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关系 > 正文

美中应结束“以牙还牙”的贸易战

2018年11月02日 国际关系 ⁄ 共 1757字 ⁄ 字号

 

 

美国布鲁金斯学会网站10月5日登载该智库高级研究员杜大伟(David Dollar)和非常驻高级研究员皮特·佩特里(Peter A. Petri)的文章称,美中之间“以牙还牙”的贸易战可能会对两国经济和重要的美中地缘政治关系造成持久的损害。结束针锋相对的关税将给双方带来直接经济利益,并改善谈判氛围。

 

文章摘要如下:

 

特朗普政府正聚焦于给其带来最多贸易问题的国家——中国。在与中国对抗的过程中,特朗普赢得了政策团体的支持。这些团体担心中国在军事上过于强硬、在国际投资和知识产权等领域藐视全球准则。

 

但特朗普对中国的要求五花八门,先是要求中国减少双边贸易顺差,而后又要求中国放弃“中国制造2025”计划,现在又要求中国取消对共和党选民不利的关税。他在向联合国安理会发表关于核不扩散的讲话时还指控中国干预美选举。副总统彭斯最近用更严厉的措辞放大了这一指控,他差点就要求完全停止与中国接触了。

 

停止接触还为时过早,而且很危险。美国的对华政策需要更明确的目标、更现实的方法和更好的实现目标的策略。条件反射般针锋相对的关税升级如今被证明是无效的,可能会对两国经济和重要的美中地缘政治关系造成持久的损害。

 

 

美中之间的问题是相互关联的,而美国在不同时期强调不同问题让中国谈判代表感到困惑。

 

首先是双边贸易不平衡问题。特朗普将之看得很重,而经济学家并不认为这是个问题。中国的总体经常账户盈余在2018年降至GDP的1%左右。中国与许多出口自然资源的国家存在贸易逆差,而与美国等进口中国制成品的发达经济体则存在贸易顺差。特朗普政府可能与中国达成协议,向中国出售更多产品,尤其是农产品和能源产品。在其他条件相同的情况下,这将减少中国的双边顺差,但随后美国可能会减少向其他国家出售这些产品,导致与这些国家的双边逆差增加。也就是说,不会发生实质性的改变。

 

第二个也是更重要的问题是,中国有很多市场准入限制,其中一些是传统的保护主义措施。在许多行业,中国限制外商直接投资,通常是要求外国公司成为合资企业的少数股东。这种投资保护主义使得外国公司处于不利地位,并导致它们将技术转让给中国国有企业,这些企业最终将成为它们的竞争对手。但中国现在表现出减少汽车和金融服务等行业限制的意愿,这是一个良好的开端,也是华盛顿有望在谈判中取得真正进展的领域。

 

第三个问题与第二个问题密切相关,即这两个世界最大经济体之间的技术竞争。在全球范围内,美中两国在研发上的投入最多,在开发新技术方面自然会展开竞争。只要竞争环境是公平的,竞争就是健康的,美中都有可能取得突破。尽管创新者会获得一些好处,但技术扩散的本质是大部分好处会扩散到全世界。

 

 

为了解决上述问题,华盛顿一些人呼吁美国停止与中国接触。他们认为公平竞争是不可能的,两国未来很可能发生冲突。这是一个危险的想法:首先,如果美国采取试图遏制中国的冷战政策,美国的盟友不会追随美国;其次,孤立的中国为实现经济和技术的平等,将有更强的动机采取不公平的做法。

 

美中两国实施关税既不能改变市场扭曲,也不能防止衰落行业的重大调整。相反,它们会导致混乱、成本上升、不确定性增加。而这似乎就是美中贸易战的发展方向。美中都是以国内市场为主导的大型经济体,对彼此市场的依赖程度较低,因此惩罚性关税对宏观经济的影响有限。从短期来看,这些关税只会略微减少彼此经济的增长,任何一方都不太可能退让。

 

美国显然有信心威胁中国,因为中国输美产品比美国输华产品多。但这种不对称是种错觉。紧张局势已经蔓延到两国都具有重要影响的地区,包括朝鲜半岛关系以及美中两军在西太平洋的关系。在这些地区,相互损害的可能性更高。与此同时,快速的报复性措施几乎结束了有意义的谈判。

 

针锋相对、适得其反的关税升级不符合任何一方的利益。避免无效的关税升级不是投降,而是明智的政策,是实现目标(停止接触或谈判)的第一步。结束针锋相对的关税将给双方带来直接经济利益,并改善谈判氛围。即使如今前景不明朗,但美中之间仍有可能达成富有成效的协议。

 

本文摘译自布鲁金斯学会网站文章Order from Chaos:Why it’s time to end the tit-for-tat tariffs in the U.S.-China trade war;译者:沈凯麒

 

        出处 : 上海美国研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