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蒙藏疆 > 正文

达赖喇嘛:转世制度留存不会在没有自由的西藏决定

2018年12月27日 蒙藏疆 ⁄ 共 2369字 ⁄ 字号

  è¾¾èµ–喇嘛:转世制度留存不会在没有自由的西藏决定

 

正在佛教圣地菩提迦耶弘法的达赖喇嘛尊者接受印媒专访,谈及自己的转世问题,强调这一制度的存留要由广大藏人来决定,但前提是必须在一个自由的国度决定,不是在没有自由的西藏。提出访问五台山的意愿时,尊者也强调,那里是文殊菩萨的道场,自己就算无法亲临,文殊所代表的智慧早已存在于心中,令自己的思维敏锐无比。此外,尊者也回答了有关噶玛巴继承者在内的多项问题。

 

达赖喇嘛尊者今天于菩提迦耶向一万五千信众传授发心仪轨
    
    《印度斯坦时报》日前于菩提迦耶对达赖喇嘛尊者进行专访,今天刊出访谈内容,涉及的议题涵盖达赖喇嘛转世制度的留存,以及两位噶玛噶举传承继承者日前在法国的会面等。
    
    噶玛巴争议出现正面转折
    
    藏传佛教噶玛噶举传承十七世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早些时候同另一位噶玛巴赤列泰耶多杰会面,并发表联合声明宣布两人探讨了如何修复过去传承内部的分裂问题。
    
    这一消息获得各界的欢迎,《印度斯坦时报》记者在专访中首先提出这一问题。尊者表示两人的这场会面是一个正确的开始。
    
    尊者解释说,“上一世噶玛巴的侄子夏玛仁波切当年告诉我有迹象显示赤列泰耶多杰是转世,而同时司徒仁波切又设立邬金钦列多杰为噶玛巴。我向夏玛仁波切提到19世纪的一位上师曾出现五位转世,有可能噶玛巴也出现多位转世,但法座继承者只有一位。就如同班禅喇嘛的转世,根敦确吉尼玛仍然在世。但是有些团体告诉我不应该谈论多位传世的可能性。我就说好吧,我不再提了。”
    
    尊者还表示,司徒仁波切在西藏境内找到邬金钦列多杰,来见自己并进行最后的确定,于是尊者便认同司徒仁波切找到的男童为十六世噶玛巴的转世。
    
    达赖喇嘛转世问题必须在自由国度解决
    
    记者问到达赖喇嘛尊者自己的转世,尊者指那无需操心,因为早于1969年就明确指出,由广大藏人来决定这一制度是否需有延续下去。“他们将会决定,我并不担心。”
    
    第五世达赖喇嘛担任西藏政教领袖,这一传统延续至十四世,尊者表示自己已经从2001年开始,自豪、自愿且高兴地逐步卸下政治领袖角色,流亡社区也产生了民选政治领袖,处理政治事务。“我在2011年完全退休,所以我的思想比起保守的中共,要自由的多。”
    
    记者再问,在西藏境内经受压力的藏人如何能够决定达赖喇嘛的制度存留问题?尊者答道:“这件事必须在一个自由的国家来决定,不是在西藏。那里没有自由。”
    
    尊者表示达赖喇嘛转世体系与蒙古也有紧密的关联,因此蒙古信众也应该牵涉其中。“我认为应该举办一场国际佛教徒大会,让喜马拉雅区域及其他佛教国家的信众参与这件事情的决策之中。”尊者说,自己最为关切的,是能够全身心地为他人的福祉利益服务。“我总是一半玩笑、一半认真地说,达赖喇嘛体系延续了六百多年,应在十四世这里美好地结束,否则未来十五世如果是一位如六世一样淘气的达赖喇嘛,那么这个制度就会在耻辱中结束。所以这个制度可以在自愿与民主的前提下,在比较出名的十四世达赖喇嘛这里结束。”
    
    中间道路与藏中对话
    
    记者提问说,藏人是否会从“中间道路”政策中获益?尊者给出肯定答复,并指出正如德法两国结束数世纪宿怨结成联盟一般,藏人也可以在宗教文化、语言及环境受到保护的前提下,成为中华人民共和国的一部分。西藏可以从物质发展方面从中国获得经济利益,而中国的无数佛教信众则可从西藏文明中获益,这就是双赢。
    
    “在历史上,西藏从来不是中国的一部分,甚至一些华人历史学家都承认了这一点。但是过去的就让它过去,我们必须和谐、快乐地共同生存,而不是偏执于各自的国家。”
    
    日前有印度媒体肆意传播毫无根据的消息,称藏人行政中央司政洛桑森格不遵守达赖喇嘛的指示。记者提到这一传闻,尊者回答说,“他是民选政治领导层的领袖,所有决定都在于他。我从未试图控制政治领导事务。但是,他信任我。”
        

达赖喇嘛尊者今天于菩提迦耶向一万五千信众传授发心仪轨
    

噶玛巴是否回印度,应由他自己与印度政府来决定
    
    有关各界对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是否会返回印度的猜测,尊者表示自己不了解详情,但是觉得应该会返回。“我近期同印度外交部的人员谈论时,就告诉对方,这需要由印度政府与噶玛巴邬金钦列多杰来决定。我对此并没有什么问题,这也不是什么重大的事件,不可能因此就造成西藏事业出现分裂之类的。”
    
    仍望朝圣五台山 但真正的圣地在你心中
    
    被问及是否仍然希望去中国的佛教圣地朝圣,尊者表示从1954年就曾向中国政府提出赴五台山朝圣的愿望,当时被中共以交通不便为借口而拒绝。“我仍然有朝圣愿望,但是这在于中国政府。 曾经有一位藏人上师希望去菩提迦耶朝圣,但他的弟子告诉他,真正的菩提迦耶就在你的心中。”
    
    尊者还向记者表示:“历史上,五台山被视作代表智慧的文殊菩萨道场。我的身体虽然不在那里,但是文殊菩萨所代表的智慧已经在我心中,而且令我的思维敏锐无比。”
    
    对刚刚成为美国法律的《西藏旅行互惠法》,尊者表示美国现任总统的行为很难预估,因此自己在不了解足够背景的情况下,无法评论。然而,美国国会参众两院,还有政府,数十年来都对西藏给予大力支持。
    
    菩提迦耶法会第二天
    
    另据本台特派记者发来的报道,达赖喇嘛尊者今天在菩提迦耶结束了《佛子行三十七颂》的教授,并向一万五千名来自各方的信众传授发心仪规,同时阐释了部分《释量论》的内容,承诺将于未来在达兰萨拉完成剩余部分。
    
    明天(12月26日)上午,达赖喇嘛尊者将在法会现场,向信众传授独勇大威德金刚灌顶。
   

            出处 :西藏之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