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转型研究 > 正文

严家祺:文革幽灵在我们心中游荡

2018年11月02日 中国转型研究 ⁄ 共 2852字 ⁄ 字号

Image result for 严家其 图片

 

文化大革命 52 年后的今天, 我们在纽约哥伦比亚大学聚会讨论, 希望为文革作一个结 论。 纽约上空没有文革, 这说明文革幽灵在我们心中游荡, 而且希望能够形成一个为大多 数人接受的结论。 在今天的中国, 文革仍没有结论, 中国文革之所以没有结论, 之所以仍 在中国国内外引起广泛和持续的注意和讨论, 有四大原因:
    
    

第一是这场所谓文化革命, 既包含着无数苦难和血泪, 而且也使当时成千上万的青少年 沉溺于摧毁旧秩序的狂欢中。 时过 50 多年, 当文革的苦难被淡忘后, 参与全国 「横扫一 切牛鬼蛇神」、「大鸣大放大字报大串联」的情景、革命样板戏的声音,还萦绕在当时青少年、 现在中老年一代人, 包括中国所有掌握国家大权的人心头。
    
    

第二文革是中国历史的转折点,文革结束后,邓小平、胡耀邦、赵紫阳推动了局部「非 毛化」和改革开放。 没有文革, 就没有改革开放。 而正是改革开放, 把一个传统的农业经济中国, 转变为经济现代化的中国。
    
    

这场所谓文化大革命, 之所以还引起广泛注意, 第三个原因是, 在对毛泽东的个人崇拜登峰造极后不久, 在文革最后一年, 爆发了一场与文革在政治上相反的运动, 一场以悼念 周恩来为名 , 实质上是抗议毛泽东专制独裁的民主运动, 这就是当代中国历史上的第一次伟 大的天安门运动。 没有第一次天安门运动, 也就没有 1989 年悼念胡耀邦、 反对邓小平专制 独裁的第二次天安门运动。
    
    

时隔半个多世纪, 文革之所以没有完全成为历史, 还有一个最重要的原因, 就是非毛 化只做了一半, 文革的旧账没有算完, 文革中的一些重要人物, 从刘少奇、 林彪、 周恩来、 江青到聂元梓、 孙蓬一,一些重大事件, 如 《571工程纪要》, 没有得到实事求是的评价, 毛泽东在文革中和文革前的罪行没有得到清算,而且,近几年来,习近平又在「局部毛泽东化」, 文革的幽灵又在中国上空徘徊。
    
    

我们站在纽约远处看文革, 与站在文革的 「空间近处」和 「时间近处」, 也就是站在 52 年前的北京看, 会看到不同景象。 我们需要有比较的眼光, 从对世界各国历史的类似现 象的分析中作出结论。
    
    

我相信 「太阳下没有新事」。 文革史无前例, 实际上只是旧事物穿上了新衣裳。 文革不 是革命, 更不是与文化相关的大革命, 而是一场持续的政变 , 一场把亿万人卷入的皇权崇拜 与摧残人权相结合的、践踏文明的运动。文革是中国一场全国性的灾难,是毛泽东清除异己、 强化皇权, 在共和国名义下复辟帝制的现象。
    
   

 世界千篇一律, 旧戏不断重演。 中国名义上是 「共和国」。 从专制独裁变为共和制的 国家, 手握军权的人, 有企图、 有野心, 就会在 「共和国」的名义下, 复辟君主制。 共和 国是没有皇帝的, 只要有皇帝梦, 就会复辟君主制。 第一次世界大战前, 由共和制变为帝制 的事例不多, 因为本来共和国就很少。 两次世界大战后, 大批君主国都成了共和国, 手握军 权的人, 想当皇帝, 就先当终身制的国家元首, 然后当国王、 当皇帝。 对于那些终身在位的 国家元首来说, 在掌握军权的情况下, 就会把自己的权力凌驾在立法、 行政和司法权之上, 即使有共和之名, 但国家制度实际上成了专制君主制的了。 在现代, 斯大林掌握苏联最高权 力近 30 年 , 毛泽东 27 年 , 金日成 46 年 , 穆巴拉克 30 年 , 齐奥塞斯库 24 年 ,卡扎菲 42 年 ,卡 斯特罗 47 年, 这些国家, 每一个都号称 「共和国」, 这些所谓 「共和国」的国家元首都终 身握住最高权力不放, 使他们成了现代没有君主头衔的真正的专制君主。
    
