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维洛 : 为了GDP 滇池水污染治理和滇中引水工程严重的生态环境后果

2018年06月19日 专题研究, 中国战略分析季刊 ⁄ 共 18020字 ⁄ 字号

 

内容提要:滇池水污染是从二十世纪八十年代中期开始的,为的是GDP的高速增长。从1988年起到2018年滇池水污染治理近30年,一共已经花费了600多亿元人民币,起码完成3个调水工程,滇池水质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改善。2017年又上马了大型的滇中引水工程,从600多公里外的金沙江引水,提高200多米,用来冲洗滇池的污染而不考虑其生态环境后果。滇池水污染的一个大问题就是蓝藻、水白菜等,蓝藻产生的毒素(MC)是肝癌的重要诱因,蓝藻、水白菜就像萨斯病毒一样传染性极强。来自滇池的污染以及蓝藻、水白菜等,将危及金沙江、三峡水库、长江中下游、长江三角洲和东海。

 

关键词:  滇池  水污染 蓝藻 癌症 GDP 环境 金沙江 三峡水库 长江中下游 东海

一、GDP的发展和滇池的水污染

 

滇池位于云南省昆明市西南部,湖面海拔1886米,湖面面积330平方公里,平均水深5米,最深8米,湖容量约为15.6亿立方米,是中国第六大淡水湖,也是云南省最大的淡水湖,有高原明珠之称[1]。滇池有盘龙江、金汁河、宝象河、海源河、落龙河、捞鱼河等多条河流注入,湖水在西南海口洩出,称螳螂川,为长江上游干流金沙江支流普渡河的上源。上游海源河的起始之处,就是当年云南王龙云修建私人别墅的地方,山青水秀。

滇池自然景色秀丽。“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 “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清朝名士孙髯翁撰写的天下第一长联[2],对滇池美景的描绘,可以让人回想起滇池的过去。

卢汉在1949年12月起义,1950年滇池带着一池碧波迎来了新的主人[3]。那时的滇池,很多地方水清澈见底,有的可见两米多深,最差的地方也可见一米深。那时的滇池水生植物丰富,是许多鱼类和鸟类的栖息佳地。那时的滇池也是昆明市生活饮用水和工农业用水的水源。直到20世纪60年代,滇池的水质依然能达到地表水II类的标准(笔者注:中国水质分五类,I类水质最好,V类水最差,后再加劣V类。由于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的更改,标准更加松宽,80年代以及之前的II类水,相当于现在的I类水[4])。那时滇池是昆明市居民周末和节假日最好的去处,可以在那里游泳玩耍[5]

滇池的生态灾难,起源于围湖造田和上游河流如盘龙江等河流上的水库大坝的建设、农业灌溉用水的大量增加,减少了进入滇池的水量,减少了自然湖泊的自净能力。到了20世纪70年代,滇池的水质降为III类。

1972年7月周恩来在昆明视察时对保护滇池做过指示:“昆明海拔这么高,滇池是掌上明珠,你们一定要保护好。发展工业要注意保护环境,不然污染了滇池,就会影响昆明市的建设。[6]”这说明,环境保护的概念在1972年时已经进入了中国。
      改革开放,特别是到了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中后期,云南省和昆明市为了GDP的发展,在滇池周围建设了大量的旅游餐饮设施,废水未经处理,直接排入滇池,使得滇池水质急剧恶化。接着,高速增加的工业废水和城市生活废水,也源源不断地注入滇池;大量使用的农药和化肥,更使滇池的水质雪上加霜。

昆明市科学研究院副院长徐晓梅认为,80年代滇池流域工业发展较快,很多是高污染行业。她指出:“滇池污染的加速是从上世纪80年代中后期开始的,主要原因是工业粗放式发展和城市生活方式的改变。[7]” 20世纪80年代后期,滇池的水质再降级为IV类和V类,成为全国大淡水湖泊中水质最差的一个。简单地说,滇池水质的下降,是为当时增加的二十亿元GDP所付出的生态环境代价,是中国GDP高速发展和生态环境急剧恶化的缩影。

 

二、从1988年起到2018年,滇池水污染治理近三十年,已经花费起码六百多亿元,没有实质成果

 

2.1 滇池水污染治理成为中国政府环境保护和污染治理的重点

针对滇池水质的急剧变坏,1988年2月10日昆明市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滇池保护条例》,同年3月25日经云南省第六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二次会议批准[8]。从那个时候,滇池便走上了所谓的“依法治理”道路。《滇池保护条例》第一条指出: 滇池是著名的高原淡水湖泊,属国家重点保护水域之一,对维护区域生态系统的平衡有着重要作用,是昆明城市生活用水、工农业用水的主要水源。第十三条规定:滇池水质执行国家GHZB1-1999《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及滇池水环境质量标准。外湖(外海)水质按Ⅲ类水标准保护,内湖(草海)水质按Ⅳ类水标准保护。1989年1月昆明市人民政府以昆政发[1989]16号文印发了《滇池综合整治大纲》。1990年4月18日昆明市政府召开滇池保护委员会第一次全体委员会议,总结部署滇池保护工作;讨论审定《综合治理滇池的"八五"计划和十年规划》草案。1990年8月28日昆明市“滇池研究会”宣告成立。“滇池研究会”是为云南省和昆明市政府提供科研咨询的智库。在1992年之前,滇池的水污染治理是在地方政府的领导下进行的。

