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关系 > 正文

朝鲜日报社论汇编:文在寅新政府亟需加强韩美同盟处理朝鲜核导弹问题

2017年05月18日 国际关系 ⁄ 共 3126字 ⁄ 字号

[评论]应以韩美同盟和遏制朝核为优先

尹德敏 前国立外交院长,2017年5月12日
没有哪个国家像韩国一样重视外交。这是个对外依赖度超过100%的国家,几乎全部战略资源都需要从海外进口,是个靠出口用优秀人力提升附加价值的商品吃饭的国家。世界国粹主义的贸易保护主义倾向,可能成为比朝核更严重的问题。在列强环伺之下,地政学环境险恶的韩半岛长期以来是中国、日本、俄罗斯的角逐场。发动了中日甲午战争、日俄战争而展开角逐的列强,正在重新崛起。不幸的是,朝鲜鲁莽的核挑衅正在让列强政治死而复生。解放以来,韩国一直依赖的美国也在发生变化。在同盟关系中,特朗普总统看重本国利益超过价值观。

文在寅政府是从比历代任何政府都更恶劣的外部环境中起步的。国粹主义、列强政治复活、同盟变化等国际秩序的结构变化,超越了朝核、萨德、慰安妇等议题,正在成为韩国外交的根本性挑战。新政府需要树立新的外交模式。

曾几何时,无关政府的保守或进步,韩国外交关注着中国的崛起,追求均衡外交。韩国总统甚至在中国抗战胜利纪念日站到了天安门城楼上。深陷萨德报复和朝核的状况,揭示了均衡外交的现实。无论是萨德、慰安妇还是朝核,最终都是归结于韩美关系的问题。解决这些问题的最核心杠杆,就是韩美同盟。我们针对中日俄的杠杆并非均衡外交,而是韩美同盟。有必要从原点再次认识到,韩国外交的根基在于牢固的韩美同盟。从这一点来看,文在寅总统和特朗普总统进行首次通话时强调“韩美同盟是我们外交安保政策的根基,今后也将会如此”,是开了个好头。

当然,外交只依赖美国一家也不是办法。尤其是面对以本国利益为优先的特朗普,韩国不应成为纠缠美国的同盟,而应该成为有存在感的同盟。韩国应该是能守护自己的同盟,也是能为地区和世界和平做贡献的同盟。

尽管当务之急是解决朝核问题,但也应该意识到解决起来并非易事。最重要的是,应该尽早拥有保护国民不受朝核威胁的压倒性遏制力。韩国依然没有能够应对朝核威胁的资产。只有拥有可靠的遏制力,才能有推进和平解决的余地。此外,不需要对韩朝关系太过迷恋。朝鲜非常清楚,韩国历代政府对韩朝对话有多么迷恋。朝鲜甚至几乎2年都没有理睬标榜阳光政策的金大中政府。如果需要,朝鲜会要求对话的。

其实和韩朝问题相比,生死攸关的问题比比皆是。韩国社会面临的中产层崩溃、青年失业、两极化问题,是发达民主主义国家的共同现象。这是世界化的结构性问题,仅凭国内的解决方案,是绝对解决不了的,需要寻求全球层面的外交解法。尤其是需要加强参与全球治理,摸索解决问题的方法。成长为在全球治理方面具有影响力的国家,是超不确定性时代的切实外交战略。

社论:文在寅政府在朝鲜洲际导弹面前将如何守护国民?

2017年5月16日

朝鲜5月14日成功试射了高度超过2000公里的中远程弹道弹道(ICBM),再次表明金正恩政权大规模杀伤性武器的技术正在迅速进化。它可以搭载500公斤的核弹头飞行5000公里。专家们认为,把3个这种导弹引擎进行捆绑来提升推进力,等到具备三级分离系统时,就能成为可打击美国本土的ICBM(洲际弹道导弹)。受到发射成功鼓舞的金正恩说:“美国本土和太平洋作战地带进入了我们的攻击圈。”

朝鲜的导弹在再入大气层技术方面依然不足。但技术这个东西,是能够随时获得的。尤其是像朝鲜这种国家,将国家的全部力量集中在一处,肯定能够缩短研发时间。朝鲜开发可以飞到纽约的核弹头ICBM这一事件,很可能发生在文在寅总统任期内。在此情况下,韩半岛的政治局势必定会发生天翻地覆的变化。

