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的位置: 首页 > 国际关系 > 正文

邓聿文 : 中国联合欧盟对付美国

2019年04月18日 国际关系 ⁄ 共 2428字 ⁄ 字号
博客主机

Image result for 邓聿文 图片

 

在三角游戏中,面对两个强手,聪明的选择是拉拢一个,对付另一个,特别是这个对手在三者中又是最强大时,愚蠢的选择当然是同时对两个对手开打。

 

北京明智地选择了前者,和欧盟联合,对付美国。在两年一次举行的中欧峰会上,布鲁塞尔最后一刻同意签署联合声明,让来出席峰会的中国总理李克强有“面子”回去。

 

在李克强访欧前,媒体盛传,在北京不肯在贸易、投资等问题上让步的情况下,加上德、法、英等五国反对,布鲁塞尔可能拒绝在欧中联合声明上签字。假如这样,那将是欧中峰会第二次未发布联合声明。2017年的欧中峰会,也因布鲁塞尔未承认中国的市场经济地位以及北京拒绝削减过剩钢铁产能,而致联合声明难产。

 

尽管联合声明的签署或难产并不表示中欧关系有实质性的提升或下降,但在北京很大程度上将联合声明或联合公报之类视为衡量领导人出访外交战绩的情况下,声明若被对方拒绝签署,是有损面子的。何况,布鲁塞尔一个月前发布报告,继华盛顿之后,将中国定为整个欧盟的“系统性战略对手”。因此,假如此番峰会联合声明难产,至少表明欧盟对中国的不满和不耐烦进一步上升;当然也可看作为李克强此次出访的失利,即未达实现离间欧美的外交目的。

 

据说北京是在最后一刻对布鲁塞尔关注的两个问题做出让步,一是同意尝试到2020年同欧盟达成向外国投资者开放市场的协议,二是同意就WTO关于工业企业补贴政策的条款进行改革。作为交换,欧盟承诺在“一带一路”上与中国合作。在中美贸易谈判正酣之际,布鲁塞尔显然也希望欧洲企业能像美国企业一样更自由地进入中国市场;此前双方也在就这个问题进行磋商。同时,加强以自由、规则为基础的国际秩序,将北京纳入其中,强制中国对国有企业的政府补贴在WTO规定的范围内进行,也一向是欧美对北京的共同要求;在中欧峰会前,G7外长会议就向北京表达了这一点。故欧盟委员会主席容克称北京的该让步为“突破性”共识,其喜悦之情溢于言表。

 

中国官媒称李克强这次访欧及北京和布鲁塞尔的联合声明为“中国外交的胜利”,并不掩饰拉拢欧盟,共同对付美国的意图。而民间则有声音质疑为“失败”。究竟“胜利”,还是“失败”,取决于从什么角度看待北京对此次中欧峰会的让步,是汲汲于短期利益,还是着眼于长远。

 

假如北京原本对技术转让、国企补贴、市场准入等欧盟关注的问题不打算让步,就像2017年那次一样,但现在为达成联合声明而不得不让步,不得不屈尊满足北京原来有些瞧不起的欧盟的强硬要求,一定程度上确实显出北京的实力已不如前,因此而将这次欧盟之行形容为“失败”,也说得过去。

 

不过正如中国官方媒体所言,北京显然也有从抗衡华盛顿的角度考量;北京抓住欧盟对全球多边秩序的重视,把自己塑造成国际多边主义的维护者,和欧盟共同来对付特朗普奉行的贸易保护主义以及“美国第一”对国际多边格局的破坏。

 

布鲁塞尔的外交基石是多边主义,这也是欧盟赖以生存的基础,世界如果重回实力决定一切的单边国际秩序,对欧盟不啻是灾难。所以特朗普动辄挥舞关税大棒,退出国际多边协定的行为及其背后所暗含的对全球单边秩序的追求,和欧盟的多边主义是格格不入的。布鲁塞尔清楚这一点,北京也清楚这一点。

 

在中欧美三角关系中,欧盟是中国的第一贸易对象,美国居第二。但就北京的认知而言,华盛顿而非布鲁塞尔才构成对中国的最大挑战和危害。欧盟虽由30多个成员国组成,但鉴于其成员一致的投票和议决规则,加上各成员国在发展对外关系时,又有自己的利益考量,因此其对成员国的外交约束,往往是软弱的。另外,欧盟内部差异极大,发展阶段不一,民族和宗教冲突严重,要形成一个对外一致的共同体,展示共同意志,非常困难。加上中欧没有直接的地缘利益冲突,尽管双方在政治制度和价值观上南辕北辙,但也形成不了根本矛盾,北京并不把欧盟看作自己崛起过程中的最终障碍。相反,北京还能够针对欧盟的这些特点,利用经济杠杆,采取各个击破的手段,分化瓦解欧盟对中国的合围。所以北京对布鲁塞尔的“系统性战略对手”的定位,不是十分担心,至少不像对华盛顿那样担忧。

 

但美国不同,华盛顿被北京视为“心腹大患”和“战略敌人”。在北京看来,华盛顿对中国一直是“亡我之心不死”。尽管由于实力差距,北京不得不和华盛顿就贸易问题谈判,但北京领导层把这看作城下之盟,他们可能不会忘了找机会雪洗这一“耻辱”。北京领导层对华盛顿的“敌手”认知,是中美长期互动形成的一种心理感受,并随着美国将中国确立为“战略对手”及贸易战而强化。北京的目标是,在和华盛顿的长期竞争中,打败后者,为此需要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因而北京现阶段要做的是,尽量延缓华盛顿对自己的战略压力,遏制美国对中国的围堵。在这方面,欧盟是北京可以借重的力量,至少不让他们合在一起对付中国。

 

这是北京在此次中欧峰会上对布鲁塞尔让步的战略上的原因。

 

此外,还有更现实的、属于习近平个人的因素,那就是北京在“一带一路”和5G问题上寻求欧盟支持。“一带一路”是习近平建立全球治理和中国经济霸权的一个战略部署,因此它构成习近平对外交往的一张“名片”。北京要在4月底举办第二届“一带一路”高峰论坛,这也是今年中国最重要的主场外交。要确保论坛举办成功,获得欧盟的支持和参与自然重要。包括5G在内的中国高科技赶超美国,同样是北京“战略野心”的组成部分。但现在这两者恰恰也是华盛顿眼下在全球动用盟友着力围剿的。要打破美国围剿,欧洲是关键一环。为此北京必须积极回应欧洲关切的市场开放、工业补贴等问题,在这些方面,习近平是有动力对欧盟让步的。

 

事实上,经过去年一年多来的讨论,北京已明白,更大程度开放市场,缩减国企补贴,虽然短期要承受痛苦,但对中国经济并不会伤筋动骨,相反,中国经济要健康发展,迟早要这么做。就此而言,北京对布鲁塞尔的让步,谈不上什么损失,不过是在做一件早就应该做的事情。

 

所以,在形势不利于己时,北京可以暂时不顾及次级目标而全力对付主要对手,这乃是北京的斗争艺术。

 

         出处 : FT中文网

 

Wopus问答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