1989年发生了六四事件,世界上许多国家对中国进行杯葛,不邀请李鹏去进行国事访问。到了1992年,联合国在巴西里约热内卢举行《环境与发展大会》,李鹏正好利用这个机会到国际舞台上走动一下。二十年前,1972年联合国在瑞典斯德哥尔摩召开《人类环境会议》,中国只派了一位副部长作为团长参加,也没有在《斯德哥尔摩宣言》上签字。中国代表团认为环境污染是资本主义和帝国主义的产物,西方国家是利用环境保护来限制中国的工业发展[9]。这一次李鹏亲自出马,不但在大会上宣布了中国政府雄心勃勃的污染治理计划,中国政府还签署了《里约环境与发展宣言》[10]。该《宣言》强调:人类处于普受关注的可持续发展的中心;环境保护是发展的组成部分,可持续发展进程不能脱离环境;减少和消除不可持续生产方式和生活方式,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基础。大会强调人类社会应该实行可持续发展,为人类社会可持续发展树立了第一座里程碑。这样,三江三湖(淮河、辽河、海河、太湖、巢湖和滇池)的水污染治理成为中国政府环境保护工作的重点,并被列九五计划之中。

李鹏认为治理三江三湖的水污染并不困难,也就是十五年的事。因为中国经济发展了,就可以拿出钱来治理污染。从1992年之后,滇池的水污染治理直接在中央政府领导下进行。

1993年1月昆明市九届人大常委会第十九次会议通过了"昆明市人大常委会关于进一步加快治理滇池污染的决议"。为保证各项工程按计划完成,市政府从1994年起应把滇池治理资金纳入每年的财政预算,专款专用。之后昆明市政府发布治理滇池集资公告,号召市民有钱出钱。1993年8月

国家环境保护局局长解振华一行,在张朝辉副市长及省、市环保部门负责人的陪同下,视察了滇池。1994年4月昆明市政府决定从1994年起严禁一切机动渔船在滇池上从事渔业捕捞生产。1995年11月国际湖泊面源污染治理与管理学术研讨会在昆明市召开, 60多名中外专家学者参加。[11]

在这期间,昆明市着手就滇池污染治理项目向世界银行申请贷款。1996年3月这个项目通过世行评估团的评估,5月签署世界银行贷款合同,贷款额为1.5亿美元[12]

2.2滇池水污染治理被列入“九五”计划

1996年云南省人民政府制定《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九五”计划及2010年规划》,报国务院审核批准[13]。《规划》提出具体目标:

到1999年5月1日前,滇池流域工业污染企业(含规模养殖场、宾馆、饭店)排放的废水全部达到国家规定的标准,城市污水处理率达到80%,外海水质达到地面水环境质量Ⅳ类标准,草海水体旅游景观有明显改善;

到2000年年底前,外海水质达到或接近地面水环境质量Ⅲ类标准,草海水质达到地面水环境质量Ⅴ类标准;

到2010年年底前,外海水质达到地面水环境质量Ⅲ类标准,草海水质达到地面水环境质量Ⅳ类标准,恢复滇池流域生态环境的良性循环。

为了达到滇池水污染治理1999年、2000年和2010年三个时期的目标,采用中国普遍喜欢使用的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的办法:

1999年5月1日前,外海的高锰酸盐指数最大允许排放量为6390吨、总磷最大允许排放量为773吨、总氮最大允许排放量为7568吨;

到2000年年底前,外海的高锰酸盐指数最大允许排放量为5007吨、总磷最大允许排放量为474吨、总氮最大允许排放量为3644吨,草海的高锰酸盐指数最大允许排放量为2352吨、总磷最大允许排放量为108吨、总氮最大允许排放量为1368吨;

到2010年年底前,外海的高锰酸盐指数最大允许排放量为5007吨、总磷最大允许排放量为248吨、总氮最大允许排放量为3644吨,草海的高锰酸盐指数最大允许排放量为1747吨、总磷最大允许排放量为108吨、总氮最大允许排放量为1368吨。

为此云南省人民政府还制定了具体的每年污染物排放总量的控制目标。其实,污染物排放总量控制办法有点象毛泽东打右派的办法,每个单位抓百分之五的右派,有了这个指标,上面的领导机关容易检查。被打的右派,到底是不是右派,上面的领导机关并不敢兴趣。用高锰酸盐指数、总磷和总氮三种污染物的排放总量来控制滇池的水污染治理,本身就是错,因为滇池的水污染并不是仅仅由于这三种污染物超过了环境容量,而是滇池在人类活动的干预下,失去了湖泊和河流的自净能力。

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滇池水污染治理,成为多个科研单位和大学的试验场地,尝试过许多办法,用过生物的办法,用过化学的办法,用过工程的办法,投放水生植物或动物进行生态治理,投放化学药剂进行化学治理,开工新的调水工程、新的截流工程和新的污水处理场、从国外进口所谓最先进的污水处理设备等等,但是到20世纪90年代末和21世纪初始,滇池的水质在V类与劣V类之间变动,“九五”滇池水污染治理计划的目标一个也没有达到。
2.3滇池水污染治理被列入“十五”、“十一五”、“十二五”和“十三五”计划

时间进入21世纪,中国迎来了“十五”计划时期,云南省人民政府制定《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十五”计划》[14],上报中央政府审查批准。

首先,云南省人民政府对《“九五”计划》做了如下的总结:“由于“九五”计划编制时对治理高原湖泊的长期性、艰巨性、复杂性认识不足,水质规划目标偏高,加上综合对策、资金投入、管理体制等诸多方面落实不够,滇池治理未达计划目标。”当然没有达到目标的最主要原因是自然条件:“滇池地处昆明盆地的最低点,流域面积小、水资源量少、无过境水补给。流域内降雨集中,气候温和,日照时间长,蒸发量大”等等。

国务院在批文中将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目标调整为:到2005年底前,草海黑臭得到消除,外海水质恶化趋势基本得到控制。在平水年景条件下,草海和外海高锰酸盐指数、总氮、总磷浓度低于2000年的水平。主要污染物入湖总量在2000年的基础上削减20%以上。

五年时间很快过去了,2005年云南省人民政府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总结说:“滇池治理“十五”计划项目开工率95%,完成77.5%,滇池水体水质总体保持稳定。[15]

