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台港澳 > 正文

香港论坛谈年青人参政困难与政治形势

2018年09月23日 台港澳 ⁄ 共 3652字 ⁄ 字号

 

 

 

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牵头成立的公民实践培育基金,最近举办论坛,邀请不同世代的前立法会议员吴霭仪及罗冠聪出席,分析近年香港年青人参政困难,以及政治形势的转变。罗冠聪表示,香港目前的政治论述出现真空状态,北京炒作港独议题,连港人沉默的权利都剥夺,换来献媚的文化。吴霭仪则强调莫忘建立民主议会的初衷,她又认为民主派攻破建制派垄断功能组别议席,可以为民主运动打下强心针。
    
    

香港公民实践培育基金最近举办题为“十八相送、风雨同路”论坛,邀请两位不同世代的前立法会议员吴霭仪及罗冠聪出席,分析近年香港年青人参政困难,以及政治形势的转变。
    
   

 陈方安生分析行政立法关系倒退
    
  

  基金创办人及董事之一的香港前政务司司长陈方安生在论坛致欢迎词表示,她过往担任过公务员之首的前政务司长长一职,又在2007年参与立法会补选,并当选港岛区立法会直选议员,戴过官员及议员“两顶帽”,深深感受到主权移交之后,行政与立法关系之间的变化。
    
   

 陈方安生表示,以前香港政府会尽力游说议员去支持政府,以理服人、事事跟足规矩,但是现在的政府变成以票数压倒一切,硬推不受欢迎或者未经仔细审议的政策,透明度越来越低,但是恶果就要港人承担。
    
   

 陈方安生说:“政府的新政策或者重要发言,连英文稿都欠奉,新闻稿有时深夜才公布,记者会亦拒绝召开,实在是一个大倒退。”
   

 
    批评部分立法会议员变举手机器
    
   

 陈方安生表示,现今香港立法会议员分成建制及民主派,两边好像势成水火、互相指骂,听闻连互相交往、同台食饭都欠奉,她认为选民的寄望是投票选出来的议员,可以不分党派去履行职责,事事以全港市民的利益为依归,尽心尽力去审议各项议案及拨款,但是结果却完全相反。
    
    

陈方安生说:“有些议员变成举手机器,不问原因去支持或者反对,实在有负选民的期望。立法会主席更加是背离负责主持公道的天职,以议事规则来打击不同意见的同事,最近甚至有些议员研究引入“罚停赛”或者“罚钱”的新规矩,剥夺议员的发言权。”
    
   

 陈方安生强调,诚信、尊严、表里如一、包容、多元、勇于坚守信念、法律面前人人平等,这些都是香港人多年来十分珍惜的价值,她肯定5年、10年之后,都不会有香港人希望对这些核心价值的回应是“不知道发生甚么事”。
    
   

 香港价值被蚕食应坚持游行发声
    
   

 陈方安生又表示,香港人比较务实,但并不愚蠢,任何容观中立的人眼中,一国两制及《基本法》本应保障的香港价值已经逐渐被蚕食、改头换面。
    
  

  陈方安生说:“特区高层越来越向北京唯唯诺诺,附和北京的陈腔滥调,人人变得麻木及虚伪,无可避免地有人会作出以下的结论,中联办及北京早有一套盘算及议程,置港人期望不顾,公然主宰香港的管治。”
    
 

   陈方安生表示,面对目前的困境,香港人又一次出现无力感、迷失方向,她认为问题在于港人无论上街游行,或者请愿发声,当局都置之不理,令很多人心灰意冷。陈方安生强调,只要不放弃,继续游行发声,香港一定不会沉沦。
    
  

  罗冠聪对青年政治前景感困惑
    
   

 2016年9月,当时23岁的罗冠聪当选为香港有史以来最年青的立法会议员,就职只有10个月后,去年7月因为宣誓风波,被法庭取消议员资格,一个月后又因为重夺公民广场案,被上诉庭改判即时入狱,服刑超过两个月后申请保释等候上诉,今年初终审上诉得直,无需重返监狱。
    
    

罗冠聪在论坛以“青年政治前景”为题发表讲话,他坦言经历过去一年漫长及充满波折的生活之后,他的心境由充满干劲,变得充满疑惑,目前需要思考未来的方向,因此他的讲题最后应该加上一个问号,他不能够为香港青年的政治前景提供答案,只是分享当中的疑惑及问号。
    
    

罗冠聪提及反新界东北发展案,被上诉庭改判入狱的13位年轻抗争者,最近终审上诉得直,无需重返监狱。经历过漫长而折磨的法律诉讼之后,在终审判决前,有抗争者接受传媒专访表示,已经投身保险界,也有人任职爬虫店的店员去学习做生意。
    
   

 罗冠聪表示,举这些例子不是要批判或者评价任何人,只是强调有些年轻抗争者,经历过去4年的抗争之后,他们需要做一些选择,也反映现今香港年青人参与政治的困难。
    
  

