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关系 > 正文

特朗普,被欧洲领导人孤立了!

2018年11月13日 国际关系 ⁄ 共 2110字 ⁄ 字号

 

在刚结束的中期选举中,共和党丢掉了众议院,却巩固了参议院的主导地位,分析认为这种分裂国会的状况将会使得民主与共和两党陷入死磕状态。

 

但作为一个不服输且个性鲜明、志在谋求连任的总统,外界普遍认为特朗普势必将自己的主要精力放在拼外交上。

 

然而,兴冲冲地飞到巴黎准备出席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一百周年纪念活动的美国总统特朗普,最终却因为害怕淋雨未能前往美军公墓悼念阵亡美军将士而引发了众怒。

 

丘吉尔的孙子、英国保守党议员Nicholas Soames甚至在推特上艾特了特朗普写道:“将士们战死沙场,但特朗普甚至无法抵抗雨天来悼念阵亡将士,这令人感到可悲。”欧洲对美国的“不爽”可见一斑。

 

不仅如此,美欧在贸易上的分歧也越来越大。特朗普政府本月5日宣布恢复对伊朗能源业和石油交易、央行交易等领域的单方面制裁,其中,美国将暂时允许8个国家或地区在美重启对伊朗制裁后继续购买伊朗石油,但这些国家或地区中并不包含英法德等欧盟主要国家。

 

欧盟对此表示非常不满,并已经在筹备设立“特殊目的机构”,旨在绕过美方制裁,延续与伊方的合法贸易活动。

 

01

特朗普炮轰马克龙“欧洲军”计划

 

在参加活动之前,特朗普还发布了一条推文炮轰了法国总统马克龙关于建立“欧洲军”的表态,并称其“非常耻辱”。

 

马克龙此前在接受电台采访时表示:“强大的主权欧洲”需要捍卫其自身利益,来应对来自“俄罗斯甚至美国的挑战”,他还称:“如果没有欧洲军队,那么我们不可能来捍卫欧洲,所以我们必须有(欧洲军)才能更好的保护好自身,进而摆脱对于美国的依赖。”

 

马克龙所谓的“欧洲军”计划是欧盟共同外交和安全政策(CFSP)的一个重要发展方向和组成部分。然而在这一计划的推进过程中,由于法国与德国之间有着明显的分歧,导致关于欧洲共同防务力量的组建仍然陷入僵局迟迟无法进行下去。

 

但特朗普却公开炮轰马克龙的“欧洲军”计划,称其表面上看是对于欧洲国家多年来过分依靠美国、没有履行提高军费占比的承诺,实际上确是对于欧洲军事自主化的不满。

 

彭博分析认为,欧洲军事自主也就意味着美国在北约内部话语权的降低,随之而来的是欧洲自身军工产业也会同步进行整合迎来大发展时期。这对于美国军事工业已经不仅仅是订单减少那么简单,而是多了强横的竞争对手。

 

02

美欧关系紧张升级

 

马克龙马不停蹄想签欧洲军条约,主要是因为特朗普在10月下旬宣布决定退出1987年与俄罗斯签署的《中程导弹条约》(middle -range Nuclear Forces Treaty),由此暴露出他与美国在欧洲的盟友之间的紧张关系。由于中程导弹飞行时间短(可以短至10分钟),外界已将其视为核战争的触发器。

 

德国外交部长海科·马斯(Heiko Maas)在一份声明中表示,该条约“已成为我们欧洲安全架构的重要支柱”;众多分析人士指出,在跨大西洋关系产生深刻压力的时期,该问题有可能为美国与欧洲之间增添新的隔阂。

 

美国CNN分析称,特朗普在推特上关于“欧洲军”的言论,可能预示着在即将到来的高级别国际会议上,特朗普将与美国传统盟友保持距离。今年6月举行的G7峰会上,氛围就很不“和谐”。法新社则称,特朗普此次反应可能会加剧跨大西洋关系的紧张。

 

值得注意的是,美国和法国在两次世界大战中都是盟国,也是二战后保护西欧机制北大西洋公约的成员国。

 

不过,在近两年前就职以来,特朗普多次质疑这个共同防御条约,并且尖锐批评欧洲国家未能履行其承诺,将国民生产总值的2%用于国防开支。此外,他还反对全球化的理念,强调美国优先政策(America first)。

 

据彭博报道称,在美欧自由贸易区谈判尚未开始情况之下,特朗普就是想借此来提醒一下马克龙,不要从中作梗,因为在汽车关税之争达成协议之后,美法农产品之争可能会成为美欧自由贸易区谈判的最大障碍。

 

值得注意的是,美欧之间的重要分歧包括农产品和汽车贸易,而美英之间的难点在于英国要完成彻底“脱欧”并厘清与欧盟、世贸组织的关系后,才能与美国独立展开谈判。

 

这也折射出美欧之间贸易争端的大背景,政治、军事、经济从来都是不是孤立的存在。

 

 

03

特朗普与欧洲格格不入

 

实际上,特朗普在欧洲确实不受待见,而特朗普在这次活动上跟欧洲舆论乃至欧洲各国领导人更是格格不入,观众仿佛在看一场“内心戏”十足的宫斗表演。

 

在此次一战纪念活动后,马克龙还在上周日举办了“巴黎和平论坛”,召集国际组织和非营利组织讨论如何加强全球治理。默克尔在此次论坛上发表了关于自由国际主义思想的主题讲话,包括俄罗斯总统普京和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在内的众多领导人都出席了,唯独特朗普没有参加,并在论坛开始后不久乘坐空军一号离开了巴黎。

 

不仅如此,据一位俄罗斯官员说,上周日,爱丽舍宫改变了座位顺序,让特朗普和马克龙两人坐在一起共进午餐的努力无果而终。这位发言人还称,当时特朗普坐在普京对面,而普京则与欧盟委员会主席Jean-Claude Juncker交谈甚欢。

 

据英国金融时报称,欧洲自由派原本希望美国中期选举成为预示特朗普2020年连任失败的明确迹象,那么接下来的计划可能就是“等他下台”,但是大选结果却让他们的希望“落空”。

 

       出处 : 华尔街见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