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中国治理 > 中国治理 > 法律社会 > 正文

邓聿文 : “我将无我”和习近平的“新词”治国

2019年04月04日 中国治理, 法律社会 ⁄ 共 2212字 ⁄ 字号
博客主机

Image result for 邓聿文 图片

 

英国作家奥威尔的经典小说《一九八四》为我们刻画了一个极权国家——大洋国,其统治者“老大哥”和“英社党”统治人民的一种方式是“新话”,党的口号就是,“谁能控制话语,就能控制思想,谁能控制思想,就能控制一切”。它是大洋国的官方语言,乃为控制人民思想而专门发明。

 

很大程度上,习近平也是通过“新词”来治国驭民的。上台以来,习造了大量的政治“新词”,进入了中国的政治生活,成了党的政治文化的一部分,影响中国乃至国际社会。

 

最为人们耳熟能详的自然是“中国梦”,此外还有“政治规矩”、“政治建设”,“两个维护”、“根本遵循”、“关键少数”、“精准扶贫”、“供给侧改革”、“一带一路”、“人类命运共同体”等,它们频繁出现在中共的文件、报告、领导人讲话、报刊宣传、干部学习、学生课堂以及专家学者的演讲与论文里,成为党在新时期的“新话”和意识形态,构成习近平思想的主要内容,也是中共向外输出的“政治文化”。

 

这一长串“新词”里,最新添加的一个是“我将无我”。该新词是习近平最近访问意大利时,在回答该国众议长菲科的问题所说。后者问习当选国家主席的心情,习回应说,“这么大一个国家,责任非常重、工作非常艰巨。我将无我,不负人民。我愿意做到一个'无我'的状态,为中国的发展奉献自己。”

 

“我将无我”出笼后,官方立即开动宣传机器,密集向民众宣传和灌输习的“无我”精神,把它吹捧成习有“大境界”的表现。

 

然而,正如“中国梦”、“政治建设”、“人类命运共同体”等习式术语具有欺骗性一样,“我将无我,不负人民”也有很大欺骗性。

 

我说的欺骗性,不是指习本人不相信他说的话,而是指其字面含义与它实际所指或实现的结果是不同的,甚至完全南辕北辙。

 

比如“中国梦”,根据习自己的解释,是指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而习真正所指,是共产党统治下的红色帝国在全球崛起并占主导角色,这就是他要的中国复兴。“政治建设”和“人类命运共同体”都具有这样的欺骗性。同样,“我将无我,不负人民”也不例外。

 

“我将无我”,从字面看是一个佛教用语,它表示的并非是没有自己,而是“忘我”境界。一个人在做自己感兴趣的事情时,往往会达到忘我状态,暂时忘记自己。习近平说的“无我”,当然不是指这种工作时的精神状态,而指的是在使命感意义上的“忘我”的精神境界。换言之,习近平要表达的是,既然14亿中国人民选择我做国家主席,那么我定将不辜负他们的期望,不用权力谋求自己、家族、小集团的私人利益,“我”将把自己完全和人民融为一体,以人民之是为是,以人民之非为非,以人民之目标为自己的目标,在任上做到为人民利益“鞠躬尽瘁,死而后已”。

 

这最后八个字是距今两千年的中国古代丞相诸葛亮的一句名言,诸葛亮是深受中国人喜爱的古代名相,也是历代为官者学习的榜样。中共自己的道德楷模,是已故总理周恩来,他曾经也说过“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习近平的“无我”精神境界,大概是要向他们两人看齐。

 

大部分人可能会怀疑习近平的这个表态,认为习在国际场合作秀而已,但这很可能是他内心的真实想法。他上台以来实施的一套治国术有一个鲜明特点,即强调精神力量的重要,要用共产主义来改造人的思想和人性。所以,某种程度上可以把习看作中共领导人中最后一位共产主义信徒,他可能真的相信他信奉的这个主义。

 

但是,即便习的崇高精神境界是真的,又能如何?中共类似宣传还少吗?以中共党章为例,它宣称“除了广大人民的根本利益,没有属于自己的特殊利益”,可实际上,中共把中国人民创造的财富都看成自己的党产,它也确实没有说过自己有私利,可整个中国都是它的利益。

 

这里不仅存在“无我”或“无私”的名实之分,还在于对这种名和实的分离,在逻辑上或道理上是可以说得通的。中共强调“无我”或“无私”,不等于它不能占有社会无主或表面上属于人民的财富,因为中共可以把这种占有说成是为更好地服务人民,“我”享有人民的财富,是“服务”人民的一种方式,因此不是“私”的表现,你把它理解成“我”利用权力侵吞人民财富,是不对的。

 

在中共看来,“我”既然无我或无私,代表的就是公共或国家利益,这样,本来属于“你”的权利也就可以由“我”来代表,“你”不能对此发牢骚,有不满。

 

从人类的共产主义实践看,马克思设想的共产主义是人间天堂,工人阶级及其代表共产党,除了解放全人类外,没有其他的利益,然而,这帮宣称没有私利的共产党人在建设人间天堂的过程中,从苏联、东欧到中国、朝鲜,从列宁、斯大林到毛泽东、金日成,“人间天堂”经常成为“人间地狱”,“解放全人类”经常成为“祸害人民”。

 

以中国之大,之复杂,治理起来的确不易,需要有担当、少私利的领导人。但也正因为此,要格外警惕和防止这种倾向,即为了提升芸芸大众的思想道德,用强制手段要他们向极少数品德高尚之人学习;或者,因为自身“无我”目标的高尚和正义,而认为不论采取何种手段,也都具有正义性,从而不顾一切驱使人们为着心目中的理想图景(如“中国梦”)去拼,甚至为此牺牲一部分人的生命也在所不惜。中国文革就是这方面的一个极端例子。

 

凡专制政权或独裁者,总喜欢把自己装扮成“无我”或“大公无私”。他们在这样说时,或许也有真诚真心一面,但若对国家和人民的治理真进入这种无我境界,很可能会带来大灾难。

 

习近平是否会最终重蹈毛泽东的文革历史覆辙,不得而知,但他上台后玩弄的这套“新词”治国术,很像《一九八四》中的“老大哥”。

 

         出处 : BBC 中文网

 

Wopus问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