  罗冠聪说:“有些人的选择可能是从一个很积极活跃的社会运动份子,变到更加关注家庭、更加关注自己的生活,但同时有一些人依然是在政治的场合上工作。”
    
  

  香港众志面对更难跨越的高墙
    
   

 罗冠聪坦言,两年前明知香港的立法会选举只是“鸟笼政治”,他仍然去参选,只是因为“蠢同懒”,当时觉得没有更好的方法可以将2014年底雨伞运动后,累积到的资源变成实质的支持,包括金钱等等。
    
   

 罗冠聪又表示,经历过被DQ、即是取消议员资格,以及在监狱服刑之后,他认为现今香港年青人参政的政治气候,与过往的前辈很不一样。过去参政的人很多都是专业人士、或者事业有成,在地区有扎实的工作。
    
   

 罗冠聪以他及一班雨伞运动学生领袖包括黄之锋、周庭等,两年前成立的年青政党香港众志为例,强调现今香港年青人参政,面对的墙壁比以往更加高、更难去跨越。
    

    罗冠聪说:“以香港众志为例,我们没办法注册成为一个社团、无办法注册成为一个公司,我不知道大家是否想像得到一个没有法人地位的团体,是有多困难去运作,我们的成员无办法参与选举,所以我认为一个最容易做到将支持换做资源的方式,亦是中断了。”
  

  
    北京操作港独换来献媚文化
    
    

雨伞运动后冒起的港独及本土思潮,不断受到北京及港府封杀。罗冠聪表示,在这样的政治气候之下,很多人都急于寻找出路,反映目前香港出现政治论述真空的状态,因为过往的“民主回归”、公民抗命、占领中环,到本土区隔,民主运动如何争取到民主,到现在已经没有一套令普遍香港人都认受的方法。
    
    

罗冠聪又以最近港府在主权移交后,首次引用社团条例企图取缔主张港独的香港民族党,以及该党召集人陈浩天受邀到外国记者会发表演讲为例,他认为是北京炒作港独议题,用民族主义扑杀普世价值,甚至连港人沉默的权利都剥夺,连不反对港独都变成政治不正确,换来献媚的文化。
    
    

 

罗冠聪表示,北京甚至不惜牺牲两代人,即是主权移交前的精英及本土的知识份子,以及主权移交后的80及90后,开始有反共意识的年轻人。
    
   

 罗冠聪说:“即是一个很资深的中国的记者跟我说,他这个讲法的原因就是因为他觉得,从它(北京)开始做一些洗脑工程,或者做一些笼络的、吸纳式的政治之前,它已经是错过了这两班人,现在由幼稚园、初小开始其实已经是用另一种同我的时代不同的教育意识型态进行(洗脑)。”
    
   

 吴霭仪坚守建立民主议会初衷
    
   

 1995年至2012年担任立法会法律界功能组别议员的执业大律师吴霭仪,在论坛上回顾她过去从政18年的心路历程,她一再强调必须要坚守初衷,潮流喜欢讲无力感,但其实香港有很多工作,其实只求走对方向,不问即时回报的有心人去做,她认为香港人已经没时间去讲无力感。
    
   

 吴霭仪强调,她从政的初衷是要建立一个民主的议会,促进政府的法治及守法精神,对抗专制的权力,特别是中共中央越来越明显,决心要走的极权之路。
   

 
    吴霭仪说:“我们身处的是两套文化思想、两套价值的竞争,我们的一套文化思想价值,是植根于每个人的个人权利,以及自由必须得到尊重,政府不可以用强权去剥夺任何人的自由及尊严,极权主义的一套就是所有的人民都要对集中于中央的权力服从,个人的自由及尊严毫无价值,香港的存亡在于我们这一套人文价值,是否能够得到守护及承传。”
    
    

吁民主派打破功能组别议席垄断
    
   

 吴霭仪表示,表态的文化不是中国文化而是皇权的文化,香港普通法体系要保障的是个人自由及权利,包括良心自由、思想及言论自由,否则普通法只是变成一堆规矩,等于只有议事规则,没有议会文化。
    
   

 吴霭仪又认为,民主派攻破建制派垄断功能组别议席,可以为民主运动打下强心针。
    
  

  吴霭仪说:“我们做到的事是会有鼓励作用,就是攻破功能组别,现在我们已经渐渐可以做到了,它(北京)不肯取消功能议席而已,我们就逐个议席拿下。旧时、我那个时代的人觉得民主就不会选功能组别议席的,选功能组别那些(人)就不是民主的,即是这样的想法,现在这个想法已经打破了,你见到很多功能界别已经有年轻的一代去争这些议席了,如果我们争到这些议席的时候,民主(运动)就会是一枝很强的强心剂。”
    
    

吴霭仪又批评,现任立法会主席梁君彦是首位非直选出身,兼无力主持会议的主席,令本应用作减少争拗而不是阻止争拗的《议事规则》,遭受全面挑战,她认为必须认真考虑换人担任立法会主席。
    
            出处 :美国之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