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建国 : 对中国时局的三个误判

2019年03月06日 中国战略分析季刊, 时政评论 ⁄ 共 3479字 ⁄ 字号
博客主机

 

 

经常对时局作判断是我们的基本功课。对时局有正确的判断,才能有正确的行动选择。我以为在朋友圈内对中国时局有三个误判,简述我的认识,求教诸友。

 

第一个误判:现中共上层内斗严重,习地位不稳。

 

有些人习惯捕风捉影,热衷“阴谋论” 和小道消息政治传闻,用价值判断代替事实判断,凭这些去判断与预测时局。如有人讲现中共上层“明枪暗箭,刀光剑影”, 随时可能出大事;有人讲习初中水平无文化,“德不配位”,不断预测其下台的时间;有人编故事:海边会议元老发难;有人讲习是傀儡木偶,王氏后面“牵线”是真老板 ;有人讲民主胜利就在明年,或最多两三年内可饮庆功酒等等。对这些判断与预测我均不敢苟同。

 

任何一个政党内部都会有政策之争、权力之斗,但因1,习挟太子党之威,手握军权、高压反腐、从严治吏已集权;2,习对毛邓江胡前四代元老政治肯定,不动其家族经济;3,现中共中央内无反对派代表人物,无重大路线原则之争,所以,虽权争不断,但无政变可能。

 

第二个误判:习将主导中国民主进程。

 

有人总是把民主希望寄托于习。如“郭七条” 的只反贪官不反皇帝,要在“郭七条” 指引下到达依法治国的“喜马拉雅”;有人提出“党主宪政” ,用中共法定虚位“君权” 为条件,换取中共让步进行宪政;有人提出由内至外,由下至上,由点到面的民主渐进转型路线图;有人认为在美全面压力下,中共将被迫走上民主;有人认为政经不可分,经济改革将推动政治变革等等,可惜这些都是误判。他们不清楚:1,习中央的核心利益及政治抱负就是“红色江山代代传” 。近六年,个人及党更集权,对政局和意识形态控制更严了;2,平等自由的价值观及政体是不能内外、上下、点面双重标准同时实行的。如党内刚实行民主——有了反对派,党外立即有人同时实现民主——成立反对党,批准还是镇压?如苏联戈氏要搞党内民主,很快就被更激烈的叶氏战胜;3,中共是有特殊意识形态的政党,是有沉重历史包袱的政党。蚁穴溃堤,渐进民主就等于走上了“渐进亡党” 之路,这时党内渐进民主派面对党内保党正统派的压力将何其大!没有民间民主革命爆发的支持,党内民主派难占上风。4,虽然不能确定几十年后中共何状,但唯一可以确定的是:现在开始民主改革,中共马上亡党。他们不会自杀。

 

习中央反复讲“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这个“初心” 即中共建党的宗旨和信仰,就是通过无产阶级暴力革命、无产阶级专政消灭资本主义生产方式,走向共产主义。2018年是个转折年,中美关系由合作为主转向对抗为主的新冷战。其特征是1,以意识形态、体制之争为博弈本质,是世界性、国家层面的资与社的最后总决战;2,是在人权、经贸、地缘政治、外交、军事全方位的持久战;3,呈现阵营交叉不清,对抗为主、合作妥协同时存在,低烈度等新特征;4,不似当年苏与西方冷战一个战场。现在西方面临三条线作战:(1 )与中朝古越老五个社会主义国家的冷战;(2 )与伊教原教旨主义的反恐之战;(3 )与普京俄国的民族地缘政治之战,中俄的联手抗美。5,台湾问题成为各方博弈的热点。

 

台湾“九合一” 选举后,民进党能否承认“九二共识、一中各表” 呢?难!但我认为可以一试。“九二共识、一中各表” 八个字不可分开,“九二共识” 共识什么?共识后四个字“一中各表” 。“一中” 即历史、现状、未来两岸都是同属一个中国,“各表” 即两岸对代表“一个中国” 的政府有各自不同的表述,这是“一中两府” 的体现。承认这八个字不伤台湾独立主权,也符合中华民国宪法,有利缓解两岸关系,进而有利拼经济得人心,达成两岸和平共处、和平竞争。我们有个两难:一方面理解“台独”诉求主因是大陆对台的矮化挤压、承认“台独”争取者的权益;但另一方面又看到在一个大极权压力下,任何地方独立都不现实。欲速则不达,反使民众受其害,违初心。民意如流水,“九合一” 选举和一年多后的台总统大选都是或将是民意的表现。唯盼台湾能顺势权变、苦守待变。虽然我是“蓝色”的,但我仍要讲,民进党努力呀!台湾在,中国自由民主榜样在!