    

哥伦比亚大学黎安友 (Andrew J.Nathan)教授说得好:「法律和政治在某些方面是两个 对立的体系。政治是关于权力的斗争,而法律是为权力的斗争设限。」一个国家称为「共和国」,当采取总统制时, 通常要在宪法中明文规定对 「总统连任届数」的限制。 近年来, 在一些 非洲小国,出现了一个不大为人们注意的 「反潮流」趋势,把 「限任制」的总统职位改为 「可 无限期连任」的总统职位。 这种改变, 完全谈不上为了进入伟大的 「新时代」, 而是走回 到这些国家传统的 「旧时代」。1989 年 6 月发动军事政变上台的非洲苏丹总统奥马尔·巴希尔(OmaralBashir), 至今已第 7 次连任总统, 最近一次是在 2015 年 4 月 16 日。 巴希尔是当 代典型的独裁者,30 年连任并没有使他的国「厉害」起来,2011 年,南苏丹正式独立,奥马尔·巴 希尔的 「国」的面积缩减了四分之一。2005 年, 非洲国家乍得通过新宪法, 废除了对总统任 期的限制。 在阿尔及利亚,2008 年 11 月, 为给现任总统布特弗利卡 (AbdelazizBouteflika) 连任扫清障碍, 阿尔及利亚议会两院全体会议审议通过了 「关于取消总统任期限制」的宪 法修正案, 从而使布特弗利卡从 1999 年担任总统以来得以第 3 次连任。 非洲国家吉布提宪 法规定总统任期 6 年, 不能连任两届以上,2010 年修改宪法, 取消了连任限制, 现任总统 伊斯梅尔·奥马尔·盖莱 (Ismail Omar Guelleh )于 1999 年当选总统, 2016 第 3 次连任总统。
    
   

 非洲国家发生的事, 现在在中国发生了。2018 年 3 月 11 日, 中国的全国人大通过了修宪 案, 删除了1982 年宪法对国家主席和副主席 「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限制。 全人类的 人性是相同的。太阳下没有新事,世界千篇一律,旧戏一再重演。习近平想实现他的皇帝梦, 毛泽东的阴魂不散, 文革思潮又开始泛滥起来。
   

 

在中国历史上, 专制帝王为了强化皇权, 不同情况, 采用不同措施或方法, 有时重用 宦官外戚, 抑制相权、 杀戮功臣;有时收回兵权, 削弱地方藩王割据势力;有时严控言路, 大兴文字狱;毛泽东与这些人不同, 他超越这些人的地方是, 他无需像今年 3 月 11 日习近 平那样废除宪法中 「连续任职不得超过两届」的条款, 无需像 150 多年前法国的拿破仑第 三那样进行全民投票选举, 也无需要像 1000 年前赵匡胤那样发动军事政变, 更不需要像 2000 年前的凯撒挑起罗马共和国的内战,而是依靠发动一次全国性的群众运动,搁置宪法, 使所有毛泽东不喜欢的文武大臣, 让普通民众通过 “大鸣大放大字报”和形形色色的手段, 在这些官僚身上踏上一只脚, 一个一个地打倒。 在人类历史上, 几乎没有一个君王有如此 宏大的气魄, 不怕身后洪水滔天, 把文革前的旧国家机器一扫而空。
    
    

王复兴近期主编出版了 《北大文革亲历者文集》, 我在这本文集中写道:「文革是人类 史上的奇迹, 没有一个统治者敢于搅动被统治的亿万民众, 让他们起来向全国各地本地的 大大小小官员宣战, 而毛泽东就这样做了。 毛泽东时代依然带有中国传统专制制度的特点, 天高皇帝远, 人民身受的压迫, 直接来源于当地的官僚。 毛泽东为了清洗政治局委员和中 央委员这些当权派,第一次把隐蔽的宫廷政治变成了全民可见的,清除当权派异己势力的『革命造反』。 由于这些当权派在文革前的专横跋扈、 欺压人民, 对他们的揭露批判使文革中 的 『革命造反』带有它的天然合理性」。
    
    

也许这可以作为文革的一种结论。
    
    

           出处:天文联合学会    《文化大革命定性学术研讨会专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