好一个滇池水体水质总体保持稳定!九五计划结束时,滇池水质严重污染,水质在V类与劣V类之间变动;在十五计划结束时,滇池水质依然严重污染,在劣V类与V类之间变动,这就是滇池水质总体保持稳定。就和一个学生一样,第一年成绩不及格,到第五年成绩依然不及格,老师的评语是:该同学学习成绩保持稳定。

2006年云南省人民政府制度《滇池水污染防治“十一五”规划》并上报中央政府审批,2008年获得国务院的正式批准[16]

2010年屡败屡战的云南省人民政府又制定了《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十二五”计划》[17]。在回顾十一五的五年滇池水污染治理工作时,报告是这么写的:“随着治理投资逐步升级,点源污染负荷增长势头已经扭转,滇池污染恶化的趋势得到遏制,但湖体富营养化治理效果仍不尽人意,严重富营养化、生态系统被破坏的状况难以在短期内根本扭转,2009 年草海和外海的 COD 和总氮浓度均为劣Ⅴ类,滇池水污染治理依然任重而道远。“十二五”期间滇池水环境污染的形势仍十分严峻。”

“十二五”计划提出了,以“六大工程”为主线推进滇池的治理措施,这六大工程分别为环湖截污、外流域引水及节水工程、入湖河道整治工程、农业农村非点源污染治理工程、生态清淤工程。

由于牛栏江调水工程的实现,“十二五”计划结束时,滇池的水质达到了V类。从2016年起将实行《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十三五”计划》,其目标是:到2018年,草海稳定达到V类;到2020年,滇池湖体富营养水平明显降低,蓝藻水华程度明显减轻,流域生态环境明显改善。滇池外海水质稳定达到IV类(COD≤40mg/L);主要入湖河流稳定达到V类以上;7个集中式饮用水源地水质稳定达标。十三五期间计划投资192.68亿元用于滇池保护治理。

人们把希望寄托在2021年到2030年的“十四五”和“十五五”计划时期,因为到那时,滇中引水工程将完工,人们可以用金沙江的水来冲洗滇池。

下面把滇池从20世纪60年代到现在的水质变化,简单列示如下[18]

20世纪60年代 II类
20世纪70年代 III类
20世纪80年代 IV类和V类
20世纪90年代 V类和劣V类
21世纪伊始 V类和劣V类
2015年起 V类
预计到2030年 III类


2.4 滇池水污染治理一共已经花了多少钱?

2015年滇池的水质恢复到V类,尚未恢复到改革开放前20世纪70年代滇池的水质III类,这里还忽略20世纪70年代的III类水质相当于2014年的II类水质的差别。可以说,经过近三十年水污染治理,滇池水质没有实质性的改变。

那么这些年来,为这个没有实质性进展的滇池水污染治理一共花了多少钱呢?

根据云南网2015年12月02日的报道,“九五”至“十二五”期间滇池共完成投资501.6亿元[19],具体如下: 

九五计划期间(1996/2000) 25.3亿元人民币
十五计划期间(2001/2005) 31.7亿元人民币
十一五计划期间(2006/2010) 183.3亿元人民币
十二五计划期间(2011/2015) 261.3亿元人民币
九五计划至十二五计划期间共计投资 501.6亿元人民币

    

从这张表中可以看出,在十一五计划期间(2006/2010),滇池污染治理投资突然从31.7亿元人民币上涨到183.3亿元人民币,为上一个五年计划的6倍。十二五计划期间(2011/2015)继续保持高投资,比十一五计划多投78亿元人民币。

根据工人日报2014年5月20日《滇池治污之困:治理20年投入逾600亿难复往昔容颜》的报道[20],“九五”至“十二五”期间滇池共完成投资639.53亿元人民币,具体如下:

九五计划期间(1996/2000) 25.30亿元人民币
十五计划期间(2001/2005) 22.32亿元人民币
十一五计划期间(2006/2010) 171.77亿元人民币
十二五计划期间(2011/2015) 420.14亿元人民币
九五计划至十二五计划期间共计投资 639.53亿元人民币

 

在这639,53亿元人民币中,尚未包括从1988年到1994年之间的治理滇池水污染的投资,没有包括世界银行的贷款。当然也没有包括十三五期间要投资的192.68亿元。

为了当年二十亿元人民币GDP的增长,造成了滇池的水污染。三十年来,滇池水污染治理共花费了超过639.53亿元人民币,但是没有取得任何实质性的进展。有人感叹,为什么花六百亿元难买一池清水。人们应该问一个为什么!为什么三十年治理滇池水污染没有效果?

 

三、为治理滇池水污染已经完成的三个调水工程

 

为治理滇池水污染,到2017年已经完成了三个调水工程:掌鸠河引水供水工程、清水海引水供水工程和牛栏江调水工程。还有一个调水工程滇中引水工程正在施工之中。下面对已经完成的三个调水工程做简单介绍。

3.1 掌鸠河引水供水工程[21]
掌鸠河是普渡河的支流,而普渡河又是金沙江的支流,滇池的水就是通过普渡河进入金沙江的。掌鸠河位于昆明市禄劝彝族苗族自治县境内,流域面积1933平方公里,河流长度120公里,年平均流量5.84亿立方米,含沙量每立方米2.6公斤,含沙量较高。1959年在掌鸠河上游建造了双化水库,主要用于灌溉和发电。

由于作为生活和工业用水水源的滇池受到污染,云南省和昆明市政府把另辟新的水源地和调水工程作为治理滇池水污染的最主要措施,这其实是滇池水污染治理的一大错误,因为治理不是把重点放在造成滇池污染的根源上,而是解决滇池污染带来的问题上。即使掌鸠河引水供水工程成功,滇池污染的根儿并没有去掉,问题依然存在。

