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关系 > 正文

读懂叙利亚的n场战争

2018年04月18日 国际关系 ⁄ 共 3119字 ⁄ 字号

 

 

中东是“祸水”,总统唐纳德·特朗普周五晚上形容美国使用“正义力量”对叙利亚政府目标进行报复打击时说,此前该国涉嫌发生了化武袭击。

叙利亚总统巴沙尔·阿萨德貌似赢得内战,但和平并未到来。事实上,冲突看起来在升级,众多有自身利益的外部势力踏足叙利亚战场。

“你查查内战文献,越多外部势力介入,内战就越难以结束,因为除非实力耗尽或诉求和愿望得到满足,这些势力不愿退出,”《叙利亚之战:新中东的国际对手》作者克里斯托弗·菲利普斯说。“因为许多事背后的代理人,代价未必很高。”

叙利亚七年战争,将众多国家裹挟其中,这些国家尽其所能去塑造这场冲突,从轰炸到雇佣兵,从特种部队到运送武器和钱财。战争日益复杂,死伤与日俱增,叙利亚的未来如今基本由边境之外的那些国家决定。现在谁在叙利亚打仗,为何而战?

 

美国

 

美国来到叙利亚,主要因为伊斯兰国。在华盛顿举办最近一场活动上,美国反伊斯兰国联军特使布雷特·麦克格克宣称:“我们在叙利亚打击伊斯兰国。这是我们的使命,使命还没有结束,我们将完成任务。”最近,国防部长詹姆斯·马蒂斯对国会说,美国并非在叙利亚日益扩大的内战中支持某一方。

但美国也在该国谋求其他利益,包括遏制伊朗影响力,还惩罚使用化学武器。“美国……在不同时期有不同重点,”菲利普斯说。“这是美国政策一直不太成功的原因之一。”

2014年伊斯兰国兴起前,美国主要想制止冲突,因为国际外交努力并不奏效。奥巴马政府支持阿萨德下台,但不愿出枪、出钱让反对派反对阿萨德,理由是担心这些钱物会落入他们之中的伊斯兰分子和极端圣战者手中。

2012年,大家都知道,奥巴马划定了化武“红线”,表示使用化武会改变美国人的战略计划。但阿萨德2013年对平民使用沙林毒气时,奥巴马选择与俄罗斯达成协议,摧毁阿萨德的化武库而没有动武。当年晚些时候,美国首次开始轰炸叙利亚,但并未袭击振全目标,袭击的是与伊斯兰国有关的目标,此后轰炸一直没停。

特朗普总统最近表示,美国会“很快”离开叙利亚,虽然他的军事顾问准备增兵。他说想撤军时,美国在叙利亚士兵增加到约2000人,有报道称特朗普想让他们在六个月内离开。

仅接着是上周末的嫌疑化武袭击,特朗普作为报复打击阿萨德政权,他去年也发动过类似袭击。这意味着美国再次超出反恐,扩大了在叙利亚的使命。

     

     欧洲

 

法国和英国等欧洲国家也因为伊斯兰国来到叙利亚。这些国家的政策基本同美国步调一致,包括周五首次参加对阿萨德涉嫌使用化学武器的报复攻击,但不同的是,欧洲还受困于叙利亚冲突滋生的难民危机。危机改变了欧洲大陆的政治格局,让反对移民的极右翼政党获得选举成功。

“面对这些威胁,我们需要让叙利亚稳定下来,我们需要一个可行的政治更迭,”法国驻美大使吉拉德·阿罗德本周说。“西方的目标是与俄国、土耳其和伊朗进行政治接触,旨在实现政治转轨。”法国和英国都参与了对阿萨德最近涉嫌使用化武的军事行动。

俄罗斯

俄罗斯来到叙利亚为的是保护阿萨德政权免遭叛军颠覆,他们将叛军视作恐怖分子,俄罗斯还准备在中东投射其影响力。2015年9月开始的军事干预确保阿萨德不仅止损,而且翻了盘,重新掌控了叙利亚大部分地区。美国漫无目标的叙利亚政策也帮了忙,伊斯兰国的癌瘤扩散为支持阿萨德和反对阿萨德阵营创造了共同敌人。

俄罗斯与叙利亚政权的关系要追溯到冷战时期。叙利亚是俄国在地中海唯一海军基地(塔尔图斯),除了这些考量外,俄罗斯也真心关切伊斯兰主义集团的兴起,后者在其他阿拉伯国家同样发生,强人领袖被混乱取代。可能从他自己的眼光看,叙利亚冲突向世界昭示着俄国回来了。

“【普京】把叙利亚当成投射俄罗斯实力的一个平台,这对他这很重要,考虑到苏联曾是中东的主要玩家,后苏联时代的俄国也是如此,”菲利普斯说。实话实说,如果说叙利亚有一只不可或缺的力量,那就是俄罗斯。

