不偿失。从这个角度看,如果朝鲜被武力消灭,中国从此也就卸下了一个大包袱。

这样来认识朝鲜战争,会豁然开朗,作出选择就很容易。如果中国政府为防朝鲜落入美国之手,选择加入美国一边,一块将朝鲜消灭,美国会不会让中国加入?我认为会的,因为美国也担心中国(还有俄国)帮助朝鲜,假如这样,美国就很难取胜,故中国若站在美国一边,美国是没有理由拒绝的,两个大国一起收拾不听话的、祸患人类的朝鲜,还不是小菜一碟?既能使美国减少伤亡,也使美国师出有名。这样就将形成中美共管朝鲜局面,能最大程度保障中国的利益,此乃上策。

如果中国不帮美国,或者美国拒绝中国帮助,也可选择中立,对中国的利益不会有损害,至少不会有比现在更大的损害。原因是,被动统一的韩国跟随美国敌视中国的可能性不大(假如美国敌视中国的话),对韩国没有多大好处。以德国的经验看,半岛南北统一,由于双方差距太大,要完全使南北融合,双方经济和生活水平达到一致,没有个十几年甚至几十年是不可能的,这期间,特别需要来自中国的资本。若韩国敌视中国,只会使这个过程变得更长,这是任何一个明智的领导者都不会选择的路子。而只要韩国不采取敌视中国的立场,即使美国驻军鸭绿江边,如前所述,也不会增加对中国的额外威慑。只有一种情况除外,即中国选择帮助朝鲜抵抗美国而战败,那么,对中国的战略环境、地缘政治和国家利益会带来极大损害。相信中国政府不会选择这个下下策。

总之,考虑到朝鲜传统的战略屏障作用的消失,以及中国目前在朝鲜半岛的被动态势,加之可能的朝鲜对中国的核威慑,如果在穷尽一切政治外交和经济手段仍不能解决朝核问题,当美国发出了军事打击朝鲜的信号,中国应该积极支持,为美国动武大开绿灯。如果做不到这点,至少可以选择保持中立。

最后要指出的一点是,由于解决不了朝核问题,目前由韩朝和谈开启的半岛和解进程,很可能是下一轮更猛烈风暴的间歇期。时间或在今年下半年。战争有可能在此时发生。

 

 

                                                  邓聿文     中共中央党校校刊《学习时报》原副编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