掌鸠河引水供水工程计划每年调水2.45亿立方米,占掌鸠河年平均流量的42%。这样大的调水量,必然造成掌鸠河河流生态系统的死亡。再说,自然河流有丰水年和枯水年。在枯水年,保证了掌鸠河引水供水工程的蓄水量,当地居民的生活和生产用水以及生态用水就无法保证。实际上,掌鸠河引水供水工程目前每天只能调水60万立方米,每年2.19亿立方米,只能完成目标的89%调水量。
为了调水,建造了云龙水库,总库容4.84亿立方米,水库直接淹没面积20.66平方公里,共移民11756人。

掌鸠河引水供水工程的引水管道长97.72公里,其中隧道17条总长87公里,倒虹吸落差416米。工程总投资39.4亿元。工程于1999年12月19日开工,2007年3月25日开始供水,历时7年多。

3.2 清水海引水供水工程[22]

建设清水海引水供水工程的思路与掌鸠河引水供水工程一样,为昆明提供新的水源。清水海引水供水工程的水源工程共由六个水库组成,上游四个水库,分别是板桥河水库、石桥河水库、新田河水库和塌鼻子龙潭。这四个水库拦截四条自然河流的水,只留下10%的水量作为维持原河流生态需要,其余90%的水量通过渠道汇集到清水海水库。下游再建一个金钟山水库,作为调节水量之用。水源工程总库容达1.69亿立方米。计划每年向昆明市供水1.7亿立方米,规模略小于掌鸠河引水供水工程。但实际上每天仅能供水20万立方米,每年调水0.73亿立方米,只能完成目标的43%调水量。

清水海引水供水工程的输水渠道72.85公里,其中隧道长58.08公里,隧道的最大埋深达500米。

掌鸠河引水供水工程一结束,清水海引水供水工程就接着在2007年11月1日开工。原计划应在2011年完成第一期工程,实际上于2015年才完成。

清水海引水供水工程总投资16.88亿元人民币。清水海引水供水工程是昆明市第一个获得亚洲投资银行贷款的项目,贷款额为8000万美元。

3.3 牛栏江调水工程[23]

牛栏江也是金沙江的一条支流,流域面积13787平方公里,河流全长439.6公里,落差1780米,平均年径流量为43.2亿立方米。

牛栏江调水工程的目的是平均每年向滇池补水约5.72亿立方米(平均每秒23立方米),改善滇池水质。

调水工程输水线路115.85公里,其中隧道长104.3公里,占90%,把水提高233.3米。为了调水,需要建造德泽水库作为水源水库,坝高142米,

工程总投资84.26亿元(86.8亿元)。工程于2008年12月开工建设

2013年5月贯通,12月正式通水运行。到2017年6月,一共输水20亿立方米。

牛栏江所在的曲靖市现在已经严重缺水,预计2020年将与昆明争水。另外牛栏江所在流域地质条件恶劣,2014年8月3日云南昭通鲁甸发生6.3级地震,导致617人死亡,112人失踪,3143上千人受伤。牛栏江德泽水库上游河道发生滑坡崩塌,形成堰塞湖,对下游形成巨大威胁。

无论是掌鸠河引水供水工程还是清水海引水供水工程还是牛栏江调水工程的调水成本极高,因为都是从低处向高处补水,都需要用水泵提水,提水最高高度达230米,仅花费的电费就高达一立方米约2元人民币。

 

四、滇中引水工程[24]

 

2016年1月5日,习近平在重庆召开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指出,长江拥有独特的生态系统,是我国重要的生态宝库。当前和今后相当长一个时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要把实施重大生态修复工程作为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项目的优先选项,实施好长江防护林体系建设、水土流失及岩溶地区石漠化治理、退耕还林还草、水土保持、河湖和湿地生态保护修复等工程,增强水源涵养、水土保持等生态功能。要用改革创新的办法抓长江生态保护。要在生态环境容量上过紧日子的前提下,依托长江水道,统筹岸上水上,正确处理防洪、通航、发电的矛盾,自觉推动绿色循环低碳发展,有条件的地区率先形成节约能源资源和保护生态环境的产业结构、增长方式、消费模式,真正使黄金水道产生黄金效益[25]。之后,习近平又多次强调了(长江)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

人们以为,习近平大权在手,可以一言九鼎,一呼百应。但是在习近平讲话之后,长江上的大开发工程一个接一个地上马,滇中引水工程是长江上的一个大开发项目。2015年4月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通知,云南省滇中引水工程项目已经获得国务院的批准,可以开展工程可行性研究[26]。2016年8月10日国家环境保护部批准了滇中引水工程对环境影响的评估报告[27]。2017年国家发改委发布通知,云南省滇中引水工程可行性报告经国务院批准[28]。2017年8月4日滇中引水工程正式开工。滇中引水工程的批准和上马建设,是对习近平的(长江)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政策的公然反对,是对习近平环保理念的直接挑战。
滇中引水工程调水线路全长661.06公里,其中隧道607.4公里,输水工程沿线经过丽江、大理、楚雄、昆明、玉溪、红河。输水工程总干渠由金沙江畔的石鼓开始,经香炉山长隧洞向南进入澜沧江流域至洱海东岸,转向东南,经祥云至楚雄,在楚雄北部沿金沙江,红河分水岭由西向东进入昆明,转向东南至新庄,向南进入玉溪杞麓湖西岸,在旧寨转向东南进入建水、蒙自,终点为红河新坡背。最大提水净扬程218.8米。工程总投资780.48亿元(按2016年II季度价)。调水量每年34.03亿立方米,其中
城镇生活和工业用水22.31亿立方米,农业灌溉用水5亿立方米,向滇池等湖泊环境补水6.72亿立方米。工程目标是:2030年滇池水质能够达到III类。

