杨子立(评述) : 中俄联手危害民主

2018年12月11日 中国战略分析季刊, 国际观察 ⁄ 共 2511字 ⁄ 字号

Image result for 杨子立 图片

 

中俄通过支持某些国家领导人背离民主以及扶持世界上的独裁国家达到了削弱民主的目的。

 

中国因其强势崛起对世界造成的影响日深,而俄罗斯则传承前苏联衣钵,在普京强人政治统治下也明显和西方民主愈走愈远。尤其是中俄日益联手,让西方政界学界对中俄共同影响民主政治的世界图景产生担忧。

 

最近,安德里娅·肯德尔-泰勒(Andrea Kendall-Taylor)和大卫·舒尔曼(David Shullman)共同在《Foreign News》上撰文,以《中俄如何危害民主》为题讲述了这种担心。

 

安德里娅·肯德尔-泰勒在新美国安全中心(Center for a New American Security ,CNAS)任职,是跨大西洋安全项目(Transatlantic Security Program )主管。她是研究欧美战略安全的专家,对俄罗斯政治有深入研究。大卫·舒尔曼是国家情报委员会东亚办公室副主任(Deputy National Intelligence Officer for East Asia),熟悉中国的情况。

 

泰勒认为中俄已经开始联手挑战美国,并以近期中国参加俄罗斯在冷战后最大的军演为例,尤其是两国元首在海参崴还公开分享蛋糕一事,来说明中俄关系不一般。除了军演,两国在国际事务上的一致性也说明他们对国际秩序日益看法相同。核心的一致看法是,弱化民主会削弱西方影响并有利于中俄的地缘政治目标。

 

中俄都认为美国推行西方民主是为了扩张美国影响,从而有损于中俄政权,于是一直在反对西方民主。考虑到与美国的关系,中俄都把弱化民主当成了一种抵制美国的手段。俄罗斯干预美国大选是表现之一,而中国采取逐渐弱化民主标准的办法以增强自己共产党专政体制的合法性。

 

作者认为有两个因素增加了中俄对民主的威胁。首先是中俄联手的因素。俄罗斯采取公开对抗的策略,而中国则采取利用经济实力扩大影响的办法。两种不同策略结合起来,要比任何一种策略单独实现都会产生对民主更大的危害性。俄罗斯的办法似乎是搅乱,中国则是给予那些低度民主国家以背离西方的能力。要不是俄罗斯破坏民主,中国的机会也不会那么大。

 

这在东欧及巴尔干半岛尤其明显。俄罗斯长期在那里撒布对民主和对欧盟的不信任,同时,中国则加强了对此地区的基础设施投资。比如塞尔维亚,俄罗斯一直在损害其民主进程,而中国则将其作为一带一路工程中投资欧洲交通设施的重点。由于中国投资不像欧盟投资要严格审查,所以塞尔维亚领导人很看重中国的投资。这就让人产生了中国比欧盟投资还要多的错觉。加上俄国一直在渲染欧盟的失败,塞尔维亚也就再没有遵循欧盟要求的加强法治的决心。中俄在塞尔维亚中的表现并不是协商出来的,但是却彼此相得益彰。

 

中俄也都因为民族主义兴起和主权论的话语权而得以把西方对民主制度的支持描绘成必须要加以抵制的外国势力影响。中国在南亚、俄罗斯在中东重点推广这种论调。现在这种论调在欧洲也产生了效果,俄罗斯把这种反自由的民粹主义者推崇为捍卫主权的爱国者。俄罗斯还利用民族主义,通过鼓励退欧运动以及加泰罗尼亚独立运动来反对欧盟统一。这些都有利于俄国想弱化欧盟的目标。

 

地缘政治势力的变化是俄罗斯和中国能够进一步危害民主的第二个因素。历史经验表明,当世界被威权国家领导时,会有更多的国家采取威权主义。例如苏联在冷战时势力的增强导致威权主义在全球蔓延。相反,共产主义的失败以及美国的胜利导致了民主的普及和专制统治国家的数量下降。今天,这个势头又反了过来,威权统治更容易蔓延。

 

中俄一直在采取行动支持对他们友好的独裁政权,最明显的就是通过贷款和投资来维持摇摇欲坠的威权政府,比如俄国对委内瑞拉以及中国对柬埔寨所做就是这样。两国还通过提供无条件经济援助和武器支援来破坏西方援助附加的改善人权以及法治化改革的条件。他们主动为想加强国内控制的统治者献计献策。中俄都感受了西方支持的革命带来的威胁,他们不仅自己采取了“防扩散”措施,而且还教给受此影响的独裁政权如何控制自己的公民并防范民主化。中国更是变成了监控和警察手段的输出国,中国公司不仅卖出大量人脸识别系统,而且还训练威权政府如何有效监控电话和互联网。

 

地缘政治的变化更是有利于中俄扩散其影响力。就如同美国在冷战后的表现那样,中国实力增强以及俄罗斯的强势使得他们得以迅速扩张其贸易和受惠国家网络,从而鼓励了威权主义倾向。除了扶持类似的独裁统治,中俄的其他国际活动也削弱了民主。研究显示,在冷战后,与西方的广泛联系鼓励了民主,而现在各国与中国交往加深则引发了威权主义泛滥的风险。

 

地缘政治的变化也意味着中俄不必非要通过支持独裁统治来削弱民主。中国的经济成功以及俄罗斯的强势本身就成为许多国家领导人学习的对象,并且政权是否因为民主才具有合法性也变得模糊起来。普京模式引来不少效仿者。例如,匈牙利总理奥班和土耳其总统厄尔多安就很欣赏普京的强人政治,并且学到了不少加强国内控制的手段。在习近平巩固了个人权力之后,中国也变得跟俄罗斯有点像了。中俄联手打造出强人政治的成功印象。

 

长期以来,西方认为中俄之间由于深深的不信任和互相竞争不可能走到一起。但结果不是这样。他们之间互相支持得以同时巩固了政权。中俄通过支持某些国家领导人背离民主以及扶持世界上的独裁国家达到了削弱民主的目的。

 

如果直接对抗中俄的反民主活动,恐怕难有好结果,说不定会促使两国政权绑的更紧。但是作者认为,并不是说民主国家就束手无策,办法还是有的。除了支持民主政府,美国及其盟友应该加倍支持那些处于危险中的民主国家,支持这些国家的中俄专家,支持这些国家的调查性媒体和公民社会,这样就会使得专制统治的恶劣影响为人所知。法治环境、政党、独立媒体、公民社会等因素越强,威权主义对民主的宣传攻击效果就越差,专制统治也就越没有吸引力。

 

最后,作者的结论是,要想对付中俄影响,最有力的手段是联合美国的盟友共同支持民主宪政体制,以防止民主被颠覆。

 

                                                                          杨子立   前传知行研究所研究员

 

                                                                    《中国战略分析》第9期   2018年11月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