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中国治理 > 政治经济 > 正文

孙立平:2018年是出题,2019年是答题:再谈2019年的确定性与不确定性以及选择的重要性

2019年01月06日 中国治理, 政治经济 ⁄ 共 1104字 ⁄ 字号

Image result for 孙立平 图片

 

在去年年末的几个论坛上,在展望2019年的时候,我多次谈论过不确定性的问题。

 

事情的经过是这样的。在此之前,曾经有论坛的主办者向我提出,能不能用关键词的方式,来回顾2018年并展望2019年。

 

于是,我想了两个关键词:2018:出乎意料;2019:高度不确定性。说到后者的时候,我特别强调了一句:在2019年,不确定性中的选择,会具有定调的意义。

 

我想强调的是,选择的重要性。

 

在这个过程中,有好几位朋友给我转过来一篇文章,是许小年教授在去年年底一个论坛的演讲。在这个演讲中,他强调,2019年没有什么不确定的,几头灰犀牛就蹲在那里。

 

他的原话是这样的:

 

如今各种各样的会议都在展望2019年,我看到很频繁使用的一个词,就是2019年充满了不确定性。在我看来,2019年没有什么不确定的。巨大的灰犀牛就蹲在那里,时刻都有可能冲过来,所以今天我想跟大家分享的并不是去预测不确定性,2019年已经不用再预测了,起码在我看来是蹲着非常确定的几头灰犀牛。

 

有的朋友之所以转来许小年教授的文章,也许是将许教授的观点看作是与我的观点是对立的。

 

但我更愿意将我的观点和许教授的观点看作是对不同侧面的强调。

 

在许小年教授看来,事实就在那,问题就在那,这都是确定的事实。他认为2019年的灰犀牛至少有三个:第一是工业化的红利已经耗尽,新的增长动能在什么地方?第二头灰犀牛,从2008年以来,由于政府采用扩张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人为地维持经济增长,使得我们在货币政策与财政政策方面空间都越来越小。不仅如此,由于长期的使用货币刺激,使得中国经济内部的负债率越来越高。负债的问题如果不解决。第三头灰犀牛就是中美间的贸易战。

 

而且,许小年教授认为,在这三头灰犀牛中,内忧远远大于外患。

 

而我强调的不确定性,则是在下面的意义上:

 

2018年世界上很多事情超出了我们预料,而且这些事情对现有的世界格局和秩序正在产生强烈冲击,并且在很大程度上改变着过去的格局和秩序。

 

2019年,将是世界面临冲击后做出反应的一年,这意味着反应面临着很多的选择,各方如何选择是很难预测的,因而2019年的突出特征将是高度不确定性。

 

就中国而言,这种不确定性,包括背景的不确定性、方向的不确定性、体制的不确定性和政策的不确定性。

 

换种说法,我们可以把2018年看作是出题的一年,问题提出来了。而2019年则是答题的一年,即如何对这些问题做出反应?是会逼出改革?还是会一如既往?甚至会不会用另外的体制资源进行应对?

 

但无论如何应对,其所做出的选择,都将会在很大程度上决定着今后一段时间的走向。

 

2019年的历史定位,就在这里。

 

              出处 : 孙立平观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