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关系 > 正文

马钊 : 告别六方会谈 朝韩兄弟会仍然难言弃核

2018年04月27日 国际关系 ⁄ 共 3076字 ⁄ 字号

朝鲜半岛形势变化之快,令外交界和媒体目不暇接。

 

就在半年之前,朝鲜还是当今世界最神秘、外交最为孤立、经济饱受制裁的国家;但在半年之后,金正恩成为国际外交舞台上的明星人物。他先借“冬奥外交”缓和与韩国的紧张关系,接着向美国传达元首峰会的意愿。3月25日到28日,金正恩访华,恢复了断绝已久的中朝政府高级别交流。4月初,接掌美国国务院的原中情局局长蓬佩奥秘密访问朝鲜,为拟议中的5月份美朝首脑会谈探路。

 

在朝鲜外交努力的背后,我们应该注意到韩国持续发挥的重要作用。可以这样说,如果没有韩国的“推手”,朝鲜的外交攻势将会大打折扣。本周五举行朝韩首脑会谈,将是朝韩互动迎来的新篇章。可以想见,此次会谈少不了拥抱握手的镜头,双方也肯定会提及朝韩之间的“兄弟之情”。除此之外,文在寅能为金正恩准备一份什么样的外交礼单?他能否在半岛安全问题上取得突破?能否在“弃核”问题上进一步拉近朝美双方的立场,为美朝峰会铺路?朝韩之间的双边外交将如何影响周边国家针对半岛问题的外交博弈?这些问题令外界对朝韩峰会充满期待。

告别"六方会谈",走向双边外交

 

昔日朝核问题"六方会谈"中的另外三个参与国——中、日、俄,似乎被冷落在一旁,沦为看客。朝韩兄弟单聊,以双边外交取代"六方会谈",是否有助于解决朝核危机?

 

朝核问题中最先出局的是俄国,这主要是因为莫斯科忙于处理叙利亚、乌克兰、以及美国的"通俄门"调查,朝鲜并非俄罗斯战略利益的中心,也就无法引起俄罗斯的外交精力。

 

中国似乎丧失了朝核问题的主导权。我们要注意到,中朝关系远非美韩关系,中国从来都未能掌控朝鲜内政与外交,中朝之间这种"若即若离"的关系,就决定了中国不可能发挥决定作用。其次,中国的半岛政策可以总结为"不核、不战、不乱、不统"这八个字,而其中的"不核"是建立在后面六个字的基础之上,只要"不战、不乱、不统"的基本形态没有改变,中国是愿意在外交渠道下,慢慢实现"不核"的目标。特别是金正恩在会见特朗普和文在寅之前,到访北京,使中国得到了最基本的外交面子,也恢复了中朝高层交流。不久前中联部部长宋涛出访朝鲜,获得金正恩亲自接见,估计朝方向中方通报了美国特使秘访朝鲜的细节,充分尊重了中国的"知情权"。对于目前举行的朝韩会谈,中国自然是乐观其成。

 

此前追随美国强硬施压的日本,目前最为尴尬。日本不仅寻求朝鲜的无核化,而且由于地理位置的接近,更寻求朝鲜放弃所有导弹计划来确保日本国土安全,同时日朝之间还有被绑架日本人的议题。安倍一直希望通过追随美国、通过"极限施压"来一揽子解决问题。面对即将上演的朝韩峰会和筹备中的美朝峰会,安倍很担心美韩两国只考虑各自的安全利益,急于求成,忽略了日本的战略利益。在上周访美时,安倍在朝核问题上只获得了部分成功。特朗普并没有提及朝鲜的中短程导弹问题,也没有提及日本在筹备中的美朝峰会中的作用。同时特朗普对美朝峰会的乐观态度,这与安倍不断提醒小心金正恩的"缓兵之计"和"欺骗手段"的谨慎态度大相径庭。

 

"六方会谈"之所以失败,一个重要原因就是会谈各方有太多的各自国家利益的考量,谈判桌前的声音太多,虽然共有一个半岛恢复安全的伟大愿景,但是终究无法形成任何切实的行动计划。在这种现实情况之下,双边会谈显得更有成效,它可以集中话题、避免杂音,通过持续不间断的双边外交成果,促进多边外交协商,并努力达成各方都能认可的解决方案。无论是金正恩访华、安倍访美,还是朝韩、美朝峰会,都是构建在双边外交基础上的多边协商的表现。很难讲这些外交活动能够迅速地找到朝核问题的解决方案,但是至少可以保持朝鲜半岛的和平态势,为解决危机争取时间。

