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关系 > 正文

没有美国领导的多边机构如何运转?

2018年06月10日 国际关系 ⁄ 共 1169字 ⁄ 字号

 

 

一二十年前的时候,全球经济治理还相对简单。美国告诉发达经济体组成的七国集团(G7)该怎么想,七国集团告诉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和其他多边机构该怎么做,一切就搞定了。

 

中国的崛起和全球金融危机,打破了这样一种观点:美国和七国集团有足够的合法性和分量让这场秀继续下去——那发生在唐纳德•特朗普(Donald Trump)上台并展现对多边主义的极度厌恶之前。G7已经被20国集团(G20)所取代,后者在金融监管领域取得了丰饶的成就,但在贸易以及危机后那几年突出的汇率问题上,其影响要小得多。

 

由于顶梁柱不复存在,国际合作的状态可能正处于自上世纪70年代布雷顿森林(Bretton Woods)固定汇率体系崩溃后,甚至更久以来最糟糕的时期。没有新的领导者会很快出现,填补美国随随便便腾出的空白。更不清楚特朗普卸任后,美国领导全球贸易和金融体系的意愿是否会恢复。

 

其他大型经济体该怎么办?没有一个经济体拥有能够取代美国的体量和内部凝聚力,甚至没有对于走多边路线的切实承诺。

 

欧盟是最有可能的候选人。但它常被成员国(包括德国)的局部利益所削弱。在面临决策时,柏林方面往往从保护本国出口的短期眼光出发,而不是从保护和扩大以规则为基础的全球经济的长远角度考虑问题。

 

诊断出问题比较容易,但要解决就难了。但是,其他大型发达经济体至少可以做一些事情,尽管只是尝试性举措并且作用有限。一是尽可能地保持对话和政策制定的架构。本周,G7除了抨击特朗普外,很可能一事无成——就像上周末其财长们所做的那样,针对特朗普的贸易关税,对美国群起指责。但这至少可以证明,这个体系并没有完全分崩离析。

 

另一个选择是努力协调各方(不囿于G7内部)对特朗普咄咄逼人的贸易策略的回应,建立起包围美国的合作。传统上在国际贸易外交中扮演相对被动角色的日本,在特朗普让美国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后,出人意料地带头重启了磋商。

 

采取共通性的战术也将是有用的,即使运用于各个不同的战场。值得称赞的是,墨西哥和加拿大在重新谈判《北美自由贸易协定》(NAFTA)时坚强地顶住了美国的威逼。欧盟尽管摇摆不定,至少已决定对美国实施报复性关税,而不是试图安抚特朗普。

 

即便是中国也不含糊,尽管很少能指望其加入多边倡议,但中国已对白宫直言相告,如果美国执意实施其威胁征收的关税,北京方面将会考虑收回其近期宣布的对外开放经济的提议。

 

这些加起来也无法完全取代过去几十年G7或近年来G20发挥的作用。但比起自暴自弃,世界各大经济体还尚有可为。特朗普的总统任期总有结束之时,各方需要做好准备,等到激进的经济民族主义时代令人庆幸地落幕时,抓住机会。

 

译者/何黎                              原标题 : 少了美国领导的多边体系如何前行?

 

出处 : FT中文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