长江勘测规划设计院院长钮新强认为滇中引水工程有三大特点,

第一,输水线路隧洞长达607公里,占比高达91.9%,隧洞比例比国内目前已建成或正在建设的大型引调水工程都高。

第二,输水隧洞穿越的地质单元区构造复杂,输水工程跨越了金沙江、澜沧江、红河、南盘江四大水系,穿越滇西北横断山脉、中山地貌区及滇中、滇东南盆地山原区。

第三,与国内已建成或正在建设的引调水工程相比,工程输水隧洞引水流量及隧洞断面大。

滇中引水工程总投资780.48亿元(按2016年II季度价),加上前面已经花了639.53亿元人民币,加上十三五计划的192.68亿元,一共起码1600亿元。这就是为了当初二十亿元GDP增长所付出的代价。

其实滇中引水工程也是一次大练兵,为将来实现大西线调水方案(即西藏水救中国工程)做技术上的操练[29]。而且滇中引水工程是个跨流域的调水工程,从金沙江流域(属于长江流域)进入澜沧江流域,再由澜沧江流域进入金沙江流域,然后又进入珠江流域,跨越中国三大河流流域。中国政府曾经设想,用调水渠道,将中国各大河流连接起来,然后让水按照人的意志流动,让它向北流,它就乖乖向北流;让它向南流,它就乖乖向南流。

 

五、滇中引水工程的严重后果

 

在滇中引水工程可行性报告中提出了调水的必要性,认为昆明是一个极度缺水的城市,人均水资源量270立方米,不到世界人均值的4%,全国人均值的12%。似乎错误还是在于老天的不公,老天待中国不厚道,待云南不厚道。

众所周知,中国是南方降水多北方降水少。所以毛泽东提出,南方多北方少,借点水到北方去的南水北调工程。

1981年,水利水电科学研究院水资源所的陈志恺撰写了《中国水资源初步评价》,计算了中国各省市自治区的水资源量和人均水资源量。1990年,张光斗和陈志恺合作撰写了《中国水资源的问题及其解决途径》(后此文发表在《水利学报》,1991(4)),其实这只是在《中国水资源初步评价》一文上做了一些小修改,但是加上了学术泰斗张光斗作为第一撰稿人。1990年1月8日,张光斗将此文寄给陈云,6月6日陈云将张光斗的信和《中国水资源的问题及其解决途径》转送给江泽民、李鹏和宋健。陈云批示:“张光斗、陈志恺同志将我国水资源问题进行了认真研究之后,提出了很重要的意见。水的问题始终是一个大问题。要从战略高度来认识水问题的严重性。各级领导部门,应该把计划用水、节约用水、治理污水和开发新水源放在不次于粮食、能源的重要位置上,并列入长远计划、五年计划和年度计划加以实施,以逐步扭转目前水危机的严重状况。[30]”从此陈志恺和张光斗提出的中国各省、市、自治区的水资源量、人均水资源量和排名成为中国中央政府和地方政府决策的基础。

根据陈志恺和张光斗的计算方法,云南省人均水资源5425立方,仅次于西藏和青海,位于全国第三位[31]。现在把计算范围缩小,先缩小到滇中地区,然后缩小到滇池流域,最后缩小到昆明市的行政范围之内,面积越来越小,人口密度越来越高,人均水资源量当然越来越少,一直到人均水资源量270立方米。按照陈志恺和张光斗的计算方法,北京人均水资源量还有329立方米,昆明市的缺水问题比北京还要严重。按照这个办法计算,中国的任何一个城市、任何一个地区,都可能比昆明市更加缺水。

黄万里先生早就指出了陈志恺和张光斗计算方法的严重错误,只计算降水形成的径流,而不计算外水,不计算降水对农业生产的作用,从而造成对中国水资源分布状态的重大扭曲,导致政治决策的错误[32]。按照陈志恺和张光斗的计算方法,新疆人均水资源5,138.5立方米位于全国第四位,仅次于西藏、青海和云南省。还有上海的人均水资源只有184.6立方米,全国倒数第二,不到北京的60%。

2017年昆明市已经完成了掌鸠河、清水海和牛栏江3个调水工程,共为昆明市每年提供9.87亿立方米的水,这9.87亿立方米的水到底算不算昆明市的水资源?

滇中引水工程的目标是到2030年让滇池水质能够达到III类。III类水质是个什么样的水质?相当于德国污水处理场出来的水质。按照目前的地表水质量标准,可以作为饮用水源。按照二十世纪八十年代的地表水质量标准,不能作为饮用水源[33]

那么这个滇中引水工程完工后,2030年的目标是否能实现。笔者以为,III类水质标准是可以达到的。但是其生态环境后果很严重。这个滇中引水工程完工后,后续的环境污染问题更大!需要的投资就不是1600亿元了,而是上万亿元了。
滇池水污染的一个大问题就是蓝藻,水白菜等等藻类的污染。这个东西很可怕,一夜之间,可以把湖面全部覆盖,而且有很重的腥臭味。蓝藻爆发,可以耗尽水体中的氧气而造成鱼类死亡。蓝藻会产生毒素(MC),而这种毒素是肝癌的重要诱因。

三十年来滇池水污染治理,用过各种办法,生物工程的、化学的、最古老的、最先进的。这里举一个治理的例子。2000年之前,人们花了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将水葫芦从滇池清除干净。但是到了2011年昆明市却决定在滇池水人工种养葫芦,据说是引进了江苏省农科院的“水葫芦疗法”。水葫芦去氮、磷的能力很强,滇池水污染治理又正好把氮、磷作为两项重要指标,似乎减少氮、磷含量是滇池水污染治理中最为重要的。吸收了氮、磷的水葫芦必须从滇池中取出,进行迅速脱水。每吨水葫芦的处理费用需要8万元,全部处置2011年滇池中生长的50万吨水葫芦共需要400亿元人民币。2011年“水葫芦疗法”失败,又花巨大的人力、物力、财力,将水葫芦从滇池清除干净。

