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蒙藏疆 > 正文

伊利夏提 : 维吾尔人带着枷锁的演出开始了

2019年01月30日 蒙藏疆 ⁄ 共 3547字 ⁄ 字号
博客主机

伊利夏提/维吾尔人带着枷锁的演出开始了

 

自2016年维吾尔自治区大规模建集中营,抓捕关押了超过一百多万维吾尔人的问题浮出水面来;中国政府对集中营的存在,一开始是一概否认、抵赖,拒绝承认集中营的存在。
    
    

但在联合国、美国自由亚洲电台、维吾尔问题关注专家学者,西方媒体史无前例的关注报道,在世界各地维吾尔人纷纷走上各种社交媒体讲述父母亲人失踪的悲惨遭遇,集中营幸存者自我作证被抓捕关押的铁证如山之下,自去年8月份开始,中国政府被迫进入到蛮横狡辩、胡搅蛮缠阶段;在这一阶段,出现了中共地方和中央官员口径不一的现象;地方官员粉饰、狡辩,中央官员否认、抵赖。 
    
    

新年初始至今,大概是因内外交困、四面楚歌,中国当局撑不住国际社会的压力了;集中营问题又出现了新动向;中共突然变脸,承认集中营的存在,但以强势宣传手段,开始了对外的粉饰、美化集中营的表演。
    
   

  先是频繁邀请一些特别选定的,重赏之下会替中共极权政府唱赞歌的中外记者、驻中国外交官前往维吾尔自治区,参观、采访一些所谓的“职业培训中心”;以图通过这些无视职业道德、和做人基本标准,自愿进入角色之记者和外交官之口,实现粉饰、美化特定几个“模范集中营”,使“职业培训中心”狡辩站稳脚跟之目的。
    
    

当然,有中央电视台对这些参观、访问的报道看,作为主角的‘职业培训中心’的维吾尔学员们,非常不辜负当地干部和共产党政府的希望;他们满脸堆着“幸福”的笑容、争先恐后地告诉前来参观的中外记者、外交官:他们因为犯了罪,所以在公安人员的亲切关怀与感召下,自觉自愿地来到‘职业培训中心’学习;而且,这些男女学员还特别强调指出:为了不影响学习、改造,他们连手机也都没有带进集中营。
    
        

非常有趣的是,在电视新闻片段中,当有好事记者多嘴问一位学员:你犯了什么罪时,维吾尔女学员有点不知所措、有点慌乱,似乎问题超出了指导教师预定覆盖的答案;但机灵的维吾尔小女孩,还是很快地找到了恰当的、不至于给自己找麻烦的答案。
    
    

维吾尔女学员回答说是因为听了别人的讲经(讲解《古兰经》),所以脑子里就产生了极端思想;但她很幸运,在公安的感召下,找到了这些不要钱、免费学习的“职业培训中心”。
    
  

   似乎,好事记者得到了答案,也可能是记者不想再为难学员,他停止了追问。但作为一个有尊严和自我思考能力的现代人,马上应该在心里产生其他至关重要的疑问:警察是怎么知道该学员脑子里产生的极端思想的?再,难道听讲经就必然会产生极端思想吗?
    
    

当然,考虑到集中营的现实境况,也为了不为难那些年青维吾尔“演员”,大概没有人打算再追问下去,就权当是女学员自觉自愿找警察自我坦白的。
    
   

  更令人惊讶的是,紧接着这部分记者、外交官的参观、访问,一向以傲慢、蛮横的态度拒绝联合国及其他西方国家政要参观集中营要求的中国政府,却出人预料的让其狐假虎威的外交部发言人大胆邀请联合国官员前往维吾尔自治区参观、访问“职业培训中心”;但末了,外交部发言人还是不忘强调,必须遵守中国法律,且必须听从中国政府的安排。
    
 

  这一切来得太突然,让人有点眼花缭乱;使人不得不问:这出突然上演的有关“世界上最幸福维吾尔穆斯林”的表演剧,到底意味着什么?
    
   

首先,这说明,有关“世界上最幸福维吾尔穆斯林”的表演剧之剧本已经编写完成,上演景点各项布置停当,各路演员也已经选好,表演台词也已经背熟;邀请部分特选中外记者、外交官参观、访问是彩排。
    
  

   其次,外交部发言人的慷慨陈词、盛情邀请联合国官员参观、访问说明:导演认可了彩排演出的成功,表演剧现在可以正式上演。
    
    

当然,作为导演,中国政府也明白表演与现实之间存在的天堂地狱之差别,所以还是不敢掉以轻心,因而特别叮嘱,要求外交部发言人在发布这出戏的演出广告时,必须强调要遵守中国法律,听从中国政府安排;画外之音,一切要以导演安排为准!
    
