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蒙藏疆 > 正文

夏明:如何解决新疆事关中国民族生存大事

2018年09月11日 蒙藏疆 ⁄ 共 3386字 ⁄ 字号

“夏明 图片”的图片搜索结果

 

 

最近一个时期来,中国政府在新疆地区采取的高压政策引发西方媒体的广泛关注。有媒体披露,当局在新疆设立“再教育营地”,数十万人受到扣留。被关押在这些营地的人员受到精神和肉体上的双重折磨。九月初,香港10多个公民团体举行集会,抗议中国政府在新疆对维吾尔人的严酷打压。联合国人权专家最近也对新疆“再教育营”提出警告,呼吁中国立即释放那些被拘留的维吾尔人。我们就相关话题采访了纽约市立大学教授夏明先生。
    
   

 法广:首先请谈谈,您认为,中国政府为什么出巨资在新疆地区开设“再教育营”?针对的是哪类人?
    
   

 夏明:我们知道,新疆那边许多人认为“新疆”这个名字不对,要叫“东土耳其斯坦”。但是我觉得我们大家通用的说法是“新疆”。这里边民族区域情况比较复杂,不仅是针对维吾尔族的, 主要另外一个大的族裔就是哈萨克。当然这个地区主要应该说是穆斯林的居住区。所以中国政府在那边建立“教育集中营”,其中很重要的原因有两点:一个是针对族裔,这些族裔,我们可以看到,他们跟汉人有一定的区别。所以中国的民族政策长期以来,是想把他们给消化掉,或者通过民族的融合(而且是一种强迫性的融合),把他们给化解掉。另外一个是针对宗教,因为共产党长期以来也坚持无神论,它对任何的宗教都视为眼中钉、肉中刺。尤其是在目前,伊斯兰教对全球各大国民体系挑战都非常激烈,所以在这种反恐的名义下,中国政府又找到了一个比较好的借口来对伊斯兰进行打压。所以我觉得中国政府现在做法主要就是针对:一个是族群问题,一个就是宗教的问题。它想通过强制的、压制的方式来控制族群和宗教,甚至把它们消灭掉。
    
    

法广:应该如何对这些“再教育营”的性质下定义?
    

    夏明:目前联合国人权组织也关注这一事情,而且流亡海外的维族人士也都关注这个问题。他们提出了很多实证的材料,还有一些被关押人员的家属也提供了很多信息。基于此一规模(有人说上了百万),和他们强制进行的关押、剥夺自由,有人就把它视为二战时期的拘留中心,就像美国把日本裔的美国人关进拘留中心一样。还有人直接把它誉为“集中营”。无论如何,这是一种对新疆居民的一种人权的剥夺,它不是像中国政府所说的这种“教育中心”或者“邻里中心”,他们用了许多非常模糊、甚至是一种美化的词汇来描绘对另外一个族裔、对另外一个宗教民族进行一种剥夺人权。因此从这种情况我的判断来看,我觉得这是一种介乎劳动教养和古拉格强制的社会控制的一个制度。
    
    

法广:像在西藏一样,北京政府在新疆也展开了大规模的建造工程,这对当地种族文化产生了怎样的影响?
    
   

 夏明: 中国目前确实面临着一个族裔和边疆的问题。这些问题现在形成一个恶性循环。因为中国共产党运用国家意识形态的极端主义来看待民族和宗教问题。它就采取国家恐怖主义来去镇压、想用简单粗暴的方式去解决这些问题。它有弄出许多借口如“分裂主义”、说这些都是要分裂祖国,因此就采取恐怖主义的方式来对待他们。所以我觉得形成了恶性循环,因为有这种中国共产党自己的极端主义、国家恐怖主义和事实上的使得民族离心离德,带来中国目前分裂主义运动逐渐兴起。我觉得中国政府这样做使得边疆地区更复杂。因为中国的西藏和新疆向中国共产党提出了共同的挑战,就是如何尊重它们的民族多样化,尤其它们当地的传统、语言、风俗和宗教。现在看有两种挑战方式,一个是西藏,藏人在达赖喇嘛的领导下,提出了中间道路。中间道路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宪法,承认中国人民共和国的主权,希望西藏能够获得名符其实的自治。但是我们可以看到,中国共产党其实在侮辱和欺负藏人。因为他们觉得藏人老实、好欺,因为他们没有暴力。他们最高级的反抗手段就是自焚。自焚是伤害自己,没有去伤害汉人、没有去伤害中国政府的官员。因此他们就觉得藏人好欺一点,所以就没有实际性的回应。但是另一方面,因为他们对藏人这种非暴力的诉求都没有回应的话,其实从某种程度上也就鼓励出了新疆的这种暴力的诉求。毕竟新疆的很多、包括流亡海外的这些维族人士都很清楚,如果达赖喇嘛的中间道路都没有任何成效的话,我们怎么可能跟随着中间道路去做事呢?因此我们可以看到,新疆对中国政府的反抗,很多就表现在以拿着砍刀、滥杀无辜这种形式出现。所以我觉得目前这种情况,中国在这个问题上的失策,不仅会破坏边疆的少数民族的独特的宗教、文化和习俗,甚至会使得他们中的激进分子更加激进化,不仅会带来他们自己民族的自我伤害,同时也会给中国的平民百姓、给中国的整个内地地区带来关闭,这是非常危险的。
    