现在采取的办法就是最古老的、最原始的办法,象冲厕所一样,用干净的水把污染的水从滇池里冲出去,冲到金沙江,冲到三峡水库,冲到三峡大坝的长江中下游,冲到长江三角洲,最后冲入东海。这样经过几番冲洗,
能够使滇池的水质达到III类,但是后果很严重,把水污染范围扩大了。这蓝藻,水白菜就像萨斯病毒一样,传染性极强。加上金沙江上已经建造了溪洛渡、向家坝等多座水库大坝,长江干流上也建有三峡和葛洲坝两座水库大坝,由于大坝壅水,流速减缓,河流的自然自净能力大为减弱。

根据三峡工程可行性论证环境组的报告,三峡大坝的建设,将使三峡河段水流变缓,河流的扩散能力减弱[34]

流速减小20%,污染物浓度增加11%;

流速减小40%,污染物浓度增加28%;

流速减小70%,污染物浓度增加82%;

流速减小80%,污染物浓度增加158%。

因此,金沙江河段和长江三峡库区、葛洲坝库区已经没有多余的净化能力来应对来自冲洗滇池的污染物。
2015年6月长江三峡重庆库区第一次出现大量水白菜。中科院官网消息显示,水白菜是俗名,官名为大薸,好高温,喜欢在富营养水中生长,生长速度非常快。水白菜是入侵中国最危险100个物种之一,是农业、环保的头号天敌。2005年8月初,昆明滇池第一次爆发水白菜,在昆明市大观河口(滇池草海)近2500多米长的水域迅速蔓延开来,堵塞河口,船只难以通行。

2017年6月23日,重庆市长江干流,如江津及主城江段再次聚集大量水白菜,当地出动18艘船只突击清理,每天打捞约400余吨。

2017年7月12日澎湃新闻再发报道:曾入侵滇池的危险植物水白菜侵占长江重庆段,日清漂量上百吨:“据央广网、重庆晚报等媒体报道,近日,长江重庆段的江面出现大量藻类一样的漂浮物,遮蔽江面,影响船舶航行、停泊,对水生生物也造成生态威胁。这些漂浮物是水生植物水白菜。[35]

值得关注的是,澎湃新闻指出,三峡重庆库区发生的水白菜,是和入侵滇池的水白菜是同一种类。笔者推测,是污染滇池的水白菜,在被冲出滇池后,对三峡重庆库区的入侵。三峡水库水流平缓,适合水白菜的繁殖。

2017年洞庭湖也出现蓝藻,水白菜,水质降为劣五类。武汉的河流也出现蓝藻和水白菜侵入。接着,蓝藻和水白菜等会继续向下游地区扩展,扩展到鄱阳湖、长江三角洲,最后威胁中国的经济中心上海。

长江经济带是习近平经济发展的最重要的三大区域之一,而且是三大经济区域的老大。习近平认为长江拥有独特的生态系统,要把修复长江生态环境摆在压倒性位置。而滇池水污染扩大,特别是蓝藻,水白菜的传播,会直接威胁长江流域的水环境,威胁长江流域几亿人口的饮用水供应,威胁长江黄金航道,威胁习近平2035年和2050年宏伟目标的实现。那时治理的费用就不是1600亿元,而是几万亿元,几十万亿元。

 

[1] 关于滇池的库容量有不同的说法:百度百科:滇池的库容量13亿立方米左右;维基百科:滇池的库容量15.6亿立方米;李宏:地球的血液——江河湖泊(地理新视窗 ):滇池的库容量15.7亿立方米

[2] 清朝乾隆年间名士孙髯翁撰写的关于滇池的对联,是孙髯翁登大观楼而作,也称大观楼长联。这副对联共180字(不计标点)被称为天下第一长联。上联写景,下联写史。全联如下:五百里滇池,奔来眼底,披襟岸帻,喜茫茫空阔无边。看:东骧神骏,西翥灵仪,北走蜿蜒,南翔缟素。高人韵士何妨选胜登临。趁蟹屿螺洲,梳裹就风鬟雾鬓;更苹天苇地,点缀些翠羽丹霞,莫孤负:四围香稻,万顷晴沙,九夏芙蓉,三春杨柳。数千年往事,注到心头,把酒凌虚,叹滚滚英雄谁在?想:汉习楼船,唐标铁柱,宋挥玉斧,元跨革囊。伟烈丰功费尽移山心力。尽珠帘画栋,卷不及暮雨朝云;便断碣残碑,都付与苍烟落照。只赢得:几杵疏钟,半江渔火,两行秋雁,一枕清霜。

[3] 昆明和平解放,滇池的生态环境没有受到战争的破坏。

[4] 参见:王维洛:畸形发展下的西藏高原水污染,《民主中国》,2016年6月13日

[5] 参见:孙梅:《滇池30年——一座高原湖泊的凋零》,中国国家地理 2013年第11期

孙梅将滇池的水污染变化,分为以下几个阶段:

1977年:滇池的明显变化是从上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的,1977年的滇池,仍努力保持着“春和景明,波澜不惊,上下天光,一碧万顷”的风貌,但围湖造田已经让滇池遭遇重创;

1986年:改革开放,滇池流域城市快速发展,污染源以工业污染为主导,城市生活污染和农业污染也成为重要部分;

1988年:滇池水体等级开始迅速下降,超过水体自身净化的能力,治理工作多表现为宣言口号式的,流域生态环境恶化没有得到及时控制;

1995年:滇池生态环境开始成为流域城市发展的制约因素,但治理工作无法遏制城市扩张和经济发展带来的生态破坏的速度,污染速度加快;

2005年:滇池流域生态系统治理显得力不从心,滇池已无法承受污染之苦;