    

实际上,中国政府这是在明确告诉联合国官员,就算你是联合国官员,也必须要按中国编写的剧本表演,不得自行发挥,更不能随心所欲;这也包括不许向学员提问没有标准答案的任何问题;以免伤害了那些满脸堆笑、争先恐后回答问题的维吾尔男女学员的“幸福感”,以免“打击”了自愿前来“职业培训中心”,“学习净化”思想的维吾尔青年“积极性”!?也为了避免“亵渎”中国警察的亲切感召力。
    
    

撇开视频上那些年轻维吾尔男女的满脸堆笑和争先恐后,也不论他们被“自愿培训、被幸福”的感觉;权当他们是在做“中国梦”,进入角色;权当他们就如其陈述的,是因为听了讲经,脑子里蹦出了极端思想,因而,必须到警察局自我坦白,在中国警察亲切之感召下,“自愿”进入到“幸福的”培训中心‘学习。
    
   

  但是,如何解释那些被失踪、被抓捕、被关押于集中营的维吾尔自治区各大学的维吾尔校长、教授,自治区教育厅维吾尔厅长,自治区民族语言委员会维吾尔主任、副主任和科员 ,各类民族语出版社领导、编辑,自治区社科院维吾尔领导、研究人员,中亚历史研究所维吾尔领导研究人员,电脑科技等学术研究机构的维吾尔专家、学者,以及那些著名的维吾尔诗人、作家,小品演员,歌唱家,民间歌手,足球运动员和拳击运动员等?
    
    

难道他们也都是因听了讲经,而脑子里了蹦出了极端思想,自愿到警察局坦白,并在中国感召力极强警察的亲切感怀下,自愿被失踪、自愿进入监狱、自愿到“职业培训中心”,要求免费的职业培训,寻找维吾尔人的“幸福感”吗?
    
    

稍有头脑,理智正常的人都明白:教育厅长、大学校长、教授、学者、文学、艺术人士、体坛名将等,肯定不是一听讲经,脑子里就会蹦出极端思想的幼稚青年、凡夫俗子,他们是维吾尔民族沐浴了现代文明的精英,是继往开来的维吾尔文化、传统之传承者。
    
   

  他们更不会没事干傻乎乎的“自觉自愿”到警察局坦白自己脑子里的思想,又在警察亲切感召下自愿跑到监狱、“职业培训中心”学习技能、净化思想。因为他们每天思考的不仅是如何将千年维吾尔文明的积淀传承延续,更多思考的是如何将维吾尔古老文明与现代文明衔接,如何使维吾尔人跻身于世界文明各民族之行列。
    
    

他们不仅是一群在国内外著名高等学府受过最现代教育的,拥有博士、硕士学位的维吾尔知识精英,而且还是一群有思想、有理想的维吾尔领路人!
    
   

  他们中的大多数,不仅能够用维吾尔语、中文进行流利的会话、学术交流,而且还至少掌握一门其他国际语言,如英、法、德、日、俄等;而且,直到被‘自愿’强制失踪、“自愿”进入监狱、“自愿”进入“职业培训中心”学习前,都还是享受维吾尔自治区政府津贴的专家、学者,有的还是先进、模范!
    
    

甚至,按照中共组织部的干部提拔制度,如教育厅厅长、林业厅厅长,自治区几大名校校长、社科院领导和自治区语委干部等,还都是厅局级干部,百分之百都是中国共产党的党员,有的还连续几年被评为民族团结模范;怎么突然一转脸的功夫,中共培养的这些知识型高级民族干部,要么都变成了“两面人”、要么都需要“职业培训”了呢?
    
    

百思不得其解!但痛定思痛,翻一翻中国史书,尤其是自中共执政以来血迹斑斑的近代历史,答案其实也并不难找;中原王朝传统的以“非我族类,其心必异”、“以夷制夷”、“远交近攻”、“分而治之”等的血腥扩张;及近 现代以‘五族共和‘、‘中华民族’之名的“镇压地方民族主义”、“肃反、镇压反革命”、“文化大革命”等的殖民统治;那一个不是以血腥屠杀、肉体消灭异己民族,或以清洗异己民族文化,实现强制同化为目的的血腥扩张?
    
    

对这种血腥强制同化扩张的粉饰、美化,颠倒黑白,指鹿为马的表演,在各中原王朝的历史记载中,真可谓是比比皆是;按中国人的说法:“古已有之”!
    
    

明明是被迫嫁女,而美化为“貂蝉远嫁塞外”、“解忧公主和亲”等,明明是来做生意的,记载为“万国来朝”、“朝贡”等,明明是被异族征服,却恬不知耻的美化为统一,不一而足。
    
    

明明是大兵压境的侵占,而美化为帮助少数民族建设社会主义;明明是城下之盟,而美化为和平解放农奴;明明是恶政造成的饿殍遍野,却粉饰为自然灾害;明明是内战,却美化为“文化大革命”;那一个不是表演?那一个不是在导演的策划下的演出?
    
   

  如今这历史上屡见不鲜的表演,又再一次降临处于生存危机的维吾尔人头上;不用说,是更多灾难即将来临的先兆,我欲哭无泪;只盼世界能够清醒,人类能够清醒,能够识破这种拙劣的、重复的残酷表演,拯救维吾尔人于危难中,拯救人类文明于混沌中。
    
   

        出处 : 博讯新闻网

 

Wopus问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