如果朝鲜的导弹飞行1万公里,就可以瞄准包括LA在内的美国西部。如果达到1万3000公里,就可以到达包括华盛顿和纽约在内的美国东部地区。那么,美国究竟“是否会为了保卫首尔而牺牲LA或纽约”的根本性疑问,必定会成为现实。如果朝鲜表示要打击纽约,同时要求美国从韩半岛撤走的话,美国是否会不顾危险地站在韩国一边——这还是个疑问。其实,这也算不上疑问。就算是同盟国,不顾这种危险去守护其他国家,也许“嘴皮子”上是可以的,但现实中是不存在的。美国国民和议会会马上站出来要求对朝鲜让步。美国承诺为韩国提供核保护伞。如果朝鲜拥有了能打击纽约的核导弹,核保护伞就成了“一纸公文”,没人保证它会兑现。相信这一纸公文,不仅愚蠢,而且无异于放弃安保。如果朝鲜走向ICBM,将会带来各种挑战。美国可能真的实施先发打击。或者,也可能是美朝签署和平协定,驻韩美军撤退,韩美同盟走向终结。

这一切事件很可能发生在文在寅任期内。文在寅是否有保卫国家和国民的方案呢?韩国社会的一些人主张自主核武装不可避免。也有人建议引进美国的战术核武器,由韩美进行联合运营。而北约则和美国签订了“核分享(nuclear sharing)”协定。但文在寅拒绝所有这些方案。当上总统后,身处朝鲜的手已经伸向IRBM的此刻,他还会坚持这一态度吗?现在“通过韩朝对话解决问题”的幻想已经走进了死胡同。金正恩不把文在寅政府放在眼里,只是当作“美元箱子”。只希望尽快推出具有现实性的“文在寅安保战略”,安抚和团结国民。

 

社论:韩美首脑会谈的当务之急

2017年5月17日

青瓦台今日发表消息称,韩国总统文在寅将于6月末访问华盛顿DC,与美国总统特朗普举行首脑会谈。昨天在接受美国白宫国家安全委员会(NSC)亚洲事务高级主任马修·波廷格率领的美国代表团的礼节性访问之后,文在寅做出了上述决定。尽管韩美两国首脑会在7月初德国召开的G20峰会上有会晤机会,但还是决定在此之前单独举行首脑会谈。朝鲜问题的严重程度可见一般。新任政府访美特使团携文在寅亲笔书信,将于今日离境。

此次韩美首脑会谈在朝鲜成功发射中长距离导弹和中国实施萨德报复的情况之下举行。如果朝鲜继中长距离导弹,再成功发射ICBM(洲际弹道导弹),朝核危机则将进入韩国难以招架的阶段。由此可见,此次会谈将比任何一次都重要。

韩美会谈当务之急是弥补两国在特朗普就职以来长达四个月的交流空白。期间特朗普推行特立独行的对朝政策,并先与中国和日本进行了意见交换。迟到一步的韩国若想赢得朝核博弈,须在两国首脑之间打下理解和情谊的基础。尤其,特朗普近期发表了“清算萨德费用”、“可怕的韩美FTA”等对不利于两国关系发展的言论。甚至,美国有舆论称,文在寅政府“已倾向于中国政府”。

另一个令人担忧的是美国政界的动向。在美国内部“弹劾特朗普”已经逐渐浮现为不容忽视的议题。特朗普闪电式解雇正在调查其与俄罗斯勾结传闻的FBI局长柯米之后,正面临越来越大的舆论压力。《华盛顿邮报》报道称,特朗普上周密会俄罗斯外长泄露国家机密事件持续发酵,弹劾风波正愈演愈烈。

在这样的情况之下,特朗普为了克服本国政治危机,在朝鲜问题上难保不会做出出格的行为。朝鲜一旦进行核试验或者发射ICBM,对朝先行攻击的军事行动就有可能成为现实。反之,如果朝鲜答应暂时冻结核导的条件,朝美也可能坐到谈判桌上。无论是哪一种情况,美国根据本国政治因素而非安保伦理采取的对朝政策,很可能陷韩国的安保于危机中。

韩国的安保现状可谓是四面楚歌。陷入了前所未有的,连同盟国美国都无法100%信任的状态。除了符合本人理念与取向的人士以外,文在寅有必要也听取一下保守层的意见,先将国内舆论归为统一。让当前的青瓦台安保室参与韩美首脑会谈筹备工作组也是方法之一。现在不是区分你我的时候。必须动员起所有的经验、知识与智慧。如果可能的话文政府还应该寻求企业家的协助。日本的先例明确地告诉我们,想要说服特朗普没有比经济理论更合适的方法。6月末,韩美两国首脑务必要再次巩固同盟关系,向中朝两国发出足够明确且强烈的信号。这是至关重要的时刻。

 

转自:韩国朝鲜日报网 cn.chosu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