2013年:滇池凋零,破损不堪的生态系统与昆明的生态城市、宜居城市的建设目标发生着剧烈的冲突。

[6] 何立波:周恩来怒斥环保弄虚作假:骗了活人骗死人,党史博览,2012年2月15日

[7] 李自良:治污,五百里滇池的警示,半月谈网,2016年9月5日

[8] 【法规名称】 滇池保护条例(2002修正),【颁布部门】 昆明市人大(含常委会),

【发文字号】 市人大常委会第3号,【颁布时间】 2002-01-21,【实施时间】 1988-07-01

《滇池保护条例》于1988年2月10日昆明市第八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十六次会议通过,1988年3月25日经云南省第六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三十二次会议批准,根据2002年1月21日云南省第九届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第二十六次会议批准的《昆明市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关于修改滇池保护条例的决定》修正。

法邦网,法律法规 http://code.fabao365.com/law_38525_1.html

[9] 参见:杨文利:周恩来与中国环境保护工作的起步,当代中国史研究,2017年11月10日

参见:人民日报资料库:我国代表团团长唐克在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上发言,http://www.ziliaoku.org/rmrb/1972-06-11-5

[10] 霍桃、郭婧、郄建荣、邹晶:亲历者讲述1992年联合国环境与发展大会,中国环境报,2012年06月12日

李鹏:依法治国是实现可持续发展的根本保证——纪念联合国人类环境会议30周年及环发大会10周年座谈会,新华社,2002年6月24日

[11] 云南新华网:治理大事记(1972年-1999年),新华社网络中心、新华社云南分社主办,http://yn.news.cn/kmpd/dianchi/jishi2.htm

[12] 连芳:8年投资16亿世行滇池治污项目年底完成,滇池晨报 2004年9月14日,http://www.china.com.cn/chinese/huanjing/659789.htm

[13] 国务院关于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九五”计划及2010年规划的批复,中国网, 2006年8月8日

http://www.china.com.cn/law/flfg/txt/2006-08/08/content_7060061.htm

国务院关于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九五”计划及2010年规划的批复,维基文库https://zh.wikisource.org

[14] 国家环境保护总局文件,环发[2003]84号,关于印发《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十五”计划》的通知,附件:1. 国务院关于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十五”计划的批复,2. 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十五”计划, 2003年05月12日,http://www.mep.gov.cn/gkml/zj/wj/200910/t20091022_172191.htm

[15] 参见:滇池治理花了多少钱?这账你算过吗?春城晚报,2008年8月28日

[16] 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规划(2006至2010)

[17] 张锦:昆明召开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汇报会,昆明日报,云南网,2011年03月08日

http://news.sina.com.cn/c/2011-03-08/075222072349.shtml

滇池流域水污染防治“十二五”规划编制大纲

[18] 孙梅:《滇池30年——一座高原湖泊的凋零》,中国国家地理 2013年第11期。“与之相伴,滇池水质迅速堕落,污染大约是从上世纪70年代后期开始明显的,1986年变成三类水,1998年已是超五类水,几乎丧失了作为水的各种功能;2004年,昆明人想到滇池中打捞二战时期飞虎队的飞机残骸,但潜水员潜入5米深的水里,就像掉进黑暗的马里亚纳海沟。水葫芦疯长,淤塞河道与湖面,草海沼泽化,湖水中满是稠密的蓝藻,像一盆浓汤,又如散发着腥臭味的绿漆,在风的裹挟下击打着湖岸,发出沉闷的声音。有人断言,滇池“患上了生态癌”。“

2017年10月16日掌上春城发表《20年來 滇池水質首次由劣V類轉為V類》一文,下面有关于水质变化的情况:https://kknews.cc/news/8bnbzbe.html

1992年 滇池污染最重
1993年 大淡水湖泊中,污染程度由轻到重依次为洞庭湖、兴凯湖、镜泊湖、博斯腾湖、太湖、洪泽湖、南四湖、巢湖、滇池
1994年 大淡水湖泊的富营养化进一步加重,主要污染物是总磷和总氮,巢湖、西半湖和滇池污染较重
2012年 V类 重度污染。主要污染指标为总磷、化学需氧量和高锰酸盐指数。从分布看,草海和外海均为重度污染。

营养状态评价结果表明,全湖总体为中度富营养状态。从分布看,草海和外海均为中度富营养状态。

滇池主要入湖河流中,新河、老运粮河、海河、乌龙河、船房河、捞渔河和西坝河为重度污染,柴河、马料河、中河和大观河为中度污染,盘龙江、宝象河、洛龙河和东大河为轻度污染。

2013年 V类 重度污染。与上年相比,水质无明显变化。主要污染指标为化学需氧量、总磷和高锰酸盐指数。其中,草海和外海均为重度污

染。全湖总体为中度富营养。其中,草海和外海均为中度富营养。

滇池主要入湖河流中,盘龙江、新河、老运粮河、海河、乌龙河、金汁河、船房河、大观河、捞渔河和西坝河为重度污染,宝象河、柴河和中河为中度污染,马料河和东大河为轻度污染,洛龙河水质为优。

2014年 劣Ⅴ类 滇池湖体10个国控点位水质均为劣Ⅴ类。主要污染指标为化学需氧量、总磷和高锰酸盐指数。

环湖河流16个国控断面中,Ⅱ类占6.2%,Ⅲ类占6.2%,Ⅳ类占18.8%,Ⅴ类占50.0%,劣Ⅴ类占18.8%。

2015年 劣Ⅴ类 滇池湖体平均为劣Ⅴ类水质。10个国控点位中,Ⅴ类点位占10.0%,劣Ⅴ类占90.0%。主要污染指标为化学需氧量、总磷和高锰酸盐指数。湖体平均为中度富营养状态,其中草海和外海均为中度富营养状态。