莫斯科和冲突中除美国外的各主要玩家都有密切关系:伊朗、叙利亚、土耳其和以色列。伊朗在叙利亚保持何种存在以色列可以接受,斡旋这一问题,俄罗斯发挥越来越重要的作用。国际危机组织以色列/巴勒斯坦高级分析师欧福·扎尔兹伯格告诉我:”我的分析是,这些发生的越是频繁,即以色列在叙利亚境内对伊朗行动作出回应,俄罗斯会发挥越来越积极的作用。“但尚不清楚俄罗斯是否有能力劝说阿萨德不再对本国人民使用化武。

   

       伊朗

 

伊朗来叙利亚是为了保护阿萨德政权,也为了借用代理人威胁主要敌人、叙利亚邻国以色列。叙利亚自1979年伊朗发生伊斯兰革命以来,一直是伊朗盟国,也是在八十年代残酷的两伊战争中唯一支持伊朗的国家。但除去忠诚,叙利亚对伊朗也具有战略价值,因为叙利亚是以色列或其他西方国家采取军事行动的缓冲地,也是伊朗武装和供给真主党给以色列施压并遏制地区军事行动的前哨。

“【伊朗】在叙利亚起义发生一开始就坚决站在阿萨德一边支持其政权,”菲利普说。伊朗和叙利亚的其他邻国,或盟国或对手,将不得不在西方和莫斯科忙于其他危机后长期承受这场冲突带来的后果。

     

      沙特

 

沙特来到叙利亚主要通过资助反对派来反对伊朗。它资助叙利亚反对派,主要因为其主要地区对手伊朗涉足。阿萨德少数派,沙特认为与自己同是逊尼派的叛军,他们反对阿萨德阿拉维少数派,有望将叙利亚从亲伊朗国转变为非亲伊朗国。土耳其和卡塔尔也认为叛乱有望将叙利亚转变为更友好的国家,因此支持与穆兄会有关的组织。

卡塔尔外长周四在华盛顿对记者说,阿萨德是个“战犯”,“应该被起诉”。他呼吁采用外交手段推动权力更迭,这一想法再三被提及,但收复失地的阿萨德却没有理由推动之。

   

     以色列

 

以色列来到叙利亚就是为了反对伊朗。多年来,以色列与叙利亚的边境是最平静的,尽管与阿萨德和他的父亲哈菲兹·阿萨德关系不睦。但以色列担心伊朗在那里影响力增强。它担心德黑兰会在叙利亚建立永久军事基地,伊朗和其民兵真主党会留在以色列边境,建立地堡等攻击设施,在未来与犹太国作战时派上用场。以色列在叙利亚冲突中数十次作战,周一还袭击了伊朗和其代理人在用的军事基地。

国际危机组织分析师扎尔兹伯格告诉我,最近几个月前,以色列仍然希望特朗普政府或沙特政府能成功阻遏伊朗在叙利亚的势力。他说,以色列可以接受阿萨德继续当权,只要伊朗不在该国驻军。以色列该如何应对这种威胁引发了一场内部大争论,扎尔兹伯格说,他可以像现在一样有限攻击,也有人主张全面战争。但他说,“会发生一场不仅只有叙利亚、叙利亚军队的战争,”还会涉及伊朗、真主党和其他势力。

     

      土耳其

 

土耳其来到叙利亚的原因是库尔德人。冲突之处,土耳其政府强烈反对阿萨德,阿萨德过去还曾是土耳其的亲密盟友。土耳其支持反对阿萨德的组织,包括伊斯兰分子。但叙利亚冲突一个没料到的后果(以及伊拉克战争的后果)是库尔德人的崛起。

他们很快成为叙利亚最有战斗力的势力之一,帮助美国成功打击伊斯兰国。叙利亚部分库尔德人与土耳其境内的库尔德工人党联手,但土耳其政府认为后者是恐怖主义组织。

库尔德在叙利亚成功获得地盘后,土耳其旋即跨境派兵占领幼发拉底河以西的阿夫林城,俄罗斯控制着这一地区。土耳其还威胁要占领曼比季城,这里有美国军队和库尔德战士。目前,土耳其貌似向阿萨德出卖了反对派,因为它厌恶库尔德人。

这些只是叙利亚的国际势力,这一分析甚至没有涉及反对派和政权内部的各个派别。但正是外部势力决定着下一阶段的走向。当然,付出最大代价的是叙利亚人民。

这些只是叙利亚的国际势力,这一分析甚至没有涉及反对派和政权内部的各个派别。但正是外部势力决定着下一阶段的走向。当然,付出最大代价的是叙利亚人民。

“即便战争结束,”菲利普说。“叙利亚将很长一段时间难以稳定下来。”

 

       出处 : 英文联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