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明 : 司法独立是美中贸易协议得到执行的重要保障

2019年05月17日 中国战略分析季刊, 时政评论 ⁄ 共 2358字 ⁄ 字号

 

在历史上经历了多次被中共忽悠以后,这次美中贸易谈判美方认真关注到协议的执行机制,因为如果得不到有效执行再好的协议也等于零。应该建立什么样的执行机制呢?美方似乎没有清晰的方案。笔者认为,不管什么样的执行机制,对中国来讲,独立于中共党和政府的司法体制也就是司法独立是必不可少的,它应当是执行机制的组成部分。

    

一、司法独立是市场经济体制的标准配置。世界贸易组织WTO是由市场经济体制国家组成的贸易体系,其所有成员国都应当是市场经济体制,实际上现在WTO的成员国除了中国外都是市场经济体制。这些国家都是民主国家,国家机关互相之间分权制衡,立法、司法、行政三权分立,实行司法独立。因为司法独立能够使司法机关不受政党和政府的干扰,独立地、公正地裁处纠纷,解决经济发展中的矛盾,惩治违法,保障经济运行处于良性发展的轨道。市场经济体制国家必然实行司法独立。中国进入WTO,就应当遵守入世承诺,实行市场经济,实行司法独立。但实际上,中国一直没有践行它的承诺建立市场经济体制,仍然固守垄断的、专制的经济体制,之所以与美国和其他国家产生贸易冲突,根源就是市场经济体制与国际垄断经济体制是水火不相容的。美国在此次长达近一年的贸易谈判中,目的就是让中国兑现入世承诺,放弃国家垄断,实行市场经济体制,按蓬佩奥的说法是“表现得象一个正常的国家”。中国如果实行市场经济,就必须实行司法独立。

  

  二、中共政权反对实行司法独立。中国在中共的专制统治下,党领导一切,所有的国家立法机关、行政机关、司法机关、企事业单位、群团组织等都在各级党组织的绝对领导之下。按照马克思的理论,军队、法庭、监狱等都是无产阶级专政的暴力工具,都必须掌握在共产党手中。中共对公检法司等机关的控制程度不亚于对军队的控制程度。各级司法机关都设有党组织如党委党组党支部,这些党组织的一把手同时是这个司法机关的一把手,如各级法院的院长、检察院的检察长又是本院党委或党组书记,他们不仅管党建,也是本院决定具体司法案件的最高领导。从中央到省、市、县这四级党委,都设有政法委,代表党委对司法机关和政法工作实行领导,对司法案件有高于司法机关的决定权。前段时间吵得沸沸扬扬的最高法院丢失案件卷宗事件就是由中央政法委调查处理的,这是因为他拥有对司法机关的监督权、调查权、决定权。在这种政治体制下,是不可能有司法独立的。共产党历来反对司法独立,毛泽东说自己就是和尚打伞无法无天。到了习近平,更加强硬地反对司法独立。他在2019年2月的中共中央党刊《求是》杂志上发表文章说:要从中国国情和实际出发,走适合自己的法治道路,决不能照搬别国模式和做法,决不能走西方“宪政”、“三权鼎立”、“司法独立”的路子。不走司法独立的路子,也就是不走市场经济的路子。这篇文章是在美中贸易谈判的关键阶段发表的,等于向美国人说中国现行的垄断专制的经济体制是坚决不改的,坚决不搞市场经济。

    

三、中国必须实行司法独立以保障美中贸易协议得到执行。众所周知,中共历史上素有食言而肥的传统。近期在美中贸易谈判中,中共恶习不改仍然是“竟敢在鬼子面前耍花枪“,在去年12月1日布宜诺斯艾利斯川习会上,习近平满口答应川普总统要对经济体制进行结构性改革,换取川普把加征关税的时间推后了3个月,但习近平回国后就自食其言,说没有能对中共指手画脚的教师爷,不该改的坚决不改。1月31日刘鹤来美国谈判晋见川普时说中国每天买美国500万吨大豆,按此计算每年需要付给美国6000多亿美元大豆款,只此一项就远超这几年美中每年5000多亿美元的贸易额,是根本不可能实现的,这简直是国际关系史上最搞笑的忽悠。面对言而无信的中共,怎样才能保证贸易协议得到执行?美国人这次聪明了,提出要把执行机制写进贸易协议。那么,应当建立什么样的执行机制呢?笔者认为除了使用政治的、经济的、行政的手段保证协议执行外,还应当使用法律手段。当美中两国之间的企业、个人和政府发生贸易纠纷时,要有中国有管辖权的司法机关进行公正裁判;当中国的企业、个人和政府违反或破坏贸易协议时,要有司法机关追究其法律责任。这就要求中国的司法机关是中立的,公正的,是不受中国党和政府控制的。遗憾的是,中国的司法机关都是听党的,不能独立公正的处理各类涉外案件。例如2018年福建法院审理的新百伦商标权纠纷、晋华诉美光专利权纠纷,都做出了不利于美方企业的裁决,凸显了中国的贸易保护,其中必定有中共及其政府的影响。再如孟晚舟和华为,盗窃美国公司科技成果、破坏公平贸易,犯下滔天大罪,如果不是美国司法机关启动追究程序,中国的司法机关是绝对不会追究他们的。所以,要想保证美中贸易协议的遵守执行,中国必须实行司法独立,司法机关必须独立行使审判权、检察权、侦查权,不受中共党和政府的干扰。如果没有司法独立,美国的利益就不能得到有效保障。

   

 四、美国应当把司法独立纳入美中贸易协议。要把司法独立作为执行机制的组成部分写进贸易协议,中共一开始肯定会拒绝的。司法体制作为中共政治体制的组成部分,对专制政体起着维护保障的作用,司法机关行使国家强制力,代表党的意志,维护党的利益,是中共对人民进行统治的暴力工具。如果让中共放弃对司法机关的控制,实行司法独立,势必危及中共的统治地位,所以它就极力反对。但不能因为中共反对,美国就不坚持。美国要坚持把实行司法独立写进贸易协议,这是对贸易协议得到执行的保障,根本上是对公平贸易的保障,不仅能保护美国的利益,也能维护中国人民的利益,从政治上讲也是遏制中共专制政权的有效手段。能不能让司法独立的机制或者精神进入美中贸易协议,是对美国政府和政治家们的魄力和智慧的考验。

 

                                                   《中国战略分析》第11期   2019年5月号