环湖河流16个国控断面中,无Ⅰ类水质断面,Ⅱ类占6.2%,均与2014年持平;Ⅲ类占12.5%,比2014年上升6.3个百分点;Ⅳ类占56.2%,比2014年上升37.4个百分点;Ⅴ类占12.5%,比2014年下降37.5个百分点;劣Ⅴ类占12.5%,比2014年下降6.3个百分点。

2016年 V类 湖体为中度污染,主要污染指标为总磷、化学需氧量和五日生化需氧量。10个国考点位均为Ⅴ类。草海和外海均为中度污染。

与2015年相比,Ⅴ类水质断面比例上升90.0个百分点,劣Ⅴ类下降90.0个百分点,其他类均持平。全湖平均为中度富营养状态。环湖河流为轻度污染,主要污染指标为化学需氧量、五日生化需氧量和总磷。12个国考断面中,Ⅱ类1个,占8.3%;Ⅲ类2个,

占16.7%;Ⅳ类7个,占58.3%;劣Ⅴ类2个,占16.7%;无Ⅰ类和Ⅴ类。与2015年相比,Ⅳ类水质断面比例下降8.4个百分点,Ⅴ类下降8.3个百分点,劣Ⅴ类上升16.7个百分点,Ⅰ类、Ⅱ类和Ⅲ类均持平。

 

参见:黄榆:滇池治污之困,20年投入逾600亿 难复往昔容颜,《 人民文摘 》(2014年第7期):著名环保专家、云南省环境科学研究所(现为云南省环境科学研究院)原所长郭慧光称:“1986年以前,滇池水质为 III类水,按国家标准可作为饮用水水源,1987年到1988年昆明工业得到迅猛发展,大量工业污水也开始直排滇池,1988年蓝藻爆发,滇池水质全面恶化,水体发绿,1994年后成为Ⅴ类水,仅可作为农业用水,1998年至2000年,连续三年是劣Ⅴ类水,几乎失去了作为水的各种功能,成为一池废水,而1999年、2000年的蓝藻、水葫芦大规模爆发,被生态学家诊断为‘患上了生态癌’。”

[19] “九五”至“十二五”期间滇池共完成投资501.6亿元,云南网,2015年12月02日,http://news.ifeng.com/a/20151202/46483706_0.shtml

[20] 黄榆:滇池治污之困:治理20年投入逾600亿难复往昔容颜,工人日报,2014年05月19日

http://society.people.com.cn/n/2014/0116/c136657-24141034.html

[21] 我国最大城市引水项目掌鸠河供水工程建成通水,来源:国资委网站,2007年03月28日,中央政府门户网站www.gov.cn

掌鸠河供水工程,新华通讯社云南分社 新华通讯社网络中心,http://www.yn.xinhua.org/news/ztbd/zjhe/index.htm

[22] 张勇:清水海供水工程今动工,春城晚报,云南日报网,2007年10月29日,

http://paper.yunnan.cn/html/20071107/news_96_79905.html

清水海水库供水能力显著提升 每日可向昆明主城供水32万立方米,云南网,2017年2月2日,

http://yn.yunnan.cn/html/2017-02/02/content_4716294.htm

百度百科: 掌鸠河供水工程,https://baike.baidu.com/

[23] 徐天宝、马巍、黄伟:牛栏江 - 滇池补水工程改善滇池水环境效果预测,人民长 江,第 44 卷 第 12 期, 2 0 1 3 年 6 月

牛栏江—滇池补水工程通水,2013年9月25日,云南建设新闻中心,

百度百科:牛栏江补水工程,https://baike.baidu.com/

[24]  庞明广:滇中引水工程开工 将惠及云南逾千万人,新华社,2017年8月4日

张勇:滇中引水工程解水资源匮乏难题,光明日报,2017年8月7日

动工了!关于滇中引水工程 你想知道的都在这,云南网,2017年8月4日

百度百科:滇中引水工程,https://baike.baidu.com/

互动百科:滇中引水工程,http://www.baike.com

[25] 新华社重庆1月7日电:习近平在推动长江经济带发展座谈会上强调:走生态优先绿色发展之路,让中华民族母亲河永葆生机活力,人民日报 2016年1月8日

[26] 国家发改委批件

 

[27]  环境保护部:环评审批文件,环审[2016]115号,关于滇中引水工程环境影响报告书的批复,2016年08月11日

[28] 国家发改委批件

[29] 港媒关注滇中引水工程:将为从西藏引水入新疆打基础,来源:观察者网,新浪军事,http://mil.news.sina.com.cn/china/2017-10-31/doc-ifynhhay9443257.shtml

[30] 参见:吴超:陈云与人民来信,陈云故居暨青浦革命历史纪念馆馆刊,2012年1月13日

[31] 参见:吴季松,中国可以不缺水,第15页,北京出版社,2005年

[32] 黄万里:论降雨、川流和水资源的关系,黄万里文集,第77页至81页,2001年,北京

[33] 同4

[34] 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三峡工程技术丛书,三峡工程生态环境影响,第31页

[35] 吴跃伟、李钊:曾入侵滇池的危险植物水白菜侵占长江重庆段,日清漂量上百吨,澎湃新闻,2017年7月12日

滇池水污染图片:

 

图片来源:孙梅:《滇池30年——一座高原湖泊的凋零》,中国国家地理 2013年第11期

 

 

图片来源:孙梅:《滇池30年——一座高原湖泊的凋零》,中国国家地理 2013年第11期

 

图片来源:孙梅:《滇池30年——一座高原湖泊的凋零》,中国国家地理 2013年第11期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曾入侵滇池的危险植物水白菜侵占长江重庆段,日清漂量上百吨


图片来源:澎湃新闻:曾入侵滇池的危险植物水白菜侵占长江重庆段,日清漂量上百吨


网络照片:三峡水库蓝藻疯长


网络照片:2017年洞庭湖水白菜疯长

                                                                                          王维洛    德国     工程博士

                                                                                          中国战略分析杂志  第七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