 

第三个误判:习中央将回归文革,“改革开放” 倒退。

 

文革是毛时代最后疯狂的巅峰时期,其特征是1,“横扫一切牛鬼蛇神”的阶级斗争大运动;2,神化的毛个人崇拜;3,“五七指示” 的共产主义空想、计划经济、消灭私有制、分配“大锅饭”、民不聊生。现在有人因不满现状而思念文革,也有文革某些现象再现,也有“毛派” 拜毛崇文革的嚣张,但历史不会重演了。

 

文革后,以邓为核心的中共修正、改良毛的路线,开始了至今的邓时代。邓时代的特征即“两个坚持” (坚持改革开放,坚持四项基本原则“党的领导、马克思主义、无产阶级专政、社会主义”) 。这“两个坚持”是一体的相辅相成的,“四项基本原则”是从毛时代一脉相承下来的党与制度的本质,是“改革开放” 的起点、终点,是框住“改革开放” ,哪些能改,哪些不能改的边界。“改革开放”是总结毛的一些教训,在新时期坚持“四项基本原则”的新特征及保证。胡赵因坚持“四项基本原则” 不力而下台;江刚上台时坚持“改革开放” 不力,邓南巡发话“谁不改革谁下台” 。

 

现在,习中央加强了个人及党的集权。有人认为是倒退,实际这只是对“四项基本原则” 的进一步强化。邓在时不搞个人集权吗?他对江讲,我在我说了算,你何时说了算才算接了班。邓开枪镇压六四民主运动,江镇压法轮功、民主党,胡镇压“08宪章” ,习打压“维权运动” ,网上进入封群封号的“封建时代”,几代中共领袖一脉相承。目下,习中央在“改革开放” 上继续有限前行(因政体不改,经体改革只能有限前行) 。从观察其大量言行看,从只有进一步“改革开放”才能搞活、发展经济,进而稳定政局、巩固权力的逻辑上看,从当前承受中美贸易战的压力上看,习中央都不会否定“改革开放” ,不会走计划经济为主、国进民退、闭关锁国之路。

 

以国企为代表的权贵国家资本主义虽然低效率、高腐败,且大量占据要素资源挤压民企,但已形成与庞大有活力的民企的双元并存体制,各自在不同的行业、生产链的不同环节中占主导地位。中国政府看到以民企为代表的各类非公有经济在经济发展、税收贡献、技术革新、吸纳就业等方面已成主力,认识到搞活民企是当前对付经济困境的关键点。因此,虽有体制与意识形态的天花板之限,但“改革开放” 扶持民企仍有加速之势。有人讲习将与邓分道扬镳或“借毛压邓” 都是误判。

 

习中央声称不走毛旧路,也不走西方民主“邪路” ,是政更左经更右,两手都更硬,是邓的“两个坚持” 理论、 模式、道路的加强版、平衡版,这是认识中国当前时代、当前时局的核心理念。偏离此核心,离开这“两个坚持” 的基本框架看问题是产生对时局种种误判的主因。

 

中国经济因国内到了转型升级期、“中等收入陷阱” 爬坡期,国外受中美贸易战巨压,而成“求稳止跌” 之困局。但因1,有国内巨大市场和完整、较成熟的工业体系;2,极权政府暂控危机的能力;3,“改革开放” 措施不断出台等原因,中国经济在今后十年左右是走出困局,还是陷入长期低迷、引发政局不稳,成了全世界注目的大话题。G20“特习会” 暂停了明年一月的关税新战,双方将开启经贸新一轮谈判。备受关税战煎熬的中美进出口企业暂时似有希望,但中美经贸博弈的这口气没松。一张一弛乃兵家之道,双方妥协是谈判成功的基本手段。我预测:中方将在降关税、降壁垒、降补贴、加强知识产权保护、中美贸易平衡等方面大幅度妥协、改进。美方则对“原要求” 不求全实现,对中国结构性改革不求一步到位而妥协。三个月后中美达成经贸协议,停止关税战应是大概率事。但中方求开放,美方求公平开放,双方在经贸上的博弈仍将是持久战。有人讲因中美贸易战,中国经济将崩盘,这回“狼真来了” ;有人担心粮食危机将至,开始家庭储粮备荒;有人预测现在国内危机正是大陆可能武统台湾之时;有人认为三个月后,如中美贸易谈判失败,中共上层将分裂,中国可能被迫民主改革,也可能进入经济崩盘、军管、票证、义和团时代,这些都是误判。如中美贸易战继续再打,中共将在“两个坚持” 上继续强化,中国将进入一个政治更严酷,经济长期L型发展的阶段。

 

中国民运圈内,对民主转型的时间预测分“乐观派”和“悲观派” ,两派分歧在:习第二任后四年内中国大陆能否实现民主?认为这四年可饮庆功酒为“乐观派”,反之为“悲观派” 。我认为习后四年内无巨变,四年后是个“坎” 。路且长且艰,克服浮躁心态,诸友仍须努力。

 

              查建国     中国大陆民主人士           2018年11月2日一稿,12月5日二稿   于北京

 

                                                            《中国战略分析》第10期   2019年2月号

 

Wopus问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