    

法广:中国政府还在新疆推广“结对认亲”运动,要求中共党员干部到少数民族家庭居住,宣传社会主义价值观。相关运动是否受到当地民众的欢迎和认同?
    
    

夏明:我在海外接触到一些维族人,他们反应非常反感。因为等于就像卧底,就像工作组、就像奸细一样地,直接就住到你的社区里边,甚至住到你的家里边去。我们知道,维族人跟汉族人的生活习俗是非常非常不一样的。而且可兰经里边有个教导-当然我们并不认同可兰经的教导-可兰经认为,不信可兰经的人是不洁净的,尤其他还会吃猪肉等这些不洁净的食物,没有经过清真处理的食物等等。所以作为一个穆斯林信徒来说,如果是由汉人或不遵守他们清真食品规则的人住到他们家里,跟他们同吃同住的话,当然是非常不适应,甚至可以说是一种侮辱。
    
   

 另外我们也可以看到,这种进驻的过程中,中国政府不断强调,包括要合亲、要改变大家的娱乐模式等等,这样其实对维吾尔族、对穆斯林的习俗和他们的各种信仰,都在进行伤害。因此我认为,这种做法其实是一种共产党的力量、一种恶性地渗入到人们的私生活。尤其在少数民族地区表现尤为明显。这是中共的全权主义、专制主义一种恶性膨胀的结果。当然它会带来很多反感、甚至给人们带来很多的伤害。
    
   

 法广:新疆问题为什么会引发巨大关注?
    
  

  夏明:新疆一方面反映了(尤其我们看到规模这么大,近百万的人受到各种监控或者伤害),这就反映了现在中国在全世界的人权纪录非常恶劣,我们都知道,新疆这个民族,尤其因为伊斯兰在全球跟其他民族冲突的原因,所以许多人把伊斯兰妖魔化。使得新疆的诉求难以得到人们的同情。但是现在新疆爆发出来的许多的事情得到了汉人的同情,包括我。作为一名汉人知识分子,我们签署呼吁书,关注新疆的现状。这是非常残酷的一个人权的纪录。因为如果维族人或者哈萨克人、或穆斯林人的权益得不到保障,所有的其他藏人、所有的汉人、我们所有的权利都得不到保障。因此我觉得,新疆问题反映出了中国的人权恶化到了一个忍无可忍的地步。另外,新疆问题还反映出中国过去500多年,在蒙古帝国以后到后来的满清帝国,维持这么大一块版图,在今天中国共产党统治下, 是否会造成分崩离析,或是能够在民主的框架下,实现各民族的宽容、多元的共存。新疆问题如果处理不好,可能会使得今天我们所说的中国地区出现一种分崩离析的未来,包括西藏、蒙古、或者台湾,甚至满洲、香港都可能会离去。但是另一方面,我们也知道,任何一个族裔的分裂都会带来屠杀,是相互的屠杀,不是单方的屠杀。并不一定是国家屠杀,是老百姓与老百姓之间,用镰刀、用双手就可以进行屠杀。因此对新疆问题的关注尤其重要,因为它关系着未来几百万、甚至几千万人的生命问题。
    
    

法广:面对国际社会的巨大压力,中国政府有否可能改变针对新疆的严苛政策?
    
    

夏明:我们看到中国政府在过去的十几年(从2008年以后)一种抗拒国际舆论、基本对国际舆论采取一种几乎完全漠视的态度。尤其今天我们可以看到,在中美贸易战的情况下,中国政府又在强化“爱国主义”教育,包括反西方、反美的教育。同时在与政府“一带一路”跟非洲正好现在在召开“中非高级首脑会谈”等等,都显示出中国政府目前对世界普世价值、对西方国家(毕竟西方国家在人权问题上比第三世界国家往前走了一步),对所有的人权呼吁采取一种完全置之不理的态度。所以我不认为中国政府真正地会采取切实的措施来改进,就像法轮功事件、就像藏人的自焚事件,这些都持续了十几年,而新疆问题从九十年代到今天,也已经持续二、三十年,所以我不认为在现今的中国政府的情况下,以及意识形态和方针下能够有任何改进。
    
             出处 : 博讯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