韩国的安全危机与"危机外交"

图表:朝鲜导弹射程

 

自今年初平昌奥运会以来,韩国就一直积极地搭台和传信,努力开展外交斡旋。3月初,韩国国家安全顾问郑义荣以总统特使的身份到访平壤,面见金正恩,力促朝鲜借“奥运外交”的窗口,回到谈判桌前,解决朝核危机。此后不到一周,郑义荣和韩国国家情报院院长徐薰来到华盛顿,向美国通报访朝详情,传递朝鲜希望开启美朝首脑会谈的意愿。接下来二人又分别出访北京、莫斯科和东京,向有关各方汇报朝、韩、美三方的外交互动和半岛最新形势。

 

韩国的积极态度是由内政和安全两方面原因所决定。第一,韩国的对朝政策大致分成文在寅所属的左翼政党的“接触政策”(或称“阳光政策”),和前任李明博与朴槿惠代表的右翼保守政治势力的“制裁政策”。支持左翼政治力量的选民大多是朝鲜战争之后出生的新一代,对朝鲜半岛的和平统一有比较积极和乐观的期待;而保守派的支持者很多经历过战争,对60多年前那场战争给朝鲜半岛带来的巨大伤害没齿难忘,也就对朝鲜政权带有深刻的敌意和警惕。目前,代表左翼势力的文在寅当政,重提“阳光政策”,并不出外界的意料。

 

第二,韩国也面临着深刻的安全危机,威胁来自于朝鲜的军事压力。这种威胁将在两种情况下转化成灾难:第一种可能是朝鲜主动挑衅,小到朝韩军事分界线附近的交火事件,大到朝鲜发动战争用武力统一半岛。目前看来,朝鲜面对国际社会强大的经济制裁,自保不足,不可能主动发动战争,引来杀身之祸。另一种可能,将是朝鲜被迫做出武装反击,将韩国作为打击报复的对象。当特朗普总统不断高调宣称“火焰与愤怒”、“枪炮上膛”、“最终解决”之时,甚至有传言美国可能会采取“流鼻血”战术,精准打击朝鲜战略目标,或者对金正恩等采取“斩首行动”,这实际上是逼迫朝鲜武装自卫。一旦发生这种情况,不仅驻韩美军基地,还有韩国的重要经济中心,特别是首尔周边地区,必将成为朝鲜打击报复的首选地区。也就是说,韩国一直以来借韩美军事同盟自保,可是现在有可能为特朗普的过激举动买单。所以韩国希望通过外交谈判,将走向战争边缘的朝核危机,重新拉回到谈判桌前。韩国希望在美国祭出杀手之前,用外交谈判的框架约束特朗普和金正恩这两位“非典型”政治人物的挑衅性言行。

“推手”和“胜负手”

 

目前看来,韩国的外交斡旋还是很成功的,外界也期待周五的朝韩首脑会谈,能进一步推动接下来举行的美朝首脑峰会。面对如此之高的期望,恐怕文在寅将心有余而力不足。之所以这样讲,首先是基于朝韩之间的不同利益追求。朝鲜发展核武器的根本目的是维护政权安全,特别是在冷战结束之后,韩国依旧享受着美韩军事同盟所带来的安全保障,朝鲜却失去了昔日可以倚重的苏联和中国的保护,面对强大的美国,核武器是最好的生存手段。韩国无法解决朝鲜的安全危机,也就不是朝鲜在"去核"问题上的谈判对象。平昌冬奥会朝鲜特使回绝韩国所谓半岛无核化的提议,到目前为止朝鲜只同意“停止核试验”,这些都说明韩国无法突破朝鲜的核武器计划背后的安全底线。韩国能做的,只有进一步推进各方签署《和平条约》,取代朝鲜战争之后的《停战协定》,试图用国际条约的形式给朝鲜提供安全保障,以换取朝鲜弃核。

 

同样,文在寅也无法左右美国的安全政策,更无法左右特朗普总统的立场。在朝核问题上,美国的战略目标是朝鲜“弃核”。特朗普在国内政治压力之下,还进一步强化了他"弃核"的立场,也就是他在与日本首相安倍晋三的联合记者会上重申了"极限施压"的方针,确认"彻底、可核查、不可逆转的消除核武器"是美国的终极目标。美国的表态与朝鲜到目前为止所释放的信息之间差距很大,文在寅可以为美朝谈判搭台和铺路,他是推手,但非胜负手。

 

        出处 : BBC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